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都市言情 总裁别再玩了 总裁别再玩了_分节阅读_15

总裁别再玩了_分节阅读_15

小说:总裁别再玩了| 作者:韩降雪| 类别:都市言情

    是真的来看她,还是有别的目的,她都要会一会这个凌紫衣,而且她已经决定,这一次绝对不会再退让了。

    罗修机械的偏过身子,让出了一条路,他发誓,如果这个**人胆敢再伤害**西,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凌紫衣抓紧了手中的包包,也是一身僵**的迈步进了病房,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了,没想到还是见到了,而且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竟然是罗西的哥哥,雷庭的大舅子!这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x!

    难道她凌紫衣以后的人生,就只剩下讽刺了吗?

    “你好些了吗?”她进屋,看着坐在**上被雷庭紧紧护在怀中的**子轻问。

    “好多了,谢谢你能想着我!”罗西淡笑着看着她,果然是个美丽的**子,而现在紧张,更加衬托了她的楚楚可怜,任是别的男人见了都会动心吧。

    “我来其实是想向你道歉的,而且也非常感谢你当初没有告我!”

    罗西紧紧的盯着她的眸子,她的眸中有紧张,惶恐,真诚,她知道这一次她的道歉是真心的,所以她接受!

    “过去的事,**再提了!你能原谅我和雷庭,我已经很感**你了!过来坐呀!雷庭,你别离我这么近,去倒**!”罗西xx的推开他,他知不知道这样子很热x。

    雷庭不满的看着她,她怎么可以当着这个**人面推开他!

    但是当触及到罗西戏**的眼神时,他又不得不向她投降,不然他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哥,你怎么了,**雕像了!快进来x!”罗西看着如同**神一样站在**口的哥哥,他今天怎么如此的反常,一点也不像平常的他。

    罗修听到她的声音,才转动了一下身子,眼睛却是紧紧的盯着凌紫衣僵**的背影。

    罗西**的注意到这一点,她的心思一动,难道和哥哥**的**人是她!

    第8卷384我们需要谈谈

    我们需要谈谈(2159字)

    凌紫衣只是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虽然相处时间不**,但是罗西已经充份的了解了她,其实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坏,相反她其实是个真诚善良的**子,做错了事也勇于承认错误。

    她刚一离开,罗修便坐不住了,他随便找了个借口,追了出去。

    罗西看着**离开的二人,开心的笑了起来,如果她真的就是哥哥念念不忘的对象,其实也是不错的。

    “你怎么这么开心?”雷庭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幸好那个**人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不然他不会放过她的。

    “其实凌紫衣是个不错的**人,你说是不是?”罗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出了一名让雷庭莫名其妙的话。

    “她好不好我不想知道,我也没兴趣,我只要你好就够了!”雷庭**热的抱上她,大手**的在她身上游走。

    凌紫衣快速的离开了医院,她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她走到马路上,焦急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在她坐上车的一刹那,想要关上的车**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给挡住。

    罗修不理会她的惊愕,直接把她从车上拉了出来。

    “你要**什么?”凌紫衣想要挣*开他的手,但是却根本不可能,他的手如同钳子一般禁锢在她纤细的手腕之上。

    “我们需要谈谈!”罗修固执的拉着她,向医院的**园中走去。

    一直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他才放开她!

    “伤了你妹妹我很抱歉,但是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可说的!”凌紫衣转过身不看他,她现在只想尽快忘记那晚的事情,好好的过日子,没想到上天竟然如此的捉**她。

    “呵呵,没什么好说的,那晚的事,你不觉得我们应该说清楚吗?”罗修被气得不轻,看来他一直在意的事情,在这个**人这里根本早就忘记了。

    她不是第一次吗?怎么会如此的不重视,还是她根本就是装的!

    “你不会是想要我对你负责吧,都什么年代了,**是很正常的事情,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吧!”凌紫衣突然恼怒的回头,她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可以放下这件事,为什么这个男人还要来招惹他。

    先不说他是罗西的**哥哥,就算他不是,她和他也是不可能的,她的父母绝不会同意她和一个在歌厅中当保安的男人**往。

    “我是第一次又怎么样?难道你不是吗?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人的事!”听出她话中的讽刺,罗修反而平静下来了,第一次怎么了,难道这个社会第一次见不得人吗!

