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为了忘却的纪念】H版 【为了忘却的纪念 二】 第五章 (结局)

【为了忘却的纪念 二】 第五章 (结局)

小说:【为了忘却的纪念】H版|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幺鸡25年2月日首发色城字数:6946第五章为了忘却的纪念(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绝逼巧。)vivian那时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当然,是她和roy的孩子。vivian也是在h市见了我j之后才知道自己怀孕的,只是她知道后并没有对roy说,更没有对我说。原来,在这场悲剧中我居然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如果没有我,或许roy和vivian已经在一起了,过着另一种生活。

    当然,这世界没有那么多如果。

    虽然vivian没有说,但是我知道,其实她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由于马任那一脚,vivian的孩子最终没有能保得住。而马任也因为那一脚彻底激怒了roy,被打得脑部受到强烈震击,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却也没能醒过来,变成了植物人。roy正在发病期,属于无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而他的监护人vivian也是这件事的受害者,所以roy没有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只是……可能他这辈子都要在医院里度过了。大家都是受害者,似乎只有我一下变成了局外人。

    我也问起过vivian,既然她这么爱roy,爱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要那么轻易的退出,为什么还要把roy拱手让给我,她只是一笑,说或许我比她更适罗伊,因为我更需要人的保护,而她什么都不需要。她还说,她不会用孩子来留住roy,她会一直等下去,等有一天roy自己到她身边。

    如她所愿,roy到了她的身边,只是两个人一个精神完全失常,一个因为流产而失血过多身体虚弱。vivian的父亲包了专机从j飞到h市接走了他们两个。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vivian自己在j经营了一家小有名气的唱片公司。原来她的父亲有很深的军方背景。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vivian是一个真正的白富美。再后来,他们两个的电话都打不通了,我和roy,和vivian再也没有了联系。

    ***********************************两年之后。

    人们都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两年的时间并没有使我忘掉roy,相反,我每天都生活在对他的愧疚、思念和牵挂之中。终于,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要找到roy,找到vivian。我要向vivian道歉,我要照顾roy一辈子,不管他健康与否,只要他还活着,我要陪他一路走下去,这,是我欠他的。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我突然如释重负,我明白了,我是真的爱roy。接下来我辞掉了工作,卖掉了房子,处理掉所有杂事,然后开着roy留下来的牧马人带上大哥送给他的吉他和他的酒壶,一路向南朝j进发。

    原来j的精神病院竟然有这么多家,我一家一家的问。没有罗伊这个人,更没有roy这个人。我问遍了五十多家医院,没有。怎么会?就当我想着在报纸上登人启事的时候,一家医院给我打来电话:“以前我们这里确实住过一个叫罗伊的病人,年龄和体态以及住院时间都和你描述的很吻,只是这个患者一年前就出院了。”

    “出院了?是治愈了吗?”我似乎看到了希望。

    “嗯……稍等……病历上写着是好转出院。”

    “有他的联系电话或者吗?”我强压着心里的激动问。

    “有的。有他的家庭住。”

    “麻烦你告诉我!”

    “好的,是……”

    我飞快的记下来,又和电话对面确认了几遍才放心:“好的,谢谢,等我找到他了一定按当初承诺的酬谢你。”

    我按医院给我的找到了roy的家,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半旧小。站在他家门口,反复确认了门牌号之后我却犹豫了起来,他还在不在?是自己一个人吗?我该如何面对他?他会原谅我吗?

    犹豫什么?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你不是已经决定来照顾他一辈子了吗?

    我敲响了房门。

    门开了,vivian从门缝里看着我:“豆豆?”显然我的出现让她有些意外。

    “vivian,你好……”我没想到开门的会是她,可不是她,又该是谁呢?

    vivian打开房门让我进去。“请进吧。”

    我打量了一下这幢小房子,两室一厅,不大但是很精致。客厅里摆着一架钢琴,钢琴边上是一把摇椅。墙角有三把吉他,墙上是各处风光的照片,大大小小把墙壁几乎占满,其中居然有一张夜色的海岸,一个女人面朝大海背对镜头站在及膝深的海水中,是我。可更多的,是各种风景,雪山、草原、戈壁、小镇、海上的日出日暮,有一张放得很大的,是roy的背影,他在珠峰脚下面对雪山背朝镜头,头发扎成一根马尾被风吹着,赤裸着上身双臂展开,似乎是想拥抱对面白雪皑皑的珠穆朗玛峰,又像是想飞到那白雪与蓝天之间。下面还有几张roy和vivian的影,布达拉宫、珠峰和叫不出名字的洁净的湖,vivian躲在roy的怀里或藏在他的背后,一脸的幸福和满足。

    “都是roy的作品。”vivian说。“他喜欢拍风景,不擅长拍人像。”

    我坐在沙发上,vivian给我倒了杯水。“谢谢……roy他……在吗?”

    “刚吃过了药,在睡觉呢。”vivian指了指关着的卧室门。

    “哦……这把吉他是在h市的时候大哥送给他的,那会儿他喜欢得不行,每天都不离手的,我带过来了。还有这个酒壶……”

    “谢谢。”vivian接过来放在一旁,然后拿出一根烟:“抽烟?”

