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淫女列传 淫女列傳(九)聖淫祭 -下-

淫女列傳(九)聖淫祭 -下-

小说:淫女列传|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哥哥”泪汪汪的少女看着敬司依旧挣扎的脸,说道:“请插进来吧”

    “景子我真的可以吗?这个想要上自己妹妹的变态哥哥”敬司开口说道,他终于发现在自己内心深处,居然对亲妹妹抱持着情慾。

    “嗯可以哦人家也是一个想要被哥哥插进来的淫荡妹妹”景子扭动着因为浣肠而高潮数次的敏感肉体,将身上的薄纱甩开,让敬司可以毫无阻碍地欣赏着女孩发育中的娇躯。

    妹妹的胸部虽然绝对够不上叶子的一半,却也不像那么贫瘠,小而饱满的鼓起似乎在强烈张着来日方长,纤细的腰身与四肢看起来有些瘦弱,却恰到好处地诱发了男人的保护慾或者残虐心,让人想要把她抱在怀中好好疼爱、蹂躏一番。

    “哥哥嗯”被敬司抓住膝盖的瞬间,景子娇吟了一声,她看着逐渐逼近自己的那挺巨砲,既感到害怕,却又充满了欣喜。

    (兄妹讨厌人家怎么有好兴奋的感觉)因为角度问题,只有小翼和伏见看得到景子,但包括半昏迷的叶子在内,对即将发生的近亲相姦事件都感到无比期待。

    虽然早就隐约察觉景子对敬司的“不正常恋心”,但当它彻底浮上檯面而且一鼓作气冲上本垒时,依旧让她们感到惊讶。

    粗大的肉棒缓缓分开妹妹被春药与浣肠快感弄得溼淋淋的处女淫肉,以并不算快却绝对不慢的速度一点点侵入少女纯洁的花径之中,撕裂最后一层单薄的防御,彻彻底底的佔有了她。

    整个过程当中,景子都没有发出半点痛苦的呻吟和叫声,只是维持着勉强的微笑,用自己狭小的花径接受敬司那根看似不可能容纳之物的侵入。

    因为她知道,只要自己喊出痛字,甚至只要展现出痛苦的神情,敬司都有可能半途而废,所以她用尽所有意志力忍耐着彷彿会把身体撕裂的疼痛,将宝贵的处女献给心爱的哥哥。

    “哥哥在人家的裡面了好高兴对不起哥哥人家对不起”被敬司抱住的景子啜泣着说道:“人家不是故意不和哥哥一起洗澡的呜呜”

    敬司愣了一下,脑海中自然浮现那时候的事情,虽然不像景子那样记忆深刻,但对敬司来说,那时的失落与错愕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忘记的东西。知道妹妹也为当时的情景感到后悔,敬司心中涌起一股爱怜之意,甚至再次压过比先前更强烈的慾望支配。

    “景子”敬司温柔地吻着妹妹颤抖的双唇,少女也笨拙地应着,虽然双方的技术都不佳,但依旧让彼此深刻感觉到对方的情意。

    “哥哥给人家能做出宝宝的精液吧”双目含泪的景子撒娇道。

    “嗯”到了这时候,敬司也不再矫情,捧起景子软嫩的屁股蛋,开始了活塞运动。

    “呜”被巨根来撑开的疼痛和异物感,让景子闷哼了一声,但马上就又咬牙忍住了。

    “傻女孩,叫出来没关係我不会离开妳的”敬司温柔地说道。

    “好”

    “有心理准备了吗?接下来的事会很激烈哦”

    “嗯”有了之前“牺牲”的几个同学,景子很清楚敬司有多厉害,但她还是鼓起勇气说道:“人家愿意让哥哥尽情玩弄就算人家喊不行了哥哥也要继续插人家哦”

    在此之后不久,景子就充分体会到全力全开的敬司是多么可怕的存在。之前和其他女孩的几次,他的理性和慾望几乎一直都是互相牵制抗衡着的,但这次两个力量可是同心协力、携手作,插在少女肉穴当中的大肉棒体积彷彿又增加了一些,对女孩的刺激也越发强烈了。

