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魔法禁书目录(外传) 魔法禁书目录外传 大巴性祭(中篇测试)

魔法禁书目录外传 大巴性祭(中篇测试)

小说:魔法禁书目录(外传)|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耗子就是本鼠了27/2月/日字数:224字=====重新到体育场的当麻,再次遇到index,考虑到距离下一场“滚大球”

    比赛还有时间,决定先去小吃摊喂饱把猫咪放在衣领领口的萝莉修女。

    可还没来得及过马路,就已经被黄泉川老师拦住,为共同表演的盛装游行而竖起隔离告示的同时,告知二人想去马路对面的小吃摊,非得绕路3公里不可了。

    饿的快要晕倒的index嗅着隔街飘来的食物香味,听到“没办法了,小吃摊就等到下一场滚大球比赛结束后再去”的说法就要对当麻张口大咬过去。

    就在锋利的牙齿要在当麻的脸上留下一排牙印的电光火石一霎那,index只能上齿咬下齿,而当麻已经被飞驰而来的御坂美琴扯着后领拉飞出去。

    “好嘞,我的胜利条件成功捕获到了啊!”的胜利宣言中,美琴轻松冲过终点,完全无视被勒住脖子快透不过气的当麻。

    远处坐在轮椅上的白井黑子透过大屏幕正兴奋得做了一首俳句而沉醉在姐妹恋的妄想中时,大屏幕的喇叭戳破了她的白日梦:“获得第一名的御坂美琴选手,在到达终点后也依然让我们感觉到她仍有余力的状态慰劳一同参赛的协助者这一点也给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呢!”

    抬起头来的黑子赫然发现,心爱的姐姐正把那条刚刚擦过自己茶色头发的运动毛巾搭在上条当麻的头上。

    无视妄想中的黑子,御坂美琴一边喝着运动饮料,一边和上条当麻搭着话:“怎么这么没精打采的?才跑了那么点路就累成那样了?”

    “你还好意思说啊,什么都没说清楚就突然把我抓来还跑得我浑身是汗的,话说来,【要借的东西】为啥是我啊?御坂”

    打开的字条上的内容:参加了第一项比赛的高中生“你姑且也算是了吧!”

    “符这个条件的人不是还有很多嘛,话说,你居然知道我参加了第一场比赛啊”

    被戳中的御坂掩饰着:“也也没什么吧,就算知道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也算大胆赌一把而已!”

    听到这种说法,上条当麻仰头向天:“也是啊,你是在满脑子都想着得分的事嘛!我被迫跑的这段路到底算什么啊哈啊啊”呼出一口长气的当麻垂头丧气的低下了头。

    “真是真不像样子呢!好啦,快喝点饮料打起精神来”说着,御坂把手中的饮料向当麻递了过去。

    话还没说完,御坂美琴自己忽然反应了过来:这这不就是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间接接那个什么了嘛!?

    看到眼睛都快要变成蚊香的御坂,满脸是汗,当麻忍不住问:“你脸色有点怪哦!”

    听到这么不解风情的话语,御坂忍不住把饮料直接按到当麻的脸上:“真是没办法,那瓶就给你了!”

    望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当麻嘴里叼着饮料的习惯满头的问号:突然发起火来,是有那么渴吗?等过会去给她买瓶茶好了。

    ====离开体育场的当麻一边在街上找index一边期盼着修女不要因为饿过头而制造出什么骚乱的时候,发现在街角私语的土御门和史提尔,一番交流后才得知携带着【stasword】的运货人已经混入学园都市。

    土御门:那个灵装的名字叫做【刺突杭剑】,它造成的效果就是将所有的圣人一击杀死想着土御门的话的当麻,在滚大球的比赛中频频走神,在这座学园都市里,值得担心的熟人实在不少,说到杀死圣人-更是不得不担心一下火烈神炽,醒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被大球碾到,比赛结束了。

    对于同学的疑问,匆匆以“熟人在小萌老师那里照看,放心不下现在去看看”

    为理由加速离开。

    望着当麻的背影,吹寄制理忍不住和身边的姬神秋莎说:“总觉得他心不在焉的,第一场时候的干劲都跑哪里去了?”(废话,干劲已经一发打进吹寄你体内了)在电车上,当麻决定要把index带到远离战斗地的同时,本已经快要灰化的index在获得小萌老师款待后,已经在烤鱿鱼串和章鱼丸子的美味下成功复活了。

    饱食之后的index叹息着自己似乎和当麻一直在被分开的感觉,而发觉到index心事的小萌老师则灯泡一闪,想到了声援的方法。

    “没有那种事的啦,有小修女也能参加的活动哦,没关系就交给老师我吧!”