    “不,谢谢。”我摆手拒绝。vivian自己点燃,吸了一口,动作娴熟而优雅。她的头发比两年前长了不少,已经到肩膀下面了。

    “vivian,roy的病……怎么样了?”

    vivian吐出一口烟,想了一下:“很好,控制住了,现在状态很平稳。”

    “我……能不能……”

    “见他吗?当然,不过等他睡醒了吧。还有……别刺激他。”vivian犹豫了一下,又说道:“那个……如果罗不认识你了也别太大惊小怪的,我不知道他还认得不认得你……”

    “什么?什么意思?”

    vivian叹了口气,弹了弹烟灰:“那件事……对他的刺激太大了,你知道,人的大脑是一个很奇妙的器官。如果受到很大的刺激有时候会动关闭一个域或者让自己忘记一些事情,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懂?”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那roy他……”

    “是的,失忆了,至少忘记了他自己的过去,忘记了我是谁……而且现在罗的智商和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

    又是沉默,失忆、七八岁……是我,是我害了他……为了掩饰我双眼的酸涩,我掏出车钥匙放在茶几上:“roy的车我开过来了。扔了两年了都。”

    vivian摇了摇头:“酒壶和吉他我留下,车就送给你吧,留个念想,毕竟你也曾经是罗的女人。而且车现在他也不需要了。唉,车和吉他当初是他比命还重要的东西。”

    “vivian,我对不起你,对不起roy……”

    “呵呵,都过去了,还说那些做什么?也不是你的错。再说现在这样不是也挺好的。至少,罗终于可以……出院到现在,其实是罗这些年来活得最轻松的一年了。”

    “我……我可不可以留下来照顾roy?”我有些底气不足试探性的问。

    “你?”vivian看着我。

    “嗯。我想照顾roy。我爱……我也爱他……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我有义务来照顾roy……我不是想和你抢,我只是想补偿……”

    “不用呢,我可以照顾他。你也不用这么自责,说过多少次了,这事不能怪你。而且你还有工作,还有你自己的家人和生活……罗他……可能一辈子都这样了,你还年轻,漂亮,犯不上为他耽误一辈子,不是吗?爱,不应该是歉意和补偿。”

    “你不是也一样?你比我年轻,比我漂亮,你有你自己的公司……我已经辞职了,房子都卖了。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能留下来照顾roy的。我在j找了一个月,好不容易才找到roy。或许我现在照顾不了他,可是我愿意学,我至少可以帮帮你,我可以买菜做饭收拾房间,就当我是个保姆也好,我起码可以帮你分担一点……你公司肯定还有很多事儿要做的,是吧?”

    “我的公司?早就卖掉了……罗,你醒啦?”roy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卧室门口,光着上半身,穿着一条短裤,赤脚站着,呆呆的看着vivian和我。vivian走过去拉着他过来:“来看看是谁来看你了?”

    roy机械的跟着她走过来,他的头发修剪得很整齐,胡子也刮得很干净,好像胖了点,想必是vivian照顾得很好。只是他的脸色白的不是很健康。

    我站起身来:“roy……”

    roy的脸上流漏出迷惑的神情:“你是……”

    “我是豆豆啊,roy……”他果然不认识我了。

    “豆豆?”roy看着我的脸,似乎在努力的忆。

    vivian朝我摆摆手,然后拉着roy坐下,把吉他塞给他:“看看喜欢吗?豆豆送给你的。”

    roy接过来但是并没有要弹的意思,只是看了一眼便随手放在一旁,看着vivian说:“我乖乖吃药,也乖乖睡觉了,是不是该给我酒喝了?”

    “嗯,罗今天很乖,应该奖励一大杯酒喝。”vivian轻轻亲了一下roy的额头。roy像个孩子似的笑了。vivian走进厨房,拿出一个杯子,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一罐红茶,打开倒进杯子里,加了几块冰,递给了roy。

    杯中液体的颜色真的很像威士忌。“喏,慢点喝,知道吗?一口喝光了可就没有了。”

    roy忙接过来,小口小口的喝着,好像在品尝不可多得的美酒,脸上写满了满足和享受,我的鼻子一酸,眼睛红了。

    “罗,不认识豆豆了?”vivian捋了捋roy的头发轻声问。roy两手捧着杯子,愣愣的看着我,摇了摇头。vivian朝我苦笑了一下,示意我别说话。“豆豆长得漂亮吗?”

    “漂亮。”roy点了点头。

    “那让豆豆来陪你玩儿好不好?”

    “不要!她没有你漂亮!”roy猛地站起来。“我就要你!你不要我了?

    不要……”

    vivian忙按住他:“逗你呢,谁说我不要你了?乖,坐下吧。”

    “对不起,我用一下洗手间。”关上门,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那样一个多才多艺而又有些忧郁的男人,一个安抚我的心,照顾我的人的男人,一个我深爱过的男人,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变得不认识我,甚至不认识自己了,撕心裂肺的愧疚感让我几乎窒息。不能刺激他,我擦了擦眼泪,走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