    而那像是装了高转速电动马达的腰部动作,也把原本就吸收了不少春药而慾火焚身的女孩插得魂飞天外,都不知道叫出了什么东西来了。

    (哇啊太太厉害了要是人家会死的可是好羡慕景子)听着或看着兄妹之间激烈肉搏战的女孩,心中不约而同地想着,听到景子近乎疯狂的淫言浪语,刚刚被蹂躏的小嫩穴又再度抽搐着渴求着插入了。

    当然,敬司不会有第二根大肉棒,不过这奇妙空间裡头能姦淫少女的可不只有那一根而已。

    似乎像是在应女孩们的渴望一般,许多粗细不一的黑色触手从岩壁或者其他地方涌出,插入了少女们刚刚脱离处子身分的蜜肉,可爱的小嘴和被注入大量春药的菊蕾当然也不落空。

    “呜呜呜嗯”除了伏见之外的三个美少女身上都缠满了无数表面乌黑发亮的触手,在它们似乎相当有经验的捲缠挤压之下发出难耐的呻吟。这些触手的表面虽然看似光滑,实际上却长着许多微小的吸盘与触鬚,每当它们滑过女孩们灼热敏感的肌肤时,就会带来一阵阵酥麻无比的快感,惨遭异物蹂躏的小淫穴当中分泌出的液体也就自然而然地更汹涌澎湃了。

    (真是令人兴奋啊啊太棒了)唯一倖免的伏见看着在触手堆中娇喘呻吟的三个女孩,以及正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兄妹情深,双眼流露出无比的兴奋意味。

    虽然背后的女孩惨遭非人之物蹂躏,但沉浸在性与爱深渊中的兄妹俩完全没有察觉异状,一个埋头勐插,一个放声淫叫,彷彿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似的。

    “哥哥亲爱的哥哥啊人家要又要洩了哥哥好厉害啊把妹妹插得洩好多次被哥哥插穴穴好舒服啊嗯啊啊啊”短短十几分钟,刚失去纯洁的女孩就洩了三次,她并不是不感觉疼痛,而是强烈的爱意让疼痛变成了快感,但也因为初体验的经历,让景子后来变成了彻底的被虐待狂,再也离不开绳子、皮鞭、蜡烛和三角木马等道具。

    此时的景子自然不知道未来的变化,只是一心一意地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接受哥哥给她的强烈冲撞,以最美丽、最淫荡的模样应敬司的疼爱。

    “哥哥啊哥哥”但敬司的棒子毕竟不是一个小处女所能抗衡的,它不仅变得粗长硕大,而且龟头稜角分明,棒身青筋暴露,攻击性十足。女孩初次开张、敏感娇嫩的花径自然只能在这彷彿专门为了掏乾淫水而生的凶器下惨遭蹂躏了。

    纤细的腰肢、不大的胸部、软嫩的小屁股、形状优美的锁骨除了被封在石壁中的手脚之外,女孩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几乎都被敬司把玩过,而且还精确地找到了她的敏感点,然后手、口、肉棒同时发动,把本来就淫叫连连的妹妹干得欲仙欲死。

    女孩就这样被姦淫到晕死过去,却又在阴蒂惨遭蹂躏的疼痛与快感之中醒来继续接受大肉棒的抽插,直到又一次在喷洩着阴精之中昏死过去,这样的事情反覆发生了七次,敬司的肉棒才终于在一阵阵如同要撕毁女孩阴道的搏动中,将至今最大量的精液狠狠注入妹妹的子宫当中。

    而气若游丝的景子也只能瞪大双眼,幸福洋溢地接受哥哥的播种,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怀孕,但她却已作好了成为母亲的心裡准备。

    就在敬司完成中出四个女高中生大业的同时,女孩们手脚上的束缚也终于解除,坚硬的石壁居然像是黏土生物一般蠕动着“吐出”她们的手脚,除了还挂在敬司那依旧坚挺的肉棒上的景子之外,其他女孩都被触手轻轻地放在地上,然后通通离开了还被异种怪物玩弄的快感弄得昏昏沉沉的女孩。

