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诛仙外传之玉女蒙尘 【诛仙外传之玉女蒙尘】(10)

【诛仙外传之玉女蒙尘】(10)

小说:诛仙外传之玉女蒙尘|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孤天赛27年2月22日字数:824第十章纤纤素手清晨的阳光穿透翠绿的竹林,洒在碎石铺成的小路上。

    一身素衣的文敏莲步轻轻行走在林间,望着远处的幽静别院,无声无息的缓缓而来。

    晨风吹过,她衣袂飘飘,婀娜多姿的身材展露无遗,端庄优雅的气质,清新靓丽的容颜,更显现的她楚楚可人、风华绝代。

    身为小竹峰的大子,平时少不了要为师父排忧解难,照顾其她姐妹更是义不容辞,而她性情淑均、兰心蕙质,不但深受水月喜爱,更被姐妹们争相尊崇。

    “砰砰砰……”

    来到别院的文敏玉手轻敲了几下房门,稍停了片刻,娇声喊道:“师妹,你在屋里吗?”

    房间内没有人应答,她缓缓推开了门扉慢慢走了进去,香气四溢的闺房里一反常态的凌乱,被褥衣裙摆放随意,就连沐浴过后的浴桶都没有收拾。

    “这丫头又跑哪去了?”

    文敏嘀咕一声,走到床边开始一点一点整理起来,雪白的玉手带着无限柔情,眼神中满是怜爱之色。

    桌椅旁,一条白色衣裙散落在地,她上前捡起,暗道:“雪琪一向爱干净,今天这是怎么了?”

    轻轻拂了拂上面的尘灰,突然发现衣角处有一小片黄白色的渍痕,不由奇道:“咦,这是什么?”

    未经人事的她自然不知道那是男人发泄时不小心遗留的痕迹,一时间竟然有些好奇的看了几眼。

    “师姐,你什么时候来的?”

    门外,|地??陆雪琪的话语传来,文敏一怔,抬头笑道:“你去哪了?我见你不在,就帮你收拾了一下。”

    陆雪琪见她拿着自己的衣裙正在端详,心头顿时一阵惊慌,忙上前接过,淡淡的道:“我出去走了走,没想到这会功夫你就来了。”

    文敏轻轻一笑,道:“看你屋里乱的,连昨晚的洗澡水都没有倒掉,你一向有洁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邋遢起来了?”

    陆雪琪玉面一红,眼神左右来飘了几下,小声道:“心情不好,懒得收拾!”

    文敏笑了笑,道:“你啊,就没有高兴的时候!先把衣服放下吧,待会来我帮你去洗。”

    陆雪琪看了她一眼,疑惑道:“来?”

    文敏点了点头,道:“是啊,师父让我过来告诉你,用过早餐后陪她一起去大竹峰。”

    “师父?你……你见过师父了?”陆雪琪表情古怪,有点娇羞,又有点可爱。

    文敏道:“是啊,怎么了?”

    陆雪琪摇了摇头,侧过身道:“没什么,师父她……没事吧?”

    文敏笑道:“师父会有什么事呢?雪琪,你怎么了?神色怪怪的!”

    陆雪琪忙用手摸了下俏脸,掩饰道:“哪有?我只是有些担心罢了!”

    嘴上如此说着,心里却暗暗怀疑,想想昨晚被搞得死去活来而且还受了伤的水月,她实在不敢相信会没有事。

    一旁的文敏自然不知道其中猫腻,见她怔怔出神,忍不住在她肩头轻拍了一下,道:“傻丫头,想什么呢?你还是多关心下自己吧!看把衣服弄的,是不是又去过后山了?”

    陆雪琪低头看了下手里的衣服,轻声道:“练剑的时候不小心沾染的吧,还没来得及去洗,让师姐见笑了。”暗自庆幸昨晚来便把那双罗袜给毁了,否则被发现了不知又要如何解释。

    文敏柔声道:“我怎么会笑你呢?只是见你这几日一直魂不守舍的,有点担心你而已。”

    陆雪琪眼圈一红,满肚子委屈的她现在最听不了关怀的话语,当下强忍着道:“我没事,师姐。”

    文敏看了她几眼,笑道:“没事就好!准备一下吧,待会跟我去见师父。”

    陆雪琪点了点头,问道:“师姐,为什么师父突然要去大竹峰呢?她跟田不易师叔不是一向不和吗?”

    文敏轻轻叹了口气,道:“谁知道呢!也许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议吧!”说完脸色一苦,仿佛触及了什么心事。

    陆雪琪见她面露愁容,心里顿时一阵愧疚,道:“师姐,对不起,都怪我不好!”

