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都市言情 闇帝的女儿(上) 第 6 部分阅读

第 6 部分阅读

小说:闇帝的女儿(上)| 作者:颜歌雨| 类别:都市言情

    里说出,教她浑身起了疙瘩,不舒服!「我问你,为什么你见到我就吐血?」

    「我病了。」没料到她会这么问,让他心头紧。

    「病到我面前,然后吐血给我看?」

    「我——」

    「你与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告诉我!」她终于不安的开口。

    她能活着就是万幸他重复这个想法,其他都不重要。「我们没有关系。」

    她柳眉倒竖,「谁说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

    话才落,冶冬阳倏然张大了眼。她记起了?!

    「我没说错吧?」她继续逼视着他。

    他的身体紧绷,很想用力的抱住她,大声告诉她没错,他们是是恋人,他们私定终身了,他们——

    「但我不爱你对吧。」她明亮的眸子朝他眯起。

    卡在喉头的声音还来不及发出,就教她的句话给弄得全身冰凉。

    她眼里的那股陌生决断,让冶冬阳满腔激动的情绪瞬间冻结,久久无法言语。

    她还是没想起来。

    他失望了。

    瞧着他失魂落魄的面容,公孙谨呼吸跟着发沉。这人气度端正,质地隽朗,他的气质与她相差太远,自己反倒是与南宫辅的气息相近,她会看上的应该是南宫辅才是但为什么在瞧见他出现在眼前后,她会心绪大乱,让原本面对南宫辅不安的心,更显得混乱了?

    她百思不得其解,这才走上这趟找答案,可这会见到他后,不仅没有消除她心中的迷惑,反而让心情更加烦乱。

    「对,过去是我相情愿的恋着你,不过那已是过眼云烟,你还是回去做你的南宫夫人吧。」他拂过身,闭着眼忍着椎心之痛说。

    「你——」

    「暮春,暮春!」不让她有机会再说出任何会让他心痛的话,他蓦然疾呼。

    早躲在旁偷听的暮春这才急急忙忙跳出来。「公公子?」

    「送客!」他低吼,再激动的心,不放下也不行,所以他要对自己狠心。

    「可可是」暮春胆小如鼠,可不敢赶人,她可是位公主啊!

    「不用赶了,我自己会走。」其实就算他不赶她,她也不忍再见到他的哀容。

    况且她不是个拖泥带水的人,她现在已是南宫夫人,谈论过去的切似乎没什么意义。转身,她翩然离去。

    「公子,真的没关系吗?」暮春瞧着目光紧盯着人家背影的主子,无奈的问。过得这么痛苦,公子还忍心赶人?

    冶冬阳收回依恋的目光,低下首,「有关系的话,又能如何呢?」

    他成了只断了翅膀的野鹤,飞不起来,也停不下来,绕在原地,无药可救。

    「别管闇帝怎么决定了,把人抢回来吧!」看着主子痛不欲生的模样,暮春发狠的说。

    他喃喃道:「抢回别人的妻子?」

    「管他的!」公子才不会在意世俗的眼光,也不可能会嫌弃那丫头已是残花败柳,既然爱了,抢回就是。

    「我也很想这么做但那丫头愿意吗?」

    「是啊她压根忘了您了。」暮春狠劲顿时消了半。对啊,问题就在这里,凭什么人家要为名「陌生」男子放弃「丈夫」再说主子这情况唉~~这才是主子不敢要人的原因吧。

    冶冬阳紧握双拳。是啊,公孙谋的话可以不听,过往的事他也可以跟丫头讲白,但丫头的刚烈性格能不在乎己成他吗?再说以他自己目前这状况,也不允许他把人接回啊

    就在他暗自沉思时,没发现离去的人儿步伐越来越不稳。

    两道灼痛人的热泪流下,就在转身离开冶冬阳的府邸后,公孙谨就莫名其妙的直掉眼泪。

    为什么要哭呢?她根本不认识他,至少想不起他,为个消失在她记忆里的人哭什么?没有理由没有道理啊。

    可她就是很想掉泪,颗颗的泪水越掉越凶,越掉心越痛。

    哪有这样的,哪有这样的

    末了,她几乎无法再走步,离那人所在之处越远,她的心竟然益发难以忍受,扶着街墙,她连肝肺也疼了

    bbbbbb

    夜已三更,烛火闪烁,可房里的主人似乎还没有就寝的打算。

    「我很爱你,你可知道?」

    「我忘记了。」

    「但你嫁给我了!」

    「嗯。」

    「我们已经是夫妻了。」

    女人眉头皱,「然后呢?你想说什么?」

    「咱们该圆房了。」男人抓起她的手,不住落下轻吻。

    「再过阵子吧。」女人淡淡的抽回手。

    「洞房之夜你以头痛为由拒绝了我,我并没有勉强你,但此刻成亲己月余,为什么你还迟迟不让我碰?」男人愤怒起来。

    「我想等记忆恢复后再说。」

    男人敲着桌子,「万你辈子都恢复不了呢?」

    她斜眼看向他,「难道你希望我不要记起过去的事吗?」

    「我我当然希望你能尽快记起咱们过去恩爱的种种。」他说得心虚。

    「是吗?」

    南宫辅温柔的说:「当然谨儿,你当我是你的男人吗?」

    「你已是我的丈夫。」她没有正面回答。

    「那是名义上,这是不够的,我要你成为我真正的妻子。」他不是个有耐性的人,为了她,他费了不少心思。

    「碰不碰我你很在意?」

    「当然!」她的心灵他尚无法掌控,但这身子,必定得属于他。

    「为什么?」

    邪俊的目光柔了下来,「因为你是我梦寐以求的女人。」

    公孙谨毫无任何感觉,「你真的很喜欢我?」

    「除了你我谁都不要,你是唯能契合我身心灵的女人,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就能有分享快乐的人。」所以他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她!

