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都市言情 尾指相扣(死神) 尾指相扣死神_分节阅读_3

尾指相扣死神_分节阅读_3

小说:尾指相扣(死神)| 作者:惟爱鬼鬼| 类别:都市言情

    />“啊,怎么这样!午饭当然要吃的!等等我啊”

    然后他牵起我的手,在我耳边轻声说:“这里是属于我们的,不能让别的人进来。”他的气息在耳边,我一缩脖子,痒痒的,可是这样子说话,感觉好暧昧啊咱的脸顿时又发起了烧,他停了下来,看着我,我被他看的很不自在,于是率先走了出去,只听见他若有若无的一声轻叹。

    我招惹他了?应该没有吧。大概。

    餐桌上的气氛很诡异。大白面无表情地优雅地进食,咱则是非常开心地找露琪亚边吃边聊,只是露琪亚很不给面子,她只是把好奇八卦的眼神不断流连在我和大白之间,而管家伯伯站在一旁一直摆着微笑101号表情,从始至终没变过不管了,朽木家的伙食其实真的是不错的啊~哈哈~

    后来露琪亚没有再去真央,而是接受了朽木家的精英死神教育。这几年过得很平静,唯一不平静的大概就是真央的特优班在现世进行虚狩练习的时候遇见了能隐藏能力的真虚,死伤惨重,而后五番队队长大人携副队长出现,救了他们。已经这时候了吗?蓝染!

    露琪亚后来进入了十三番,恋次和雏森进了五番,吉良进了三番。

    露琪亚进十三番的那天,我破天荒地准时到了十三番,呃,其实所谓准时是比别人迟那么一点点我到的时候,海燕已经进去了。我站在门口,听见里面的谈话。

    “我是副队长志波海燕,请多关照。”

    “是的,请你多关照。”

    “啊~请多关照?这是什么招呼?副队长都报上名字了啊!你就不能痛快地报上名字吗?你的名字叫什么?”啊拉,海燕那家伙,在秀他的大嗓门吗?

    “朽,朽木露琪亚。”

    “然后呢?”

    “请您多关照!”

    “好乖!ok了,露琪亚!欢迎你来第十三番队,因为我们队长体弱多病,所以队一般都是我指挥,所以有时候你也可以误把我叫成「海燕队长」”啊拉,真是自来熟啊,才自我介绍就喊起别人的名字了捏~~嘿嘿~

    “是的,我会好好考虑的。”

    “哟,海燕队~长~桑~在欢迎新入队员啊~”好玩的看过了,现在咱也该出场好好臭臭海燕那家伙了~

    只见海燕寒毛倒立,回头看着我。

    “嘿嘿~”

    “凛姐姐!”

    “哟,露琪亚!”啊拉,露琪亚一头乱发啊现在~嘿嘿,不过很可爱啊~

    “哈?你们认识啊?”

    “那是当然啊。他是我在真央的时候的学生啊。说起来,上次在三区的时候你不是见过吗?”

    “哈?那个这个”他搔搔头,眼神四处乱瞟。

    “哦呀~海燕队~长~桑~记忆力这么不好呐~”

    “喂,你,适可而止啊!”

    “适可而止?什么啊?”咱眨巴着眼睛,以最无辜的表情看着他~

    “你”

    “那个,副队长和凛姐姐别吵了啊。”

    “嘿嘿,露琪亚,这你就不知道了。吵吵更健康嘛~来,我带你去逛逛十三番,别理这个记忆力衰退的海燕队~长~桑~了。你看他那样啊,八成是得了老年痴呆症~”

    “喂,你!!!”

    我拉着露琪亚出去了,留下海燕一个人在那跳脚~哈哈~果然啊,逗他才会比较好玩啊~都是有点火爆的脾气,难怪和空鹤是兄妹了~~嘿嘿~

    白哉番外十三番杂记(2)

    啊~~十三番对真的很平静的啊~除了…

    “喂,你们两个又跑到哪里去了?”

    “啊拉,这不是海燕副队长嘛~为什么在这里啊?”咱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我说你啊,以前只有你一个人不务正业,现在还要把朽木也拉下水吗?”

    “你在说什么啊?我可是前辈阿前辈!!教导后辈有什么不对吗?”