    “欸?”

    “来吧,跟小上条一起热热闹闹的参加大霸星祭吧”说完,小萌老师拉着index离开了小食摊。

    ===“小萌老师index”绕了个大圈的当麻在小食摊从头找到尾:“我还以为绝对会在小食摊这里的说”

    直到来到植物园旁边,才隔着栏杆发现在花园的石头上晒太阳的小猫斯芬克斯正在懒洋洋的睡觉:“就你一个吗?你的人呢?”

    一边对小猫做着无用功的发问,当麻明显感觉到草丛中有异动:“index,要是在的话,就我一声嘛!”

    一边用手拨开茂密的枝叶,穿过树丛展现在眼前的景色炫目到让当麻都被震精了。

    作为学院都市七大不可思议事件之一的月咏老师,传说中抑制细胞老化的现象之研究项目的最终极成品,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毫无疑问应该是个背着红色双肩书包,书包里还斜插着竖笛,戴着黄色小学生帽的幼童体型,却偏偏是个开着残疾人专用车技术小型车的化学老师此刻穿着一身粉色的拉拉队服半跪在地上,露出的腰肢纤细苗条,双手扶着index腿上的小内内正准备帮她往上提高。

    而同样幼儿体型的index一手高举过头,同样粉色的拉拉队服上衣一半刚刚遮到胸部下沿,一半还勉强搭在赤裸的肩膀上,细嫩的肌肤在隔着树荫晒下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啦啦队短裙虽然已经挂在腰间,但是小内内却跟短裙之间还有着一丝距离,以至于小腹和大腿之间的夹沟也显露了出来。

    脸上的红晕和着细密的汗珠渗了出来,index双臂夹着拉拉队服遮住胸部,虽然脸上还保持着僵化掉的微笑表情,但身体因为高度的羞耻而开始发抖。

    直到这个时候,小萌老师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不知何时背后已经站着一个同样僵化掉的上条当麻:“啊欸小上条,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当麻。”index的头发已经因为羞耻过度而八爪鱼般的张牙舞爪起来,闪着锋锐光芒的虎齿在张大的嘴里毕露无遗。甚至连小内内都还半挂在小腿上,index就已经愤怒的飞扑向上条当麻,准备用牙齿在当麻的身上留下一点让他永世难忘的记忆。

    “你说说看,这到底是第几次了啊”

    “非常抱歉所以说,拜托不要再咬我了啊!”认命的当麻闭上双眼,咬紧牙关准备接受惨痛的教训之时,留在脸上的却不是坚硬牙齿的触感,取而代之的是柔软的感觉。

    “噗通”“呜喔哇”

    被撞倒在地的当麻睁开眼睛半支起身,倒在他身上的index压在他半边身体上,左手还抓着当麻的右肩。

    旁边的小萌老师已经惊呆了:“两两位没什么事吧?”

    柔软的身子靠在当麻的怀里,抚摸上去如同牛奶一般娇嫩的皮肤,触感光滑的发丝扫过当麻的面孔,给当麻带来异样的触感,但还比不上粉嫩的唇刚才留在脸颊上的感觉来得深刻。

    弯过左臂准备把娇小的身体揽入怀中时,无意间掠过腰臀部的光滑肌肤,才发觉刚才还悬在index小腿上的小内内,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当麻从正面是看不到这幅裙下美景,而站在两人反方向的小萌老师已经双手捧着羞红的脸,说明她的眼睛把index两腿间光溜溜的骑在当麻凸起处的美景看了个够。

    亲吻在当麻脸颊的嘴唇不知何时,已经当麻的嘴唇贴在了一起,完全无视老师就在身边念叨:不纯异性交往禁止小巧的舌头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跟当麻的舌头勾在了一起,虽然明显没有什么经验,但是嫩滑的触感一下子就把当麻的欲火点燃。

    有过经验的当麻很轻松的引导着index的舌头与自己的舌头互相追逐,轻触之后是含在嘴里吮吸,偶尔的两嘴分开后,index还会用脸在当麻的脸上蹭来蹭去,扭动的身体虽然不像吹寄制理那样丰满却柔若无骨得像小学生一般,无论被摆弄成什么姿势都没有任何问题。

