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都市言情 淡极始知花更艳 淡极始知花更艳_分节阅读_4

淡极始知花更艳_分节阅读_4

小说:淡极始知花更艳| 作者:小醉猫| 类别:都市言情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你和你的家人我都不相信,我还相信谁呢?”

    小竹趴到他怀里,听他又道,“我只是不想什么事情都不知道。难道我那么不堪一击吗?当时北王他们称帝,我不也没事?只要你不离开我,什么事我都不怕。”

    小竹听着他平稳的心跳,感受夏日的暖阳,懒懒的不想动弹。她靠着他,在矮榻上,简单说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对她的处置,李默没有异议。那日以后,小竹便会转告他一些朝堂上需要他决断的事情,两人说说政务,闲下来李默教她下棋,虽然她的棋艺一直没有长进,时间却飞快的消磨掉了,日子倒也过的平稳。

    题外话

    今天废话一下,跟大家谈谈丽妃这个角色的设定。

    有亲反对丽妃生那个孩子。其实在开始设定的时候,我只想安排李默有一段小出轨。不过写到后来,突然有些不忍心。

    虽然男人花心很正常,但是面对一个跟他同生共死的人,还在慢慢酝酿感情的时候,让李默感情出轨好像有点不太合情理。而且前两天刚刚看了席大的《迷路》,我感觉可能我是不可能超过她那种水平了。

    所以,丽妃就不幸的从一个受人宠爱的角色变成了一个被送上祭台的祭品。献出自己的声音和身体,换回父王的地位和故土的繁荣。

    我不知道其他人写东西是什么样的,不过我觉得我在写的时候基本上会有个大纲,以下的,可能会随着一些灵感进行补充,不过大的框框已经定好了。所以我会给小竹更多的隐忍。因为在我的感觉里,经历过一世的争夺,她现在已经不想再去争取什么东西,只是想好好的生活,享受一些快乐,在有能力的时候帮助一下别人。

    这一篇的基调就是“淡”,虽然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差点写了一个阳光般坚强的小竹出来,不过考虑了整个故事框架和基调,放弃了这种冲动,也做了一些调整。对小竹来说,她谈过恋爱,她有过经历,对她来说,她当然知道爱情不是她的全部,对这样一个人来说,其实,她对爱情的期许是不高的,那么也就不会太失望,太伤心。我觉得我好像没有太虐她,呵呵,个人观点。

    这个系列叫凡人歌,虽然里面的人物各个来头不小,但其实都是平凡普通的一群,有人的弱点,有人的通病,也有人的痛苦。他们只是在扮演不同的角色,随着我和看的各位亲们一起欢笑和痛苦。

    我一直很喜欢苏芮的那首“凭着爱”--最美丽仍然是爱,带泪笑仍然是好。

    所以,对不起各位亲了,我会安排丽妃把那个孩子生下来。虽然不是太圆满,但希望大家可以接受。而且写到这个时候我已经为这个孩子安排了其他的故事,如果他不出来就米戏了。^0^

    第一次写文,起码可以说是第一次真正的去写一个小说,其他文体不算。然后就准备写一个系列出来,呵呵,可能我是有点贪心的。

    不过真的很喜欢写东西的感觉,也很喜欢和亲们互相沟通的感觉,最喜欢的当然是可以肆无忌惮的操纵里面的人物啦。只要我有时间,有故事,就会一直写下去。

    当然,其实我最想写的是自己和身边人的故事,但是或者等过二十年以后吧。现在写文,都不敢告诉以前的同事和朋友,她们会问,是不是写你的故事,或者,啊,你居然在写小说?!

    虽然写的不是自己的故事,里面的人从性格到经历没有一点像我,不过还是很害怕给她们知道,包括我的lg,一个人的作品里,多少会带有她的想法和观点。而有些东西,恐怕给其他人看,都好过给亲近的人看吧。

    so,就让我在这里做一只勤快的猫,给大家写文,提供一个休憩的场所好了。

    对了,myenglishissopoor,不过欢迎亲给我用英语留言,起码可以激发一下我学习的热情,呵呵。

    第61章

    意外总是接踵而来,过了几天丽妃突然受到惊吓,夏末的时候提前两个月早产了。

    那天晚上小星和小玉突然叫了起来,小竹在梦中惊醒,然后就听内宫嘈杂起来,好像小星和小玉突然跑到丽妃那里了,然后就有人回报说丽妃要生了。

    小星和小玉回来以后,小竹发现小玉的前肢上好像多了一个手环之类的东西,黑乎乎的,她没太在意,被丽妃突然要生产的消息转移了。

    过一会宫人来报,丽妃生了个皇子,母子均安。

    李默在她旁边,听到消息一直没说话,她便让他过去看看。

    “你过去看看吧,毕竟是你的儿子,皇室的血脉。我就不去了。”小竹看着李默,他有些犹豫,还是没去。

    小竹知道他担心自己,便由着他了,反正她也没真的想让他去。

    李默觉得有些不对劲,那日听尚阳说后,他便觉得这孩子留着是祸害,一来那个羌王以后会拿捏住庆朝的命脉,二来,这孩子得来的方法太过阴损。小竹走后,他想除掉那孩子的心达到顶峰。