    凌紫衣愕然的看着面前理直气**的男子,他说得一点也没错,即使她是留学回来的高材生,她也无从反驳,这个时候反而倒是显得她太过肤浅了。

    “我找你来并没有别的意思,我更不会纠缠于你,我只是想确定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没事!”罗修有些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这真的是他的目的吗?

    但是他从她的语气中知道,她根本就是看不起他!他何苦再自讨没趣。

    “我没事了,这件事你**放在心上了!我们以后见面还是装做不认识吧!”听完罗修的一番话,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其实对他,她并不是全无**,但是想到为自己**碎了心的父母,她真的不想再让他们失望了。

    罗修看着她绝然离去的背影,自嘲的笑出了声音,他倒在草地上,看着头顶上蔚蓝的天空,眼角突然落下一滴泪,现在的他怎么可能配得上这么优秀的**人,是他太痴心妄想了。

    而他这苍凉的笑声,却让凌紫衣的心没来由的一揪,她是伤到他了吗?

    但是现在她不能对他心软,否则她真的没脸再去见被她连累的父母了。

    简珍妮的伤渐渐的痊愈,在这期间费明轩一刻也没离开过她的病**,这让简**父母对他多少有了一些改观,再加上他是简单的**生父**,所以最后对他也不再是冷言冷语了。

    简珍妮醒过来一睁眼看着面前的男子被吓了一跳,这个人是费明轩吗?那个风流倜傥,一向游走在美**从中的男人怎么会如此的憔悴和狼狈。

    “珍妮,你总算肯醒了!”费明轩流下了**动的眼泪,下一秒他人已经跑出去叫医生了。

    看到他的泪,简珍妮更惊讶了,在她的印象中,他还从来没在她面前哭过,难道他现在这个样子是为了她吗?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多想,由于身体太过虚弱,她再一次陷入了昏**当中。

    医生为她检查了身体,说是再次昏**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只要再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让**人**太过担心。

    费明轩依旧没日没夜的伺候着已经醒过来的简珍妮,不管她对他如何的冷漠排斥,这次他都没有打退堂鼓,一心一意的照顾着她。

    “医生说你现在还不能吃太油腻的食物,所以我让爸妈熬了一些清粥!”他**心的用**勺钥起,递到她的嘴边。

    “费先生,**烦你还是让护士或者是我的父母来吧,我真的不想见到你!”简珍妮把头扭到一边,这一次他又害她差一点就**了*命,她倒要看看他这一次能装上几天好人。

    “珍妮!”费明轩**的收回了手,低下头看着碗中的粥,他的手**的在抖,他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能支撑到现在完全是靠意志。

    “好!你不想见我,那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我会再来看你的!”他的话有气无力,仿佛每说一个字都用尽了力气,简珍妮虽然诧异,但是一想起他以前骗人招数,又狠下心来不去看他。

    费明轩见她仍然不动,叹了一口声,把碗放到了一边的桌子上,“饭一定要记得吃,你现在不能饿着!”

    他说完站起身,缓缓的向**外走去,只是他刚走了两步,他强撑的意志便再也支撑不住了,他高大的身躯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那**的声响让简珍妮的心**的一跳。

    她看着倒在地上毫无生气的男人,心一下子慌了,顾不得拨手上的针头,人已经翻到了地上,她什出手抱住他,害怕的大喊,“费明轩,你别吓我x!快来人x,医生,有人晕倒了!”

    第8卷385罪有应得

    罪有应得(2056字)

    费明轩清醒后,非要闹着和简珍妮一个病房,大**拿他没辙,只能依了他的要求。

    这期间,蓝逸辰和雷庭二人轮流和简珍妮说了费明轩这段时间的表现,她听后惊讶之余也稍微有一点感动,她了解他,他能为一个**人做到这一点,说明他是真的很**她。

    “珍妮,你要**吃苹果,我削给你吃!”费明轩穿着一身病号服,手中拿着一个红红的苹果,讨好的看着她。

    简珍妮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虽然心中已经感动了,但是也不能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他,这也太便宜他了。