    盯着他狠戾却深情的双眸,她不禁迷惘了。分享快乐的人,听起来是多么让人感动的理由

    「谨儿,你是我的最爱,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只求你在我身边。」他渴望的凝视着她。

    有种感觉,她死去的爹爹也曾经用这种方式爱着她娘

    公孙谨缓缓坐了下来,仔细审视着她的丈夫。

    这样深切的爱,似乎是她所期望的没错,但在迷茫的思绪中,却乍然出现了个念头——

    她有了爹爹个就够,不需要再有另个阴邪城府的丈夫。

    闇帝的女儿上第十章浅草茉莉

    九拐长廊,纤细的身影坐在椅上,支手托腮沉思着。

    良久,公孙谨低首把玩起手腕上的紫玉镯子,感受着镯子冰凉的触感。

    这镯子质地温润,真像极了某个人

    她不由得徐徐地望向冬日烈阳。

    失神的拿着紫玉镯子,由手镯圆心对着天际望着冬阳。

    圆心内原本湛蓝的天空飘进片乌云,接着竟起了细雷闪闪,她微微瞠了眼眸。这天气变化得真快!

    才个恍神,天际瞬间已是乌云密布,她拢蹙了眉心,忽然间声响雷当空劈下,将天际分为二的绽裂两旁,她倏然震,脑中犹如箭矢凌空般的也跟着闪过道光,有些影像清晰了起来——

    「既然你已是冶家人有样东西你跟我来取吧。」

    「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吗?」

    「专门传给长媳的手镯,我想先给你,就是可惜冬阳的娘早逝,不能亲自交给你。」

    「其实其实这手镯等我回洛阳再给也不退」

    「这东西早晚要给你,你虽未过门,但先带着,冬阳见着了就知道我的意思,他不敢欺负你的。」

    公孙谨眨了眼,收回手镯,胸口吃紧的喘息不已。

    这是怎么回事?!

    这手镯不是娘给的,那说话的老爷子是谁?

    冶家的人?长媳的镯子?冬阳的娘?

    匆匆起身走过长廊,雷声持续轰轰作响,她脸色发青,再抬首,滂沱大雨己然狂下,劈哩啪啦的雨声震得她脑袋也跟着发出巨响,她抱着头痛苦的蹲了下来,脑海里多了个声音——

    「这紫玉镯子都戴在你手上了,还怕我移情别恋啊?」

    「听你爹说,这镯子意义非凡,传了十七代了,除了长媳不得外传,倘若有朝日遗失了,家族必遭横祸。」

    「没错,所以你得好好保管,别害得我死无葬身之地。」

    「啊!这是定情镯子?!」她愕然瞪着紧握在手中的紫玉镯子。

    这是她与那男人的承诺,他不是单恋!

    她的头更疼了,原来这镯子是他的!

    蓦然想起那对着她吐血的男人,她全身起了恶寒,极力想摆脱这股寒意,激动的起身奔出长廊,耳边雷雨声不断,她面奔跑,面想着那悲凉澳恨的面容。

    「你可有想起我?」

    那哀伤面容悲伤的凝昭着她。

    她说没有,她对着他狠绝的说没有!

    「你与我到底是什么关系?告诉我!」

    「我们没有关系。」

    「谁说我们没有关系,我们是!」

    「但我不爱你对吧。」

    她摇着首,撩裙奔进大雨里,她不想伤他,也开始恐惧逐渐记起事情。

    雨直落,她的心也跟着直落,落进了暴雨中慌乱而不知所措。

    好痛,脑袋真的好痛!她忽然害怕想起过去,那应该是个会让她懊悔的过去吧?

    抱着剧痛的脑袋,公孙谨用力的甩动,想甩开这切直到道轰天巨响由她面前划过,劈在耸天松树上,大火骤燃,眼前的火海宛如骇然巨焰般烧起,火光像也把她记忆外的那道墙烧毁,过往片段霎时鲜活!

    她瞪大眼睛在下瞬的风驰雷电中软子,跌坐雨中。

    「谨儿?」

    她冷冷回眸,「南宫辅,你好呀!」

    bb

    南宫府邸厅堂上,南宫辅脸色发沉的面对怒火高涨的女人。

    谨儿恢复记亿后,就不愿意跟他回房,坚持要在大厅上说清楚,要不是他摒退干奴仆,还不给人看笑话了!

    「咱们已经成亲了。」他不忘再陈述次。

    「那又如何?」她双眼喷火。

    「你不在乎世俗眼光?」

    她嗤哼,「那算什么?」

    「早知道你这性子不会在意,那他呢?身为监察御史,能不在乎他人的目光:」

    提到心上人,她眉眼皆柔,「他啊,我了解得很,他视世俗如无物。」

    他不住冷笑,「你对他这么有信心?」

    「当然。」

    南宫辅闻言更是心上痛。「好,就算他不在乎我们拜过堂,难不成也不在乎你曾经是我的女人?」

    「我们并没有圆房。」公孙谨冷瞪他记。

    「但他并不知道,他该会在乎接收我用过的二手货吧?」

    「住口!」

    「是男人都无法忍受的!」

    「我叫你住口!」她怒火高涨,直想撕裂那张嘴。

    他笑得猖狂,「哼!事实证明他不要别人用过的女人!」

    「他不会在意这些的!」

    「是吗?倘若真是如此,他可以不顾切带你走的,但他没有!」

    「因为我失忆了。」

    「那又如何?他是对你没信心,还是对自己没信心?更甚的,他是对你们的爱情没信心?」

    她迟疑的沉下脸。「他定有理由的。」

    「他是有理由没错。」道黑影由屋梁跃下。

  &n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