    手指顺着index的臀缝深入,很轻易的就摸到了光滑无毛的小菊花,指尖轻轻的一点触,就让index发出令人骨酥的猫鸣声,羞红的脸蛋还会微微上扬,把还带着稚气的面孔闭上眼睛,咬着牙忍受当麻的手指带来的刺激。

    “唉没办法看来只能由老师来引导你们了!”在旁边碎碎念了半天的小萌老师发觉自己的说教完全没有任何作用,index柔顺的长发早已乱得不成样子,当麻的一只手就在粉色拉拉队服下作恶,另一只手虽然隔着衣服看不清楚,但看到那衣服褶皱的地方估计也已经在实际测量index的乳战力了。

    小萌老师来到两人身边,先扯开当麻的运动裤,露出早已挺翘上昂的肉棒,尝试着用一只手抓住的同时,另一只手则把index腰间已经名存实亡的啦啦队短裙扯下来。

    不过很遗憾的是事情只能做成一半而已,短裙顺着index光滑的肌肤轻而易举的就被一手撤掉,而另一手本该抓住的肉棒却散发着火热的热度脱离了小萌老师的手,啪的一下弹去,正好打在index光滑的臀上。

    热度和硬度都已经达到极致的肉棒如同刑具一般,打得index发出“呀啊”的惊叫,完全没有想过如此巨大的肉棒会如何进入自己身体的index已经完全呆滞,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任由当麻和小萌老师分别摆布着她的身体。

    当麻抓着index的双手上举,把短小露腰的拉拉队服脱掉,双唇在粉嫩光滑的胸部又吸又舔,还时不时用牙齿轻轻噬咬index的小草莓,把本来不算丰美的胸部吮得乳尖凸起。

    挺立的肉棒此刻正直直的夹在index的臀缝中,从背面看还以为是index双腿跨坐在一根长长的棒子上。

    而再后面一些,是小萌老师,身上的衣服虽然没有全部脱光,但也都已经松散得差不多了,用手把index的臀部推高,把当麻的大肉棒从臀缝中抠出来,这次用双手一上一下的满满抓住后用力往根部拉扯,把当麻的包皮全部退到茎部,让龟棱完全露出来,口中滴落的唾液滴落在龟头上,给当麻留下温热的感觉。

    被仰天反过来的index背靠着当麻的胸口,双腿弯处被当麻有力的双手扣紧,整个人悬在半空,在半跪在她下方的小萌老师双手握着当麻的肉棒,时不时用舌头滑过当麻的龟头前沟滑动,时不时又用双手用力撸动茎身,偶尔还抬起头在index的娇嫩阴户上轻吻,舌尖舔动上方的小珍珠,直到当麻的大肉棒和index的阴户都糊满了口水为止。

    “呼呼呼老师能帮你们也就到这里了”小萌老师喘着气说,当麻的大肉棒同样也给小萌老师的舌尖留下了火热的触感。

    扶着当麻的肉棒,对准了index窄小的阴户轻轻滑动,让大小阴唇一点点的适应当麻肉棒的尺寸,同时小萌老师把自己的身体贴在index的胸前,在index的耳边安抚放松。

    毕竟因为体型娇小的缘故,经过半天的浅浅抽插试探,当麻的肉棒才勉强刺进了大半个龟头,而index则已经在剧烈的刺激下喷涌着小小的高潮了两次,流出来的花蜜不单弄湿了当麻的身体,还打湿了小萌老师的脸。

    “好啦,当麻,是你表现男子汉气概的时候到了”小萌老师拍打着index的臀部,弹弹的肉感使得index的小穴又被当麻的肉棒刺进去了一些,此刻她已经失神的仰头向天,张开的小嘴喘息着,唾液早已被当麻的舌头掠夺一空。

    的确,长痛不如短痛,虽然明知道index的小穴紧窄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已经插进去的大半个龟头被箍得紧密,感觉想要再进一寸都难,这的确是要把大丈夫的根性极致的时候了。

    当麻的腰用力往前一挺,同时双手抱紧index的腰胯用力往自己身边一压,两边同时发力的结果是“噗”的一声轻响,一丝鲜红的血丝顺着当麻的阴茎流到阴囊,又顺着阴毛汇聚成血珠一滴滴的掉落地面。

    index本来已经失神的面孔猛的一紧,受伤小兽一般张牙咬在当麻的肩膀上,吼间还发出“呜呜”的悲鸣。受到重创的小穴如同报仇要把入侵的肉棒夹断一般,让当麻的阴茎都隐隐有些痛感。

