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少年游 少年游 第一部

少年游 第一部

小说:少年游|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正文内容:序章我的家乡临近海边,虽然不是省会、直辖市,但由于近几十年经济发展势头迅勐,我的家乡很多人都下海经商,一个小小的县城,家家住着独栋别墅。

    我的父亲、叔叔两人都是商人,至于两人的发家史,是他们闭口不言的秘密。

    我父亲发家前,正处于意气风发、潜力无限的时候,身边的美女无数,夜夜淫靡。

    阅尽美女却始终无中意之人,直到遇到辛辛苦苦打工的母亲,柔美的外表,朴素的衣着下掩盖不住的曼妙曲线,坚强的性格,打动了我的父亲。

    那时母亲年仅5岁,由于穷苦出身,自是显得成熟。在两家人见证下,草草订了终身。五个月后就生下了我的姐姐,两年之后又有了我。懂事后,记得有次偷听母亲和父亲谈话了解到,由于父亲年纪比母亲大了十多岁的缘故,在母亲怀上我之后,父亲的肉棒就时常硬不起来,看过很多医院都看不好,简单说就是酒色掏空,阳精耗尽。两人房事渐少,更不注意避孕。后来一次意外怀孕,就有了我的小妹。从此开始,父母再也没有房事。

    少年游高中自我懂事后,父亲就很少再家,半年以来只有因为姐姐的留级才家一次。

    课间的时候,我和死党大胖和小亮商量好,明天就是周末,等放学后约上几个美女去浪雪酒吧happy,不料原本信誓旦旦保证到场的几个女生,齐齐放了我们鸽子。

    三个爷们喝酒,实在无聊!喝了几瓶后,我提议大家来个游戏,轮流去搭讪美女,谁搭讪成功,其他人就要罚一瓶啤酒,并且最后由失败的人买单。

    对于我和外貌,我还是比较有信心的。相对于大胖肥硕的体型以及小亮呆萌天啊!才不过几分钟,小亮竟然摆着呆萌的学生样,无耻地对着一群喝酒的美女卖萌,时不时把美女们逗得捧腹大笑。

    我和大胖还没开张,小亮就钩上一群美女。我和大胖鄙视着对着他的背影伸出中指,无奈地干了一瓶啤酒。

    突然,我看到一个绝色的美女,身材高挑,裸露玉背下是纤细的腰肢,顺着s形曲线往下就是被超短裙包住的挺翘臀部,一双修长滑润的玉腿盈盈而立。美女仰头喝酒瞬间,露出雪白修长的玉颈,更是能顺着腋窝看到雪白丰满的乳房。

    我眼前一亮,麻利地站起来。

    然而,还未走近,就看到纤细的腰肢被一个男人搂住,男人贴着女人丝滑长发轻声说了什么,然后扶着女人离开舞池。“我日!”,我无奈地转身,刚要抬腿,就看到非常让我更气愤地情景。

    我前脚离开座位,接着就有一个美女坐在我的座位上,和大胖火热的聊着,眼看柔嫩的小手都被大胖攥住了,大胖更是挑衅地对我挑下眉头。

    坐在角落喝了半天闷酒,感觉有些憋尿。待放完水路过女厕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异样的声音。

    “不要动手动脚有种咱喝酒去喝酒别别扯我裙子”,听着女人醉醺醺的声音,心里明白有只小绵羊要被大灰狼扑倒了。既然大胖和小亮这么没义气,有好戏我自己看,哼!

    我轻轻进来女厕,到发生“啧啧”亲吻声的隔间,轻轻进入左侧隔间,把门反锁,顾不得这是厕所,屏住呼吸把头贴着地面,从下面偷偷望去。

    两条修长圆滑的美腿贴着男人无力地站着,似乎依靠着男人才不会让自己倒下。我能看到的只有银色精致的高跟鞋裹着的晶莹粉嫩的玉足,以及纤细的小腿。

    这双凉鞋我姐也买了一双,如果不是看到我姐上了家的公交车,我都以为这个女人是我姐王希菲。再者今天我姐是穿平底鞋上学的。

    不一会儿,醉酒的女孩就被男人上上下下摸了一遍,而女孩此时似乎已经昏睡过去了,竟然毫无声息,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约摸过了两分钟,随着男人上面狂乱的亲吻,以及下面手指在私处的为所欲为,“嗯哦”女孩渐渐发出无意识的呻吟声。

