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悍女茶娘 番外秋后记事

番外秋后记事

小说:悍女茶娘| 作者:非10| 类别:玄幻魔法

    番外:秋后记事

    --------最后一篇啦-------

    炎热的暑天儿终于过去,立秋过后,天气凉爽了下来。

    这一日,宫里有人来了睿王府,说是云贵妃请睿王妃入宫叙话。

    落银收拾停当之后,便乘轿入了宫。

    “当真?”

    长春宫中,落银听闻云月的一番话过后,被惊了一跳。

    “自打从春猎回宫之后,陛下隔三差五便提起萤儿……”云月忧心地道:“起初我也没当回事儿,近来才越发觉得不对——直到昨晚上陛下向我提起,三日后太后寿宴让萤儿入宫一趟。”

    落银沉思了片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只怕卢治真的是对她的女儿起了异样的心思……

    那日春猎,萤儿女扮男装混进官家子弟中,一同入了密林打猎,被大皇子遂安带了回来当众被识破女儿身,卢治非但没有露出半分不悦,反倒称赞萤儿胆识不凡,特立独行。

    之前想着没什么,现在想起来,或许卢治从那天开始便对萤儿上了心!

    “此事万万不可。”落银没有做任何思考便断然摇头,她是决不能让女儿进宫的。

    且不说宫中这潭浑水不是女儿可以应付的来的,单说要女儿陪在卢治这样一个帝王身边,她就不敢想象了——

    萤儿她定然也不会愿意。

    自幼荣寅便百般教导过女儿。宁为匹夫妻,不做皇家妾。

    云月拍了拍落银的手,说道:“你先别着急。我会寻机会再劝一劝陛下,但最关键的,还是在萤儿身上。”

    这一点,落银自然也是清楚的。

    “萤儿今年便及笄了,也到时候该找一门亲事定下了。”云月又道。

    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卢治对萤儿并未到那种非要不可的地步,万不可能会为了她而做出有违皇威之事。

    “嗯……待我回去跟王爷商议一二。”

    落银心底有了主意,便也冷静了下来。

    然而。当她被宫娥送着出了云月的长春宫之时,却被欧阳芊宫里的人请了过去——

    落银微有些讶异。说起来,她已经要逐渐淡忘欧阳芊的存在了。

    当年那个满腹心机,将白瑾瑜从太子妃的位置上推了下去,并诞下了长皇孙的欧阳芊。在生产过后,几乎是日日不离药碗。

    除却一些极为重要的场合,外人几乎见不到这位贵妃娘娘。

    云月刚进宫的那几年,欧阳芊还有些心力要打压她,后宫之中一切事宜都牢牢握在自己手中,将每位嫔妃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随着近年来日益见差的身体,实在无力再去过问,才逐渐松了手——

    所以落银不解。近年来几乎是不问世事的欧阳芊,怎会突然请了她过去?

    她可不信欧阳芊是请她去话家常的。

    落银随着宫娥来到长玉宫门前,迎面正见大皇子遂安从里面出来。

    落银微一欠身。垂首礼道:“大皇子——”

    “睿王妃多礼了。”遂安连忙还礼,态度出奇的恭谨。

    目送着遂安带着一行太监走远,落银微笑着颔首,别的不说,欧阳芊倒是有个好儿子。

    文武皆是拔尖儿的不说,更难得是敬重长辈。身上不见半分傲气,只有一股皇室中人天生的尊贵。

    落银进了寝殿中。果不其然的就见欧阳芊躺在榻上,起身不得,饶是殿中熏了浓浓的檀香,却也遮不住苦涩的药味儿,两种味道混合在了一起,闻起来格外的浓重。

    落银忽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

    那年东宫中,她为白家求情找到了欧阳芊这里,那时候欧阳芊也是拖着一副病体。

    不同的是,那时的欧阳芊纵然有病在身,却浑身充满了斗志与筹谋,而此时的欧阳芊……

    落银望着病榻上的人,忽然惊觉她老了太多,眼角的皱纹尽显老态,乍然一看,要比她的实际年龄老上了十岁还不止。

    不单是外表,就连身上的气势也减弱了太多。

    “不知贵妃娘娘让妾身前来,所为何事?”

