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

小说:梦非梦:暴君的重生妃| 作者:大灭绝的神| 类别:都市言情

    了装装落水后应有的虚弱。

    不过,在皇后林若芷去了趟之后,听说陈贵人自愿把这些嫁妆上缴国库,支援灾区,倒是赢得了不小的赞誉,甚至被皇上加封为庄嫔,意喻端庄有度。

    说到这个,雪莹气愤难平,明明是他们主子出的嫁妆,凭什么那骄纵的陈茜得了好名声?

    但是洛非却是好笑不已,点了点雪莹的脑袋笑道:“咱们这位皇上倒是个有趣的人,这个‘庄’字取的妙啊,可不正是那陈茜缺少的嘛。”

    雪莹转了转了眼珠,倒是回味了过来,不由也乐了起来:“本来倒是没觉得,娘娘这说,还正是这个理,嘻嘻。”

    洛非笑笑不语,继续翻看着手上的书,长长的睫毛如羽扇般忽闪忽闪,在绝美的脸上投下两片暗影,娴静而美好。

    南梁国史,雪莹知道这是她的主子自从陈贵人,不,现在应该是庄嫔事件之后,经常看的书。

    事实上,她曾经好奇的问过,主子为何突然看起史书来,犹记得她的主子当时的表情很黯然无奈,幽幽道:“只是为了能够活下去吧。”

    微微叹息声,雪莹轻轻的退了下去,说不上哪里变了,同样是静,但是现在的主子似乎多了丝灵动,这样的主子,她很喜欢,或许也会更适合皇宫的生存。

    是啊,只是为了能够在这个吃人的地方生存

    雪莹下去之后,洛非叹了口气,轻轻的放下书,看着华丽的宫殿出神。

    这片未知的的时空叫洛川大陆,她所在的国家是南梁,历时三百二十八年,皇帝萧蕴年仅双十,却已即位十数年,行事多睿智,却性残暴,弑杀戮。

    而她,是南梁唯剩下的个异姓王——洛王洛汕的嫡长女,身份尊贵,年龄最长,长相最美,性格最懦,无疑是最适合的棋子。

    所以,十四岁进宫,封为丽嫔,已是三年有余。

    可叹的是,那般高贵的出身,除了给了她个牢笼和奢华的宫殿外,她得到的只有冷宫般的待遇和数年未见亲人。

    忽然想起昨夜的梦境,梦中个红衣的绝美男子抱着怀中宛若熟睡的女子慢慢走向火海,生生泣血:“兰若,为了你,我愿十世轮回,你要记得欠了我命,上天入地,定要来寻我”

    泣血的痛与哀伤让她感同身受,在梦中哭醒。

    想着,洛非不觉又泪盈于睫,这是第二次做那种太过于真实的梦了,是在预示什么吗?

    第二次?她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忽然想起前世那做了个月的梦境,那个被断了双腿的绝美皇贵妃,哀伤哭泣的皇贵妃,最后被赐死的皇贵妃,那人的脸,俨然就是她现在的这张!

    浑身打了个冷战,洛非脸色变得惨白,如果她就是那个皇贵妃,那么梦中的皇帝

    原非梦二

    越想,洛非越禁不住颤抖起来,咬牙冲了出去:“雪莹,雪莹,我要去找皇上,现在,现在就要去。”

    雪莹本来正在指挥小宫女们打理宫殿,陡然见洛非从里面冲出来,先是惊,继而闻听她的话,又讶异不小,可最后还是又喜又忧的劝道:“娘娘不可,皇上禁了娘娘三个月的足,娘娘若是”

    “雪莹,我要去,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相信我!”

    如果梦中的情景都是真的,那么是不是那就是她注定的悲凉结局?

    不!

    洛非不敢再想下去,现在的她,只想确定,现在的皇帝,是不是梦中的那个年轻帝王?!

    如果真的是他,洛非慌乱的眼神突然坚定起来,无论什么理由,她都不要把自己陷入那种悲惨的结局中

    养心殿,这是皇上和臣子议事的地方,同样也是他批阅奏折的地方,除了皇后和当宠的妃子,其余的嫔妃是没有资格来此的。

    很显然,如洛非这种几乎打入冷宫的妃子是没有资格来此的,而事实上,此前的她也从未主动来此过。

    “丽嫔娘娘回去吧,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出乎意外的,这个本应不可能出现的人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李平皱眉不客气道。

    面对李平不善的语气,洛非红了小脸,可是心中的恐惧和执拗还是占了上风,咬牙坚持道:“李公公,本宫知道这里不是本宫应该来的,可是本宫真的有非见皇上不可的理由。”

    “哦?”李平不屑的挑挑眉,“敢问娘娘究竟是什么事,或许奴才可以帮忙相传二?”

    洛非难堪的垂下眼,即便是再不受宠,她也是皇上的妃子,这个奴才的主子,可是他却如此无礼!

    然而羞怒过后,洛非却是苦涩的笑笑,突然感觉到阵疲惫,这么点点距离,她几乎可以听到里面的隐约谈话声,那么里面的人又如何听不到外面的争执?