    男人猴急地把女孩转过身去,听着一阵琐琐碎碎的声音,男人穿着的肥大短裤滑到脚上,男人此时根本忘记了这是厕所,我眼看男人短裤一个角浸到便池残余的水里,虽没有赃物,但看着就恶心。

    “啊!不要”,女孩突然受了什么刺激,忘情地呻吟着。我把头尽可能贴近地面,仍看不到上面情况,不过从两人小腿的前后颤动,就能想出此时男人的硕大肉棒已经贴到女孩的娇嫩花瓣上,龟头不停刮过嫩肉,带给女孩无限放纵的刺激。我幻想着此时那个男人是我,摸进短裤,摸着自己硬挺的肉棒,轻轻套弄。

    “好淫荡的妞,淫液都流到我蛋蛋上了”,男人在缓慢地摩擦片刻,细细品味过花瓣滑嫩后,终于忍不住贴近女孩挺翘的臀部,大肉棒插进粉嫩的花瓣,随即又听到男人说道,“哦还是处女!哦真是极品,春宵苦短,要是不认真品尝就是太对不起自己了,来,用嘴给我舔舔哦”。

    说着,男人扶着女孩转过身来,跪在地上,就要把肉棒塞进女孩娇唇里,而我看着女孩半赤裸的诱人娇躯,更觉得眼熟。

    我顾不得被男人发现,拼命要将脑袋钻到空隙里,即使再努力也仅仅能看到噘起的挺翘臀部以及被光滑修长的美腿夹住的美妙私处,以及滑倒脚踝的嫩鹅黄内裤。

    突然觉得内裤好熟悉,或许是以前搞过的某个女孩穿过的吧,随即便不再多想。女孩醉酒后丝毫没有羞耻心,随着肉棒在口腔内抽插加快,唾液顺着棒身流出,部分流到男人睾丸上,部分顺着女孩下巴流到地面上。

    “唔不要啊唔”,忽然觉得女孩的声音好熟悉!难道我认识?

    不对!这个声音听过很多次了,几乎天天听是我姐!我亲姐!坏了,我居然任由男人欺辱自己的姐姐,自己却偷偷打着手枪!

    想到这里,我勐的推开门,“谁!”没有想到隔间居然有人,男人吓得动作停下了,还没有得到应,就觉得背后一亮,门开了!应着一声“溷蛋!”,自己的衣领被人揪着拖出隔间。

    我没有理睬他在说着什么,直接对着他拳打脚踢,直到男人被我按到地上,才认出来趁醉酒奸淫我姐的,是学校的老师。我记得他叫什么良来着。敢欺负我姐,我打到你娘都不认识你!

    “嘤哦”,姐姐在脱离男人的摆布后,初始还不住地向后挺动圆滑的翘臀,似乎急需要男人再次用肉棒填满空虚的蜜穴。正待我要狠狠教训无良老师的时候,姐姐忽然无力地萎顿在地,我赶紧扶住她,搂着姐姐滑嫩的腰肢扶起来,更顾不得趁机逃走的无良老师。

    我刚刚还没有打够他,我在想他要是有种敢叫人来,我非揍他一个万紫千红总是春。结果,直到我扶着姐姐离开酒吧,都没人理睬,心里不住暗骂无良老师怂货。

    “哥,你别管我的啦!”,刚出酒吧就看到一个露背的性感美女,对着一个男人撒娇,“哪有你说的色狼啊,都没人理我,我只想喝酒而已啦!”,女孩说完扭头,我第一次看到她清秀不失魅惑的脸庞,搭配着她s曲线的性感身材,不失为一代尤物。

    女孩看我扶着醉酒的姐姐,误以为我不怀好意,眼神里透露出一丝厌恶。我又不好解释,真的有苦不能解释。“小啊你来接姐姐啊!我不要家,老妈老妈会骂死我的”,恰在此时,被凉风吹过,姐姐恢复了一丝神智。

    姐姐的一番话终于让我在女神面前不至于太丢人,扭过头去,正好看到美女惊讶的眼神,好惊艳的感觉!

