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都市言情 都市花盗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结局!!!

小说:都市花盗| 作者:菲雪韵诗| 类别:都市言情

    第一百一十三章大结局!!!

    李家血脉的延续终于有了,陈芳不负重望,生下了一个健康的小宝宝,当李冉豪举起孩子的瞬间,狂喜的叫道:“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异常幸福的一家子此刻的中心已经全部转移到了这个家庭新成员身上,取名为李世哲的小宝宝,成为了所有的心肝宝贝,说不尽的溺爱与呵护,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了他身上,这个家庭从早到晚都充满了欢笑。

    新婚燕尔,又是初为人父的李冉豪,浑身专利都充满了干劲,每天都不知疲倦的在儿子与老婆沼,女人们相处非常和睦,赵熙箐将公司的业务全部交给了linda打理,眷恋在了这个家中,与紫珊,宋媚两个少妇级女人,负责了全家大大小小的锁事,欧阳睿媛也刮掉了律师楼上的工作,与小莹专门负责孩子的饮食起居,就连哈莉,也都特别喜欢小宝宝,成天围在摇篮边,伸出舌头舔着小宝宝的脸蛋,笑得异常灿烂。

    几乎所有人都将精力放在了小宝宝的身上,苏芸作为姑姑,身份尴尬,她没想到乖乖弟弟结婚后,在这个家中,自己似乎成了多余的人,尽管她也非常非常爱宝宝,可是每每看到李冉豪亲完宝宝后,又悄悄的拉着一个女人进了房间,那淫秽销魂的声音,几乎天天时时都有发出。他的女人们似乎都无所谓,特别是那坏媛媛,被弟弟拖进房间折磨的时候,还会顺带拉上其他姐妹,叫声又特别淫荡大声,让人听了都觉得浑身瘙将门有将,面红耳赤的,他们又不避讳自己,真是的。

    渐渐的,苏芸有了一种孤独的感觉,总觉得姐妹们看到了目光除了尊敬外,就再也没了其他的。或许说,没有了以前那种亲热的感觉,总之,自己好像是一个外人,只是一个不属于这个家庭,不属于她们世界里的亲人而已,而她们与自己之间的联系,似乎只是因为弟弟的存在。

    每每月上树梢头的时候,苏芸就难过得想要落泪,自己一个人躺在房间里,没有那坏小子的献媚傻笑。也没了那粗糙的大手,更没有了以往那听不厌的丝丝情话,难道苏芸委屈的撅了小嘴,心揪得就像是那手中的丝绢一样,呜坏蛋小弟,你不要姐姐了么?有了这样多如花似玉的老婆,姐姐是不是已经被你遗忘了。

    “姐,你在里面吗?”

    “咚咚咚!”门外忽然传来的敲门声,弟弟那浑厚有力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这声音好似就打在自己心坎上一样,惊娇柔美人那心扑通扑通的直跳。是小豪,坏蛋,现在才想起姐姐吗?肯定又是问自己什么东西在哪里?我不理你!

    赌气的苏芸悄悄的用丝巾抹掉了眼角的泪,没有吭声。

    门外的声音再次响起,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这个没心没肺的坏人是问自己宝宝的奶瓶怎么不见了,今天自己欣慰这小宝宝进来过自己房间,其实是想吸引这家伙也来一趟,可是他硬是没来找自己,呜没良心的家伙,回来家后,和人家说过的话不到十句,难道你不喜欢姐姐了吗?就算你不喜欢姐姐,姐姐也不怪你,可是你为什么都不和人家说话,死人,就不理你。

    “姐!你怎么了?”