    不过是漠视罢了。

    妃子?

    嗤!这个皇宫里,最不缺的就是妃子,是否是真正的主子,也不过是取决于那个人的态度罢了。

    她现在如此尴尬的地位,又如何会陷入梦境中的悲剧?

    萧蕴?是梦中那个帝王的名字,同样是现在南梁皇帝的名字,洛非,梦中皇贵妃的名字,她究竟在害怕什么,还是,她只是想逃避?

    如果,那真是场梦该有多好,比起盛宠,她在乎的只是可以活下去

    “罢了,”洛非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不麻烦李公公了,本宫这就回去。”

    雪莹看着自己主子单薄的身子在风中慢慢前行,显得那般寂寥和忧伤,不觉眼圈红,小声劝道:“娘娘,你这么美,这么善良,皇上他,定会看到你的好的”

    以前是多么期盼娘娘能够聪明的争宠,可是现在,娘娘主动的结果却更让她难过。

    “丽嫔娘娘请留步!”道清越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洛非无奈停下转身,继而蓦然睁大眼睛,大颗的泪水滚滚而落。

    清亮的双眼,冷漠的表情,单薄的身子,玄青色的锦袍

    是他,梦中那个侍卫模样的少年,是为皇贵妃的死伤心哭泣的少年!

    原来,真的是他,梦,非梦,切都会变成真

    【希望亲们会喜欢,当然了,亲们有什么建议的话,也可以留给阿星﹏﹏】

    她的决定

    韩束郁闷的看着眼前哀哀流泪的女子,不耐的皱眉,他的性格是最讨厌见到那些哭哭啼啼的场面,若如此,还不如打架痛快。

    可是眼前女子无声的落泪,却让他无法说出过分的话,他承认,活了十几年,倒是从未看过这般能让人心疼的眼泪。

    烦躁的抓了下头发,韩束冷声道:“皇上口谕,丽嫔娘娘擅自离开落凤宫,落凤宫众奴才未尽到劝诫之责,律杖责二十!”

    雪莹面露惶恐,小脸惨白片,洛非更是懵了,好会才反应过来,急急道:“麻烦你告诉皇上,是我执意要来,他们有劝我,是我”

    “三十!”

    突然的出声,阻止了洛非继续说下去,只能愣愣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子。

    明黄的龙袍,绝美的面容,冰冷的气质,霸道低沉的声音。

    是他,梦中那个少年天子——萧蕴。

    想到梦中那般刻骨的痛和绝望,洛非身子禁不住颤抖,可是想起雪莹他们,只能眨眨眼,忍下泪意,垂眸跪下道:“请皇上开恩,是臣妾违规,臣妾愿意律承担,希望皇上可以饶过落凤宫众。”

    “四十!”

    “皇谢皇上!”洛非又气又急,下意识就要继续求情,可是被雪莹在后面扯了下衣襟,才恍然明白过来,垂下头忍下。

    这个男人,太残忍,她不想看他,知道即使自己再卑微的求情,也只能换回雪莹他们更重的刑罚,更清楚自己若想活下去,她定要远离这个魔鬼。

    她,不想梦中那样惨烈的结局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臣妾告退!”默然的跪了会,地上的寒气让她几乎冻僵,见那位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不由主动出声道。

    她已经害了落凤宫众太监宫女,她刻也不想再面对这个暴君。

    洛非说完便要站起身,奈何头顶上却再次传来冰冷的声音:“朕,允许你起来了吗?”

    洛非僵住身子,只得继续跪在寒凉刺骨的地面上,眼睁睁的看着明黄的身影越走越远,听着比寒风更刺骨的声音:“韩束,带人把落凤宫众奴才押到这里,你亲自监督执行杖责,丽嫔自愿受责,便在此跪到明日吧”

    然而,冷血无情的责罚却没有让洛非感到受伤,绝美的小脸上,除了苍白,也就只有歉疚了。

    很好,不怕你无情,只怕你有情,为了杜绝梦中的结局,我宁愿你这样无情对我,唯有这样,才能让我的心冷,不爱,就不会伤,不爱,才不会痛。

    粗壮的板子声声落在雪莹等人的身上,他们终还是从最初的强忍道最后的惨叫。

    刺目的鲜血流了地,洛非竭力控制住摇摇欲坠的身子,睁大眼睛看着,第千遍的告诉自己,这是她欠他们的,她,定会还。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不屑的声音,但还是让洛非的心里多了丝暖意,这个少年,她难以忘记他梦中的低低哭泣。

    洛非眼睛闪了下,低声道:“我知道了,谢谢!”

    “我是犯了错的妃子,还有权利请太医吗?”看着越来越刺目的艳红,洛非忽然哑声问道。

    韩束似乎惊讶了下,不过反应过来之后,却是比之之前的嘲讽多了丝冷漠:“你当他们是有多尊贵?”

    洛非脸色更白了分,垂下眼睛,苦涩的扯扯唇,是啊,太医们也只会给皇宫的主子们看病,哪里又会愿意给雪莹他们出手?