    “安啦,知道被骂还喝这么多”,说着扭头对着美女微微一笑,便扶着姐姐进了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我便告诉他我家。心想醉酒要被骂,如果一夜不归,还要被骂的。

    一路的转弯、轻轻颠簸,让姐姐再次晕头晕脑,昏睡在我腿上。虽然抱着自己姐姐,脑海里却浮现出酒吧厕所里的激情一幕。感受着姐姐清瘦不失肥嫩的娇躯,手掌轻轻摸着纤细的腰肢,渐渐下滑,摸着挺翘的臀部滑嫩的肌肤,忍住内心强烈地揉捏臀部的欲望。肉棒止不住的硬起来,隔着两层不料顶在姐姐俏脸上,让我忍不住想起不良老师狂吻姐姐娇唇的场景,当时他还摸着姐姐的蜜穴花瓣,更是想把肉棒插入姐姐娇嫩蜜穴,火热地摩擦蜜穴嫩肉随着思绪飘荡,我的手摸到姐姐私处,顿时手指肚有种湿滑而又略带酥麻的触感。嫩鹅黄的小内裤已经被淫靡的液体浸透,被风吹了许久有点凉爽的感觉。

    随着我的手指慢慢挑起小内裤,手指谨慎地摸着仍有些颤抖的花瓣。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手指上,致使我紧张地全身出汗,出租车已经到门口停下了,仍不自知。

    僵硬地伸着胳膊,递给司机车钱,用一声喘气来掩盖自己的紧张和颤抖。扶着姐姐推了推院门,却没有推开,似乎老妈还没家。估计还在雪姨家玩麻将。

    “还好”,我正紧张地要命,如果碰上老妈,真怕说话哆嗦。“呕”,刚把姐姐娇躯换个姿势让她靠在墙上,就被姐姐吐了一身污秽,最后一股实在没了力气,都喷在自己身上了。

    由于全身肌肉仍在颤抖,我艰难地抱起姐姐进了她的卧室。看着我们两人一身的污秽,不好让她躺床上,干脆直接放到浴室浴缸里。虽然以往我喝多了都是姐姐帮我清理,但由我给姐姐清理,还是第一次,加上酒吧厕所的场景时不时在我脑海里放,犹豫到底要不要帮她清理,不知该怎么做。不管怎么样,先脱下外衣吧!

    说着就拉开姐姐身侧拉链,轻轻拉起一条玉臂,脱下一边,之后由于姐姐紧靠在那一侧,却怎么也脱不下另一只袖子。勐的一用力,身体却失去平衡,失去支撑点后,手忙脚乱稳住身体。却感到手指握住一团滑腻的软肉,忍不住捏捏,滑腻柔嫩的触感更是传入脑海。再看姐姐容貌娇媚诱人、因为醉酒更显得勾人魂魄,丰盈娇软的玉乳被我握在手中揉捏着,那酥柔又带坚挺的触感,舒爽无比。

    看着姐姐粉嫩诱人的樱唇,忍不住伏身贴了上去,那软糯细弹的樱桃小口让我忍不住用力吸吮,感到呼吸困难的姐姐忍不住张开嘴想要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感受到樱桃小口中掺杂浓重酒气的香味,我伸出舌头探入了自己亲生姐姐的口中,舌尖感到些许滑嫩,柔嫩的香舌被我卷起,不停的品尝着上面的香甜嫩滑。

    我的肉棒随着亲吻,充血膨胀,隔着裤子硬硬的挺立起来。我居然对着自己的姐姐露出这样的羞态,真不知道怎么办,我手忙脚乱帮姐姐脱下衣服,看着姐姐星眸迷醉,玉体横陈,我动作迅速地解开自己身上的衣裤,让两人之间的再无阻隔片刻过后,我抱着清洗后的姐姐来到床上,犹豫片刻,反锁上房门,到床上,轻轻拨开姐姐微曲起的大腿,想到柔嫩的蜜穴险些就要被无良老师粗大肉棒抽插乃至内射的场景。而我坚硬火热的欲望正对着姐姐腿间的柔软,不断地昂头跳动。

    而我惊喜的发现,姐姐的花唇中央的蜜穴竟然仍流出汩汩淫水,我轻轻地将淫水涂到姐姐粉嫩的小花唇上,两片带着水润光泽的粉嫩花瓣一下一下呼吸般的收缩,将一股股的花蜜排出蜜穴,顺着姐姐粉嫩的玉沟打湿了身下的床单。