    而费明轩却是开心的笑了,像个孩子一样,拿起一旁的**果刀,快乐的削着苹果。

    蓝逸辰和雷庭在**外看着二人,心也放了下来,费明轩为了他们两个人的**情,付出了不少,现在也是时候,让他们两个人为他付出了。

    “事情查得怎么样了?”蓝逸辰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问雷庭。

    “**,我一件一件说吧,那个静夏已经找到了,她在郊区租了一**房子,你看我们该怎么办?”雷庭坐到他对面,找这个**人还真是费了一番功夫。

    “这个**人先放一放吧,先说另一件事!”费明轩皱眉,无论她再怎么做,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他会用行动让她知道,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我们调了当时珍妮姐出事地段的监控录相,这件事是蓝琪做的!她这分明是想要珍妮姐的命呀!”雷庭清清楚楚的看到她出现在画面当中,这个**人真是太可恶了,如果再不惩治她,就太对不起珍妮和雷庭,还有那些被她害死的人了。

    “找到她藏身的地点了吗?这次绝不能再对她手软了!”这个**人简直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他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再放任她这样下去了。

    “她现在在慕容薇薇的手下,专**服**男人,跟古代的军妓差不多!”雷庭说出了调查的结果,心中有些解气,这种恶毒的**人就该有这样的报应。

    “把她抓回来,好好惩治一番,再送去警局吧!”蓝逸辰沉**了一会,然后做出了决定。

    “好,我马上去办,为了不让更多无辜的人受害,这一次我们不能再让她逃*了。”

    蓝逸辰看着雷庭离去的背影,心中微叹,如果不是蓝琪做孽太多,她也不会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想想初见她时的纯真善良,到底是什么让她变**现在的样子!

    他不愿意在多想,因为**中有善良的妻子和可**的**儿等着他回**。

    蓝琪害怕看着雷庭,她左右寻找,她希望可以看到蓝逸辰的身影,因为只在他还可能对她心存一丝怜悯,而雷庭只会想让她快点死。

    “不关我的事x,你们放过我吧,我都是受这个**人指使才会做出这么的错事的!”曾经和蓝琪合作的男人被吓得大叫。

    “住口,你别胡说了,我一个**人怎么会指使得动你!”蓝琪害怕他将她害死蓝政耀和顾新敏的事情说出来,对着他大叫,如果让蓝逸辰知道了事情的xx,她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了。

    雷庭手中拿着一把枪,他快速的打开保险,对准了男人头,“我给你一次机会,把所有的事情说清楚!”

    “是,是,我说,我说,都是这个**人,当初她找上我……”男人为了活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雷庭听得真想直接杀了这个恩将仇报的**人。

    “蓝琪,你他妈的真是禽**不如!我看你死后怎么去面对蓝伯母!”雷庭上前**的踢了她一脚,以前他们虽然都怀疑是她蓄谋杀害了蓝伯父和敏姨,但是却没有确实的证据,现在证据确凿,她就是想抵赖也不可能了。

    蓝琪被他踢倒在地,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一次,她是真的死定了。

    她突然大笑起来,把头发**得非常的**,开始说一些语无伦次的话。

    “你装疯也没用,这一次什么也救不了你,你死定了!”雷庭生气的看着她,他真想一枪杀了这个可恶的**人,但是一想到蓝逸辰**待,只好暂时忍住了。

    雷庭给蓝逸辰打了电话,把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他**着对方的沉默,知道这件事对他的震撼肯定比他还要大,所以最后只问了句,还要送警局吗?

    “送吧,让法律对她做出制裁吧!”蓝逸辰说不清现在是什么心情,原来xx不过如此,曾经相依为命的**人,竟然真的**了最恶毒的刽子手。

    雷庭冷冷的看着面前装疯卖傻的**人,走上前,踩住她的手,他真想把**诺所受的**十倍,百倍的还给她,但是他知道他做不到了。

    因为这种**人,早就没了自尊,无论你对她做什么都是无济于事的。

    “好好招待一下这两个人,然后送警局!”雷庭说完,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让他再多面对这种**人一分钟,他都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得。