    “教导?你?教怎么翘班吗?”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好,吵架输给你咱干脆找条小河死掉算了~(小惟:为什么要是小河?凛:笨!这样比较不容易出事啊!)

    “哎?你怎么知道?对了,还有坑蒙拐骗,骗吃骗喝~”

    “你!!!”十字路口~十字路口~亲爱的十字路口又出现在他的额角上~

    “什么事啊?”

    “哼!露琪亚我跟你说,你别被这家伙骗了,这家伙好吃懒做,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无法无天你可千万别被她的表象给骗了。我们十三番还是很美好的…”吵不过我就转移目标你这家伙

    “啊拉,就算讲人坏话你好歹也隐蔽点啊~”黑线——|||

    “我就是这样你不服气啊?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嗯~大部分是~但是,那个‘嫖赌’是怎么回事?”咱歪着头,很无辜的样子。什么叫无辜的样子,咱就是很无辜的一纯洁小孩~

    “你”比瞪眼睛啊?谁怕谁~

    “算了算了,海燕副队长和凛姐姐别吵了…”

    “谁跟他吵了!?”

    “谁跟她吵了!?”异口同声…

    “哼!”

    “哼!”转过头不看他。又是异口同声这回连动作都一样…黑线|||

    “呵…呵呵…”露琪亚你笑什么?你以为我没看到你抽搐的嘴角吗??

    露琪亚这几天一直都是很郁闷不乐的样子,大概是那些家伙又在拿她是朽木家养女的事来说的吧。

    其实,有时候树上睡多了就会突然想换个地方试试,比如说,草丛~有时还能听到一些东西哦~~比如…

    这天正在草丛中睡觉,迷糊中听到有人讲话,然后醒了过来。

    “怎么了,摆着一张哭丧脸啊你?”呃?海燕的声音嘛~

    “咦!?”这是露琪亚?

    “你怎么每次见到我都要惨叫一声?会轻微地伤害到我的。喂,这是你的那份,喝吧。”呵呵,海燕这家伙,什么叫轻微的伤害呐~就你那样,谁敢伤害你啊?

    “是。”露琪亚接过他手中的水,海燕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然后看着远处的天。

    “你的事,就算我问你为什么这么沮丧,我想你也不会回答我的。你要牢记,只要你还在这个队里,我就算是死也会站在你这边的。”这家伙,居然说的这么煽情。只是,这时我突然发现了两个不安分因素…

    “海…”

    “肉麻!海燕大人,肉麻肉麻。站在你这边~站在你这边~黏在你身边~~”

    “好臭啊!听到了吗?这样人家可是会爱上你的,一箭中的,是吧?”

    没错,就是清音和仙太郎,带着一身的酒气,从我身边另一块草丛中蹦了出来。上演着刚刚发生的事的另一版本~既然这样,咱不出来凑够热闹就太对不起广大群众了哈~

    “我说,海燕大人,您是不是对咱们露琪亚有意思啊~”说着我从草丛中走了出来。

    “清音!仙太郎!凛?你们又偷偷去喝酒了啊!?”

    “不要转移话题嘛,海燕~”

    “朽木,不要在意,我也是流魂街出身的。刚入队的时候也常常有人说三道四的。对付这些鼻屎们啊,只要抠点鼻屎给他们就行了。”恶…仙太郎,咱真是太佩服你了…

    “鼻屎…哈哈…”呃…清音你也很强悍呐,这审美眼光,你真不愧和仙太郎是公认的一对啊这是什么好笑的东西吗?

    “吵死了!你们给我清醒一点!”海燕猛地摇了摇头,然后把手上的水朝这边泼了过来。

    啊!危险,我赶紧闪到一边,避免了被泼一身水的遭遇,不过,清音和仙太郎就没这么幸运了,他们俩被泼了一头一脸,人也清醒了些。

    “海燕…太狠了,狠啊…”

    “吵死了!你们在值班呢!”值班?那是什么?挠挠头,咱怎么都不知道?