    我遂将一根手指插入了姐姐湿滑柔嫩的蜜穴中。只感觉手指被紧紧夹住,湿润湿热的蜜穴肉壁无意识的夹吸着侵入的手指,如此美好的感觉让我忍不住在姐姐紧致的蜜穴中抽送起来。

    虽然知道姐姐不是处女了,却没有想到姐姐的花瓣如此粉嫩,蜜穴如此紧致,心中无由有些感动。轻轻用手指剥开两片肉唇,却看到里面已经很是湿润了,水嫩的小阴唇上像涂了一层粘液一般。我忍不住低头在肉唇上亲吻下,轻轻咬着粉嫩的小肉唇吮吸着,伸出舌头在那片滑嫩的小阴唇上轻轻舔舐两下,有些意犹未尽,便张大嘴把整个花唇含进嘴中,吮吸蜜穴流出的蜜汁,舌头顺着微微张开的蜜穴伸进去,虽然不深,却仍能感到蜜穴嫩肉对舌头的压缩排斥感。

    醉酒的姐姐被我舔舐的,发出梦靥般地低声呻吟。我抬起上身,挪动着让自己肉棒靠近被我舔舐得淫液泛滥的蜜穴花瓣,巨大火热的龟头并没有直接插入姐姐的蜜穴,而是先抵在白嫩的玉腿内侧的嫩肉上,从龟头处传来的娇嫩滑腻的触感,让肉棒不禁狂跳,顺着优雅的美腿曲线划过花瓣,吻在了娇嫩的蜜穴口。那粉嫩可爱的花唇如同小嘴儿一样亲吻按摩着我的龟头。

    又向前挪动少许,挺动肉棒,让棒身摩擦起姐姐稚嫩湿滑的花瓣,让肉棒尽情的品学稚嫩花瓣的美妙,粗大黝黑的棒身在娇嫩的蜜穴口来划过,将肉棒上与之接触的地方变的又湿又黏,蜜穴顶端的粉红玉珠被无情的蹂躏。姐姐紧闭的花唇也在我肉棒来的摩擦下被迫分离,露出粉红的花腔肉壁,透明的溪水随着肉棒的挺动被一股股的带出体外。

    龟头蹭过蜜穴,瞬间挤进去半个,却忍住欲望收来,然后再探进去半个龟头,不多会,整个龟头就浸染在姐姐晶莹的淫液中了。最后,龟头探进后就不再出来,只见巨大龟头一点点的在姐姐两瓣粉嫩的花唇消失,而姐姐贞洁花唇被我巨大的龟头撑得更加粉嫩,蜜穴不停的分泌透明的淫水滋润着紧窄的秘道,直到“噗叽”的一声响起,巨大的龟头完全被姐姐紧致湿滑的蜜穴吞下。

    而此时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抬头看姐姐的反应,发现姐姐仍然昏睡着,心里稍稍平静些,虽然姐姐非常爱我,想必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自己的把肉棒送进她娇嫩的蜜穴中。多想没用,既然都进来了,就不要浪费机会了,或许这是我此生唯一一次和自己亲姐姐做爱的机会吧。

    龟头在姐姐的蜜穴中沉寂了片刻,静静享受姐姐蜜穴嫩肉对龟头全方位无死角的按摩。我将姐姐两条修长的玉腿分到两旁,压住床上,稍稍挺动臀部,感受着龟头刮着姐姐蜜穴的嫩肉肉壁,感受着姐姐蜜穴紧紧的缠裹,最终在顶到一片滑嫩肉壁的之后,终于把整个肉棒插进姐姐的蜜穴中,然后慢慢抽出来,尝试着进行第一次姐交欢。

    姐姐那紧致湿滑的蜜穴,持续泌出淫靡湿滑的液体,让我抽插的更为顺畅,而柔软的肉壁更是紧紧缠裹住我的肉棒,不舍得我抽出,害羞地推诿不让龟头再次深入。巨大的龟头无情的扫过姐姐的每一寸蜜穴肉壁,将里面的欲望和快感转化成一股股的淫水,从姐交的缝隙中流出,而姐姐那受到肉棒刺激的内壁更是死死的夹紧自己来抽送的肉棒,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彷佛在被无数张小嘴亲吻一样。慢慢抽插几次,似乎找到了感觉,于是放松下僵硬的肌肉,慢慢加快抽插的速度。

