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绝色凶器 正文 关于新书

正文 关于新书

小说:绝色凶器| 作者:艳墨| 类别:玄幻魔法

    关于新书

    在完本的后记中,和大家说,新书应该在10月1号能发,但是,又遇到许多事,不得不延期,具体什么时候,现在还定不下来,到时,会在这里通知大家,多谢一路支持!!第零章 祖坟上的青烟

    祖坟上的青烟

    宁静的小镇上,小雨淅淅沥沥静静落着。saaxs雨中一老人顶着小伞悠闲踱步,胡须随着潮湿之气飘荡而起,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在老人的身后,一个少年暴怒地用拳头砸着那本就破败不堪的屋门……

    老人正是镇上的“仙人”。

    虽然邻居们都这样叫他,不过这“仙人”只个一个外号,并不是什么尊称,至少他身后的少年知道,自己这位仙人祖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闲人。

    从少年的父母因意外去世开始,少年便一直供养着自己这位闲人爷爷。

    爷爷是一个酷爱玄学的半吊子风水师,之所以称其为半吊子,是因为年轻时有人在祖坟上烧了一堆马粪,被他误认为祖坟冒了青烟,由此认定他们家中近几代必定会出一位帝王。

    作为一位现代社会生活的人,这种疯话若是放在城里,不被人抽几鞋底,也会让人觉得脑子里飘着拖鞋。但在这小镇上,和蔼纯朴的村民也只当是玩笑,那“仙人”的绰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爷爷似乎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在他眼中认为他脑子飘拖鞋的人都是俗人,像他这种境界的人拖鞋是用来穿的,绝对不可能放在脑子飘……

    如此,守着一颗执着的心,从年轻时便开始了寻找心中理想对象的旅程。

    最早爷爷看好少年的大伯,那时大伯刚出生,爷爷从满脸汗水却面带幸福微笑的奶奶手中抱过大伯老怀大慰地说了一句:“这小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皇帝。”

    听了这话,奶奶也开心的笑了。愿望很美好,结果却很不幸,大伯不单未能当皇帝,甚至连一周岁不到就夭折了。

    奶奶伤心之余又生了二伯,爷爷再次兴奋起来,又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结果二伯更惨,比大伯夭折的还早。

    待到二伯在爷爷话音刚落便挂掉之后,紧接着莫小川的爸爸出生了。

    第三次抱起了自己的儿子,爷爷乐呵呵地张开了嘴,正欲说话之时,“啪啪!”奶奶事先准备在炕头下面的木底拖鞋就飞了过来,爷爷的话没有说出来,还少了两颗门牙。

    托拖鞋的福,爸爸开始茁壮成长,泡妞生子。直到有了莫小川,奶奶的紧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

    一切似乎就此步入正轨,然而,该来的终究要来。

    那年,莫小川刚满十四岁,奶奶病故。料理完奶奶的后事,爷爷在悲痛之余,也终于对着爸爸说出了他那句憋了几十年的话。

    不惑之年的父亲被人说自己会当皇帝,当真哭笑不得。第零章 祖坟上的青烟

    祖坟上的青烟

    宁静的小镇上,小雨淅淅沥沥静静落着。雨中一老人顶着小伞悠闲踱步,胡须随着潮湿之气飘荡而起,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在老人的身后,一个少年暴怒地用拳头砸着那本就破败不堪的屋门……

    老人正是镇上的“仙人”。

    虽然邻居们都这样叫他,不过这“仙人”只个一个外号,并不是什么尊称,至少他身后的少年知道,自己这位仙人祖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闲人。

    从少年的父母因意外去世开始,少年便一直供养着自己这位闲人爷爷。

    爷爷是一个酷爱玄学的半吊子风水师,之所以称其为半吊子,是因为年轻时有人在祖坟上烧了一堆马粪,被他误认为祖坟冒了青烟,由此认定他们家中近几代必定会出一位帝王。

    作为一位现代社会生活的人,这种疯话若是放在城里,不被人抽几鞋底,也会让人觉得脑子里飘着拖鞋。但在这小镇上,和蔼纯朴的村民也只当是玩笑,那“仙人”的绰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爷爷似乎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在他眼中认为他脑子飘拖鞋的人都是俗人,像他这种境界的人拖鞋是用来穿的,绝对不可能放在脑子飘……

    如此,守着一颗执着的心,从年轻时便开始了寻找心中理想对象的旅程。

    最早爷爷看好少年的大伯,那时大伯刚出生,爷爷从满脸汗水却面带幸福微笑的奶奶手中抱过大伯老怀大慰地说了一句:“这小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皇帝。”

    听了这话,奶奶也开心的笑了。愿望很美好,结果却很不幸,大伯不单未能当皇帝,甚至连一周岁不到就夭折了。

    奶奶伤心之余又生了二伯,爷爷再次兴奋起来,又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结果二伯更惨,比大伯夭折的还早。

    待到二伯在爷爷话音刚落便挂掉之后,紧接着莫小川的爸爸出生了。

    第三次抱起了自己的儿子,爷爷乐呵呵地张开了嘴,正欲说话之时,“啪啪!”奶奶事先准备在炕头下面的木底拖鞋就飞了过来,爷爷的话没有说出来,还少了两颗门牙。

    托拖鞋的福,爸爸开始茁壮成长,泡妞生子。直到有了莫小川,奶奶的紧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

