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无尽 无尽(01-04)

无尽(01-04)

小说:无尽|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无尽】(-4)作者:残月字数:7478第一话无尽的开始今天是23年月5日,天气晴朗,一夜大雨之后,空气变得清新了许多,耳畔传来几声悦耳的鸟鸣,心情也更加愉悦了。走在通往被称为“最具幸福感的高中”银月高中的路上,感觉有些不自在。

    为什么呢?答案很简单,这么好的学校,能上的当然是高干子或者富二代,我呢?普通家庭出身,妈妈是出名的冰山美人教师,叫楚潇潇,接近75的身高,外加超过米的修长又有弹性肉肉性感的双腿,如果配上丝袜,管你什么质地,都会让你的小马上敬礼,我爸曾经开玩笑,如果不娶我妈,一定想尽办法就是强迫,也会让我妈去拍丝袜广告,保证稳赚不赔。再往上就是肉感十足的性感翘臀咯,虽然没试过手感,但相信一定很好,接下来,平坦的小腹,还有就是足足有45h的巨乳,吼吼吼吼吼,一想到小的时候是吃着那里的奶水长大的,我就嘿嘿嘿嘿嘿嘿嘿,如果这幅身材穿进教师制服内,最上面的两颗口子一定是扣不上的,不得已,不论何时,妈妈总会配上丝巾来挡住深不见底的乳沟,标准的瓜子脸,柳叶细眉,丹凤桃花眼,琼鼻微隆,丰满的红唇,及腰长发,标准的美人。当然,虽然人靓又有能力,但是她以前并不在我现在所在的银月高中教书,在另一所以严厉著称的魔鬼高中茵慧高中授课,并任某班班任。

    说了这么多老妈的好话,终于轮到老爸了,老爹叫高人,没错就叫高人,成功的商人,一年到头在家也没多少日子,所以对他的印象没有多深刻。

    说了半天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是吗?没关系,一会你就知道了。

    踏入校园,不管是男生女生,脸上都洋溢着期待与幸福的微笑。进入学校之后,所有学生都径直走向一个地方整观楼,对外学校说这是为了孩子们及老师在进入校园之前要先整理仪容仪表,以饱满的精神状态,迎接新的一天;其实,我们自己人都知道,这里有一个大秘密打开自己的衣柜,开始换衣服,当看到那一件衣物时,脸又不由得红了一下,其实,早就应该习惯了,只是有的时候想起来,还是觉得有些羞人,不过,一想到接下来能得到的好处,便毫不犹豫的穿上了。

    走向教学楼,一路上的男男女女有说有笑,根本不在意自己的着装,更有甚者互相夸赞身材,不论对方是否同性。

    是不是很想知道大家穿了什么?一会上课告诉你。

    如同全中国的所有大学一样,我们高中也有早晚自习,但对于现在我来说,只有早自习。来到班里,同学们像往常一样谈论着关心的事情。

    “早啊,做好准备了吗?今天可是公布考试成绩的日子,嘿嘿嘿嘿,真期待今天的奖励。”说话的是我的同桌,此人名叫梓炫,相貌平平,但某方面的能力却很强。如果到高一,我不一定会搭理他,但是一切都因为那件事之后,都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第一没悬念。”我胸有成竹地说。

    “别显摆了,都知道你长期占据年级第一,每次最好的奖励都是你的。唉,不对,有几次最好的奖励不是你的,给了最佳进步奖,给了那个”

    “不是说好不再提了吗?这样,再也不分享给你了。”

    “别别,我错了,老大,下课后,什么菜随您挑,咱暴撮一顿。”

    “这还差不多。”

    我这儿话音刚落,班里霎时安静了,不用头我也知道,我妈来了。和往常一样,妈妈脸上略施薄粉,带着一副金丝无眼镜,上身白衬衣,胸前的扣子大开,露出一大片白白的乳肉,嘿嘿,偷偷告诉你,妈妈自那件事被我知道之后,就再也没在工作时间带过胸罩,除非是被要求。下身是齐屄的窄裙,黑丝长袜,配上黑色亮漆高跟鞋,他和我们一样,都没有穿内裤。你怎么看见的?你一定会问,而我会答,废话,她是我妈,她做什么我都知道。缓缓走上讲台,一阵香风席卷全班。