    只是束缚可以解除,触手可以撤退,但注入她们体内的春药却依旧强力地散发着药性,让她们不约而同地看着石室内唯一拥有能满足她们慾望的对象,也就是正无奈地抱着像无尾熊般撒娇的妹妹,维持着插入的姿势转身走向伏见的敬司。

    “哥哥的精液用哥哥的肉棒塞住这样人家才能更有机会怀孕哦”其实已经累得想要直接睡死过去的景子,娇羞地依偎在敬司怀中,低声说道。

    溺爱妹妹的敬司只得抱着她,以欢喜佛一般的姿势对伏见说道:“这样总可以放我们出去了吧。”

    “呵呵”伏见看着散发着魄力的兄妹欢喜佛,微笑着说道:“恭喜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过你搞错了,这只是圣淫祭的第一阶段而已哦。”

    “什么?第一阶段?!”敬司差点就直接翻脸,但这个诡异的石室根本没有出口,就算把伏见打死也他们只有陪葬的份而已。

    “之前阿式佐藤不是说过吗?『作为神明寄体的你,必须以神明赐与的金茎,征服所有圣祭之女的玉户』啊。”

    “所以我做了不是吗?”

    “你只是『干』了她们还有我,没有『征服』啊。”

    “这是什么意思?”敬司额头流下冷汗。

    “意思就是你~必须~把我们~~通通满足~~~让我们五个人全部臣服在你的胯下,让我们同时被你干晕唷!”

    “什么!”敬司大惊失色:“这种事情哪个男人办得到啊!我是人不是淫兽耶!”

    “只要有神的力量,这都不是问题哦,包括你们的吃喝拉撒睡都省略了,多么便利啊。”伏见媚笑了一下,美艳得让敬司瞬间失神。

    “你们只要尽情享受就好,这就是圣淫祭唯一的要求。”

    “那我们失踪那么久该怎么办?”

    “你们没听说过『精神时光屋』吗?这裡也有类似的功能哦。”伏见站了起来,维持着绳缚巫女的模样,推着敬司说道:“知道了就快点继续第二阶段吧!

    妳们也想要继续下去对吧?”

    敬司无奈地看着显然还想要的四个女孩,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石台边缘,落坐的冲击让景子媚叫了一声,但随即她就被其他三个女孩架了起来。

    “讨厌!人家还想要啊!”

    “不可以独吞!”捏着景子的胸部,略带嫉妒地说道。就算同样贫乳,还是有大小差异的。

    “人家也想要敬司哥哥的宝宝哦”叶子率先表态,一双巨乳噗扭地挤压上敬司的胸膛。

    “叶子不准偷跑。”小翼抱住敬司的手臂,用乳沟夹着它。

    “真是性急的孩子,想要让男人高兴可不能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哦。”伏见走上前,拍了拍手说道:“就让人家教妳们,如何取悦、如何诱惑男人吧!”

    “诱惑”听到伏见这么说,四个女孩都羞红着脸偷瞄着正在装作凋像的敬司。

    “人家要学!”景子率先应道。

    “呵呵那么我们就从口交开始吧”伏见媚笑着,开始了自己的“教学”。

    伏见的教学可说是理论与实作并重,她不但亲自上阵,骑在敬司身上展现出各种各样的姿势与技巧给脸红心跳、目瞪口呆的几个女孩观摩,还让她们轮流上场拿敬司练习。

    一开始她们还会因为在同学面前娇喘呻吟而显得害羞顾忌,但几次之后却反而享受起那些目光来,甚至生出了被视姦的快感。

    而伏见也不仅只传授她们取悦男人的技巧──例如名为“内媚”的阴道夹功──,也包括了女孩子之间互相玩弄的手法,她的说法是:“以后八木先生一个人要满足妳们四个,不觉得太辛苦了吗?所以妳们应该体谅他,帮他分担压力啊!”伏见一边紧贴在小翼背后,搓揉着她的乳房,一边正经八地说道。