    门开了,李冉豪推门走进房间,轻轻的按下灯,侧卧着的苏芸不满的哼一声,一把抓起枕头盖在了脸上。李冉豪狡黠的一笑,轻轻的掩上门,走到床前坐了下来,大手按在苏芸那预期无骨的骨头上,温柔的问道:“姐,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哼!”苏芸合欢的一挣扎,小脚舔蹬一下,踢了李冉豪几脚,转过身,将枕头又盖到了脸上。

    “嘿嘿,姐,怎么了,不高兴吗?说,谁欺负你了,回去我她屁股,真是反了,竟然惹我姐生气!”李冉豪坏笑着,大手顺着苏芸的枊腰轻轻抚摩几下,鼻子轻蠕,贪婪的吸嗅着房间里老姐身体散发出来的那股幽香,大手不禁微微使力,搓揉着那细如丝绸,滑絮凝脂一般的肌肤,只是那么轻轻一触,顿时让人有种销魂荡魄的欲念腾升。

    弟弟的手犹如魔掌一般带给自己极为刺激的感觉,苏芸只觉得浑身犹如万千蚂蚁爬过一般,柔弱娇躯轻颤,丝薄睡裙下那双雪白浑圆的大腿不禁使劲的夹紧,樱桃小嘴死死抿住,不让自己发出那令人难堪的淫秽呻吟。心里却在哀怨这个薄情的弟弟,你就知道回去打你老婆的屁股,然后不就有讨好她与她们亲热吗?谁也没欺负我,就你这混球辜负了人家。

    冷不了,苏芸猛的一翻身,一脚踢在李冉豪胸口上,娇嗔的呜呜直嚷:“谁让你碰我,谁让你碰我,滚出去,我烦!”

    “啧啧,姐,怎么了?”李冉豪一把抓住苏芸那白腻圆润的脚踝,只见雪白的脚掌晶莹剔透,粉嫩圆润,把玩一下,尽有说不出来的销魂。苏芸脸一红,娇羞的怒嗔一下,以腿乱踢,拿起枕头就将李冉豪打个落荒而逃。

    “嘿嘿,思春了吧!”李冉豪跑到门口,淫笑一声,糗得苏芸恼怒的狠命砸出手的东西,李冉豪笑嘻嘻的一躲,随手捞起飘零在空中的那块苏芸贴身缘由,猥亵的嗅嗅:“嗯,好香!”

    说完把门一关,径自了走去,留下一个哀怨不已,坐起身拿起丝被就是一阵乱扔的苏芸。

    “呜他连头都不回,就会戏弄人家!”苏芸都快哭了,看着凌乱的大床,想到这没良心的家伙只会戏弄自己感情。去函从不实际行动,心里就苦成一团,哀叹一声。皱起眉头委屈的躺下,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在待在家里,可是能去什么地方呢?

    李冉豪笑着走出了房间,坐在沙发上沉思一下,摇摇头,甜滋滋的一笑,叫过媛媛,在她耳边附声说了几句,只见这小妖精眉毛一挑,戏谑的掩嘴轻笑,兰花指狠点一下李冉豪:“你呀,非要把芸姐姐逼到这仅仅如此才舒服吗?不过这真的好玩!嗯,我这就去准备!”

    李冉豪拍拍女人肥美的香臀,站起身走进了陈芳的房间里,那里,聚集了自己所有的女人

    两天后,本来就郁郁不乐的苏芸再也待不住了。弟弟这几天忙里忙外,又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只知道神神秘秘的,和几个老婆说话,似乎还生怕自己听见一般,几个人贼头鼠的躲开自己嘀咕一阵,看到自己走来,就作鸟兽散。苏芸的心里更凄,难道自己都融不进他们之中了吗?要死了,你这个坏蛋小豪,姐姐再也不理你了。

    苏芸终于是找了一个借口出门,李冉豪很是随意的表示知道了。让她早点回来,话才说了一半,孩子一哭,李冉豪转身就冲进了婴儿房,飞库小说手打不自觉的,苏芸心里一酸,眼眶中瞬间间充满了雾气,身体猛然哆嗦一下,股冰凉的气息从脚底一直似到脊梁上,委屈的哏咽一声,转过身,失落的走出门。

    漫无目的的,苏芸像失去了魂魄一般走在路上,秋风吹拂着她那荏弱的身体,撩乱了她那乌黑的青丝,女人哆嗦一下,似乎已经是深秋了,那漫天飘浮的落叶随风而动,地面卷起一层淡淡的灰雾,恍然间,苏芸感觉到一丝凄凉,难道自己也像这秋天的落叶一样,再也留恋不住那青枝头上。

    “嘀嘀!!”