    一切似乎就此步入正轨,然而,该来的终究要来。

    那年,莫小川刚满十四岁,奶奶病故。料理完奶奶的后事,爷爷在悲痛之余,也终于对着爸爸说出了他那句憋了几十年的话。

    不惑之年的父亲被人说自己会当皇帝,当真哭笑不得。第零章 祖坟上的青烟

    祖坟上的青烟

    宁静的小镇上,小雨淅淅沥沥静静落着。雨中一老人顶着小伞悠闲踱步,胡须随着潮湿之气飘荡而起,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在老人的身后,一个少年暴怒地用拳头砸着那本就破败不堪的屋门……

    老人正是镇上的“仙人”。

    虽然邻居们都这样叫他,不过这“仙人”只个一个外号,并不是什么尊称,至少他身后的少年知道,自己这位仙人祖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闲人。

    从少年的父母因意外去世开始,少年便一直供养着自己这位闲人爷爷。

    爷爷是一个酷爱玄学的半吊子风水师,之所以称其为半吊子,是因为年轻时有人在祖坟上烧了一堆马粪,被他误认为祖坟冒了青烟,由此认定他们家中近几代必定会出一位帝王。

    作为一位现代社会生活的人,这种疯话若是放在城里,不被人抽几鞋底,也会让人觉得脑子里飘着拖鞋。但在这小镇上,和蔼纯朴的村民也只当是玩笑,那“仙人”的绰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爷爷似乎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在他眼中认为他脑子飘拖鞋的人都是俗人,像他这种境界的人拖鞋是用来穿的,绝对不可能放在脑子飘……

    如此,守着一颗执着的心,从年轻时便开始了寻找心中理想对象的旅程。

    最早爷爷看好少年的大伯,那时大伯刚出生,爷爷从满脸汗水却面带幸福微笑的奶奶手中抱过大伯老怀大慰地说了一句:“这小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皇帝。”

    听了这话,奶奶也开心的笑了。愿望很美好,结果却很不幸,大伯不单未能当皇帝,甚至连一周岁不到就夭折了。

    奶奶伤心之余又生了二伯,爷爷再次兴奋起来,又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结果二伯更惨,比大伯夭折的还早。

    待到二伯在爷爷话音刚落便挂掉之后,紧接着莫小川的爸爸出生了。

    第三次抱起了自己的儿子,爷爷乐呵呵地张开了嘴,正欲说话之时,“啪啪!”奶奶事先准备在炕头下面的木底拖鞋就飞了过来,爷爷的话没有说出来,还少了两颗门牙。

    托拖鞋的福,爸爸开始茁壮成长,泡妞生子。直到有了莫小川,奶奶的紧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

    一切似乎就此步入正轨,然而,该来的终究要来。

    那年,莫小川刚满十四岁,奶奶病故。料理完奶奶的后事,爷爷在悲痛之余,也终于对着爸爸说出了他那句憋了几十年的话。

    不惑之年的父亲被人说自己会当皇帝,当真哭笑不得。第零章 祖坟上的青烟

    祖坟上的青烟

    宁静的小镇上,小雨淅淅沥沥静静落着。雨中一老人顶着小伞悠闲踱步,胡须随着潮湿之气飘荡而起,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在老人的身后,一个少年暴怒地用拳头砸着那本就破败不堪的屋门……

    老人正是镇上的“仙人”。

    虽然邻居们都这样叫他,不过这“仙人”只个一个外号,并不是什么尊称,至少他身后的少年知道,自己这位仙人祖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闲人。

    从少年的父母因意外去世开始,少年便一直供养着自己这位闲人爷爷。

    爷爷是一个酷爱玄学的半吊子风水师,之所以称其为半吊子,是因为年轻时有人在祖坟上烧了一堆马粪,被他误认为祖坟冒了青烟,由此认定他们家中近几代必定会出一位帝王。

    作为一位现代社会生活的人,这种疯话若是放在城里,不被人抽几鞋底,也会让人觉得脑子里飘着拖鞋。但在这小镇上,和蔼纯朴的村民也只当是玩笑,那“仙人”的绰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来的。

    爷爷似乎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在他眼中认为他脑子飘拖鞋的人都是俗人,像他这种境界的人拖鞋是用来穿的,绝对不可能放在脑子飘……

    如此,守着一颗执着的心,从年轻时便开始了寻找心中理想对象的旅程。

    最早爷爷看好少年的大伯,那时大伯刚出生,爷爷从满脸汗水却面带幸福微笑的奶奶手中抱过大伯老怀大慰地说了一句:“这小子长大了一定是个皇帝。”

    听了这话,奶奶也开心的笑了。愿望很美好,结果却很不幸,大伯不单未能当皇帝,甚至连一周岁不到就夭折了。

    奶奶伤心之余又生了二伯,爷爷再次兴奋起来,又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结果二伯更惨,比大伯夭折的还早。

    待到二伯在爷爷话音刚落便挂掉之后,紧接着莫小川的爸爸出生了。

    第三次抱起了自己的儿子,爷爷乐呵呵地张开了嘴,正欲说话之时,“啪啪!”奶奶事先准备在炕头下面的木底拖鞋就飞了过来,爷爷的话没有说出来,还少了两颗门牙。

    托拖鞋的福,爸爸开始茁壮成长,泡妞生子。直到有了莫小川,奶奶的紧悬着的心才平静下来。

    一切似乎就此步入正轨,然而,该来的终究要来。

    那年,莫小川刚满十四岁,奶奶病故。料理完奶奶的后事,爷爷在悲痛之余,也终于对着爸爸说出了他那句憋了几十年的话。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