    “同学们早啊!”甜美的声音不大,但班里的每个角落都听得到。

    “老师早。”

    “嗯,大家今天精神不错嘛,老师也很开心呢。因为大家考的都不错哦。来,全体起立,离开自己的位置。”

    全班同学按命令站好,嘿嘿,谜底揭晓,学校的潜规则是,男生在校内在日常情况下,下半身除了白色的透明丝袜之外,什么也不许穿,上半身随意。冬天的话,在户外允许穿保暖宽松的运动裤,但到班级后,必须只能穿丝袜。女生的话,则比较平常,只是一年四季不许穿内裤,不许戴胸罩,只许穿丝袜和定制的制服。

    你一定会问,男生买丝袜,一定会被发现吧,嘿嘿,学校早就考虑到这一点了,凡是这所学校的在校学生,丝袜免费供应。

    “果然是很有精神呢!”之所以我妈这么说,是因为很多学生的屌早就已经挺枪致敬了,将丝袜高高的顶起。“那么,看在大家在这次考试中都有不小的进步,就先从后往前来奖励,除了前三名有特殊奖励之外,其他的同学,男生每人奖励一次口交,一次乳交。女生的话随意。那么,请前三名稍等一下。对了,前三名是第三名的梓炫”

    “yes!!”

    “哇哦!!”

    “”班里议论纷纷。

    “请大家安静,梓炫同学这次进步非常大,老师要好好的奖励才行。然后是第二名的淋。”

    淋只是嘴角勾起了一个邪邪的微笑,什么也没说,她紧紧地盯着妈妈就像在盯着猎物一样,而后深处猩红的丁香小舌,缓缓地舔了一圈嘴唇。妈妈的表情先是一慌而后立即表现出一点点的期待。很简单,淋是女王攻,能降服她的只有嘿嘿现卖个关子。而妈妈又有轻微的受虐倾向,所以,这就很正常了。

    “最后是第一名”

    “楚行风!!”班里同学异口同声地说道。当然,这就是我咯。

    “楚同学再次蝉联第一名,老师这次换种奖励方式,给楚同学三个愿望,老师会尽力帮他实现。”

    “”又是一阵议论。

    “好了,现在,开始狂欢吧。”随着一声令下,男生早已以米冲刺的速度冲向妈妈,妈妈马上就被男生包围了。女生好像早就猜到了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也不急着去抢,她们两两抱对,彼此互相吻着对方,在对方的身上上下其手,并发出轻微的闷哼。现在的妈妈两手各一根又黑又硬的粗壮鸡巴,嘴里两根,胸里夹一根,其他暴露在她身体周围的鸡巴不计其数,有的往丝袜腿上捅,有的摩擦妈妈被丝袜包裹的小脚,反正除了小屄和屁眼之外,能弄的都被弄了。“呜呜呜呜”的声音就没间断过,随着这淫靡的声音,我的思绪到了最最开始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学校,十分普通,和一般高中没什么不一样,只是升学率以及重点大学的入学率高到吓人。刚刚初中毕业,考完中考后,当然是狂欢咯。

    爸爸当时答应好要来的,总算没有食言,在我考完试的当晚,爸爸就风尘仆仆的赶了家,妈妈自然很高兴,毕竟又是小一年没见,思念之情溢于言表。我倒是没什么太大的表现,只是朝老爸一笑,然后接过他的行李。

    “考完就好,考完就好。走走去搓一顿去。”就好像是他刚考完中考一样,爸爸比我还兴奋。

    “去去去,就知道乱花钱,什么呀,在外面过得这么久,都不爱吃你老婆做的饭了是不是?”妈妈嗔怒地说,边说边帮老爸脱外衣。

    “哪有,最想的就是你烧的好菜了。”爸爸居然少见的撒娇了,而且是当着我的面。

    我妈俏脸一红,说:“滚一边去,没点正行,小风还在这呢!净捡好听的说,快去洗手,早就做好了。”