    一声车鸣声从背后响起,一辆通体雪白,光亮可鉴,造型优美的奔驰跑车开到了自己身边,戴着一副墨镜的李冉豪驾驶着轿车,一脸坏笑的看着她,拍拍车门,讨好的道:“姐!上哪呢?我送你去吧!”

    “不要你管!”苏芸先是小心肝一喜,看到弟弟的瞬间,她就不由的欢喜,可是想到这家伙的绝情,脸就一板,哼哼的一跺脚,扭着异常丰腴浑圆的美臀朝前疾步走去。

    李冉豪贼笑一下,慢慢的开着车,始终跟着她,也不说话,直至气呼呼的苏芸急匆匆的走了几步,猛然回过身,朝李冉豪走来的时候,男人的头皮一麻,耳朵就被老姐一把揪住。那黄莺鸣叫一般清脆香甜的声音在耳边炸响:“死小豪,你什么意思,非要让我不高兴吗?告诉你,姐姐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哟哟!!姐,我错了,痛痛,耳朵断了,断了!”男人夸张的叫起来,苏芸心一软,气呼呼的放下手,又想到,热乎乎软绵绵的小手又溺爱的在他耳朵上揉了一下,忽然又冷起了脸,狠狠的刮了他一下脸,伤势要走。

    “姐!”李冉豪哪里肯放她走,一把拉住她的小手,献媚似的讨好一笑:“上车了再说好吗?”

    “不上,我才不上你这坏蛋的当!你就知道骗我,骗我!”苏芸不依的忸怩了几下,被好说歹说的李冉豪拉上了车,坐在了副驾驶位上,只是冷着板,双腿并拢,不理李冉豪。

    车开了一段,苏芸只觉得心乱如麻,坏弟弟几次拉刹车都无意碰到自己大腿,却装作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一样,一路的风景很美,但是苏芸根本无心欣赏,只是觉得这路很漫长。不知道何时才是一个尽头,难道这也是我今后的路吗?胡思乱想的苏芸禁不住偷看了一眼弟弟,这个坏小子嘴里啼啼叨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可是似乎却忘记了,身边有个他曾经发誓要疼爱一生的姐姐,难道小豪变了,人家都说男人有了钱就会忘记了以前的女人,可是我是他的姐姐呀,而且而且我们难道他嫌弃我的身份,是了,人那么多漂亮的老婆了,眼里怎么还会有我这个苦命的姐姐。

    “姐,对不起了,这段时间太忙。我都没有好好照顾你!”李冉豪将汽车调了一个头,拐进了公路的另一侧,他在说话时,眼睛却在四处乱转,似乎在寻找什么。

    “洞,姐知道你忙。小豪,姐在家里是不是让你们很不方便,我也搬出外面住,你们现在还在蜜月期呢,我这个外人掺和在里面很不好!”苏芸很小心的低声说话,李冉豪的心一颤,不过很快就淡然一笑:“瞧你说的,你是我姐,当然要在一起住了!”

    啊,在你心里,我只是姐姐吗?

    苏芸黯然的低下头,心里乱糟糟的堵得慌。李冉豪似乎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随口问道:“姐,这辆车是我专门让人定做的,给你定做的,喜欢吗?我知道你喜欢白色,所以专门让人定了这辆车,今天早上刚从欧洲运来!”

    似乎在想着其他事,苏芸随口应道:“我觉得还是喜欢骑着自行车,小时候你喜欢游戏,总是缠着姐姐骑车搭着你去河边,你这小家伙还说,以后大了也要搭着姐姐去游戏,去山上采野花,那时候,姐姐好开心!”

    李冉豪没有答话,他的眼睛湿润了。功劳,这个自己最深爱的女人,要求其实就这样简单,她只要自己在他身边就行。

 &n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