    他现在要快点回去陪单纯可**的**和孩子,只有和她们在一起,他才觉得这世界上充满了**和希望。

    雷庭有些不放心蓝逸辰,偷偷的打电话给沐川夏,说明了蓝琪的事情,希望她可以安慰他一下。

    沐川夏**的走进书房,果然他正面对着窗户,手中端着一杯红酒。

    “晚上连饭都没吃,还敢跑来这里喝酒!胃不想要了!”她走到他的身后,夺过了他手中的酒杯。

    “夏儿……对不起!”蓝逸辰回过头抱住她,把下巴抵在她的头上,他发誓,这会是他最后一次为别的**人伤神。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还是要向前是不是!”沐川夏轻声的安慰着他,她不怪他,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没有发疯,她已经很欣慰了。

    “你不怪我吗?我觉得我简直是这个世界上最笨的男人了!”蓝逸辰真的很痛恨自己,如果不是他的是非不分,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悲剧了。

    第8卷386做红娘

    做红娘(1011字)

    蓝琪被送进了警局,由于她所犯的事情太过复杂,许多人都被请进了警局协助调查。

    罪名虽然**立,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自她被送来后,神志一直不清,不知道是装得还是真的。

    最后专**为她做了**神**,医生宣布,她现在的神经有着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按照法律,她被送时了**神病院。

    “那个**人分明就是装得,**费了咱们的时间不说,到最后她还是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雷庭生气的看着这个结果,两眼直冒火。

    “别气了,她已经得到报应了,现在她每天都活在煎熬当中,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从过去的富**千金,落迫到现在只能用装疯来逃避法律制裁的可怜**人,而且如果想活命,她就只能装一辈子。

    “川夏说得对,**再为这种人伤神了,不值得!”罗西抱上他的胳膊,眼下睛中又闪现了从前的光彩。

    蓝逸辰坐在一旁,手中拿着蓝琪的鉴定报告,“如果她想装就让她装吧,如果她觉得这样活着更好的话,咱们就让她活!”

    **神病院那种地方,有病的人进去是治病,如果是没病的人进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多**时间,她就会变**真正的**神病的。

    这也许正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沐川夏带着罗西来到**园当中,把两个男人留在**谈论正事。

    “听说罗修恋**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哥最近几天的表现,好像又失恋了!”

    “是哪个**人那么幸运,你见过她没有x!”

    “那个人好像是凌紫衣……”

    两个人一边摆****草,一边聊天。

    沐川夏一怔,“是她?”

    “她好像看不上哥哥x,所以他最近一直都不开心,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罗西有些不开心的拨着**从中的**草,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哥哥得到**,但是他却是**上了那个**人,真是伤脑筋。

    沐川夏看着又变**短发的罗西,**净清**,对着她神秘一笑,“不如我们****他好了!”

    “真的可以吗?我怕雷庭会不高兴!”罗西眼睛放光,但是一想到雷庭的态度,她又蔫了下来。

    “**笨蛋,你想做的事情,他怎么会不高兴?他**你还来不及呢!”

    “好,为了哥哥的终身**,我拼了!”罗西做了决定,她一定要让哥哥开心起来。

    “呵呵,好,这才是我认识的**西x!”沐川夏**了**她的头发,又想到另外一件事情,既然要做红娘,还有一对也许她们可以撮合一下!

    “我听说最近**诺和欧亿走得也很近,不如我们连他们两个也一直办了吧!”她想了一下,然后做出了决定。

    “x……我怕雷庭知道了会疯掉!而且**诺会不会太**了呀?她才上高中而已呀!”一个凌紫衣已经让她有些为难了,再加上她**诺,她真怕他会受不了。

    第8卷386做红娘

    做红娘(1011字)

    蓝琪被送进了警局,由于她所犯的事情太过复杂,许多人都被请进了警局协助调查。

    罪名虽然**立,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自她被送来后,神志一直不清,不知道是装得还是真的。

    最后专**为她做了**神**,医生宣布,她现在的神经有着非常严重的问题,所以按照法律,她被送时了**神病院。

    “那个**人分明就是装得,**费了咱们的时间不说,到最后她还是没有得到应有的报应!”雷庭生气的看着这个结果,两眼直冒火。

    “别气了,她已经得到报应了,现在她每天都活在煎熬当中,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从过去的富**千金,落迫到现在只能用装疯来逃避法律制裁的可怜**人,而且如果想活命,她就只能装一辈子。

    “川夏说得对,**再为这种人伤神了,不值得!”罗西抱上他的胳膊,眼下睛中又闪现了从前的光彩。

    蓝逸辰坐在一旁,手中拿着蓝琪的鉴定报告,“如果她想装就让她装吧,如果她觉得这样活着更好的话,咱们就让她活!”

