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我和婶婶那些年 我和婶婶那些年(01)

我和婶婶那些年(01)

小说:我和婶婶那些年|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abc6428227字数:966我从小居住的村子叫做长乐村,位于中国的南方山深处。坐落在四面群山环绕的一个小盆地里面。

    故事就得从我高中辍学以后说起。我的婶婶叫做张艳丽。人如其名,是个长相比较比较标志的女人。一头柔顺的乌黑长发,脸颊小巧而五官精致,身材也生的高挑纤长,细腰长腿,唯一的不足就是胸部小了一点。我高中毕业的那年,她才三十二岁,正是轻熟女韵味十足的年纪。

    其实我对她有不轨的念头,还要更早一些。青春发育的时期,脑子里总会想一些稀奇古怪的念头,自然多数都是男女之间的事情了。有一天放学的家路上,我碰见了婶婶,她穿着单薄的短袖,胸前微微的突起。我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事,就感觉她特别迷人,渐渐的就对她开始感兴趣了。但几乎没有想到伦理方面的问题。

    那之后的几年,也没什么机会跟婶婶接触,因为山村里穷,多数人都外出打工了。婶婶自然也不能例外。

    但在我高中辍学前的一年,婶婶忽然来了。至于原因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在外面呆了几年,婶婶就变得很不一样了,会收拾打扮自己了。衣着也颇为时尚。集体的外出打工,给山村带来的最明显的变化,很多程度上就体现在了这上面。大家攀比着往好了穿,好像这样做了,就跟城里人没有差别了一样。再也不会有人认为穿的好看一点,就是伤风败俗的行为了。

    漂亮的裙子和高跟鞋,还有黑丝袜就成为了婶婶的心爱之物。

    虽然我们村子身处南方,但以前都是从北方迁移过来的,又因为山村里偷鸡摸狗的人多,家家户户都有个院子。我们家和婶婶家链接在一起的,有一面半米高的隔离墙,而房子外面的隔离墙则有两米之高。这给我和婶婶的接触倒是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那天我练完游戏后,就下楼去院子里照顾花花草草。因为院子够大,看着挺空旷的,我在院子里中了不少的盆景。正忙活着的时候,看见婶婶家的门动了。

    婶婶家就婶婶一个人,知道是婶婶要来了,我心里还挺窃喜的。本来想立马打个招呼的,没成想婶婶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是村里的沈支书。

    沈支书在我们村里是出了名的不正经,我很诧异他怎么会到婶婶家来,而且婶婶还只是一个人在家。可能是自己心怀不轨,我也就觉得其他男人跟我一样,都不是好东西吧。

    我认为沈支书有可能是想打婶婶的意,就轻轻的放下喷壶,躲藏到了墙根下面。如果他要欲行不轨的话,我就能上去将他拿住。

    他们进入院子后,就听见沈支书说:“艳丽,你快看看我给你买的这条短裙到底好不好看?”

    我一听这话,心里落了地,那王八蛋肯定是来打婶婶意的。我正想从隔离墙冒出眼睛窥视情况的时候,听见婶婶说:“你小声点,要是李西在家里怎么办?”

    沈支书笑了两声全不当一事的说:“怕什么,我们一进屋,他能知道。”

    婶婶说:“要是她来叫门呢,那小子进我们家从来不打招呼的,有时候直接就从楼上下来了。”

    “那是得小心点。”沈支书的声音也谨慎了起来。

    婶婶说:“你坐一会儿吧,我过去看看他在不在,要是不在的话,再进屋,要是在的话,你坐一会儿就走。”

    “真扫兴。”沈支书有些气恼:“要不我给他一块钱,让他去镇里帮我跑个腿,来都要两个小时的。”

    “你想的到好。”婶婶的声音里带着些笑意:“他能搭理你吗?别人出门打工一个月才一两千,他靠打游戏就能挣三四千了。你别看他小,贼着呢。”

    “那你快去吧,我在这儿等着。”沈支书催促说。

    婶婶嗯了一声,就冲着我们家的位置喊了我的名字。

    “李西,李西”

    我赶紧蹲着挪身到了一株大盆景树的后面,隐藏了起来。

    婶婶进入我们家院子后,还在喊我。我只看见了婶婶的背影,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下身是一条短裤,腿上是黑色的丝袜,包裹着她修长笔直的大腿,脚上毫无例外的踩着高跟鞋。初夏的季节还不是太热。这样的着装正好。

    婶婶走路的时候,会轻轻的扭动着腰肢,小巧的屁股就一扭一扭的,加上腿上性感的黑丝袜,看的我一下就硬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点恋物癖,反正一看到婶婶穿黑丝袜或者性感点的衣服,就会有生理反应。

