时雨堂小说 历史军事 暗皇 第二十一章几近疯狂的文庆

第二十一章几近疯狂的文庆

小说:暗皇| 作者:墨月笙歌| 类别:历史军事

    “啊!”月上中天,文淑宫内一声凄厉的叫喊声突然响起,让守在外面的太监们连忙跑到文庆的内殿门外。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15;1看書网你就知道。

    “娘娘,您没事儿吧?”值班的太监着急地询问道。

    屋内一片寂静,就在他准备带人进去的时候,屋内文庆惊魂未定的声音传了出来:“没事,只是一个梦魇罢了,你们继续值夜吧。”

    “是。”聚到门外的太监了侍卫纷纷散去,继续做刚才的事。

    而此时屋内的文庆,额头上沁满了汗水,冷汗涔涔,苍白着脸。

    幸好,幸好只是个梦,缓缓松了一口气,文庆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不行,那风穹留着迟早是个祸患,早些时候她用了不少手段想要让他归到她的阵营,让风肆与他交好,可是他竟然执意护着风簏那个小鬼,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嫔妃之子,能有什么作为!

    两人已经明确不是一路的人,那她绝不能手下留情!

    派去刺杀了多次,却一点效果都没有,看来这招不行了。文庆沉思着,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调离他的,这杀也杀不了,调也调不开,怎么办呢……

    幽暗的寝室内,莹白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很是美丽,不过,半明半暗的床榻上,文庆面露狠厉之色却打破了这份美丽。

    打定好主意,文庆便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而此时的王爷府则要温馨的多了,自从风穹有了第一次躺在岑默床上开始,就好像喜欢上那床了,一到点自觉地就上床准备休息。在岑默各种无语加手段尽出后,无奈,厚脸皮的风穹依然躺在上面,任凭岑默如何人家岿然不动,一派老神自在的姿态。

    岑默想要到别的屋子里睡一觉,奈何她走到哪,身后恍如影子一般的风穹就跟到哪,她前脚到,他后脚就跟上了。最后无奈了,岑默也就不管他了,不就是睡一张床上么,这点小事她一个现代人看得开,于是就导致了现在风穹跟她躺在一张床上了。

    “你要让她慢慢适应你的存在,懂了吗?”一脸奸诈的魑然出主意道,同时拿出一本不知道从哪找到的书,塞到了风穹的怀里,“这里面可都是追女孩的宝典,我只能帮到这了,你加油。”做了一个鼓励的姿势,魑然双手背在身后晃悠悠地离开了。

    想到魑然的话,风穹看着熟睡的岑默,赞赏地点了点头,果然有效,回头好好夸夸那小子,终于办一件正事了。

    躺在岑默身边,风穹却不敢乱动,很规矩的看着岑默的睡颜,随后缓缓睡去。

    翌日。

    “听雅,王爷去哪了?”吃过早饭后就再也没见过风穹,以他最近几天的黏糊程度来看,今天没来这里很不寻常啊。

    岑默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晃啊晃地询问,之前两人的院子就是相邻的,自从成亲以后,她就住到了自己的院子,而风穹也死皮赖脸地住在了这里,隔壁的院子就空下来了。

    “小姐,你想王爷了?”听雅很少见自家主子关心别人,当下打趣道。

    “听雅,你还不了解我,我是太无聊了而已。”摇动着手上的绳子,岑默让秋千荡的更高了。

    “好了好了,小姐,你就别解释了。”听雅也不拆穿岑默,一边晒着手中的书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王爷吃过饭就和影侍卫出门去了据探子回报,他们好像出了京都。”

    “对了。”听雅放下手中忙着的活儿,仰头看着岑默说道:“小姐,你准备什么时候将自己的身份告诉王爷啊?”听雅一直到风穹就是冥幽的时候,说不震惊是假的,这世界这么小?!两人竟然在江湖之外又遇见了,这次还是在宫廷之中,还是以这样的身份,还真是缘分不浅。

    岑默沉默了一下,晃着绳子说道:“等合适的时候。”不过,这合适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她也不清楚啊。

    撇了撇嘴,听雅对于自家小姐的迟钝她是一清二楚,估计她自己都不知道现在风穹在她心里占了多少的份量。

    “听雅,我让你查得事怎么样了?”跳过刚才那个话题,岑默慢慢停下秋千,看着听雅。

    “小姐,你还别说,这文皇后还真是神神秘秘的。”听雅一听岑默问的事,当下就坐到身边的凳子上,一副要长篇大论的姿势,而岑默也停下了秋千,认真的看着听雅。

    “当今文皇后,据情报上所说,她并不是文宰相的的亲生女儿,而是文宰相收留的义女。”听雅激动地叙述者得到的消息,真是太有趣了。

    “文宰相在多年前出门游玩,遇到了被追杀的文皇后一家,当时文皇后也就八岁左右。文皇后的亲生父母在宰相的面前全部被杀害,文宰相最后只来得及让侍卫救下了年幼的文皇后。”

    “自那以后,文宰相就收了文皇后为义女,待她如亲生的一般,文宰相的两个儿子都没有什么大的建树,依仗着文皇后入宫受宠,才得到了现在的好职位。”

    “而文皇后自那次被追杀救下后,说自己失去了所有的记忆,文家人也就没有多问。但是据探子回报,那文皇后没有失去记忆,至于她为什么掩藏自己的记忆,估计是怕被问起来历。”

    “这么多年来,文皇后在皇宫内勾心斗角,手段尽出,害了不少人,才得到了现在的位置,但是就是没人有证据能扳倒她。而文宰相在不久前去世了,现在文府内全都仰仗着文皇后,所以更没有人再问她的来历。”

    “那些在这些年中被害的人里面,就有王爷的母妃,冥幽儿。文皇后利用其善良单纯,最后一步步将她杀了。”

  &nbs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