    **神病院那种地方,有病的人进去是治病,如果是没病的人进去的话,恐怕用不了多**时间,她就会变**真正的**神病的。

    这也许正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沐川夏带着罗西来到**园当中,把两个男人留在**谈论正事。

    “听说罗修恋**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看哥最近几天的表现,好像又失恋了!”

    “是哪个**人那么幸运,你见过她没有x!”

    “那个人好像是凌紫衣……”

    两个人一边摆****草,一边聊天。

    沐川夏一怔,“是她?”

    “她好像看不上哥哥x,所以他最近一直都不开心,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罗西有些不开心的拨着**从中的**草,她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哥哥得到**,但是他却是**上了那个**人,真是伤脑筋。

    沐川夏看着又变**短发的罗西,**净清**,对着她神秘一笑,“不如我们****他好了!”

    “真的可以吗?我怕雷庭会不高兴!”罗西眼睛放光,但是一想到雷庭的态度,她又蔫了下来。

    “**笨蛋,你想做的事情,他怎么会不高兴?他**你还来不及呢!”

    “好,为了哥哥的终身**,我拼了!”罗西做了决定,她一定要让哥哥开心起来。

    “呵呵,好,这才是我认识的**西x!”沐川夏**了**她的头发,又想到另外一件事情,既然要做红娘,还有一对也许她们可以撮合一下!

    “我听说最近**诺和欧亿走得也很近,不如我们连他们两个也一直办了吧!”她想了一下,然后做出了决定。

    “x……我怕雷庭知道了会疯掉!而且**诺会不会太**了呀?她才上高中而已呀!”一个凌紫衣已经让她有些为难了,再加上她**诺,她真怕他会受不了。

    第8卷387要抓住心里最原始的**

    要抓住心里最原始的**(2011字)

    雷诺看着两眼放光盯着她的**人,有点不自在,她以为欧亿**的**人一定是个温婉又娴熟的**子,没想到跟她的想象还真是天差地别。

    “你们确定我这么做没问题吗?”到了欧氏大厦的**口,她有些退缩了,如果被他拒绝了多没面子呀。

    “**诺,你放心吧,现在他的感情处在空窗期,你要是不趁现在抓紧机会,到时候他找到了**朋友,你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沐川夏对着她坚定的点了点头。

    她又把目光调向一旁正用手遮着脸的嫂子,沐川夏xx顶了她一下,罗西这才把手放下,对着她不自然的笑了笑。

    “听你川夏姐的,没错,我就是一直听她的,现在跟你哥……你看多**!”罗西真希望自已此刻能昏过去,让**诺向欧亿示**,这主意也太扯了吧。

    “谢谢川夏姐,谢谢嫂子,你们真是好人!”**诺再一次从这两个比她大的人这里得到了勇气,她深吸了一口气,大步向**走去。

    “哎……”罗西什出手,不甘心的看着那个还背着书包的****孩走进了欧氏大厦。

    都说处在**情之中的人是傻子,看来**诺已经彻底傻了,难道她看不出来,她是被强迫的吗!

    “你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沐川夏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

    “呵呵……”要是真有事,到最后倒霉的也是她!

    沐川夏相信,以**诺的天真善良,一定会再次打动欧亿的,因为这正是他身边所围绕**人所缺少的。

    “走吧,去下一个地点!”沐川夏什了什手臂,准备要大**一场。

    “咱们把**诺一个人扔在这x!”罗西有些担心的看着楼上的某一层,也不知道她能不能见到人。

    “放心吧,我早就打听好了,今天欧亿就在这里办公!你觉得他会让**诺这样一个**白兔自己回**吗?”沐川夏说完,吩咐司机开车。

    “人你约好了吗?”她转头看着罗西,这件事需要确定一下。

    “约好了!”这次是关于罗修的,她显然比刚才要积极的多,不过对于沐川夏出的主意,她还真是不太认同。

    二人一到咖啡厅,便看到了凌紫衣早已等在那里,她手中端着一杯咖啡,眼睛时不时的会看向**口。

    凌紫衣看着走过来的两个**人,站了起来,有些紧张的什出手,“二位,请坐!”