    “你是代理队长!”哦~清音,这话说得好~戳到死穴了~

    我回过头看看露琪亚,发现她正一脸微笑地看着这边。看来,是稍微解开了点心结啊。这样就好。

    安慰人的事我是真的不行,就咱这水平,打击人还差不多。不过,没想到海燕那家伙这么会哄小女生的啊~嘿~嘿~嘿~

    后来有次心血来潮跟着去出了趟任务,结束之后看到露琪亚一个人站在那里发呆,但却表情柔和。于是我走了过去,一看,原来是在看不远处的海燕和美亚子。

    海燕,现在,我过得很幸福。你呢?你幸福吗?

    “凛姐姐?”听到露琪亚教我,我愣了一下,给了她一个咱平时的慵懒笑容。

    “呐,小露,你在看什么?”

    “哎?什么都没有啊,呵…呵呵…”

    “嘿?真的?啊咧,那不是海燕和美亚子吗?”我承认我是故意滴~~

    “啊,是啊。”她一脸羡慕地看着他们。

    “羡慕吗?”我看向远处的天空,云朵真好。

    “哎?嗯,稍微有点…美亚子大人,既以女人的身份当上了第三席位女杰,又聪明而且温柔,很美丽。我也向往。如果有一天我也能那样…多好…”

    “我说你啊,”我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想那么多干嘛?”

    “哎?”

    “哎什么啊?这个世界上,如果都是完美的人的话,那多没意思啊。有时候,人就是因为有些缺点,才可爱的。世界也是因为有各种各样的人而完整,而丰富多彩,变得更有趣了啊。如果都一样的话,那么谁都可以代替谁,那就糟了。有些人,是代替不了的。”比如,小星;比如,大白;再比如,光头,孔雀,海燕,乱菊等等等等,谁也代替不了谁。

    “那个…凛姐姐…”她沉默了好一会之后,终于开口了。呵呵,想通了吗?ma~看来咱也是有做心理辅导师的潜力的嘛~哟西!

    “什么事?”咱是知心大姐姐~要微笑~要温柔~ok!

    “那个…虽然不想说…但是…我们…已经不是人类了的说…”

    嘿?呃…怨念+黑线+包子脸…

    “就算是做鬼也要做不一样的鬼啊!!!”

    “呃…那个…我什么都没有说!凛姐姐,我先去找清音前辈和仙太郎前辈了!”说完‘嗖’地跑掉了…

    我说,咱有这么恐怖吗??

    白哉番外不要走好不好

    “哦啦,我跟你说啊,现世超好玩的,尸魂界太古老了…”午饭时间,我拉着露琪亚回到朽木家,光明正大地蹭饭~结束后跟她说说现世有多好~

    “哎?真的吗?凛姐姐,我从来没有去过现世,根本不知道现世是什么样子的。你跟我说说吧。”露琪亚眨着一双星星眼看着我。唉~多好学的孩子啊~

    “嗯~现世啊,有一大堆钢筋水泥建筑物,有便利商店,有…”

    “那是什么?钢筋水泥?便利商店?那些都是什么啊?”哈哈,露琪亚一脸问号的表情好可爱的啊~~

    “嘿嘿,你知道我们尸魂界的东西都是由灵子构成的,而钢筋水泥是现世的人们用来建造房屋的材料,看上去比尸魂界的建筑要…”

    “凛姐姐,我先回番队了!再见!”说完她就立刻闪人了…这什么情况?你就这么闪啦?我话还没讲完呢?唉~多不懂事的孩子啊~

    “喂,我说你啊,”我冲着露琪亚的背影大声说着,“回番队也不用这么着急的啊。刚吃过饭跑这么快,小心得阑尾炎啊~”

    “阑尾炎是什么?”清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

    “啊咧,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啊?”我想我知道刚刚露琪亚跑那么快的原因了…都是因为怕你啊…唉~多可怜的孩子啊~

    他从背后环住我,下巴抵在我的肩上,我握住了他放在我身前的手。我喜欢这样的姿势,这样的他,让人觉得很安心。这样,让我有种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在我身后一直支持我的感觉。

    我用脸蹭了蹭他,感觉到他瞬间的僵硬,偷偷笑了笑。

    他轻叹了口气,放开了我,我转过身看到他略显无奈的脸。然后我伸出两只食指,各抵在他的两边嘴角向上提,然后手被他握住了。我笑了笑,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他的鼻尖,再次感受到他的僵硬~嘿嘿,很好玩啊~

    “呐,呐,你稍微笑一下嘛,要不然会吓到别人的。”

    “你被吓到了?”