    心里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干了她,可现实中哪有那个勇气啊。

    婶婶走到我家大门口后,还冲着楼上喊。

    “李西,下来,我买了点樱桃,你吃不吃。”

    见没有答应,婶婶就掏出了手机。我知道她是要给我打电话了,赶紧掏出电话,手慌脚乱的按了静音。头上都给我吓出汗了。这要是被发现了,我就住不到他们的把柄了。

    婶婶把手机放到耳边后,我抹了额头上的汗,把手机紧紧的攒在了手里。

    婶婶足足等到挂机以后,才走了去。

    “没在家吧?”沈支书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庆幸。

    婶婶点了下头,撩了下垂落在脸际的发丝,微笑着点了下头。婶婶长得漂亮,所以她随便一个动作,都能让我感觉心里痒痒的。

    婶婶走到自家院子后,沈支书忙走了过去:“那我们进屋吧。”

    “着什么急,先坐会儿吧。”

    因为隔离墙上也放了不少的小盆景,我就从两个盆景之间露出眼睛,朝着那边窥望。

    沈支书已经走到了婶婶身边,想伸手搂婶婶的细腰,但是被婶婶给打开了。

    沈支书讪讪一笑,转身走去在石桌旁边坐下了。

    “你等一下,我进屋去拿点喝的。”婶婶说着推门进屋了。

    大腹便便的沈支书还是有些定力的,坐下来后就低头玩手机。不多一会儿婶婶就拿了两瓶饮料出来。在石桌的另一边坐下了。

    这时候我恍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证据可不能太单一了,赶紧缩身去,把手机里的录音给打开了。

    “艳丽,看看吧。”沈支书把自己买的东西递了过去。

    婶婶微微一笑,打开了包装,从里面取出了一条白色点缀着很多小花的短裙,欣赏了片刻后,点头说:“还不错,但是我不能要。”

    沈支书僵住了:“我专门给你买的,怎么能不要呢?”

    婶婶说:“你给我买东西算怎么事呀?我男人知道了还不打死我。”

    “你就说自己买的就是了。”沈支书陪着笑:“再说了,没到年底他怎么会来。我会你可是真心的。你也知道我在村里那是说一不二的,想跟我睡觉的女人可不少,但是说老实话,没一个有你好看的。你可不能一直这么吊着我啊。”

    婶婶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就送几次小礼物就想搞定我呀,那我其实不是太好上手了。”

    沈支书坐到了婶婶旁边的石凳上,顺势就把手放在了婶婶的黑丝大腿上,婶婶并没有去推。

    我心里急的不行,这一幕拍点照片该多好啊,可拍照片会有声音,那我就暴露了。但心里是真的恨透了沈支书。我对婶婶都一直只敢在心里觊觎,他们俩却已经勾搭上了,好在还没有上床。

    沈支书说:“我们来日方长嘛,害怕我对你不好。”

    婶婶呵笑了一声,朝他裤裆处盯了一眼:“你行吗?”

    沈支书收手,摊开了说:“我当然行了,不是跟你吹啊,半个小时绝对不在话下。”

    “真的呀?”婶婶流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真的。”沈支书的语气十分肯定:“不仅时间长,大小那也不是吹啊,只比驴细了一点。保证能让欲仙欲死。”

    “你吹吧,那么粗还是人吗?”婶婶捂嘴笑了。

    沈支书耍起了流氓:“不信你自己摸啊。”

    婶婶起娇嗔的说:“去你的。”

    沈支书一看有戏,立马说:“那咱们的事定了?”

    婶婶想了片刻说:“行吧,但一定要小心哦。你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的,但我的名声要紧。”

    “知道,知道。”沈支书乐呵呵的答应道,起身后,就上去将婶婶抱了起来。

    婶婶的笑声轻盈的如同风铃一般,勾住他脖子说:“你可别骗我,你要是不信的话,我可不会搭理你了。要不是我男人不行,我才不会一个人跑来呢。”

    “憋坏了吧?”沈支书问道。

    “你说呢,痒死我了都。”婶婶的声音笑了一些。

    我怎么都没想到婶婶会是这种人,对沈支书也是痛恨到了几点。见时机到了,我关掉录音。站起身对着她们拍拍拍的拍照片。

    听见声响后,沈支书僵了一下,急忙过了头。看见我后,两个人的表情都僵住了。我赶紧拍了两张正面照。然后收起手机,手上抓了一块砖拿在手里。

    这是为了防备沈支书狗急跳墙,来抢我手机。

    婶婶急忙放开沈支书从他身上下来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红着脸对我笑着说:“李西,原来你在家呀,我刚才叫你,你怎么不答应呢。”

    我拉着脸不说话,就站在隔离墙边上看着他们。

    “哈哈哈”沈支书忽然笑了起来,朝墙边走了几步:“李西”

