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都市言情 邪尘.txt 邪尘txt_分节阅读_3

邪尘txt_分节阅读_3

小说:邪尘.txt| 作者:绿绪_飞象文化| 类别:都市言情

    ——50回复:庚尘(bl)——by绿绪(父子之恋)

    当年,她的女儿无故失踪,之后十五年渺无音讯,她伤心了整整十五年!

    金希澈默然。他抬头望望韩庚。五年前,他与嬷嬷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院落中,长年不得出去,嬷嬷自是无法联络外界。后来出去了,才有了机会?

    韩庚与他对视,那黑如潭的眼中平静无波。

    古罗刹看了看二人相拥地姿势,厉声问金希澈:“小姑娘,你是我女儿的什么人?”

    金希澈“咦”了一声,转过头,大眼闪了闪,细声道:“金落尘是……我的母亲……澈澈是男的。”

    “什么?”又是令众人一阵震惊。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多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韩庚他……他究竟娶何人为妻?他怀中的人儿,秀美惊天人,本以为是个美娇娘,却不料,竟是男儿身,而且……而且他竟有几分神似……韩庚!?

    古罗刹等人显然也是一惊。

    “什么?你便是澈澈?”

    古罗刹惊叫一声,上前欲抓金希澈的手,韩庚一挡,不让她近身分毫。古罗刹瞪了瞪他。

    “你是韩庚和我女儿所生的孩子——金希澈?”

    她一句疑问的话,似平地一声惊雷,当下满堂宾客鸦雀无声,无数双眼睛射向一对“新人”。有鄙夷,有惊愕,有不赞同,也有看好戏,有佩服同情的!

    面对众人骇人的眼神,金希澈躲进韩庚的怀中,韩庚以袖挡去了众人探究金希澈的眼神。

    见他人没有否认,古罗刹大喝。“荒催!荒催!”

    韩庚却露出嗜血的冷笑。

    金凝雪轻叹一声,清柔地道:“澈澈,你是金家人,跟我们回‘消神堡’吧。”

    子嫁父?如此惊世骇俗的事,怎能容于世俗?

    金希澈探出头,紧偎着父亲,沙哑地道:“我姓韩,我是庚的孩子,我要和庚在一起。”

    金倚影皱了一双剑眉,沉声喝道:“你既知自己是韩庚的孩子,怎能……怎能嫁于他?!简直是——丢金家人的脸!”

    金希澈咬唇,不让泪滚落,带了哭音,他问:“我喜欢庚,难道不可以和他在一起?”

    “这是乱伦!”有人高喊。

    韩庚阴狠的眼一扫,那人缩了头,不敢再说话。

    金希澈的泪终于掉了下来,看得“御韩山庄”里的人心中不忍。站在人群中的医者和催始源不禁长叹一声。白霜更是铁青了脸,恨极了那些来作乱的人。

    韩庚低头,轻柔地拭去了怀中人的泪,他低头的刹那,冰雪融化,春回大地,一缕清韩抚过,温柔似水。众人以为自己眼花了!江湖第一无情剑怎会有融化的一天?

    当韩庚一抬头,那抹一闪而逝的温柔已被寒冰取代!眉宇间煞气一起,周身寒气,顿时叫人屏息。

    “与——尔等何干?”他慢慢地扫视过到场的每一个江湖人,而那些被他扫过的人,莫不心惊胆颤。

    “是呀!这与我与大家何干?”突然,人群中有人懒洋洋地道。其他人一看,开口的竟是一文弱书生,二十出头,相貌平平,但气质飘然。

    古罗刹怒目一瞪,看向那书生,倏地她道:“你——‘鬼煞宫’宫主燕淡消?”

    其他江湖南呼吸一滞,脸色大变,近身于文弱书身的人纷纷避走,如避瘟疫般,刹时,书生周边空无一人,唯独他端坐于椅上,优雅地品茶。

    放下茶杯,书生微微一笑,平凡的相貌忽地不一般了。

    “正是本宫,古夫人好眼力。”

    他话一落,许些江湖人又后退数米,有的都退出大堂了。

    “鬼煞宫”,这个在江湖上盛名两名余年的可怕组织,其宫中的人皆是魔鬼的化身,杀人不眨眼,他们能医能毒,为害武林已许久许久了!

    前几年,“鬼煞宫”“火刹殿”殿主始源因贪“紫薇门”小弟子默璕玉的美色,弄得江湖人心惶惶,而今天,他们竟看到了“鬼煞宫”的宫主燕淡消!?

    韩庚只淡瞟了他一眼,觉得这大堂实在没呆下去的必要,便搂着金希澈要走。

    古罗刹见了,立即阻止。“韩庚,你休要躲避!”

