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撕裂竞技场 【撕裂竞技场】

【撕裂竞技场】

小说:撕裂竞技场| 作者:忘却之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忘却之人字数:11723德洛斯有些拘谨的坐在椅子山看着对面的少女。

    那是一只白嫩的雌猫,银白色的长发直达腰际,红玉的双眸有着猫的瞳孔,纤细的尾巴随意的摇摆着。她慵懒的躺在沙发上,虽然不能说全裸,却也差之不远。

    这只母猫刚刚沐浴过,白嫩的肌肤上依然残留着水润的感觉,一件半透明的丝绸浴衣披在身上,但是却并没有系上腰带,折让她正对着德洛斯的一面几乎毫不这样。尺寸惊人的丰满乳肉自然而挺拔,乳肉上顶着的两颗红樱桃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平坦的腹部隐约可以看到腹肌,但却更多的是柔软的肌肤。玉竹一样的大腿交叠着,遮挡住了神秘的花园。这女人的身体几乎毫不遮掩,也确实不需要遮掩——因为这是一具备完美锤炼过的战士的女体,她的四肢虽然能看到肌肉,却又恰好的保持着女性的柔弱,明明是纤细敏捷的灵猫般的躯体,却又有着丰满沉甸的果实和浑圆弹嫩的桃尻。这样的女人,无论是哪一个战场似乎都能胜任。

    理所当然的,拥有这样的女体的,也有着般配的美貌。那毫无瑕疵的精致的面庞,红润的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让她魅惑的如同一只魅魔,然而这女人最有魅力的并非仅仅是这张面容,而是那种自信的气质,对自己的美貌,对自己的力量,对自己的一切,她都充满了自信。

    因为她是柳月绫,所以哪怕她很快就会被宰杀,变成一堆肉块,她也可以如此的自信。

    毕竟这样美艳的女骑士被虐杀的场景,也绝对是迷人的吧?

    “呵呵,你好像很相信,我一定会签署这个合同对不对?”柳月绫笑着说道。

    “是的,如果不认为存在这个可能,我肯定不会来到阁下的面前。”

    “是么,看看你们写的条款都是些什么?”柳月绫笑了起来,可是德洛斯并没有发现那笑容有任何嘲笑的意思,反而充满了赞许,只是他也无法确认……那到底是在赞赏他的睿智,还是在赞赏他的勇气。

    “你们希望我作为撕裂角斗场的角斗士对决你们的新招牌,重锤食人魔『战棍』?这确实不错,虽然没有脑子但是那家伙的实力确实值得我动手,不过撕裂角斗场……你们可不是那种正规的角斗场,而是角斗场,完全是为了演出效果而比赛的血腥舞台剧罢了不是么?你觉得身为骑士的我会去参加那种角斗么?”

    柳月绫说的没错,她是被称作白玉骑士的强者,不光是卓越的实力,其自身的封号也意味身为武者的自觉。对于那些人来说,像是撕裂竞技场这样主要以表演赛为目的的角斗场,是不值一提的。

    “更何况你们是再邀请我作为奴隶角斗士参加角斗,你们真的确认么,就这样靠着一纸契约就让我成为你们的角斗奴隶?报酬虽然不错,可是,呵呵……这个契约上说的可是要我死在战棍手里?呵呵……就支付一万金币,买下我的生命和肉体,让故意在战斗中输给战棍,然后被它……戳破,撕碎,吃掉?”

    柳月绫的话语带着轻蔑,可双眸的眼神却带着暧昧,当她的目光移动到对她的结局的详细描述的时候,少女的双腿不安的夹紧,交换着交叠的上下位置,德洛斯可以确认的看到那粉嫩的美鲍上晶莹的蜜汁,那绝对不是没有擦干净的水迹,他甚至看到那两颗红樱桃慢慢地鼓起肿胀,坚挺的耸立起来,雌性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之中。

    “你真觉得我会答应?竞技场的德洛斯老板?”她娇笑着,就仿佛是一只顽皮的母猫一样。柳月绫直起身子,向前倾斜自己的上半身贴近了德洛斯,仿佛是在逼问一样,可是这个动作却让那对丰满的乳肉被重力拉长,显得更加丰满迷人。

    “是不是你觉得我有八分之一的苍白族血统,就会像那些妖艳贱货一样恨不得倒贴呢?德洛斯老板?我可只有八分之一的苍白族血统。大体上来讲,还是个猫人呢!”