    一家人这样其乐融融的吃一顿饭,在我的记忆中,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爸爸边吃边朝着妈妈傻笑。妈妈整顿饭的时间都是红着脸,羞羞的小口吃着饭,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该怎么吃就怎么吃。饭菜并没有华丽多少,因为妈很宠我,平日里也不亏待我,所以,我并没有觉得多么的惊喜。

    吃完饭,一家人少有的出去散步,随便逛逛,就能吸引不少艳羡的目光,遇上熟人的时候,更是少不了寒暄与赞美。终于“捱”到了家,妈妈意外地说:“嗯,那个小风你今晚不要到我们的卧室这边来好吗?”第一次听妈妈这么吞吞吐吐地说话,我也有点愣,反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唉,妈!!”还没说完,她已经房了,奇怪,妈从来不这样的。算了,玩最要紧,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玩起来。

    一转眼,已经快2点了,平常妈妈都会来催我睡觉的,今天却没有,许是考完了试妈妈放宽要求了,反正你不叫,我就继续。又是两个小时,这次是我自己玩的太累了,决定睡觉。妈妈是睡了吧?今天都没来我房间。去尿尿,然后睡觉。

    走出房间,下意识的看向爸妈的卧室,幸好我的视力够好,从上面的小窗看进去,可以看到一点点微弱的灯光,唔,今天妈妈奇奇怪怪的,而且现在卧室还亮着灯,到底她在干嘛呢?想到这,身体却在报警,憋不住了,疾奔向厕所,呼,真爽。走出厕所,还没关灯啊?好奇心的驱使之下,蹑手蹑脚地走向爸妈的卧室,房门居然是虚掩着的!!轻轻地推开一条小缝,那撩人的娇喘与呻吟声急不可待地冲了出来,然后我就看到了,第一部现场教学视频第二话香艳刺激的旅行灯光虽然比较昏暗,但是依然可以看得清楚。爸爸正在妈妈的身上起伏,妈妈只是无力地哼哼着,还能听到微微的噗叽噗叽的水声。

    “怎么了?这就不行了?”爸爸的口气略带着嘲笑,又有点微微的发狠,“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可疯狂了呢!”

    “呀呀别再嗯已经4个小时了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饶了我呀唔”“好,听你的。”说完,就看到,爸爸的身体退出了妈妈,然后我的天,我大吃一惊,好大,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超过2公分的长度,接近两指半的宽度,还微微上翘,灯光打在上面还反光,很明显上面占满了妈妈的淫液。

    “呀怎么出来了?人家就快就快”

    “就快什么了?”

    “你坏。”

    “你不说,我又不知道。”

    “讨厌。”

    “不说就睡觉。”

    “唉,真是的,人家就快高潮了,快给我吧。”

    “可是,是你求饶的,我又那么爱你,怎么舍得让你那么累?”

    “不管了,快给我高潮!!”

    “嘿嘿,遵命,老婆大人。”

    “嗯嗯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棍子缓缓地送进了妈妈的小屄,然后,淫靡的娇喘声音又在响起。没过多久“噗噗噗噗噗”的急促的声音就响彻房间,听得出来,老爸肏的又快又狠。突然,老爸又一次急刹车,这次,妈妈可有点不愿意了,薄怒道:“你干什么?到底想怎样吗?”

    “嘿嘿嘿,说,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是不是又去找你的训导任了?”

    妈妈一愣,脸色一暗,又一下子亮了起来,会意地抚媚一笑说:“被你发现了,怎么了?你那么久都不来?还不许人家找人满足一下?”