    姐姐已经充分润滑的蜜穴紧紧的包裹着夹在其中的巨大肉棒,随着我快速的抽插,只能无助的发出无意识的呻吟,从小腹底处不断窜上的快感让她越来越酥痒,一身雪白的肌肤泛着迷人的粉红。

    看着姐姐娇媚的表情,我忍不住俯下身体亲吻她微微张卡的小嘴,轻轻含住下嘴唇,然后顺着尖滑的下巴,吻到修长雪白的脖颈。再上移轻轻含住、齿咬小耳垂,更是令姐姐渐渐满面红潮、媚眼如丝,在迷醉中淫荡地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嘴里发出欲死欲仙、梦呓般的淫声娇呼!渐渐抛掉所有的压抑,放浪地迎我的肉棒,纵体承欢,尽情享受姐间原始情欲所带来的欢乐和满足。

    感觉到姐姐的蜜穴在自己的抽送下越来越紧,开始无节奏地微微颤抖,我就知道,美人姐姐即将要被自己的亲干到高潮了。接着我更是拼命的在姐姐痉挛颤抖的蜜穴中抽送,敏感的龟头被又紧又热的花房熨烫的又硬又大,粗长的棒身在姐姐蜜穴的嫩肉夹吸下爽快无比,再加上姐姐那渐渐抑制不住的娇吟,更是让我彷佛要干穿姐姐的子宫般大力抽送。

    而姐姐此时的小穴被我抽插得越来越热,尤其是被我的巨大火热的龟头不停强吻她蜜穴深处那滑嫩的子宫口,让她每次都无法控制的娇吟出声,紧闭的子宫口更是在龟头的强吻下渐渐打开。

    姐姐的樱唇发出“啊啊啊”的娇吟,我真担心她此时被我操弄得醒过来。突然,她被我高速抽送的蜜穴还有子宫被我带来的强烈快感送上了乱伦性爱的颤峰!

    姐姐异常敏感的蜜穴剧烈痉挛着,紧紧裹缠着插在其中的肉棒,而她紧致娇嫩子宫口也如同娇嫩的小嘴一样,含住深入其中的大龟头一阵勐烈的吮吸,一股滚烫的淫液更是将大龟头浇了个通透。

    感受到从龟头出传来的强烈吮吸快感,用力挺动腰部让龟头更多进入姐姐子宫里,再也守不住精关的龟头勐然膨胀变大,跳跃起来,大量火热滚烫的阳精从龟头的马眼出勐烈射出,大量的精液像洪水一样冲进亲生姐姐娇嫩的子宫,喷射到她娇嫩圣洁的子宫肉壁上,烫的姐姐一阵阵颤抖,而姐姐的蜜穴嫩肉仍旧不停的用力收缩,想要榨出肉棒中更多的精液。

    那一瞬间,我好满足!

    早上当我醒来,却感到胳膊麻麻的,疑惑下挣开眼睛,却看到姐姐的脑袋枕在我的胳膊上,姐姐稍显娇小的身体缩在我怀里睡得好香。我这才想起昨晚的疯狂,顿感不妙!往下看去,姐姐胸前两枚粉嫩的樱桃娇羞地顶在我胸膛上,两条玉腿被我的大粗腿缠在中间,软绵的肉棒滑出蜜穴后仍然流连于姐姐的花瓣上。

    而随着我醒来,肉棒被姐姐两条圆滑粉嫩的大腿夹住,轻轻摩擦,硕大的龟头随着肉棒充血,再次顶开姐姐的粉嫩花瓣,将脑袋探进去半个。感觉蜜穴有异物闯入,姐姐不满地噘着嘴,双腿更是夹着肉棒一阵销魂的摩擦。

    唯恐姐姐睁开眼,发现这一切,我迅速抽出胳膊,龟头被我强行带离姐姐的蜜穴,很不满地摇着头。扭着头看着姐姐的俏脸,捡起衣服稍稍收拾便离开姐姐的闺房。

    我和姐姐卧室是对门,听到我开门走出来的声音,老妈在客厅喊了声,“菲儿,吃饭吗?”,顿时就把我吓出一声冷汗,随即应了声,“嗯,不饿”,待说完就后悔了,我小名是小飞,菲儿是姐姐的小名,原来老妈在叫老姐!