    说着她站了起来,毫不介意的展示着自己的女体,俯视着德洛斯,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觉得你的身体已经很好的做出了回答。”

    “呵呵呵,确实呢,我的身体已经回答了呢!”面色桃红的柳月绫也不加掩饰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我还得确认一下那根战棍呢……”

    德洛斯知道柳月绫一定会答应的。苍白族的血脉既是祝福也是诅咒,不过26岁的少女就已经是名震一方的强者,当然来自于苍白族优秀的血脉,白发红眸则是血脉觉醒的象征,尽管柳月绫自称是八分之一的血统,但是这样的觉醒程度已经证明了一切——尽管白玉骑士柳月绫总是维持着一副高高在上凛然冷傲的态度,但她任何时候都毫不在意的展示自己的女体,缺乏羞耻之心就已经证明了她的血脉觉醒程度了。

    而这样的苍白后裔,基本上是不可能活过30岁的,基本上在24-28岁之间就会变成一块雌肉,她会有这样的结局并不意外。这也是德洛斯找上柳月绫的原因。

    确认战棍的行程很快就展开了,柳月绫本身就不是很忙,两人很快来到了撕裂竞技场。就像所有以奴隶角斗为主题的角斗场一样,撕裂竞技场也有诸多的地牢,这些地牢里囚禁的不仅仅是凶恶的魔兽,也有柔弱美艳的女性。她们有的是俘虏,有的是战奴,也有许多和柳月绫一样,是自愿加入的,尤其是那些红眸银发的苍白族,每一个都是半自愿的加入者。只不过对于德洛斯来说,强大,听话却缺乏名气的苍白族少女被战棍残忍的杀死的场景,远没有在这一片区域相当有名气的柳月绫惨死的模样更能吸引观众,更何况这些苍白族少女也是重要的武装力量,若非每一份合约都规定了她们的最大使用时限,德洛斯肯定不会愿意处死这些听话的手下。

    白玉骑士的死亡角斗,多少把她视作偶像的人会专程赶来观看这样的比赛呢?

    德洛斯一点都不怀疑自己的计划能够成功,特别是现在,他已经完全确认了。

    柳月绫已经看到了战棍,三米高的食人魔只穿着一条皮革战裙。作为竞技场的新招牌,他的房间要大上许多,而且战棍本身也没有受到束缚。当柳月绫被德洛斯带进来的时候,这只食人魔正挥舞着沉重的狼牙棒锻炼臂力。

    “大头目……带来了小女人?”战棍放下了武器说道。

    虽然战棍是被德洛斯差遣的苍白族小队捕获的,但现在这支头脑简单的食人魔已经心悦诚服的将德洛斯称作大头目了,不管怎样,有这个“大头目”在,战棍才能每隔一段就有柔嫩可口的雌性人类可以享用,哪怕是在平时也能吃饱,这对于野生食人魔来说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他很快就看到德洛斯旁边的柳月绫,对于这种蠢笨的大块头来说,他显然没有衡量两人实力差距的能力。

    最初的时候,柳月绫确实是有着看看战棍的实力的想法,也许还打算交手一下试探试探吧?所以她确实是全副武装而来的。

    秘银的铠甲并没有包裹柳月绫的全身,不如说对于她这种级别的强者来说单纯的物理防御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这样的铠甲更多提供的是附魔,以及装点她的女体。她那闻名遐迩的长剑也被跨在腰间,还有那面盾牌……她已经做好了所有的战斗准备,但在此刻她突然觉得,真的不需要这些准备。

    “正好……训练完毕,娱乐。”战棍说着,一把撤掉了自己的皮裙然后肉眼可见的,柳月绫瞬间愣住了。

    “啊……啊……”她张开嘴,直愣愣的看着食人魔的胯下,那不愧是一根战棍啊……那根肉棒还只是微微勃起而已,就已经达到她的大腿一样粗细,如果完全勃起的话到底会有多大呢?她那淫乱的小穴已经开始因为渴望而不由自主的收缩起来,完全不顾有人在身边,自顾自的让淫水浸湿透内裤顺着大腿流下。

    不需要多做计算,柳月绫已经能想到这样一根巨大的肉棒刺入自己的体内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如果她不加抵抗的话,那就逃不过内脏碎裂,肚皮撕破的凄惨结局……然而那样可怖的结局,或许其实正是这只骚猫渴望的也说不定。

    看到这一幕,本来相对战棍解释说这是客人的德洛斯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现在不能把她玩坏,战棍。”

    “好……大头目。”

    而听到这么明显的暗示,柳月绫还是无动于衷,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沾光的肉棒,发情的颤抖着,蜜汁顺着大腿不停地流淌。