    “等很久了吗?”罗西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约人却迟到了。

    “没有,我也是才来一**会!”凌紫衣对着二人笑了笑,脸上有些微红。

    从**外到现在的观察,沐川夏可以断定,这个凌紫衣虽然做过错事,但是本质却是个善良**人,如果真的可以和罗修在一起,也是不错的。

    况且听罗西的意思,罗修对人**还是**有**的。

    “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是我的好姐妹沐川夏,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沐**姐你好!能认识你很高兴!”

    “你好,别叫沐**姐,好像很见外似的,我们以后就叫你紫衣,你叫我川夏,叫她罗西就好了!”沐川夏坦诚一笑,一下子把彼此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是x,紫衣姐,别这么见外嘛!”罗西也是一脸真诚的笑容。

    面对两个如此坦诚的**子,凌紫衣也不再拘束了,三人越来越聊得来,只**有种相见恨晚和**。

    三个人喝完咖啡,又跑去酒吧喝酒!到最后三个人都有些醉了,也都开始诉说着心里话。

    “其实我早就想明白了,我对雷庭的**根本就不是**,那时候的我骄傲又自负,所有男人能围着我转,所以雷庭的不屑一顾,彻底**起了我的****,我只是想要**他而已!说到底,我得谢谢他,让我认彻底的清醒了。”凌紫衣举起酒杯,半醉半醒着说着。

    “早点认清是好事,那你心里**的人是谁呀?”沐川夏也举着酒杯,试探的问。

    凌紫衣听了她的话一愣,那晚罗修救她到最后与她缠绵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脑海,竟然越来越清晰。

    两个人都什**了脖子,等着她的回答,只见她的眼神黯淡下来,**的喝光了杯中的酒,“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我爸妈不会同意,我也……”

    她也无法接受一个做保安工作的男朋友,但是最后一句话却卡在她的**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了,而且心里还堵得难受。

    “紫衣姐,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当初,川夏和蓝逸辰本来也不可能在一起,但是现在孩子都有了,而且还很**,我……我和雷庭也是一样x……只要相**,什么都不是问题!”罗西也有些醉了,她想着和雷庭之间的坎坷,眼泪突然掉了下来。

    “你知道吗?你要是错过了,以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你现在什么都**管,什么爸妈,什么**第,你只要抓住心里最原始的**……想**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人生x,就是那么回事,如果错过了,你会后悔一生的!”罗西突然站起来,大声的对着两个**人大喊。

    “是x,**西说得对,你想想如果以后是一个你不**的人陪在你身边一辈子,你会是什么**?感情这回事,不能让理智占上峰,一定要凭**!”沐川夏又给大**倒满了酒,三个人又坐在一起痛快的喝了起来。

    关哲搂着旁边的美**,罗西的话他听到了,错过了,以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和她是真的错过了!他喝着杯中的酒,只觉得如同毒**一般难喝,为什么他以前没有发现酒是这么可怕的东西。

    “关总,你还好吧!”身旁的美**看到他竟然流泪了,一时慌了神!有些担心的问。

    他推开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想要向罗西所在的地方走去,却被一个身影挡住了去路。

    第8卷388那个**孩是谁

    那个**孩是谁(2030字)

    关哲有些头晕的看着面前的**人,他真是喝得太多了,眼前的人一直在晃。

    “你来这里**什么?”他推开面前的**人,大步向着罗西所在的位置走去。

    庄桃差一点被他推倒,幸好扶住了旁边的椅子,才稳住了略显单薄的身体。

    “你已经好**时间没回**了,我有些担心,所以就来看看!”庄桃的眼神有些木然,这就是她的丈夫,她的婚姻。

    “你放心吧,我还死不了!”关哲**的寻找着罗西的身影,但是奇怪的,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三个人都不见了。

    “你别以为和你结婚委屈的就只有你一个人,我告诉你,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你这样一个没用的男人!有时间**烦你回去一趟,我们把离婚手续办了!”这段无厘头的婚姻她受够了,就因为**不能再嫁给他,**里人就把她**塞给了这个根本对她不屑一顾的男人。

    现在她想明白了,以前的二十年她都是为了**人活,以后她要为自己活,她要摆*这个婚姻的牢笼,去寻找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什么责任都让它们见鬼去吧!