    “啊啊~讨厌不要揉人家的胸部啦嗯”在伏见高明的技巧下,小翼扭动着身躯,娇喘着。

    “叶子的大胸部真令人羡慕”嘟着小嘴,揉着正骑在敬司肉棒上的叶子胸部,而骑在敬司脸上的景子,也伏下身来吸吮叶子的乳汁,补充自己被哥哥摄取掉的淫液。

    “还有屁股哦”伏见淫笑着说道。

    之后,女孩们一个个轮流扶着石台,高高翘起圆润的臀部,让敬司的肉棒插入她们的菊蕾之中,已经被触手扩张、注入春药的菊穴虽然依旧羞涩,但在肉棒的抽插之下,也都很快地就习惯了肛交,小穴中也流出了大量的淫水。

    “不去让她更舒服一点吗?”伏见提醒着,立刻就有人鑽进女孩的下面,抬起头来舔着她淫水氾滥的阴户,连手指都捅了进去,试图把之前敬司射进去的精液挖出来。

    “啊啊呀啊要死了讨厌等一下啊人家要报仇”少女一边接受着敬司蹂躏她的后庭,一边喘着气说道。

    “嗯那人家现在要咕好好玩弄妳才不会吃亏”眼镜上沾了一层淫水和精液的,舔着嘴角说道。

    就这样,五女一男在石室中进行着没日没夜无休无止的淫戏,有时分组进行,有时大锅炒,甚至还有五个女孩一起围攻敬司的。

    伏见的指导并不只针对女孩们,也教了敬司不少东西,例如要怎样才能插入女孩们的子宫当中,或者用某种姿势能让女孩子爽得忘记自己是谁之类的。

    和伏见说的一样,处在这空间当中就不会有吃喝拉撒睡的需求,虽然体力会消耗,但至少敬司知道如何补充,那就是把肉棒插入伏见湿热的小穴当中,只要狠狠干上一砲,马上精力充沛,可以再度上阵。

    但敬司没察觉到的是,随着时间经过,他的持续时间越来越长,肉棒也越来越粗大狰狞,射精量也大幅提昇,每次都能把女孩们灌得满满的,从一开始一次射精之间只能解决一个女孩,渐渐变成一次可以干翻两个,虽然女孩们的性技和承受力也在进步,但面对彷彿逐渐化身性兽的敬司,依旧显得无比柔弱。

    “噗咻!啪嗒啪嗒~”又是一次气势十足的射精,黏稠得像浆煳一般的米白色精液洒在景子香汗淋漓的脱力娇躯上,引来了其他女孩的争相舔舐,挺着肉棒的敬司抚摸着最靠近自己的雪白臀部,调整了一下角度,将沾满各种黏液的肉棒刺入少女的菊蕾。

    “小翼,想用精液浣肠吗?”

    “要人家要精液浣肠”马尾少女扬起头,兴奋地扭动起臀部套弄着肉棒,敬司也没有让她失望,在把她的后庭干得高潮迭起,淫液洒了叶子满脸之后,狠狠地朝女孩肠子裡射入了大量的精液,甚至让她紧緻的小腹都有些许膨胀了起来。

    整整一分钟的射精时间,就算敬司是个智障也知道不正常,但他的身体不但没有任何异状,反而像是还觉得不够似的,精力旺盛得像随时都要爆发的火山。

    从小翼的后庭拔出肉棒,米白的精液立刻喷射而出,因为之前已经被触手彻底浣肠,加上除了精液淫水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下肚,不管是小翼还是其他女孩,肚子裡面都乾乾淨淨,逆喷出来的黏液当中也没有其他杂质。

    敬司随即抱起刚从之前淫戏当中清醒的,坐在石台上,让她的菊蕾吞没自己高高挺立的肉柱,这时景子却扑了上来,娇声说道:“人家来报仇了”

    “咦?不要啊~~~啊嗯”刚举起双手,胸前与下半身传来的快感就让她使不出半点力气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景子跪坐在她的前方,沾着淫水精液的可爱脸蛋距离她颤抖的淫穴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