    “女人……奶子!夹……”战棍发出了命令。

    而柳月绫,这位强大的女骑士,完全没有反抗,她一瞬间就理解了战棍的意思——这个巨大的食人魔担心用肉棒会把自己玩坏,他当然不知道如果只是插一插,柳月绫完全可以靠着自己的魔能顶住。想必对于战棍来说,玩弄一个女人就是要把她玩坏,因为那样才有演出效果。

    而为了不把柳月绫玩坏,战棍决定让她乳交,确实,柳月绫那一双丰满的乳肉很适合这样玩弄,于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少女就这样解开了自己的胸甲,让那一对玉兔一跃而出。

    紧接着,战棍毫不留情的抄起了柳月绫的腰肢,她好不反抗的任由食人魔将自己的娇躯放在了桌子上。她分开两腿,柔嫩的女体摆出了一马字,战棍看了看她的花园,那光洁无毛的白虎美鲍已经满是湿漉漉的蜜汁,主动地张开了花瓣似乎在邀请食人魔,不过显然对于食人魔来说,符合人类审美的名器吸引力其实没有那么大如果换了是一个人类,面对这样露骨的邀请绝对会忍不住将肉棒插入少女的嫩穴,然而对于食人魔来说,艹杀一个个美女角斗士不过是很有趣的工作罢了。

    于是他只是用粗大的手指揉了揉柳月绫的美鲍,将蜜汁涂抹在少女的腹部作为润滑剂,但就是这简单的动作就让柳月绫喷出了大股的蜜汁,那喷涌而出的数量让人怀疑几乎是在失禁。

    而后那根火热的,粗大的肉棒放在了柳月绫的肚皮上。

    就在这一瞬间,少女竟然攀上了高峰,她无声的尖叫着,渴望而恐惧的看着那根肉棒,瞬间明白了自己的生命一定会……不,一定要,被这根肉棒夺走食人魔的肉棒竟然从她的小腹直接到达她的脖颈,她只需要抬起头,就可以含住食人魔的龟头,那硕大的龟头,根本不是上面的樱桃小口可以吞下的。她可以想想自己被这根肉棒完全插入之后的可怖的结局,但这只会让苍白族淫乱的血脉更加进一步的觉醒,不等食人魔下达命令,柳月绫就用手抓着自己的奶子,夹住了那根火热的肉棒,认真而仔细的服务起来。

    “哦……哦,人类……不错!”

    “啊……啊……”柳月绫只能呻吟着,她其实无比渴望在这里,马上就用自己的生命品味那根肉棒,但显然还不是时候。食人魔看着她的眼神虽然灼热,但却缺乏那种狂热的渴望……是啊,在食人魔眼中,柳月绫只不过一个飞机杯而已,怎么可能会有多少渴望呢?但这种冰冷的蔑视让她淫乱下贱的血脉更加兴奋起来,那根纤细的猫尾巴动了起来,插入了她自己的小穴“噢噢噢噢!!”

    她尖叫着,一边用自己的乳肉服务着那根巨大的肉棒,一边幻想插入体内的不是自己那根纤细的毛刷,而是这根会将她的处死的巨大的肉棒,柳月绫的脑海中什么都没有剩下,只有那种疯狂地渴望,和那濒临死亡的快感。

    “呜呜呜!!”

    她的呻吟被堵回了嘴里,食人魔抓着她的头,把她的嘴压在了龟头上,柳月绫马上心领神会,尽力地张开嘴吞下龟头的前半部分,然后用舌头舔战棍的马眼,这根肉棒实在是太大了,挣扎着,她也只是舔边了食人魔满是汗臭的龟头,而察觉到了柳月绫并非是在抵抗,战棍也停止了对她的头颅的抓握,果然,这淫乱的母猫立刻主动的服侍起肉棒来。

    “啊啊啊,吞下去……女人,全都……一点……不许剩!”食人魔磕磕巴巴的咆哮着,或许仅仅是处于一种情绪上的发泄,但是对于将这根肉棒视作主宰和夺取自己生命的生物的柳月绫来说,这就是绝对的命令。

    “噗!”

    “咕咕咕咕!!”

    她发出了奇怪的叫声。

    战棍的肉棒喷出的精液实在是太多了,瞬间填满了她的口腔,普通的女人的话仓促之间根本无法吞服这样巨量的精液,甚至有可能被呛死,但是柳月绫还是要做到,她不是普通的女人,而且这是来自大肉棒主人的命令,她怎么可能不服从?