    “小淫妇,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看你还敢不敢去找别人。”说罢,便是一阵狂抽猛插,“啪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再次响彻房间,妈妈被带的浑身震颤,浑圆的巨乳来晃动,因为力量太大,本来妈妈想掩住小嘴的手老是被震开,性放开手,但还是压低着自己的声音,不停地“咿咿呀呀。”

    “要来了好爽爽翻了嗯yes!!唔唔不要停肏烂我日穿我再使劲啊!!!!!!!!!”一声响彻整个房子的尖叫声,不停的在我耳边荡,妈妈不再出声音,很明显是晕过去了。可是,令我觉得有的恐怖的是,爸爸还在保持着高速地不断的进出着,喘着粗气。

    “嘿嘿,小荡妇,这下知道厉害了吧。”终于又不知过了多久,换了多少次姿势,老爸终于射了,真牛逼啊。看着老爸缓缓退出地鸡巴居然还没有软下去,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老爸不知道门外有人,挺着鸡巴就往门外走。我吓了一跳,立即快步地蹑手蹑脚地到了房间。

    刚才的那一幕幕不断在脑海中重放,老爸的勇猛,老妈的娇媚,一遍遍的上演。过了一会,觉得裤裆里很难受,低头一看,裤裆支起老高,第一次感觉如此强烈地想要发泄,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东西能“辅助”一下,没办法,难受又不能不管,性自己来。把手放到自己的宝贝上,轻轻一挊包皮,感到一阵舒服,便继续下去,越挊越快,过了一会,便飞出几道白白的不透明液体,飞的满地都是。赶紧抽几张抽纸把身体和地面擦干净,感觉轻松了许多,倒在床上,一股困意袭来,就睡了过去。

    “起床了,怎么还不起床?”感到有人在推自己的身体,又听到了好听又熟悉的声音,便知道老妈来“叫床”了。

    “干嘛?我放假,才几点啊?”不情愿地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搔了搔睡乱的头发,被子从身上滑了下来等等,被子?

    “还好意思说?拜托你啊,大少爷,现在已经下午2点了好不好?放假也不用这么嚣张喂,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了?别吓妈妈?”本来妈妈有点小生气地教育我,但看到我的脸色一变再变,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

    “哦,没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没事啦,肚子饿了,去吃饭。”

    “饿着!”妈斩钉截铁地说。

    “啊,开玩笑吧?我快饿死了!”

    “嘁,谁有闲工夫伺候你,饿一会吧,晚饭在一起吃。”

    “那现在怎么办?”

    “呼”的一声,一大包东西朝脸上飞来,还好反应快,双手接住,哇,好多零食。

    “反正你继承了我”吃了不胖『的好血统,就用这些先垫垫吧。“说完就走出房间。

    打开袋子,全是我爱吃的东西,边吃边想刚才让我发呆的问题,我明明是挊完后,倒在床上就睡,怎么可能睡在被子里?也就是说,有人来过我的房间?是谁?妈妈?不对,以刚才的情况来看,不像啊,如果是妈妈,刚才应该会有点尴尬或者脸红才对,可是明明都没有;那么,就只有老爸了唔,被发现了吗?

    算了,现在想得再多也没用,走一步看一步咯。

    终于捱到了晚上,看着一大桌可口的饭菜,口水早流成河了,一声“开动了”

    之后,便是一阵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妈妈在一旁都看得有点呆了,可是老爸的笑容,却饶有深意第二天晚饭的时候,一家人还是很沉默。老爸一如既往的第一个吃完饭,然后一清嗓,说:“小风也考完试了,我们出去旅游吧。”

    妈妈眼睛一亮,脸上顿生色彩,有些兴奋地说:“真的吗?这次”

    “嗯,这次的假期,我说多久就多久。”老爸知道妈想问什么,便打断了她,说,“这开心了吧。”老爸一脸坏笑,可妈好像一点也不介意,连看他的眼神都那么情意绵绵的,呼吸都有些加速,俏脸也有些红润。我猜,如果我不在的话,那么“那要去哪玩呢?”我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做一个“为父母着想”的好少年。

    “这就要看你的意思了。”老爸说,“你说去哪,咱就去哪。”

    “我想去大草原。”

    “没问题,收拾收拾,后天一早出发。”

    当晚,我又一次在上嗨到了2点,准备撒尿睡觉。为了不打扰到爸妈的性福,轻轻打开门,然后,轻轻地走向厕所。然后我就发现,我这么做是多余的,因为,爸妈再一次开着房门。昏黄的灯光洒在客厅地上,好奇心再次驱使着我走到虚掩着的门口。下面是,夫妻夜话时间:“你最近好厉害啊,这次来之后,你好像变了个人。”

    “想知道为什么吗?”