    我垫了垫手里的砖,沈支书就不往下说了。

    “你走吧,我跟他说。”婶婶急切的对沈支书说。

    沈支书,没搭理。站定了后很冷静的对我说:“李西,看来你是故意的。虽然你还小,但是我知道你这小子鬼精的很。直接说吧,要多少钱你才能把照片删除了。”

    我一直觉得我和村干部不会打什么交道,所以从来没把他们放在过眼里。冷笑了一声说:“我还录了音。”

    沈支书又僵了一下,有点慌张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不想干什么,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以后只要你再跟我婶婶碰一次面,你这支书就完蛋了。”

    “年轻。”沈支书拿手指着我,带着些不屑:“你以为你凭着这些东西就能把我搞倒,你知不知道镇里的李副镇长是我姐夫,有他在镇里坐镇,就是书记和镇长都别想把我怎么样。”

    沈支书的关系我是知道的,那个李副镇长虽然也姓李,但和我们不是一家的。

    但是这个完全吓唬不到我。

    我说:“姓沈的,你还以为我是那些傻不拉几的人啊。我不去镇里,我直接去县里,把这份东西交给县纪委。要是县纪委你也有关系的话,我就发上,看你有多厉害。”

    “你小子懂得还挺多的。”沈支书脸都黑了。

    “滚。”我憎恶的喊了一句。

    沈支书迟疑了一下,就快步的朝外面走去了。婶婶赶紧跟了上去,把大门给关上了。婶婶走来的时候,我忽然对她充满了厌恶感。因为在我心里婶婶不会是这种人的。当然了,多更得愤怒是来源于,她没有选择我。

    婶婶走到我对面后,恳求说:“李西,婶婶求你了,你把那些东西都删除了吧。你要是发出去了,婶婶的名誉就全毁了。你还让婶婶怎么做人呢。”

    我冷漠的说:“谁让你自己行为不端了。怪我吗?”

    婶婶的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婶婶知道错了还不行嘛,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情了。你赶快删掉好不好。”

    见婶婶哭了,我的心一下就软了。顺着隔离墙走了过去,婶婶也走了过来。

    我们在小门处会面时,婶婶拉了一下我的手。

    我躲开她的手,直接走到了石桌旁边坐下了。婶婶忙跑过来把沈支书送给她的短裙给丢在了地上。

    我好声好气的说:“婶婶,我这么做不是针对你,是那个沈支书太不是人了,他怎么打你意呢?”

    “都是我不好。”婶婶抹着眼泪说。

    看她这个样子,我心里更加不好受了。正要开口的时候,婶婶却抢着说:“你赶快把东西都删了吧,婶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你叔叔的事了。你还小,不知道得罪沈支书的后果,以后恐怕你在村里做什么他都不会允许的。”

    “难道他还能断了我的线?”在家里呆着,我觉得也就这个对我最有用了。

    “那倒不会。”婶婶破涕为笑:“但是你只要他关系有多硬呀。他兄朋友又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打一顿了。要不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去打工吧,在家里呆着挺不安全的。”

    我一下又来气了:“你是想把我骗走,然后你就可以和她乱来了是吧?”

    “不是的,婶婶是为了你好。”婶婶的语气倒是挺诚恳的。

    我笑了两声说:“我才不走呢,我又不怕他。他有兄朋友,我又不是没有。”

    “那你也斗不过他呀。”婶婶说。

    我说:“婶婶,这个事你就放心吧,只要我手里有他的把柄,他不敢打我的。

    现在只有他怕我的份儿。”

    “你真是什么都不懂。”婶婶批评说:“你以为现实像你打的游戏里面啊,随便杀怪。”

    “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办。”我朝婶婶伸出手:“把你手机给我。”

    “干什么?”婶婶有些担忧的样子。

    “给我吧。”我催促道。

    婶婶迟疑了一下,就把手机递给了我。我翻到沈支书的电话号码,拨打了之后立马挂掉,然后给他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姓沈的,我已经把证据发给我一个朋友了,只要我有点什么事的话,你就等着下台吧。”

    我抬起头的片刻,婶婶坐到我旁边,盯着手机上看了看。沈支书很快了过来:“是李西吧?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么简单。你看这样行不行,只要你把那些东西删除了,下一届我让你进村委会当干部。好处少不了你的。”

    “李西,这个可以呀。你快答应。”婶婶推了推我手臂。

    我继续短信:“老子不稀罕,一个月几块钱拿来吃屎啊?我就一个条件,以后不许跟我婶婶接触。只要你做到了,我就不会把东西发出去,否则你自己看着办。”

    “你那么倔做什么。”婶婶拍了下我脑袋。

    我抬起头之际,不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