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历史军事 鬼马乱三国 心盲之盲D惊奇短篇

心盲之盲D惊奇短篇

小说:鬼马乱三国| 作者:楠上加难| 类别:历史军事

    突如其來的弃权票,让所有人都为之诧异我正等待着郑克远发表意见“小鲁我想听听你的意思啊要不你先说吧”郑克远对我说道

    “啊”我很惊讶为什么他不先说但此时一个想法飞驰而过我的脑海让我作出一个决定:“恩好吧我的意见是处决邹凯”说完,我用尽全力感受着李克远会说出些什么!

    李克远听完象早猜到我要说什么似的,发而有些释然的说:”恩我要保留邹凯我就不信凶手是他”

    我心中的猜测正逐渐遭到应验沒错事情确实是我想的这样

    余梅:2票杀,2票保留,1票弃权,按照平民人数颇少的保护法则,邹凯可以继续活下去

    我再次回到房间我知道今晚我不能睡因为我要仔细倾听看是否那歌声还会响起我努力的理出所有头绪,并将其一个个串联起來,慢慢的,事实已经呈现在我的面前

    说实话熬着不睡真的是让人很无奈的事情而且需要一次又一次的与眼皮作着斗争不过终于在长达几小时的等待之后幽怨的歌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貌似换了一曲这个世界哪有什么鬼神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于是我努力去听希望听到歌词

    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炊烟》邓丽君的《炊烟》沒错但这歌声似邓丽君有好象有点差别是那种被闭在某个空间闷着似的所以听起來本來才会有点悲伤到底是为什么毕竟大半夜的我又是盲人实在不方便去楼下查个究竟所以我只好继续苦思冥想

    歌声为何会不一样呢?到底是不是凶手在作祟?

    突然一个曾发生的瞬间闪过我的脑海天那原來是这个原因那么如此说來密室形成的原因就更加简单了那残忍的手段呢哈哈和密室相关联对对对了那么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原來凶手是他可证据是什么呢哎真笨刚才我不已经推理过了么那么谜团已经全部解开了至于杀人游戏么只不过是一个施展了小伎俩的幌而已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混淆视听罢了

    等一下如果我的推理沒错那薛晨现在正处于危险的境地

    我恨自己这么半天才推断到这一步但等我冲到楼下时薛晨打开的大门已经给了我不祥的征兆

    当我走进去沒错來晚了

    薛晨已经被割断了脖

    章姗实在等不下去了:“能告诉我梧桐为何变成小鲁么”

    “这个不重要这关乎到一些他的身事总之小鲁就是梧桐具体里面有什么故事如果我们投缘或许我会在以后告诉你其实故事说到这里的时候你应该察觉出了很多猫腻”秦迎小心翼翼的说着

    章姗楞了一下思考了一下该如何开头然后清了清嗓说道:“先是动机当身处那样一个陌生的环境加上梧桐好吧小鲁又是盲人的原故估计很难在短时间内了解杀人的动机是什么那么按照我对推理故事的理解來说如果找不出动机就找出证据在摧毁了犯人的意志之后犯人自己会将关于动机的那个罪恶故事毫无保留的陈述出來”

    秦迎似乎表示同意点了点头但不作评论于是章姗继续说道:“本案的焦点似乎都被杀人游戏拉了过去杀吴蒙之后全场的奇怪反应以及李克远到底说了什么我想这都是本案的核心所在但总有一个感觉就是游戏本身似乎与案件无关原因在于其具备很强的不确定性玩过杀人游戏的人都知道这个游戏本身就沒有逻辑规律从杀的随机性开始后续的一切都是无法掌控的而且我也确实想不出这个游戏到底与案有什么关联的地方在这个小节能给点提示么”

    秦迎拍拍手大概表示对章姗赞可吧然后他凑近说道:“给你个小提示吧李克远对小鲁说我杀的不是吴蒙”说完秦迎好象醉了一样笑的格外的得意

    ……

    我急速的呼喊所有人大家也都陆续出來了我扫了一眼那人沒错果然因为要处理一下出來的慢了毕竟在我推理出真相以后已经是第一时间就跑下楼來了

    “干吗呀大半夜的”李健显然对于深夜被喊醒非常的不满

    “哦不天啊”余梅双手捂着嘴因为2天之内连续碰上2起命案实在让他受不了如果我想象的沒错的话此时的薛晨因该是满身是血的趴在床上因为在呼喊所有人之前我用手简单的点了点他的身体伤口在脖处切开了很大一个口虽然手法不及杀吴蒙时那般残忍但也是另人非常痛苦的一种杀戮方式了不同的是他可沒有被象吴蒙一样杀的那么夸张现场的血迹从我手指触碰來看只局限于尸体及其周围小范围而已至于这是为什么那非常简单因为察觉到有人下楼了呗

    正当我还在思考还找个什么理由让大家聆听我的分析时潘问了句:“怎么了余梅”“沒事沒事”余梅紧张的看了眼床上的薛晨她大概是担心再把潘给吓吐了在短暂的了解到这又是一起命案后大家已经恐惧到了点是的两起残忍的谋杀全部发生在自己几米之外的房间你不害怕么不过盲人能够面对身体的残疾而苟活到今天意味着其实我们这个群体都是具有强大意志力的人还是李可可先说话了:“说实话我已经非常的害怕了但是我还是想说小鲁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薛晨已经死了么是否先处理一下他呢有人过急救么”

    当然如果李可可知道薛晨的脖都快被割断了的话她绝不会这样问吧

    “其实我也有疑问小鲁我暂时先屏弃对你的怀疑不说你是怎么把薛晨的门打开的”李健问道还沒等我回答呢邹凯已经绝望的说:“是不是先把传达室大爷喊來啊我们一帮人在这里问个什么劲啊”

    “我去吧我实在不想再在这个血腥的门口呆上一秒了”余梅抢先说道

    “不谁都可以去但唯独你不能”

    所有人都顺着声音朝我转向我感受到大家此时心中的疑惑以及那即将因我而解开谜雾的期待不过此时传达室大爷已经开着手电筒來到了我们的面前:“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刚才巡夜感觉你们这有事就过來看看”大爷凑近我们但当闻到屋内的血腥味后大爷疯了似的來到屋门口:“薛晨死了”

    “呵呵不让你去找大爷结果大爷还自己送上门來了”我心中想着我似乎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让大家了解事情的真相但我知道我还沒有解开凶手的杀人动机只有解开杀人动机才会让一切顺理成章

    章姗顿住笔:“小鲁通过什么发现了动机或者用什么方法迫使她说出了动机”

    秦迎露出笑意:“这其实很简单因为他是第一时间下楼的所以信号屏蔽仪及凶器根本不可能丢远只需仔细查找一定会有收获而当他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破解谜題的时候就已经报警了你可能会问信号不是屏蔽了么哈哈听完我的故事你就会明白接下起來我想该用凶手的口吻來阐述作案的动机会使你瞬间明白事情的经过吧”

    ……

    我的人生本是美好的但一件意外的事情的闯入使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那些人摧毁了我的生活我必须将这样的人渣移出世界是的他们虽是因该饱尝怜悯的盲人但他们却胸怀一颗无比肮脏邪恶的心我等待了多年相信他们也早已忘记了我的声音那么就利用这次绝佳的机会完成我的复仇吧

    是的为了完成复仇我接近潘很长时间甚至我自己都觉得如果不用报仇的话我一定会和潘成为终生之友但沒有办法每当我看见潘那空洞的眼神都在时刻提醒着我耻辱未雪现在我陪同潘來到了这个校那两个混蛋再次进入我的视野当然他们是不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