    无视的抗议,景子的手指分开了不久之前还没人探过的豔红肉瓣,一根一根地慢慢深入。

    后庭被巨根蹂躏着的因为分心于菊蕾传来的庞大快感,等到景子五根手指都塞入小穴当中、让她感到有些胀痛时,才终于发觉景子的报仇大计内容为何。

    “不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凄惨的叫声连敬司都吓了一大跳,还差点放手把女孩甩下去,不过这也怪不得,因为景子居然把整个手掌都塞进她的淫穴裡去了。

    “唉呀玩得太高段了哪!小妹妹。”搂着小翼和叶子搓揉她们乳房的伏见看了看,略感讶异地说道:“不过你哥哥那根的大小和妳的手腕也没差多少,应该容纳得进去,只是人家原本想过一段时间才教妳们呢”

    “啊啊~小穴穴要裂开了啦~~~~”的泪水像断线珍珠一般流了下来,就算能容纳敬司的大肉棒,也只是勉强而已,何况是景子的手。

    平坦的小腹被挤压出一个明显的隆起,随着景子手部的动作而改变着形状,她让手在的小穴裡旋转、调整着位置,抚摸隔着一层筋肉对面的肉棒,或者乾脆握起拳头把手当成阳具抽插着。

    “呀啊不要啊好痛好痛哦呜嗯啊在裡面转不要摸人家的哈啊子宫啊啊啊”虽然遭受残酷的拳交伺候,的叫声当中却渐渐流洩出妖豔的喘息,小穴裡的手掌与后庭的巨根,在带给她强烈的饱胀痛苦同时,也不断惊人的快感刺激,使得她的意识彻底被淫慾的漩涡吞噬,娇躯就像被电击一般不由自地抽搐颤抖着。

    “居然会舒服吗?”看着渐渐放鬆下来、而且被淫慾佔据的脸蛋,小翼不禁颤抖着问道。

    “习惯之后,会舒服得忘记自己是谁哦,这可是比被两根八木先生的肉棒同时蹂躏还厉害的玩法呢。”伏见答道。

    “两根”

    “不用着急,等一下妳们也能体会到哦!”伏见说道。

    “呀啊啊!”忆起之前被敬司蹂躏得欲仙欲死的情景,想起还会接受在那之上一倍的快感,被伏见搂在怀中、以小穴互相接吻的两个女孩都不禁颤抖了起来,朝对方的阴道中喷射出灼热的阴精。

    “要死了要死了啦~~啊啊~~”的淫叫声一直持续到她晕过去为止,其间也不知道洩了多少次,只见景子抽出小手的同时,一股股淫液像洪水溃堤一般跟着涌出,看起来憷目惊心。

    敬司拔出肉棒,小心翼翼地让躺在石台上,目光移向下一个女孩,也就是惊觉自己似乎即将遭天谴而打算开熘的妹妹。

    “呀啊!”被敬司一把抱起的景子惊呼一声,随即被以和刚才一样的姿势插入了后庭,至于为什么插后庭景子心中自然是雪亮的。

    “哥哥哥呀啊啊啊!!!不要过来!叶子不要过来啊啊啊啊~!!!

    ”景子的尖叫声迴盪在并不算大的石室当中,听起来却彷彿在空旷场地一般毫无音,但这点神奇之处无法让她逃离即将遭受的蹂躏。

    在快速而连续高潮了十几次之后,景子也终于落得和同样的下场,而接下来被蹂躏的换成了叶子,在肉棒与小翼的拳交之间喷射着乳汁洩得死去活来,最后还被灌了一肚子的精液,想不晕死过去都不可能。

    当然,下一个遭殃的就是小翼了,她也很认命的动翘起美臀骑上肉棒,这时和景子也已经醒了,于是就从排列上决定由来玩弄小翼。

    小翼不愧是体育系女孩,坚持的时间比其他人都还要久,但最后依旧在两人的强力夹攻之下败下阵来,在抽搐着交出最后一点阴精的同时昏倒在敬司怀中。

    “真厉害呢”伏见看着敬司把小翼放在还没清醒的叶子身边,媚笑着说道。

    “接下来就换妳啦!”敬司扑上前去抱住伏见,扑鼻而来的澹澹体香与柔软的触感让他肉棒硬得像铁条,还一抖一抖地拍打着美艳巫女的小腹。

    “坏人人家可没有她们那么好应付哦”伏见的娇躯软绵绵地靠在敬司身上,红润小嘴吹出的热气撩得敬司耳边痒痒的。

    “我知道。”敬司澹澹地说道,伏见却嘟起形状完美的樱唇说道:“不不要以为人家是公车哦!小藻也是有坚持的!才不会随便哪个男人都好呢!”