    后来小竹回来了,他仔细想想,觉得还是不能留,私下他找过绍将军,但是绍将军却说,不宜马上处死,免得引起各方震动,特别是不能惹起羌王的逆反之心。绍将军去调查过,那个公主的确是羌王的亲生女儿,虽然她母亲地位不是很高,但也是羌王的一个夫人。

    绍将军走后,他又私下召见了卫御医。让他想办法用药把孩子悄悄弄掉。卫御医开始死活不从,跪在地上磕的血都出来了。

    “陛下,老臣宁死不作这等有损皇家血脉之事。”卫御医开始以为皇上又发了病,再看不象,以为皇上是担心皇后再次为此出走,“皇后娘娘一向仁德,她不会容不下一个王子的,求皇上三思。

    “卫御医,你先起来,听朕跟你讲。”李默把那日三人谈话的内容捡相关紧要的跟卫御医说了一下,然后卫御医也呆住了。

    他也没想过会有这种事情,不过光是听着,就觉得阴森可怕。用血喂养,里面还有个盅。这皇室的血脉怎么能从那出来?

    李默软硬兼施,终于让卫御医动摇了。同意在给丽妃服用的血里加了几味打胎的药。即使打不掉,孩子也会胎死腹中。

    可是这药才服了不到十日,怎么就……

    小星和小玉又怎么会突然去丽妃那里?这事不对劲!

    小竹一直没有去看那个孩子,心里总还是觉得不舒服,只差碧蓝送了东西过去,碧蓝回来说,王子显得羸弱,哭的声音跟个小猫似的。

    丽妃生子后,身体恢复的也不是太好。小竹想,她恐怕得了产后抑郁症了。古代虽然没有这种说法,但症状像,也不怎么管小王子,每日垂泪,常常不吃东西。

    这孩子,虽不是她的,但是以后可能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总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吧。但是她自己又实在是没有那么大度,去养自己夫君和别人生的孩子。何况,这孩子大了,要是认为是她抢走了他,陷害他的生母,不是更糟。

    正在小竹左右为难时,李默跟她讲了对付丽妃和孩子的事情。

    “这孩子这么古怪,打胎药也打不下来,怕以后终成祸害,不如……”李默是想着趁丽妃无暇兼顾,孩子还小,在内宫中处死,就说是不足月出生,先天不足,虚弱而亡。

    小竹想了想道,“陛下,这孩子如今已经生了,上天有好生之德,北舟师傅也常跟我们说,多积德方有善报。不管有什么古怪,着人好生看管也就是了。”

    她又说起尚阳当日所说,建议由尚阳照看丽妃母子。她一提出意见,马上得到李默的赞同,第二天就颁诏。

    把帝都的一个府邸改建成王府,封王子为南王,赐名为皎,封羌地国师为南王的太傅,即日起,南王及其生母丽妃和太傅尚阳,搬至王府,王府一切事务在南王成年以前,由太傅主管。

    尚阳既然是羌地的国师,羌王还是信的过他的。把羌王的外孙交给他,也算是给羌王一个交代。而对小竹来讲,尚阳学识阅历均可与李默、二哥一较高下,以后的小皇帝交给他,她也很放心。即便是孩子有些戾气和古怪,在尚阳的熏陶下,或者也能改变。