    毕竟她可是苍白族的后裔,觉醒了血脉的她,那种淫贱的美丽已经深入骨髓,她自己也知道,那高冷的外表不过是个外壳,早晚有一天会被敲碎,只不过今天被敲碎的不只是外壳而已,还有她即将结束的生命!

    柳月绫大口的吞下精液,食道完全张开,只是瞬间,她的腹部就鼓了起来成了圆球,受到肠胃的挤压,柳月绫的子宫不甘寂寞的收缩着,而后一股淫水顶着她的猫尾巴喷了出来,紧接着,她抬起了臀瓣,那娇嫩的菊蕾也展开,瞬间,白色腥臭的精液从菊穴喷涌而出,然而即使如此,她的腹部也还是微微鼓起。

    “舒服……”

    战棍大吼着,然后毫不在意的拿起自己的狼牙棒继续去锻炼身体,就这样把柳月绫当做一件玩坏的肉玩具随手放在了木桌上。

    白玉骑士此刻已经变成了浸泡在精液和淫水之中的小淫猫,她双目无神的翻白了眼,嘴角和鼻孔都在流出精液,淫乱的蜜穴虽然没有被灌满,可是从菊穴喷出的精液依然弄得她全身都是,不仅如此,尽管她四肢摊开,无力的抽搐着,可是那根毛茸茸的尾巴却仿佛在擅自行动一样,把流出的精液用猫毛收集起来,送入她的蜜穴,就仿佛这件被玩坏的肉玩具仍然在渴望着中出一样。

    “看来你并不会反对呢,柳月绫阁下。”

    “反对?什么?”柳月绫虚弱的发出了声音。接着她感觉到一个冰冷的金属落在了她的乳肉上,余光一扫她就知道了那是什么。

    那是一个通用的金属项圈,厚重的项圈之中暗藏着一些简单的机关,可以瞬间用钢丝切断佩戴者的脖颈,或者缓缓的绞刑窒息杀死佩戴者,又或者用电击加以警告……这是只有女奴才会佩戴的装饰品,柳月绫已经看到了上面的铭牌,带着这个的人就是撕裂竞技场的私有财产,一个奴隶角斗士。

    她颤抖着拿起了项圈,笑了笑,没有任何犹豫的将项圈套在脖颈上,然后咔哒一声,扣紧。紧接着她翻了个身,在桌在上如同一只母猫一样趴着,讨好的摇着尾巴,在德洛斯递过来的文件上印下了自己的唇印,她根本没有去读那个文件,也根本没必要去读那些条款。

    “无论如何,我……我都会被那根肉棒杀死,对吧?”

    “是的,你这只骚猫死定了。”拿着烧红的烙铁,德洛斯点了点头,而柳月绫顺势蹲坐起来,双腿分开露出了淫靡的花园和平坦的小腹,等待着那屈辱的烙印“刺啦!”

    肉香四溢,白嫩的肌肤放弃了抵抗,任由鲜红的烙铁在自己的身下打下淫纹烙印,那是她奴隶身份的证明,而柳月绫,这只淫猫,在灼热的刺激和精神的幻想之中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她喷着汁倒在了桌子上,迷乱的喘息起来。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活下去了,死亡正在等待她,正如她所期望的一样。

    德洛斯将角斗的日程放到了三天后,这样的话他将有充足的时间进行宣传。

    而柳月绫自己也要求德洛斯尽快安排,尽管她名义上和法律上都已经是任由竞技场处置的奴隶,但是德洛斯很清楚,自己手头并没有可以限制这位少女的有效办法。只不过很快他就觉得,与其担心发生变故,不如担心柳月绫在场上的表演能不能让观众们觉得精彩柳月绫的实力并不是虚假的,如果不加限制的话,战棍最多能对她造成一些麻烦,,但是同样他也担心那只骚猫到了角斗场上什么都不想就直接想要被艹杀,所以他必须采取点措施。

    三天后,竞技场。

    柳月绫站在赛场上,她完全听不清解说员在说什么,八成是在介绍自己曾经的丰功伟绩吧?毕竟对于男人们来说,同样是一场刺激的虐杀演出,被虐杀的是一位随便出现的女奴还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女性强者,带来的刺激是不一样的。特别是现在,自己这副模样一定是难得一见呢!

    柳月绫的身上已经没有了那些盔甲,现在她只是带着项圈和没有锁链的手铐脚镣。此外她的大臂上和大腿上也都各有一对金属环,大腿上的金属环还用细小的锁链连接着两个夹子,左右拉开她粉嫩的花瓣将红润的蜜肉露出来。这些都是为了能让这场角斗更具观赏性而准备的,虽然柳月绫觉得这样的装扮并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