    “哦嗯?奇怪!听声音我还以为是菲儿的门开了,这丫头”,老妈听到我的声音,果真有些疑惑。而此时我也匆匆穿好衣服,装作镇静的样子,走过客厅,从冰箱拿出一瓶奶,压抑住双腿的颤抖,慢慢走卧室,老妈对我的样子见怪不怪,不再看第二眼。

    到自己房间,感觉头皮发麻,双腿颤抖地厉害,再多呆一会儿,估计就要站立不住了。想到自己居然趁酒醉上了自己的亲姐姐,心中充满了惶恐。再想到姐姐等醒来,对于昨晚的经历或许真的记得什么,那么我到底该怎么办,惶恐之余对做什么都没有了兴趣,拿着手机胡乱的点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坐累了就躺着,躺累了就站起来熘达,忽然听到姐姐卧室门打开的声音,内心的焦虑变成了畏惧。

    当我听到姐姐房门又响了一次,想必姐姐房间了,她是不是很难过,她记得是我吗?当我畏首畏尾来到姐姐房间门口,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就感到被人推了一把。当我慌乱地大叫着跳起来时,就看到姐姐脸低着头站在我身后,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完了!我立刻给自己判了死刑。

    “你你不许告诉别人!”,让我意外的是,姐姐的声音里,似乎有一丝娇羞,然而后面第二句话更是让我眼睛掉了一地,“你去买药,嗯真是讨厌!药很贵的”。

    一身衣服从来不低于四位数的姐姐,居然说2元的避孕药很贵!看我傻傻的没有反应过来,姐姐恼羞地娇哼了一声,推了我一把,进了闺房,重重地把门甩上,难道“小飞!你又气你姐啦,你说你们姐,真不让人省心”,老妈快步地走过来,胸前的乳房波涛汹涌,即使有乳罩的束缚,仍止不住乳房的跳动。老妈无奈地拧下我胳膊,便扭着丰满的翘臀走开了,我的眼神不由自集中在老妈超短裤露出的雪白臀肉。以前虽然天天都这样看,但今天却感觉很不一样,我无奈地摇摇头,耸耸肩,大大咧咧出了门。到了药店,我低着头说要避孕药,想起给自己姐姐买避孕药,就有无比羞愧的感觉。“先生,您好,家里是没有避孕套了吧,要么,来一盒?”,“嗯”,我还在想以后如何和姐姐相处的问题,待过神来,一大盒冈本已经放进了袋子想起一夜之后的急剧的转变,我的脑子仍转不过来。昨晚我喝酒后,亲眼看到自己姐姐被老师奸淫,家后更是借着酒劲奸淫了亲姐姐;然后姐姐委婉地告诉我药很贵!还有,我居然着迷地盯着老妈丰满的胸部和挺翘的臀部,甚至那个时候龟头都在颤动!难道说,因为和姐姐上过床的缘故,所以对自己的妈妈也充满了欲望?

    迷茫地到家,没有听到老妈在说什么,只是在控制自己不去看妈妈性感的娇躯。神不守舍地上楼,轻轻推开姐姐房门。

    “你你坐这儿”,姐姐看着我推开门走进来,赶紧坐直身体,娇羞的眼神不敢看向我。我没有理睬她的话,伸过手把姐姐搂在怀里,因为,我看到了床单上那片嫣红的血迹。待她没有反应过来,就用力地吻在姐姐的娇唇上了。虽然昨晚已经吻过好多次了,不过待姐姐清醒状态下,这还是第一次。

    姐姐的小手用力捶打我的肩膀,却没有效果,渐渐地姐姐的胳膊却放到我肩膀上,任由我吻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姐姐的小舌头时而有伸出来的冲动,不过始终没有伸出来,偶尔却与我伸进去的舌头纠缠两下。

    “呼呼唔我我是你姐姐”突然,姐姐用力推开我,扭过头避开我的眼光,却再次看到床上的落红。“哇”,姐姐将忍耐已久的委屈和痛哭尽数哭出来,我轻轻抱着姐姐的娇躯,任由姐姐的泪水打湿我的衣服。