    “不想。”

    “想不想?想不想?”

    “哈哈不别闹我错了小小翔哈哈还没睡别闹了哈哈快住手”“想知道了吗?”

    “嗯,你坏。”

    “嘿嘿,我一个同事,你认识的,还追过你呢,就是那个苟营。”

    “怎么提起他啊?”

    “怎么了?别不高兴啊,要是没有他,你老公才不会这么厉害呢?”

    “咿”

    “你想哪去了?是这样的,有一次陪客户,你知道的,当然要搞点乐子,别这样嘛,我最爱你了。”

    “去你的,快从实招来!”

    “是是是,我一定坦白。那个完之后,苟营问我怎么这么快,我就照实说了,谁知,他并非没有嘲笑我,还给了我一样东西,就是因为这件东西,我猜能降服得了你啊。”

    “到底是什么啊?这么利害?”

    “是一种药,药名好像是一串代号,好像是sp什么的然后是几个数字,记不清了,他只给我吃过一粒。至少这件事上要好好谢谢他。”

    “去你的吧。”

    “再来一次吧?老婆?”

    “又来?”

    “老狼吃小羊啦!!!哈哈哈!!!”

    本期节目到此结束,我们下期再见“坐着那火车去草原那”

    “噗哧!”妈忍俊不禁,“这是什么调调?都唱了些什么啊?”

    “嘿嘿,心情好,什么调都行。心情大好,出去走走”

    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向往着美丽的草原,哇咔咔咔,小幸福啊。

    “你儿子真是个乐天派。”说话的,是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位美少妇,为什么我一眼就看出是个少妇了呢?因为他旁边坐了个孩子,顶多岁的样子。“不像我们家小阳,很少说话。”说完,下意识的瞟了那孩子一眼,脸上居然还飘过一抹淡淡的红霞。那孩子依然呆呆地望着窗外,好像说的不是他。

    “哪有啊,您过奖了,这孩子也不听话的。”妈妈嘴上这么说,脸上却很是开心。

    “”就好像认识了好久一样,这两个女人一下子就变成了好姐妹,无话不说,嘴上就没闲下来。

    “你好啊,大哥哥。”这时,那孩子突然看向我,毫无感情的抛来一句。

    “你你好啊。”我吓了一跳,赶忙答。说实话,你孩子长得挺好的,现在就是个小帅哥,长大了,更不得了。

    “你妈妈,好漂亮啊。”

    “你妈妈也很漂亮啊。”

    “你妈妈一定经常陪着你吧。”

    “欸?”这话说的莫名其糊涂的,说完,他又把脸转向窗外。

    “你多大了?”我问。

    “岁。”他头也没地答道。

    我们俩在也没说什么。就在这时“都别动,打劫!!!!”

    我滴个天啊!不了个是吧?!这都被我碰上了!!!由于我们的座位比较靠近车门,所以,很快就到我们了。一共两个人,都戴着面具,身高都在85左右,体形健硕。

    “大哥,你看这两个娘们,长得多水灵啊!”

    “快点,把钱都交出来,否则哎哟!!”劫匪手持手枪,本想调戏一下那个美少妇,结果却被一个擒拿压倒了桌子上。另一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老爸摆平了。这刚摆平,列车上的警员也到了,车厢内一片掌声,把两个配角押下去之后,警员说:“多谢两位,请跟我去做个笔录。”

    “妈,”这时,那个小子又发话了,这次,他的脸上终于有了点表情,些许的害怕,但并没有很明显的表现的出来,“我想去厕所。”

    不是吧,这孩子也难怪,只有十岁嘛。不过,都十岁的人了,去个厕所,还要找妈?

    原本以为,美少妇,会熊那孩子一顿,谁知不但没有,反而脸上又一次染上红霞,而且,这次很深,一脸难色。

    “姐,那个,你能帮帮我吗?”啥?这个,居然还有求助?“带我儿子去厕所”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妈也是一脸的疑惑,但是,并没有拒绝,说:“没问题,你去吧。”爸爸和少妇去录笔录,妈妈则带着孩子去厕所了,我则一个人坐在座位上,耐心的等待着。

    “阿姨。”那孩子轻声唤着妈妈。

    “怎么了?”