    “我倒是没有,但是…”

    “你没有就行了。”我没被吓到就行了?感觉心里甜甜的,大白是个傻瓜~~

    “但是,你也从来没对我笑过啊!”控诉控诉!争取咱该有的权利!虽然咱承认你不笑的时候很帅,但是还是很想知道你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啊

    “会有机会的。”

    “会有机会?那是什么时候?”这叫乘胜追击~

    他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出了一句让此刻兴趣正浓的我瞬间石化的话,

    “等你改姓朽木的时候。”

    默……

    被白哉的话讲的心里痒痒的,这算什么啊?求婚吗?那有人这样求婚的!?但是,不是求婚那是什么?想到自己落荒而逃的样子,一头的怨念…于是下午干脆翘班到流魂街绕了一大圈。其实也没多大的圈子了,就是从一区到八十区,然后又从八十区回到一区而已…玩一玩,闹一闹,吵点小架,闹点小事,想起回十三番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后来闻到了丝血腥味,又有谁负伤了吗?真是的。

    不对!这个血腥味也太重了!我皱了皱眉。

    进去十三番一看,好几个死神倒在血泊中!这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临近昏迷的小死神,他断断续续地说:“高杉九席…美亚子三席她…她…她突然拿刀砍…砍向我们…”

    美亚子?拿刀砍十三番队员?这是…等等,我似乎忘记了什么…

    今天美亚子好像是被派出去做先遣队的,那是…那是…难道是…

    “那队长和副队长呢?喂,你说啊!”

    “队长和副队长去…去追她了…还…还有…”

    不行!我要赶去!放下手中的队员,我冲向了门外。

    “千寻!”

    “啊,我知道了。先找找灵压吧。”

    “啊。”

    不行!不行!这样下去…这样下去…海燕会死的啊!!

    那是…那是…梅塔史塔西亚啊!!

    我顺着灵压赶了过去,中途感受到灵压的冲撞,来得及吗?来得及吗?不,一定要来得及!

    我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然而我只来得及看到,海燕的身体从空中落下,直直地刺进了露琪亚举起的斩魄刀上!鲜血四溢…

    天空在此时下起了雨。雨丝落在身上,没有感觉。即使脸庞已经湿透,仍然感觉眼眶很干涩。哭不出来…即使很难受,即使雨水都落进了眼中,还是哭不出来!

    海燕……

    我听见趴在露琪亚身上的海燕的声音,他说:

    “队长,谢谢你。让我战斗到现在。”

    “海燕大人,莫非你是有意…”

    “朽木,因为我的任性而让你受苦了。抱歉,很辛苦吧?谢谢你,多亏你,我的心才留了下来……”

    笨蛋!死掉了的话,还提什么尊严?说什么尊严,根本就是屁话!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笨蛋!

    “海燕,你是个大笨蛋!!”

    我冲了过去,跪倒在地上,看着他满是鲜血的脸,心脏的部位有种抽搐的感觉。

    “凛,最后还能看见你,真是太好了…”我从露琪亚身上接过他的身体,抱住了他的头,“对不起,不能一直陪着你了。但是,看到你幸福,我真的,就已经很满足了。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就算到现在,我能给你的也只是伤痛。呐,你是在为我而哭吗?”

    “你是笨蛋吗?这是雨水啊!你是个大笨蛋!”

    “呵呵,我是,笨蛋。所以没办法给你幸福,但是现在,我就要死了,死之前能被你抱住,也很幸福啊。真的。我现在不说,以后真的是没有机会了啊。我从来没有认真地跟你说过,但是,现在,我也不预备说那句话了。我不想让你背上这个包袱,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好好地和白哉一起走下去,要很幸福。呵呵,最后还是这么说了啊,我真的很自私啊…”

    “可不可以不要走,留下来,你要看着我幸福才行啊!你不在了,我要是被欺负了,我要找谁说?谁为我出头啊?不要走,回来啊!我们会十三番队,我们一起去屋顶看月亮啊!我们还要一起去喝酒呢!说不定,说不定,空鹤已经研究出新的烟火,一定很好看的。三区的小酒馆说不定也有新的酒了,陪我去喝啊……”

    “呵呵,我也很想去啊。但是,我知道的,白哉不会欺负你的。我看得出来,他很爱你,你也同样爱他。我只是一个外人而已。虽然希望你能幸福,但是一直看着你们幸福的话,我还是会很伤心的额。所以我决定要先走了。抱歉,最后还是这么任性,真的很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不要走啊!可不可以不要走啊!”