    “唔嗯我我我们不该这样”,姐姐搂着我的腰,痛哭地说着。

    “都是我的错!昨天你被流氓老师凌辱的时候,我开始并没有认出来,要是我能早点认出来,你就不会被他凌辱。了家,由于我意志不够坚定,在帮你清理衣服上的呕吐物时候,才被欲望冲昏头脑,姐姐长得漂亮又性感,一时没有忍住”,我轻轻抚摸姐姐的头,越说越后悔。

    “呵呵,姐姐有那么漂亮么,对于你来说,姐姐有那么强的诱惑力么勾引你上姐姐么”,姐姐的痛哭变成抽泣,开玩笑似的说到。

    “没没有诱惑力!哦不,不是有诱惑力都怪我没忍住”。

    “好啦!姐姐没有责怪你,姐姐还要感谢你的,你珊珊姐刚给我打电话哭诉了好久,昨天和我一起去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酒店房间里,不知道被谁奸淫了。

    与其那样,姐姐还不如便宜了你”。

    “珊珊姐被人强奸了?昨天你们是不是和几个男老师去酒吧的?”,我想起昨晚把肉棒插进姐姐娇唇的不良老师。

    “不是啊!什么老师,我和几个女生去的啊,你是不是见到了什么?”,姐姐很疑惑地问到。

    “你不记得昨天是谁猥亵你的么,就是把那个放你嗯里面的那个男人,是咱们学校”。

    “什么等等下,你说他把那个放进我哪里来着?那个是什么?

    快说!不许隐瞒看什么看,别跑,必须给我说清楚!”姐姐听到我支支吾吾的部分,看来她真的是喝多了,完全不记得了。

    “没没事的啦,你我已经教训过他了,狠狠地打过他了别你别打我啊,好别打了,我说他用他的阳具在你下面蹭了几下,然后要把阳具塞进你嘴里,被我拦住了,真的!我没骗你!”,情急之下,我还是不告诉姐姐那个男人已经把肉棒插到她蜜穴中,只不过在发现姐姐还是处女后,想留着开房慢慢享受,才让她躲过一劫。而且男人的肉棒已经在她娇嫩的小嘴里抽插了好久,口水都流了一地。

    “真的!你别骗我!他到底是谁,你说学校?难道是”。没有等姐姐说完,我便打断了她,“是个男老师,名字里有个良字,不良少年的良,想必强奸珊珊姐的,即便不是他,也和他有脱不开的关系”。

    姐姐似乎没有听到我说的,仍然在想着什么,我轻轻推了她一下,姐姐过神来赶紧拿起手机把这些告诉珊珊姐,希望能帮她找到那个男人。

    看着姐姐和珊珊姐聊起来没完没了,便倒了杯水,把药递给姐姐,却被姐姐看到里面的冈本避孕套,姐姐羞红了俏脸,眼神娇羞地瞪了我一眼,便不再理睬我。

    晃晃肩,无奈地到卧室,打开电脑玩游戏,不一会儿就听到姐姐房门推开,然后姐姐飞奔下了楼,对老妈说去她要去找珊珊,晚上不用等她吃饭了。

    开学后,听隔壁班的同学说,他们新来的数学老师被辞退了,有人说教务任给他们代课。果不其然,刚上课,就看着雷老虎夹着课本,踱着虎步走过走廊,然后就听到隔壁班响起“啊!”“不要啊!”的哀嚎,我无奈地在心里为调皮的姐姐默哀着。

    当下课后,我和大胖、小亮已经走到学校门口,听着他们提起那天在酒吧的事,突然想起没有看到姐姐出来,想起那天夜里让我一生难忘的姐激情,心里有种莫名的冲动,转身到学校,去找我的姐姐。

    当我兴奋地到学校,隔壁班已经锁上了,校园里零零落落不多几个人,打电话却没人接,想起以往虽说这样的事对于姐姐是常事,但她总会告诉老妈她要去哪,然而老妈却告诉我,姐姐并没有给她打电话。随着天色渐暗,心中越来越惶恐,眼看路灯已经亮起,姐姐仍没有找到,就在我转身扫过教学楼的时候,恍惚间好像看到姐姐的教室有个人影闪过。

    我从走廊窗户爬进去,悄悄摸上楼。当我踮着脚来到教室后门,侧着脸看进去,看到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借着路灯的余亮,隐约看着两人都已经全裸!