    小竹怕丽妃郁结过深,王子妖异过甚,还请了北舟的弟子,也就是昔日在李村讲道的玄沙,到南王府中给丽妃讲经说道,开解心事。慢慢的,南王府那里事情都顺趟了。

    这个时候,却传来外公去世的消息。

    小竹只记得那是个慈爱的老人,但是对李默而言,九年的朝夕相对,既是严师,又弥补了一部分父王不在身边的关爱。

    因此,李默下昭,追封靖国公,由禁卫军扶灵进帝都,安葬在太庙旁的公卿墓地群中。

    父母和大哥都赶了回来参加下葬,母亲神色哀恸,好在父亲一路相随。二哥和姐姐因为路途遥远没有赶来,发回吊唁竹简,并在自己家中摆牌位供奉。

    这也是几年来父母大哥他们第一次见尚阳,几个人见了面,都有很多话说。特别是知道尚阳是陈氏长老交托圣物的人,又当了羌地的国师和南王的太傅,都很惊讶。

    尚阳问起姑母陈氏当日受礼的情形,陈氏回想,当时受礼前喝了碗汤药,然后便被带到长老那,长老念念有词,也听不清,最后好像用祭祀的圣物敲打她的额心。当时她就觉得有一股能量从额心通往四肢,其他也没什么了。

    如今圣物虽在,那汤药和祭词却无人能知,线索又断了。不过尚阳还是用圣物在小竹额心上敲打三下。小竹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众人有些失望,却也知天命不可违,既然注定要在这一代结束,也是没有办法的。

    第62章

    默帝七年的新年,因为庆朝终于有了小皇子,显得喜气洋洋。内宫中的妃子美人还是在皇家别苑居住,不少大臣以皇子诞生,不再怕受到惊扰为由,想让她们搬回内宫居住,被李默驳回了。

    然后他把上奏那些臣子的女儿、妹妹们调回内宫,不过是内宫的宫人院,相当于打入冷宫,那以后谁也不敢条陈此事了。

    整个内宫除了乾坤宫里有人住,现在剩下的三宫两院都空了出来,小竹很安心的住着,虽然还有些遗憾,不过,这样的生活也不太难过。

    可是她的头痛好像越来越严重了。

    自默帝六年秋,外公去世以后不久,她就开始头疼,请卫御医来看过,却说她一切正常,可能是睡眠不好,或者是最近有事烦心,所以头疼,可是小竹知道自己睡的好,也没什么烦心的事情。御医看不出来,她也不想惊动李默。他正在想着如何把诸侯的权力压缩,加强君主的集权。

    如今朝政也有了比较正规的体制,不管有事无事,每三日一次早朝,七日一次庭议,每月的月底,三部三司的尚书主管和分管的两个丞相回报工作。

    现在李默想派帝都的官员到各个诸侯的封地帮助管理当地事务。在国事上,自李锋走后,他日益倚重张念,时常也跟小竹商量。曹相虽为左相,现在却不如张念在李默心中的地位了,假以时日,众人都知张念当左相是迟早的。

    小竹一直忍着自己的头痛,从刚开始偶尔白天会疼,到了现在每日都疼,而且时间有越来越长之势。终于,在新年夜的晚上,熬过了晚膳,在回内宫的路上,小竹痛的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看到李默担忧的神色,她自己还有点虚弱,不过头好像不那么疼了。

    “阿竹,你最近不舒服么?怎么一直没说?”李默担心的看着她,有人通传皇后晕倒在路上,他当时急得碰翻了矮几都不知道,一路慌张的赶回来了,扔下了还在观赏歌舞的众位诸侯贵族。

    看着她惨白的脸,他心里刀割一样,上天不会对他那么残忍的,不会把她从他身边带走。可是卫御医却一直诊不出问题,只说前一阵皇后说过头疼,后来没提,他也一直看不出毛病。

    小竹一直躺了三天,不管怎么跟她说话,或者摇晃她,她都没有反应。甚至卫御医用银针刺探她的穴位都没有用。这两天他又叫张御医和其他医师也过来看,众人都没有办法。

    他已经急得不知该做什么好。他好怕她不会醒过来,不再对他笑,不再跟他说话。不过小星和小玉却很安静,有时候人少的时候溜进来,在床的旁边呆会,他知道小竹和小星小玉感情很好,见它们这样,才放心了些。

    看到李默的样子,小竹有些惊讶,窗外黑漆漆一片,想必自己晕了有一会了吧。“我没事,你看你,急什么,外面的宾客该乱猜了。”喉咙有些干哑,想喝水。

    李默见她添自己的嘴唇,知道她渴了,忙叫人端水过来,又小心喂她喝下。“你已经睡了三天,再睡下去,我便要疯了”。

    “三天?”小竹奇怪,她有睡那么久?难怪李默担心了。

    她醒了之后,头疼的毛病好像自然就痊愈了。她有些疑心是不是跟天命之女的身份有关,却说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便没有告诉李默。

    过了两个多月,她突然就觉得好像每天都没有力气,白天也爱睡觉。这样又过了半个月,她变得爱吃些酸辣的东西,李默晚上抱着她的时候,笑她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