    关哲回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孩,她竟然说他没用!

    “你们庄**想尽办法让你嫁给我,现在你竟然说离婚,你还是回**问问你父母同意不同意吧,我没时间跟你疯!”关哲说完,向**外跑去,罗西一定是已经离开了。

    “哥,这里,这里!”罗西看着罗修匆匆赶来,头晕的向他挥手。

    “你们怎么在一起?”罗修看着三个摇摇晃晃的**人,其中属凌紫衣醉得厉害,被罗西和川夏搀扶着。

    “别说这么多了,她就**给你了,我们得回去了,手机都被打爆了!”沐川夏把凌紫衣向罗修身上一推,拉着罗西向等在一旁的车子跑去。

    “哎,你们两个……”罗修一只手撑着快要摔倒的凌紫衣,有些不知所措,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看着快速逃离现场的两个人,他只得先把凌紫衣扶到自己的公寓去。

    沐川夏回到**,看到像两头狮子一样走来走去的男人,看来二人已经到了**的边缘。

    但是由于酒**的作用,二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进**之后,把鞋子一踢,直接奔向沙发,倒在了上面。

    “**跟我们说话,我们已经很累了,ok?”沐川夏什出手制止了两个男人的唠叨,调转个**的zs,准备呼呼大xx了。

    两个人无奈的看着窝在沙发上,一脸倦相一身酒气的**人,最后什么也没有说,一人抱起一个,各自回房间去了。

    第二天一早,凌紫衣睁开眼睛,看着周围这个陌生的环境,**的坐起了身子。

    她看着身上早已被换了的衣服,心中一慌。

    “醒了就去吃饭吧!”罗修穿着一件休闲的居**服出现在房间的**口,说完转身离开。

    凌紫衣呆呆的看着他,努力的要回想起昨晚的事情,但是除了喝酒,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你给我换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当看清自己在罗修**的时候,她的心里反而不紧张了。

    “你的衣服都****了,不过我是闭着灯换的,你别多想!”罗修**她盛了一碗清粥放到一旁。

    凌紫衣的脸一红,上次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恐怕什么都看光了,现在换个衣服而已,开灯闭灯又有什么区别。

    她转身打量着这个公寓,由于上次走得太急,什么都没有留意到,这里的装修比较简单,一看就能看出是单身男人住的地方。

    靠窗的地方放着一个宽大的书桌,上面摆着几本正在看的书。

    她好奇的走过去,看了看书名,本以为他看的会是一些武侠或玄幻的**说,没想到这几本都是关于工商管理方面的书籍。

    “你自己吃饭吧,我有事还要出去!衣服已经洗好了,在阳台上,一会走的时候**我把**带上就可以了!”罗修换好衣服从房间出来,来到书桌前拿了几本书和一个包向**外走去。

    “哎……你不吃吗?”凌紫衣下意识的叫住了他,他的态度有些冷漠,让她心里有些不**。

    “我出去吃点!你自己吃吧!”罗修对着她笑了笑,打开了房**。

    “罗修哥,你快点,不然迟到了又要挨骂了!”对**也跑出来一个****孩,看着犹犹豫豫的男人,走过来拉着他快速的向外面走去。

    罗修担心的回头看了凌紫衣一眼,然后跟着****孩一起离开了。

    凌紫衣呆呆的看着空了的**口,半晌才反映过来,跑到阳台上向外看去,只见刚刚那个****孩**昵的挽着罗修的胳膊,两个人打了辆车一起离开了。

    罗修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打开房**,看着窝在沙发上看书的**人愣了一下,她今天怎么没走?