    旁边的小萌老师赶紧轻抚着index的小草莓,轻轻揉捏那不算丰满的胸部,希望肉体的快感能够帮index分散一点下身的痛感。

    看到index扭曲得已经有点变型的小脸,小萌老师只能俯身下去,用自己的舌头舔舐当麻和index性器连接的部位,舌尖还特别照顾着index的粉红小豆豆。

    因为身体娇小的缘故,当麻可以很轻易的把怀中的修女任意把玩,双手托着index幼滑的臀部轻轻做着环状运动,用茎体一点点开拓index的小穴。

    也许是因为中午阳光的缘故,index的肌肤已经在剧烈运动之下渗出细密的汗珠,使得身体光滑得当麻快要把持不住了。

    伸出手一把就把还在舔舐性器的小萌老师抓住,并且拉入怀中,当麻的唇毫不犹豫的与小萌老师的唇重叠在一起,混了老师唾液的香甜味道和淡淡的index的血液腥味,更是让当麻兽性大发,再也控制不住的滚烫肉棒开始毫不留情的在index的小穴里抽插起来。

    两具同样幼儿体型的美好肉体很方便就可以让当麻同时揽入怀中,左手伸入小萌老师形同虚设的拉拉队服里,掐住一粒翘立的乳头,同时把老师的舌头吸进自己的嘴里;右手则扣住index的小屁股,辅助着每一下插入的同时用力推动index的臀部,以便两人的结更加紧密。

    毕竟是初次体验如此剧烈的大霸星祭计划外体育运动,本来就不是体力型的index选手很快就飞上云霄,嘴角挂着一丝失控而流出的唾液,张大嘴巴拼命的为自己肺部再补充一点点氧份,只能算是微微隆起的胸部不断的高低起伏,而下体稀疏的银色阴毛早已经被爱液和血液弄得一塌糊涂,各种体液在粉嫩的小穴穴口的颤抖下顺着臀缝往下一滴滴的滴着同一地点,斑驳的阳光穿透绿荫,星星点点的晒在当麻的背上,不过夏天阳光的热度只会给当麻的欲火火上浇油而已。由于体型的差别,比index还要显得娇小一些的的小萌老师被当麻完全遮在身影下。

    刚才在index身上没有能够获得尽情释放的火,完完全全的燃烧到了小萌老师的身上,对于娇嫩的胸部,不再只是用唇紧紧抿住,时不时会有牙咬住乳珠,上下齿间还会用力咬噬,虽然不至于太痛,但是这份宫能上的刺激,让就算已是成人的小萌老师也受不了,细弱的手臂紧紧箍着当麻的头,两条同样细弱的腿环绕在当麻的腰间,尽力把自己的下体开放,免得当麻狂猛的抽插把自己的小穴插坏不过“呜呜呜哇啊。轻轻一点点啊当麻”

    “不不可以这么这么这么用力啦”

    “老师快要要快要坏掉了啊”

    咬着牙拼命忍受快感的同时,小萌老师也在拼命忍受年下的狂攻带来的身体酸痛,明明应该还只是个未成年的大男孩,明明应该对肉体的控制力不行才对。

    可是眼前的当麻展现出来的,却是前所未见的强攻。

    对于娇嫩的小穴来说,显得有些过长的大肉棒每一次都抽出到只剩大龟头勉强挂在小穴口的位置上,然后勇猛一口气直接推进到子宫口前肉棒所能达到的最深处,刚开始插入时还有半截阴茎因为深度的关系而暴露在空气中,经过这段时间的反复交,已经大半都深入到小萌老师的身体最里面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伴随着每一次插入的同时,是饱满的阴囊一次次打在小萌老师光滑的臀部发出的清脆声音,小萌老师的求饶声已经被半狂化的当麻置之脑后,一手扶在老师的背后,另一手托在老师的屁股上,站起身来的当麻抛送着怀里的幼小身体“又来这套吗?上条”双手交叉在胸下的吹寄制理的这个动作,把本来就饱满的美好胸部凸显得更加高挺。

    本来因为运营工作而四处再找月咏老师的吹寄,在本该没什么人的植物园里听到了求饶的悲惨声音,而过来看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