    “是为了我的儿子。”欧阳芊的声音带着被病痛折磨多年的沙哑。

    落银微一皱眉,不懂欧阳芊是什么意思。

    “想必你在云贵妃那里已经知道了吧?”欧阳芊直截了当地说道,“与其如此,倒不如将你那女儿嫁给遂安,做个正妃来的好,二来两个孩子年纪相当——”

    “……”她如此直白,倒叫落银一时反应不过来。

    “觉得遂安配不上你家姑娘?”欧阳芊看着落银。

    落银笑了摇头,问道:“不知贵妃如此,是为了皇上,还是为了大皇子?”

    “皇上……”欧阳芊自嘲地笑着,微微摇头道:“本宫已经快要忘了他的样子了……”

    起初几年,她尚且还有些不甘。

    她一心寄托在他身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陪在他身边,结果她缠/绵病榻多年,他过问的次数屈指可数,少的可怜。

    卢治是怎样的凉薄,她比谁都清楚。

    但当这种凉薄完全用在了对待自己之时,欧阳芊还是觉得无法接受。

    但那都是以前了……

    现在,她已经看透了。

    不是自己的,总归得不到。再怎么努力也得不到。

    她很羡慕甚至嫉恨云月,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

    但那也是以前了。

    至少卢治待她,还是有些许‘礼尚往来’的情义在的。所以她一日没死,他便一日没有立云月为后。

    可这些,对现在的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现在只想着,能在死之前,多为儿子做些什么。

    儿子对荣姒萤的心思,她早就看出来了。

    落银看着欧阳芊,又联想到方才遇见遂安之时,他看着自己的眼神里不光有恭敬还有些说不清的高兴,稍作思考。便大概猜出了其中原委。

    落银微叹了口气。

    真也不知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欧阳芊见落银的表情,便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聪明啊。

    之前她不喜落银。是因为卢治的缘故,后来她不喜落银,是因为潜意识里在羡慕她跟深爱之人结为连理,但现在……这些不喜欢随着她之前的嗔怒之念。一同都烟消云散了。

    时间真是个了不得的东西……

    “只要你答应,皇上那边自有本宫来说服。”欧阳芊不变的是那份从容自信。

    “此事妾身做不得主。”落银从不打算过于干涉女儿的亲事,最多是为其物色人选,但决定权仍旧是要交给萤儿自己的。更何况,是私自做主将她送入宫中。

    她不光要跟荣寅商议,更要询问女儿的意愿。

    “睿王妃,可还记得那年本宫为白瑾瑜说情之事了?”欧阳芊饶有深意的含笑看着落银。

    落银一噎。

    这……这不是人情绑架么?

    “当年之事多亏贵妃娘娘相助,妾身一直感怀在心,但却不能拿儿女之间的亲事偿还——贵妃娘娘不若说些其它的事情。妾身定尽力而为。”

    欧阳芊闻听冷笑了一声,道:“你可真是半点都没变啊。”

    这股不管在谁面前,都不愿改变原则的固执劲儿。

    “可我时日无多。除此之外,实在是想不出其它要求来了,睿王妃应当也不想欠本宫这个人情,一直欠到棺材里去吧?”

    落银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

    欧阳芊果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竟连这种招数也用上了!

    “此事三日之内,妾身会给贵妃娘娘回复。”落银仍旧没有直接答应下来。在她眼里,欠欧阳芊人情的人只是她而已。不是她的女儿。

    说罢这句话,落银便请辞回了睿王府。

    荣寅领着两个儿子去了马场,直到申时才回府。

    见父子三人一身臭汗的就要朝她扑过来,落银即刻撵了三人去沐浴换衣。

    荣寅的心情十分好,哈哈大笑着带着儿子下去了。

    半个时辰后,换了一身常服的荣寅回了房。

    刚一进内室,就见妻子皱眉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秋色出神。

    荣寅挥手将伺候着的两个小丫鬟打发了出去,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