    “饿了吗?我去做饭!”他没有问她留下来的原因,把书放回到书架上对她说。

    凌紫衣点了点头,她确实已经饿了。

    罗修的脸上有一丝着急,他快速的回屋换了衣服走进了厨房。

    凌紫衣好奇有走到厨房的**口,看着男人忙碌的身影,心中突然有一丝甜蜜,当然他刚刚着急的表情,她看得一清二楚。

    “那个**孩是谁呀?”凌紫衣问出口就后悔了,她这是在打听他的**生活吗?这可不是她的作风。

    “和我一起上学的孩子!因为她父母担心她,所以拜托我照顾她,他们一**就住对**!”罗修身形一顿,轻声的解释。

    孩子?既然他这么称呼她,就证明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最起码他对她没有意思,烦燥了一早上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凌紫衣的嘴角也**的**。

    “你先出去吧,我马上要炒菜了,会有油烟的!”罗修回过头,温柔的看着她,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

    凌紫衣像是被人看穿心事,脸一红,低头匆匆的离开了厨房。

    第8卷389故人相见

    故人相见(2026字)

    由于醉洒再加上晚归,沐川夏和罗西被禁足了,两个**人呆在**中愤愤不平的咬着苹果。

    “这两个男人也太霸道了吧,不分青红皂白的不让人出**!”罗西最远的行程被规定在蓝**大宅,而沐川夏也是一样。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沐川夏倒是不担心禁足的事,因为她们两个想出去,任是谁也拦不住。

    “我也想知道,可是给哥哥打电话,他只是匆匆说了几句就给我挂了!”罗西看着她,看她还有什么主意。

    “既然想知道就**自去问问,在这里郁闷也无济于事x!”沐川夏扔下手中的苹果,对着罗西使了个眼**,一起向房间走去。

    “兰姐,我们回屋xx觉了,吃饭的时候再叫我们!”她对着正什着脖子看着她的兰姐**待。

    二人回到房间后,换了一身利索的衣服,从窗户逃了。

    “咱们先去哪x?”罗西有些担心的问,她不敢确定雷庭知道她不听话,会不会发脾气。

    “先去找**诺吧,罗修的事,我看已经**了!”沐川夏笃定的回答。

    “x?你怎么知道**了?”罗西不敢相信。

    “当然是猜的啦!”沐川夏对着她神秘一笑,其实她也早就给罗修打过电话,他是不会像对待罗西那样敷衍了事的,所以虽然没问出什么,但是从通话的语气不难听出,此人已经坠入**河。

    二人来到雷诺所在的学校,一进**便引起了一阵**动,虽然沐川夏和罗西都已经是两个五岁孩子的妈,但是从外形看,根本就看不出来,二人看上去也就十xx岁的样子,到哪都依然是最**人的风景线。

    “现在的学生不好好上课,都跑来看我们做什么?”沐川夏有些恼火,多好的学习机会呀,这些孩子竟然不懂得珍惜。

    “川夏,罗西,真的是你们两个?”慕容夏桀惊讶的看着二人,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二人。

    “哥,你怎么在这?”沐川夏转身看着自己的哥哥,好像又瘦了一些,脸上多了一个金丝的眼镜,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的**熟了。

    她回来之后就一直想去看看爸妈还有哥哥,但是怕会遇到慕容薇薇,而且一想到爷爷对自己的**,她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是哥哥不在公司**忙,怎么会跑到学校来了。

    “傻丫头,都多大了,还哭,听说都有孩子了,什么时候带来让我看看!”慕容夏桀微笑着走向二人,**了**沐川夏的头发。

    “少爷!”罗西恭敬的对他打招呼,以前在慕容**的时候,她都是这样称呼他。

    “罗西,别这么叫我了,我已经从慕容**搬出来了,你要是愿意,也叫我哥哥吧!”慕容夏桀对着她一笑,语气非常的客气。

    “为什么搬出来?发生什么事了,爸妈怎么样了?”沐川夏着急的抓着他的手臂,是什么事会让哥哥离开慕容**?

    “走吧,去我办公室!到那里再说吧!”慕容夏桀微微叹息,这件事说来话**,他是对那个**早就**心了。

    “哥,你现在是这里的**呀?”沐川夏擦掉脸上的泪,轻声问。

    “是x,不光是我,白晴也在这里教学,她教英语,我教数学!自从来到这里,我们都觉得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位置,教书育人真的是很不错的事情,你们也可以来试试!”慕容夏桀**的抛出了橄榄枝,这样他就可以天天见到妹妹了。

    “真的吗?白晴姐也在?而且我们可以来教书吗?”沐川夏一听**动了,自从回来之后,天天呆在**中,她快憋坏了,她早就想找事情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