    “您能进来一下吗?”

    “怎哈恩!!!”开开开什么玩笑?怎么怎么这么大?

    跟老公比都不承多让,他才只有岁啊!?

    “阿姨,我尿完了,能帮我清理一下吗?”

    “清清理?怎怎么清理?”

    “用嘴”这时候,那孩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开开什么玩笑?你拿我当什么人啦?!”妈妈由羞成怒,准备夺门而出,刚打开门,就看到了一个熟人,妈妈脸色变的煞白,随机又变成羞红,赶紧解释:“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听我”

    “你不用说了,我儿子让你做那种事,对不对?”

    “不会是你”

    少妇点点头,苦笑着摇摇头:“对不起,失礼了”本想发作,可妈妈看了少妇的表现,却生不起气来,竟然在等着她解释。

    “其实,我是个警察。”面对着这个像姐姐一样的女人,少妇对妈妈颇有好感,慢慢的开始讲她的故事,“我叫凌音,丈夫也是个警察,我俩一起办过不少案子,也算小有名气。曾经有一次,把一个大型的制毒贩毒组织一举击破,但可惜的是,有几个制毒的重要人员逃走了。本以为不会再有大事发生,却没想到,我丈夫死于意外车祸,谁都知道真相是什么,可谁也无能为力。更没想到的是,有一天,他们竟然找到了我家,绑架我儿子,他那时只有5岁啊。”说着哭腔越来越重,“为了救小阳,我被他们注射了sp-9,被他们肆意凌辱,在小阳面前丧尽做母亲的尊严,本以为他们会就此放过我们,没想到,没想到”

    “好了,不要说了”妈妈一把将少妇搂入怀中,柔声安慰,可是表情却是在思考,sp好熟悉啊,到底在哪听过呢?

    好像没听见我妈妈再说什么,少妇摇摇头,在妈妈怀中抽泣道:“他们这帮天杀的,居然居然给小阳注射了最恐怖的sp-,那是最烈的性辅助药物,根本就有解药,唯一的方法,就是发泄出来,但可恨的是,这个药物的药效是永久的。所以就只能哇!!!!!”

    “好了,不哭了,都过去了,别哭啦。”妈妈轻轻拍着少妇的后背,继续安慰着。

    “妈,”小阳怯生生的声音在这时响了起来,“我涨得好难受。”

    少妇就像条件反射一样,赶紧拭去脸上的泪水,温柔的说:“妈妈马上帮你弄出来。”说完好像意识到什么,一愣,脸一红,下意识的看了妈一样。

    妈立刻会意,说:“我出去把风。”未等我妈闪身离开厕所,小阳就已经克制不住,抱着少妇的小嘴肏了起来。

    第三话高中生活开始“嗯妈你的小嘴唔还是那么舒服嗯又湿又暖又软嗯真棒呼”

    “呜呜呜”少妇以含糊的呜呜声,以示抗议。

    “少装蒜了嗯你现在也一定很爽吧是不是许久没安慰你哼自己想要了”“呜呜噗哈咳咳咳”

    小阳抽出阳具,将占有尿垢,和少妇口水的鸡巴狠狠地往少妇娇嫩的脸蛋上抽打,此时的小阳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说:“说,是不是,没有我的这段日子里,找你的同事小李去解馋了?”

    “没有,小阳,不要这么唔唔”

    “还说没有口交技巧又精进了还说没偷偷练习呼真棒再卖力点都快半小时了还不能让我射吗?呼呼快点”说完,抱着小嘴就是一顿猛肏,根本不在乎,少妇已两眼翻白,呼吸急促。

    “嗯要射了都吃下去吧不许吐啊!爽!”“呜呜呜呜嘶唔嗯”虽说少妇不停地大口吞咽,但还是有流出来的。

    “嘿嘿,怎么样?很久没喝了,很想念我精液的味道吧?快,鸡巴上还有,快舔干净。”

 &nbs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