    萧栎

    落凤宫的众太监宫女已经被送回去了,可是洛非知道,即使那样重的伤势,也不会有谁会愿意给请医问药。

    心中越来越急,可是她只能在这跪着,从天亮盼着天黑,从天黑再盼着天亮,从清醒到浑浑噩噩,从浑浑噩噩再逼着自己清醒。

    身子早就麻木,脑子还在迟钝的转动,有什么办法可以给雪莹他们请到大夫医治。

    终于,天慢慢黑了,洛非轻轻的舒了口气,可是想到还有更漫长的夜,她又再次苦了脸。

    “呦!这不是我们尊贵的丽嫔娘娘吗?”道嚣张尖刻的声音响起,话里话外满是幸灾乐祸,“啧啧,这有的人哪,还真是以为自己还是那个骄傲的洛王府大小姐啊,哼,进了宫还不是不被皇上待见!”说完,这位浓妆艳抹的女人转了转眼珠,又突然笑了:“说起来,本宫还真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的慷慨大方本宫又哪里能够这般轻松的荣升呢”

    尖酸女人,也就是新晋的庄嫔下面的话洛非是没兴趣再听了,因为话到这里为止,她已经明白了,感情这位俗不可耐的女人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陈茜啊。

    眯着眼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打量了庄嫔好会,直到把她看得浑身发毛之后,才慢条斯理的道:“我突然想起来件事,你说如果洛王府不倒,我会不会倒,你再想,如果你不倒,你那位小县令父亲会不会倒?”

    “你想做什么?”庄嫔又急又气的尖锐道,张美艳的脸扭曲的犹如狰狞的恶鬼。

    洛非恶寒了把,冷冷的扫了她眼,才傲然的挺了挺背脊,挑眉道:“我不想做什么,但是前提是要有人值得我出手,庄嫔娘娘!”

    “你!”庄嫔羞怒的跺了跺脚,她哪里会不明白洛非故意咬重的“庄嫔”是在讽刺她?

    她的这个封号,早已成了宫里的笑柄。

    不过,想到洛非的身世背景,她终还是忌惮的,故而气匆匆的离开了,不过却是落下句狠话:“哼,你就等着把冷宫做穿吧。”

    看着庄嫔越来越远的背影,洛非撇撇嘴,原来这就是那萧蕴的眼光啊,真是不敢恭维!

    “你那是什么表情?”

    “这是鄙视的表情,在充分表达本姑娘的不屑。”

    “哦,你在鄙视谁?”

    “我在鄙视那萧蕴的眼光啊你是谁?”

    身后响起莫名其妙的道声音,洛非下意识就顺嘴回答了,可是说完之后,才惊得转了身,问道。

    艳红色锦袍,如玉的五官,坏坏的邪笑,切的切,再次与梦中吻合。

    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洛非就鼻子酸,湿了眼,喃喃道:“萧栎”

    萧栎眸中闪过惊讶,玩味的笑意渐渐敛住,换而柔和了几分的凝视。

    不过,虽然惊讶于这个小妃子竟然直呼他的名讳,但是事实上,他倒也真心不讨厌,甚至是,莫名的还多了几分亲昵。

    毕竟,这声称呼,似乎包含了太多的眷恋和亲昵,仿若他们早已相识了千年

    【希望亲们能多多收藏和鼓励﹏﹏】

    鼠疫

    不谈心里如何想,但是面上,萧栎还是眯起眼冷冷道:“胆子不小,居然敢直呼本王的名讳!你倒是说说,本王该如何惩罚你?”

    若是般人,或许还真会被他威严的表情吓住,但是想起梦中那张心碎的面孔,洛非还真是怕不起来,于是甜甜笑:“贤王殿下,可否帮我帮,若能助我落凤宫众请来可靠大夫,我有控制鼠疫的方子,愿献给你。”

    事实上,关于鼠疫的事,由于禁足,本来她是不知道的,等到她听说之后,居然已经爆发到难以控制的局面。

    数不清的人死亡,更甚是,有的边远小镇,几乎死绝了。

    她今天决心来找萧蕴,并非完全为了确定他是否是梦中人,很大方面,也是想要上交这个方子。

    可惜,太多意外发生,让她防不胜防,根本来不及说。

    突然想起萧栎梦中那个哀伤的誓言——有生之年都不会争夺那个位子。

    心中痛,洛非突然有个疯狂的想法,如果那个位置换做萧栎来坐,那么她的结局,会不会变

    纵然再淡定,萧栎也禁不住震惊:“当真?”

    洛非直直的看着对方幽深的桃花眼,不容置疑:“你可以找医术不错的先研究下,但是我更希望你可以找些严重的患者实验下,便可知晓是否有效!”说到这里,洛非咬了咬唇,声音略带涩然:“我理解你的怀疑,但是请相信我,我的良心不会允许我拿那样惨烈的灾情开玩笑。”

    她的确没有悲天悯人的胸怀,但是她更不会力所能及却见死不救。事实上,知道鼠疫这个方子,还是源于她的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