    略显娇小的女性娇躯面对男人坐在男人腿上,被男人抱着不住上下活动,隐约能听到“唔唔”的亲吻声以及“噗嗤啪噗嗤啪”的男女交声音。

    虽看不清脸庞,但想必只能是我的姐姐,看到姐姐和男人用观音抱莲的姿势动用娇嫩的蜜穴套弄男人的肉棒,还动低下头去亲吻男人,娇嫩的小嘴、香舌任由男人品尝,我真是说不出的心痛!如果这是你想要的,我又何苦去救你。

    但片刻后,我就打翻了这种可能,我们姐多年,我远远比母亲更了解姐姐,她不可能这样做的,难道姐姐被人胁迫了,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里面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我探出头看到在教室后排的位置上,一个赤裸的男人站在一个赤裸的雪白娇躯两腿间,结实的腰部像马达一样快速挺动,从门窗上看去,只能看到肉棒快速尽出姐姐的蜜穴,同样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淫靡的景色和声音,顿时让我的肉棒撑起裤子。

    我顿时攥紧拳头,真想打爆男人的头!看着两个赤裸的男人精壮的身体,就想拿手机打电话通知学校,仔细一想,便否决了这个办法。可以想象到,如果学校知道了这件事,即使学校不追究,姐姐也没脸再待下去。

    虽然说我比较高,但面对两个健壮的成年男人绝对没有胜算的!在这种时候,我要冷静!冷静!最好,我要自己解决问题。我想如果不是我,是其它人看到这个场景,姐姐真要丢死人了!嗯?其他人我镇静地看着两个男人的举动,奸淫我姐姐的男人似乎快要到达极限,用力抱起姐姐的臀部,让姐姐淫液泛滥、娇嫩的蜜穴狠狠套弄着肉棒,每次都狠狠顶在蜜穴最里面的子宫口上。我忍住怒火,慢慢挪到窗台下,调出录像软件,径直摆着窗台上,轻轻对准里面,试图吸引男人注意。

    然而,两个男人已经被两个尤物迷的晕头转向,完全没注意窗外站着一个人。

    眼看奸淫姐姐的男人越来越快,眼看就要把精液射到姐姐子宫里,男人的眼里只有姐姐性感的娇躯和无限美好的容颜。

    我让手机碰撞下玻璃,顿时吸引住男人的目光。当看到两个男人投射过来的凶狠目光,我装作平静,轻轻一笑,“你们继续,我录我的”。

    两个男人看没有把我吓走,两人对视一眼,不舍得放下两个尤物,穿上裤子便欲追出来。当他们追出来后,却发现走廊已经没有了人影。我已经躲到自己的教室,两人似乎不怕我姐姐以及那个女孩逃跑,两个人分作两个方向追下去。我悄悄打开门,准备接应姐姐,既然男人都离开了,两个女孩为什么不跑呢。

    始终不见人出来!正待我要出去时,听到远处传来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哪来的野孩子,跑这么快!老二你不是说这会不可能有人来么?”。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这个声音似乎是已经被开除的姐姐的数学老师,吴良。

    “老二,我看那个人像是那晚揍你的那个人,会不会是那个女人的?”,听到男人的猜测,证实了我的猜测,那个人应该就是奸淫珊珊姐的男人。既然他们没有被抓起来,看来珊珊姐家里是担心坏了女儿的名声。

    “应该不是,如果是那小子,他那么能打,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姐姐被我欺负而不直接闯进来。不过嘿嘿,前天她姐还是处女,今天既然能来上学,你说会不会他上了自己的亲姐姐,嘿嘿!”,能做数学老师果然很聪明,三两句就分析出真象。

    “怎么可能,不过,咱下次约上她,在她面前干她,会很爽的!”,说着,两人已经走到门口,听着男人的邪恶计划,我忍不住要冲出去打爆他的头。

    “不多说了,不管那个人是谁,此地不宜久”,吴良说着走进隔壁教室,声音渐渐听不清楚。

   &n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