    “抱歉,我……”

    ……

    海燕番外给不了你要的幸福,我假装幸福(1)

    作者有话要说:喵呜~其实小惟很心疼海燕的的说呜呜

    今天小惟会把这个番外接下来的也弄上来~~喵呜~~我的名字叫做志波海燕,志波家的长子。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妹妹叫做空鹤,兴趣是研究烟火,怎么说,脾气也是很火爆的。弟弟叫做岩鹫,还是个小鬼头,兴趣是抓野猪他这个兴趣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喜欢野猪呢?他长大之后,不会也长得像野猪一样吧~哈哈~不过,志波家的风格是很开放的,喜欢野猪就喜欢野猪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回主题回主题。说起来,我之前都以为第一次看到凛实在真央做助教的时候,她差点撞上我,但是却很敏捷地避开了,不错的身手。但是,那时候,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她在躲着我,但是我之前应该和她没什么交集啊。后来的斩术教导课上我又碰见了她,不像其他女生那样热切,反而还打了个哈欠。我走过去,直接叫了她的名字,还揉了揉她的头发,我承认我是故意的。因为逗她很好玩啊。

    结果一下课她就冲了出去,一回生就会用瞬步确实让我惊讶了一下,我追了上去,后来她终于吼了出来。原来她一直认为我是在找她麻烦啊~呵呵,好像也差不多~只是,总觉得她有一种潜在的悲伤,让我不自禁地想靠近,我不想有人在我面前露出那样的表情啊。只是后来凛评价我是:同情心泛滥

    我一直挺关注她的,结果十多天之后,她拦住了我,问我为什么总找她麻烦。我说,我只是觉得她有些眼熟啊,我什么时候找她麻烦了?不过,凛那家伙居然说我实在故意搭讪!?而且还说什么这是老套的烂招!?不可原谅!

    居然这么浪费我的好心!我说她的笑很假,然后她愣住,随后低下了头。刘海遮住了她的表情,然后我终于想了起来,我是在月森九席殉职的时候见过她,她是月森的亲人。她小小的身子守在月森的尸体的旁边,却倔强地不肯哭的样子,让我印象很深。后来,在我的安慰之下,她在我的怀中哭了出来。

    心脏的部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眼泪的缘故,暖暖的。

    那大概是凛惟一一次在别人面前哭出来吧?但即使这样,也是把头埋得谁都看不见的样子。何必这么勉强自己呢?

    回十三番之后,我曾多次回去真央找她。空鹤知道后,问我为什么?

    那个时候,我并不明白,那代表着什么。只是想见她而已,我以为只是这样而已。

    她在真央混得风生水起,总结来说就是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但却让人讨厌不起来。她曾拒绝跳级,但却在三回生的时候主动要求跳一级。我模糊中记得,月森九席就是用了五年从真央毕业的,凛她,是因为这个所以才这样的吗?

    她来十三番之后一举夺得九席的位子,然后一直赖在那个位子上。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混吃等死。任务也不做,天天笑得跟没睡醒一样,后来我忍无可忍扔了一大堆文件叫她去送,说到底,只是看不惯她那中天塌下来都与己无关的样子。那让我有种莫名的恐慌。

    空鹤再次问我为什么对她这么特别?我自己却不觉得,想做就那么做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那是,我仍旧不明白,不明白我对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不只是朋友之情。

    我那时候不明白,只是我也不曾想过,等我明白的时候,她早就已经离开了。原来真的没什么东西是会等在原地的。

    那一年,十三番有位女死神很出色,名字叫都美亚子。结果凛那家伙时不时地把我和都拉到一起,说什么培养同队死神之间的默契程度,其实当时很生气,但不知为什么,无法对她发火。

    我和她时常会去朽木家蹭饭,我和她经常打打闹闹,我经常拎着她回十三番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下去,然后我发现她对白哉的感情有些许变化,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对她一样。

    空鹤告诉我,她说那就是喜欢,原来如此,这种感觉就是喜欢啊。我以为,只要坚持,就可以改变。总有一天,也许她也会那样对我。

    后来,她去现世的时候,白哉准备和一个他救下的流魂街的一个女的结婚了。

    那时,我很自私地想,是不是这样,她就会放弃白哉了呢?