    “我什么都没说啊原来妳叫做小藻啊?”敬司应道,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没停,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像先前一样坐在石台上,反而是让伏见坐了上去。

    “人家没说过吗?咦你妳们啊!”等到这个名为藻的巫女发觉时,她已经被和景子一人架住一边手臂,而更令她魂飞魄散的是敬司居然蹲了下来--就在她分开的两腿之间。

    “为了不那么好应付的小藻姐姐,要给小藻姐姐特别哦。”景子和以从小藻身上学来的爱抚技巧让她娇喘连连,无法抵抗即将到来的恐怖蹂躏。

    一样是把手插入小穴当中,只不过这次用的是敬司的手。

    男人的手掌和女人的小手之间有多大差距?大概就和敬司原本的肉棒与现在的肉棒之间的差距一样大,即使是经验比其他女孩丰富得多的小藻,也只能双目含泪地咬牙苦撑,小腹上的鼓起让和景子光看着都变得面色苍白,更不用说亲身体验的伏见藻了。

    “咬得真紧啊”敬司嘟囔着,看来她“不是随便哪个男人都好”的宣称也许不是假的吧。

    “呜呜要裂开了啦你好狠心”小藻啜泣着说道,敬司的拳头几乎让她体会了一次分娩的感觉,而且还是反过来的。不过就算如此,她的样子也依旧凄婉诱人得足以让定力不够的男人兽性大发。

    敬司当然属于那种定力不够的男人。

    他把她抱起来,让她趴在自己肩上,已经深入小藻体内的手腕开始迴转抽插,弄得她娇躯不断抽搐,几乎要从敬司身上摔下来。

    “咦啊!后面不行!不能用手啊!!!!”被敬司的魔爪蹂躏得眼冒金星的美艳巫女,发觉后庭传来的触碰感,立刻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不禁尖叫了起来。

    “没办法嘛人家又不像敬司哥哥一样有大肉棒虽然整隻手插进屁股裡面感觉好像挺噁心的,但是人家有看到,小藻姐姐的肚子裡面也已经很乾淨了呢。

    ”让手指微微陷入小藻粉嫩菊蕾的人,正是刚刚从快感深渊中醒来的小翼:“教了我们那么多『好事』,我们一定要报答一下的,所以小藻姐姐就不用客气了。

    ”

    “呜呜没有客气啦~真的不行”

    “可是除了手也没有别的可以插啦还是说小藻姐姐想用脚?”露出嗜虐的目光,虽然脸上的眼镜不知何时就已经被她甩到一旁,但她似乎一点也没发觉似的。

    “不不可能用脚会死掉的!”小藻一边忍受着小穴裡传来的压迫与快感,一边叫着:“人家知道了啦呜呜有肉棒就呜行了吧呀啊啊~”

    在又一次洩身之后,不想被拳姦后庭的小藻只能屈服于的淫威之下,念出了一段如同咒语的不明语言。

    “哇啊啊~~”瞪大双眼,看着从自己双腿之间长出来的暗红色肉柱,除了比敬司的要小一些之外,从头到尾完完整整就是一根男性象徵,只不过那却是由的阴蒂膨胀变来的。

    “变成男生了!”小翼和景子都讶异得大叫了起来,不过比较大胆的小翼伸出手握住的肉棒,无视她所发出的娇媚呻吟,观察了一下说道:“还是有洞呢只有多出来一根棒子而已。”

    “讨厌不要太用力啊这就是男生的感觉吗?”清秀的脸庞上浮现複杂的神情,紧抿小嘴忍耐着过去不曾体会到的奇妙快感,但在小翼与景子的抚摸之下,还是没忍耐多久就一边尖叫着“要出来了”一边朝她们两人射出强劲有力的黏稠精液。

  &nbs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