    文敏怔了一下,道:“傻丫头,莫名其妙的说什么胡话呢?”

    陆雪琪道:“前些时日田师叔带着宋师兄来向你提亲,若不是我惹得师父不高兴,她也不会拒绝你们的亲事。”

    文敏挽住她的手,笑道:“这怎么能怪你呢?当年苏茹师叔嫁去大竹峰,咱们师父就一个不同意,那时候可没少奚落田师叔,逢人就说是田不易拐跑了苏茹。呵呵,我也是听长辈们说的,想想就觉点&“b点得好笑。”

    陆雪琪闻言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片刻后悠悠的道:“虽然你不怪我,但我总觉得过意不去……”

    话未说完,文敏便摇晃着她的手道:“哎呀,好了好了,我们姐妹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宋大仁就是个榆木疙瘩,我要和他真有缘分,早晚总会走到一起;再说了,就算没有他,我这朵鲜花还怕找不着……呃……呸呸呸!”

    听她说的好笑,陆雪琪忍不住乐出声来,文敏见状佯怒道:“好啊师妹,你竟敢笑我?”

    陆雪琪狡辩道:“哪有?”

    “还不承认?我都看见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对着陆雪琪的腰间敏感处就是一阵搔挠。

    “哎呀,不敢了!师姐,我再也不敢了!”陆雪琪忙笑着跳开,围绕着屋内的圆桌边躲边道。

    “不敢了?臭丫头,我告诉你,这辈子我要是嫁不出去,你也别想成亲!到时候我就搬过来,跟你住在一房,睡在一床,动凡心了,晚上就抱着你出气!”

    “我才不要!师姐,你好色啊!”

    “色?哼!谁让你笑我?站住,别跑!”

    二人在屋里一阵嬉闹,文敏见陆雪琪这几日来一直闷闷不乐,更是有心逗她欢笑,又相互追逐了一会后,陆雪琪率先跑了出去,也许只有跟师姐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竹林小道上白衣闪闪,悦耳的笑声渐行渐远,慢慢往静竹轩的方向飘去…………大竹峰,青云山七脉之一。

    与通天、龙首、风、朝阳、落霞、小竹峰不同的是,这一脉之中传承千年,却一直人丁单薄,不甚兴旺。

    千年来,纵使青云门名震天下,大竹峰上也没出过几个惊才绝艳的子。

    倒是首座田不易三年前横空出世,不但在比武大会上闯入四强,更是以其貌不扬之身,楞是娶了号称青云双艳的小竹峰子苏茹为妻,一时间声名鹊起,可谓大竹峰最风光之时。

    三年后,又有一位资质平平的少年拜入了青云门下,田不易将他带了大竹峰,收其为第七个子,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平时他连正眼都懒得去瞧的笨徒,却暗怀“天音寺”的佛门功法;七脉会武之时,不但犹如自己当年一样一路过关斩将一鸣惊人,而后下山竟还与魔教妖女暗生情愫,引起了一场正魔大战。

    剑如雨下,绿影金铃,血咒低吟,空留长恨!

    那个名叫张小凡的愚笨子,因痴生怨,为爱成魔,叛出了青云门,成为了魔教“鬼王宗”的副宗。“血公子”鬼厉弑杀成性,名震江湖,更得鬼王亲传三卷天书,身怀青云、天音、魔教三派功法,可谓又一个青出于蓝的不世人物。

    时光苒苒,一晃十年,大竹峰上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天真年少和两小无猜。

    田不易和苏茹的唯一爱女田灵儿,也在数年之前1嫁给了龙首峰的新首座,齐昊。而其他几位高徒,除大子宋大仁、四子何大智、还有六子杜必书以外,剩下的三人全因资质平庸修行缓慢,被田不易一气之下,锁进了后山的太极洞中闭关苦修。

    一时间大竹峰上冷冷清清,除了负责伙食的六子杜必书偶尔喧嚷几声外,连田不易养的年老狗“大黄”,都懒得叫唤。

    这一日刚用过早饭,宋大仁到屋内还没来得及坐下,便听见杜必书远远的在外面又喊了起来。

    “大师兄……快出来啊……大师兄……”

    心中不由一阵厌烦,虽然兄之间亲如骨肉,但对这个平时吊儿郎当的六师还真是爱不起来,当下推开窗户没好气的道:“干什么啊老六?大清早的叽叽喳喳的,让大黄给撵了?”