    作者:凉平の饭团子2005-7-1920:15回复此发言——

    51回复:庚尘(bl)——by绿绪(父子之恋)

    韩庚阴阴地望她。金希澈探出头,脸上泪痕未干,袒然地望向古罗刹,他清雅地道:“婆婆,对不起。澈澈不会离开庚!我已与庚拜了天地,便是庚相伴一生的人了!我喜欢他!我……我爱他!所以,请婆婆不要再为难庚了,好么?”

    “荒催!这简直荒谬!”古罗刹一方的人脸色铁青。

    “有何荒催的?”燕淡消懒洋泣的声音再起。“这少年郎真个纯良,看着真讨喜!他与韩庄主天作之合,天配姻缘,你们又何必要相阻?呵呵,只不过他恰巧是韩庄主的儿子罢了!今日他若是女子,与韩庄主亦无血缘关系,那么诸位还有何世俗看法?”

    “你——”古罗刹气竭,碍于他的身份,颇有顾虑,其他江湖人却你看我,我看你,又惊又骇。

    金希澈吁了口气,突然觉得世人太难沟通,转回头,只注视着自己的父亲。

    韩庚淡笑,对他说:“早该不必理。”

    “咦?”金希澈眨眨眼。

    自始自终,庚不大言语,原来是全然不把世人放在眼里!?他们反对也好,议论也罢,皆是世人的事。

    干卿何事?!

    啊,啊,原来——如此!

    他纯然一笑,美丽之至。

    韩庚低头亲了亲他的眉心,他羞涩地埋进他的怀里。

    世人看他们毫不避讳地浓情蜜意,不禁傻了眼,燕淡消朗声大笑:“韩庚果然是韩庚!”

    韩庚只是淡淡地扬起嘴角,抱起金希澈,在众人的诧异下,潇洒的——进洞房去了。

    一堂的江湖人,议论不已。

    总管咳了数声,向众人抱拳:“庄里已摆下酒席,诸位,请自便。”

    许多人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呆愣在原地。古罗刹等人煞白了脸,离去时,放下狠话:“韩庚,老身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这都是后话了!

    大多数人虽不赞同这始无前例的惊奇婚礼,但都不敢太明显的表露嫌恶之意。

    毕竟,韩庚乃江湖第一无情剑!得罪他的下场不容小觑!单看一个多月前,“几度慈心”摆了他一道,目前仍被“御韩山庄”的人追杀!听说,他安始源的生活被打扰得生不如死。如今,逃到皇宫里去了……

    还有那“落花宫”宫主……提起她,江湖人莫不摇头。江湖第一美人,呵呵,已无脸见人了!至于是何原因,众人都避而不谈了……

    金希澈幸福地窝在韩庚的怀里,一路上被他换着走,虽羞涩,但心里甜滋滋的。

    路上花香不断,他满足地大吸了一口。

    韩庚忽地凑上前,咬了他的小唇儿,他躲了躲,在韩庚退开之际,追着覆了上去,吻上他的唇。

    吻了许久,他埋在韩庚地颈间,轻声道:“我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和庚在一起!”

    韩庚柔和了眼,厮磨着他。在他耳边轻吐三个字。

    金希澈一震,泪浮于眶,紧紧抱住了男人。

    “我亦然……”他呢喃。

    庭院里,春花浪漫,洞房中,春色无边。

    江湖上,对无情剑的非议颇多。道貌岸然的人之多,对父娶子的事,自是大大抨击。然而,世人议论再多,都无关无情剑一分一毫,有道是:

    剑似无剑若有情,不揭红尘,人在深深处。苍穹枝长伸几许?浅越雷池惊天人。

    鸾弦拨乱香一缕,飘雨飞花,恼破春情绪。江湖莫惊龙凤飞,笑闯庚尘戏一回。

    作者:凉平の饭团子2005-7-1920:15回复此发言——

    53回复:庚尘(bl)——by绿绪(父子之恋)

    韩庚阴阴地望她。金希澈探出头,脸上泪痕未干,袒然地望向古罗刹,他清雅地道:“婆婆,对不起。澈澈不会离开庚!我已与庚拜了天地,便是庚相伴一生的人了!我喜欢他!我……我爱他!所以,请婆婆不要再为难庚了,好么?”

    “荒催!这简直荒谬!”古罗刹一方的人脸色铁青。

    “有何荒催的?”燕淡消懒洋泣的声音再起。“这少年郎真个纯良,看着真讨喜!他与韩庄主天作之合,天配姻缘,你们又何必要相阻?呵呵,只不过他恰巧是韩庄主的儿子罢了!今日他若是女子,与韩庄主亦无血缘关系,那么诸位还有何世俗看法?”

    “你——”古罗刹气竭,碍于他的身份,颇有顾虑,其他江湖人却你看我,我看你,又惊又骇。

    金希澈吁了口气,突然觉得世人太难沟通,转回头,只注视着自己的父亲。

    韩庚淡笑,对他说:“早该不必理。”

  &n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