    杜必书停下脚步,喘了口气道:“老大,好事,天大的好事啊!”

    宋大仁不耐烦的道:“有什么好的?我告诉你啊,要打赌找何老四去,我可没心情陪你玩。”

    自从上次去小竹峰提亲失败后,他就一直心情不爽,再加上来又被田不易臭骂了一顿,弄的他最近看什么都不顺眼。

    杜必书忙道:“不是找你打赌,是……”

    不等他说完,宋大仁便打断道:“是什么?有话快说。”

    杜必书一楞,不满的道:“嘿,那意思就是说有屁快放呗?”

    宋大仁懒得跟他废话,平时打赌没少输给他,害得自己堂堂大子,竟然去厨房洗了好几次的碗,闻言诙谐道:“你爱放不放!”

    杜必书有气,用手指了指他,道:“行,好心当做驴肝肺,我还不说了我。”

    说完转身便想原路返,但走了几步又停下道:“还是告诉你吧,不说我憋的难受!小竹峰的文敏师姐可来了,别怪兄没提醒你。”

    宋大仁喜道:“啊?文敏来了?哇啊!我好开心啊!”说完脸色一变,不屑的道:“老六,骗我有意思吗?你说你做饭的本事没长进,吹牛撒谎的水平倒是一日千里,还拿敏儿师妹来唬我,你信不信我揍你?”

    杜必书这个气啊,狠狠的呸了一声,道:“你爱去不去!我告诉你,不但文敏师姐来了,连水月师叔还有最近风头正劲的陆雪琪也一起来了。”

    宋大仁看他不像说谎,不禁有点怀疑,道:“真的?你可别骗我!”

    杜必书道:“我骗你干什么啊?你前脚刚走她们便到了。我在食堂看到后连碗都没收拾,就赶忙跑来告诉你,现在四师兄正帮着师娘和师父招呼她们呢。”

    宋大仁顿时心花怒放,怪叫道:“你怎么不早说啊你!”

    杜必书无奈的做了个鬼脸,道:“我说了你又不信!哎,总不能让我白跑吧?

    你可得帮我洗三天的碗。”

    宋大仁在屋里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后,推门而出,急道:“文敏真要是来了,帮你洗十天也行!对了,她们在哪?”

    杜必书笑道:“大师兄,你兴奋过头了?她们自然在守静堂啊。”

    “前面带路!”

    “带路?你一天去八趟,你……你让我带路?”

    “少废话!”

    “行行,我带你去,真是服了你!别忘了啊,洗十天的碗。”

    “快走吧你!”

    “哎呀!你踢我干什么?看把你给高兴的!”

    二人一路急行,匆匆忙忙的来到守静堂前,远远的便听到了苏茹和水月的对话声。

    “师姐,你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我也好去接你。”

    水月道:“你我姐妹又客气什么,冒昧前来,打扰了你们才是。”说完看了一旁的田不易一眼,接着又缓缓转过了头。

    田不易重重的哼了一声,以前就跟水月不和,上次好不容易放下脸来去小竹峰帮徒提亲,没想到不但被她一口绝,还狠狠的挨了顿奚落,要不是徒们拦着,当时就差点动起手来,现在想想还咽不下这口恶气。

    苏茹白了他一眼,道:“你哼什么?一边待着去。”

    话刚说完,文敏和陆雪琪便趁机上前施礼道:“子见过田师叔、苏师叔。”

    苏茹笑道:“快起来吧。”说完对着身后的何大智道:“老四,快去催催老六,看他把水果茶点备好了没有。”

    何大智点头应了一声,忙往外走,出门正好碰到迎面走来的宋大仁和杜必书,笑道:“大师兄你来了?对了老六,师娘正让我找你呢,茶点准备好了吗?”

    杜必书一拍脑袋,懊恼的道:“坏了!我给忘了!四师兄,快来帮帮我。”

    说完转身就跑。

    何大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大师兄,我们先去准备了,你自己顶住!”

    宋大仁冲他摆了摆手,接着倚在门边偷偷向大堂内望去,果见文敏一身雪白素衣,笑盈盈的站在水月身后。

    “原来敏儿师妹真的来了,老六果然没有骗我!”

    他在门外偷偷打量着,心里更是乐开了花,而屋内的田不易正一个人暗生闷气,妻子苏茹和水月没完没了的说着闲话,他在一旁听的阵阵心烦,以他的阅历自然知道水月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当着文敏和陆雪琪两位后辈的面,一时又不好发作;正郁闷间,眼角忽然扫到了门外,宋大仁忙躲过的身影自然没能逃脱他的法眼。

    “哼,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还不快点滚进来。”

    田不易的一声怒吼不但把苏茹吓了一跳,连水月也是脸色一变。

    宋大仁一耷拉脑袋,缓缓的从门外走了进来,施礼道:“见过水月师叔。”

    水月点了点头,一旁的文敏笑道:“宋师兄,别来可好?”

    宋大仁脸一红,一时竟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扭捏的道:“我……好……”

    见他如此不争气,田不易更是气的脸色铁青,怒道:“哼,没用的东西!”

    挨骂的宋大仁更尴尬的不敢说话了,水月轻哼一声,道:“宋师侄,有时候你真该好好跟你师父学学,若是有他一半的厚脸皮本事,我这个徒儿恐怕也像你师娘一样,成你大竹峰的人了!”

    田不易大怒,一拍桌子起身道:“水月,你是来吵架的吗?”

    水月冷笑一声也不理他,苏茹忙道:“哎呀,又来!你们两个一见面就吵也不怕后辈们笑话!大仁,我和你水月师叔还有事商议,你带着两位师妹先出去走走吧。”

    宋大仁如蒙大赦,忙道:“是,师娘。”说完却不敢动身,偷偷看了田不易一眼。

    “还不快滚!”

    田不易看见他的畏畏缩缩的样子就来气,怒容满面的骂着,心里更是替他着急,暗道:“这混账,泡妞你还不胆大点?平时跟师兄们斗嘴倒是一点也不怂,真是废物!”

    宋大仁知道师父是为自己好,忙点头称是,接着向陆雪琪和文敏一拱手道:“两位师妹……请……”

    文敏抿嘴一笑,陆雪琪也轻轻点了下头,看着三人缓缓离去,苏茹道:“师姐,你这次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

    水月叹了口气,悠悠的道:“还不是为了道玄师兄!”

    此言一出,苏茹和田不易都是一怔,相互对望了一眼,顿时陷入了沉默……守静堂外,文敏和宋大仁并肩而行一阵窃窃私语,心上人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相思情话,陆雪琪慢慢放缓脚步,跟他们一点点保持开距离,实在想不明白师父让她来大竹峰的用意。

    “咦?师妹,快点走啊!”

    正谈笑的文敏突然不见了陆雪琪,忙转过身向她喊道。

    陆雪琪自然不想凑这个热闹,见她们二人态度暧昧,轻声道:“师姐,你们去吧,我有点累,想歇一会。”

    宋大仁忙道:“前面有个凉亭,我们要不去那坐坐?”

    陆雪琪眼神来飘了下,似笑非笑的道:“不用了师兄,我自己去就好,你还是留下来陪师姐吧!”说完轻移玉步,便想趁机脱身。

    文敏见她表情有点坏,忙上前截住她,耳语道:“喂,你就这么丢下我不管了?就不怕他吃了我?”

    陆雪琪一笑,也轻声道:“他这么老实,对你又毕恭毕敬的,应该不会吧?”

    文敏哼了一声,道:“越是外表老实的家伙,心里越是藏着鬼!”

    陆雪琪抿嘴笑道:“什么鬼?色鬼吗?”

    文敏恼道:“你还笑?哼,师父让你来可是为了保护我,你就这么走了,一会怎么向她老人家交待?”

    陆雪琪冰雪聪明,自然懂她的意思,笑道:“放心吧师姐,我不会告诉师父的,快去约会吧!”

    文敏闻言目露笑意,道:“算我没白疼你!”说完放开手,娇声道:“宋师兄,你们大竹峰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带我去转转吧。”

    宋大仁一摸脑袋,想了会道:“呃……还真没什么好去处,要不去我房间吧,我给你看几样好玩的东西。”

    文敏嗔道:“你这家伙,人家第一次来大竹峰,你居然要往屋里拽,到底安的什么心?”

    陆雪琪一乐,差点笑出声来,宋大仁忙道:“误会!师妹你误会了,我可不是那个意思!”

    文敏又羞又气,叉腰道:“那你什么意思?”

    宋大仁一阵结巴,道:“我……我……”

    文敏蛮横的娇哼一声,双手环胸站在那也不理他。

    宋大仁哀求道:“好师妹,我错了,我错了!你别生气,要不我们去后山?”

    文敏白了他一眼,转动腰肢轻移玉步,气呼呼的往外便走。

    宋大仁忙追上去连哄带骗,可怜兮兮的求美人原谅,而文敏跟他两情相悦,又怎会真的生气,没过多久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渐行渐远、打情骂俏的二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