    她从现世回来的时候,给很多人带了礼物,给我的是一套穿着喜服的中国娃娃玩偶,她说这就是以后我结婚的时候要送给我的,我知道她又在想我和都的事了。我没说出口,其实我比较希望她会是那个站在我身边的人。

    估计她一回尸魂界就会知道白哉的婚事,因为担心又跑去她队舍门口等她。看到她略显狼狈却又努力微笑的样子,我觉得胸口很闷。

    后来我们一起去湖边喝酒,她在笑,像个傻瓜一样。我对她说不想笑的话就不要笑了,然后她却又笑了。那个笑容让我心慌,它让我有种我和她永远都不可能的感觉。

    白哉的婚事她说她不去,然后让我把一个冰山的模型带过去,我知道我的嘴角抽搐了。婚礼由于朽木家长老们的施压,很冷清。但是新娘却很开心的样子,给人很温柔的感觉。可是,他们会幸福吗?很奇怪,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我感觉到,婚礼中她有来,就在那棵树上,虽然她有隐藏她的灵压,只一会她就回去了。因为担心,婚礼没结束,我也就先回去了。刚到队舍的时候,听到她教我。这家伙,就那么喜欢屋顶吗?

    “我,明天要去现世了。”她是这么说的。原来,你竟如此放不下他吗?

    然后她又说,“等我回来,就不会再去了。”是怕我担心吗?我明白的,你喜欢他。我明白,你会好好的。我明白,等你回来,你还是那个你。

    只是,我似乎也明白了,我和你,不可能。

    海燕番外给不了你要的幸福,我假装幸福(2)

    凛不在尸魂界的三个月我想了蛮多,美亚子一直在我身边,我不是不知道她的心意。只是,我能这样接受她吗?凛在现世的三个月从没与尸魂界联系过,白哉给你的打击就这么大吗?即使知道我们不可能,但这样的认知还是让我很难受。

    也许她会比较希望我和美亚子在一起吧。

    最终我还是和美亚子走到了一起,我以为自己可以很幸福,我假装自己很幸福。但是,她从现世回来的时候,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就那么突然绷断了。她被拉去请客,湖边,喝酒。一切好像正常得过了头。

    她说她没事了,我该相信吗?只能选择相信。后来她提到白哉的时候,愣住的却是我。凛,你真的你放下了?原来放不下的只有我?可是,你真的放下了?

    最终决定还是和美亚子一起,只是在最后一刻,还是希望拼一下,一下就好。

    那天我看着天,告诉她我要结婚了。

    我说我要结婚了,她就说这下终于有段日子不无聊了。

    我说队长已经同意了,我这几天就是去准备婚礼的,她就说你这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啊。

    我说婚礼定在三天后,她就说我是穷人我不给你礼金好不好,不然你给我打个一折?

    然后我看着她,我说你真的不明白吗?然后她沉默,然后低下头,她说她都懂。

    原来你都懂,搞不懂的原来只有我吗?然后我说我明白了,再然后我走了。我不知道我转身的时候她是什么表情,我只知道,那一刻,左边的胸口,很痛。

    三天后,婚礼正式举行,她给了我一个很鼓的红包,我哭笑不得,里面应该是纸吧?我猜到了,只是无法责怪她,无法对她生气。

    她将我和美亚子的尾指钩在了一起,说什么生死不变婚约。结果后来说着说着居然提到离婚两个字,我不得不感到无语。

    只是,再见了,凛。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已婚人士了。虽然站在你身边,只是我们的关系终究是只能停在这里了吗?我想我知道了。

    我只希望,你能幸福,凛。

    几年之后,白哉的妻子终究是由于抵抗不住静灵庭的灵压,身体越来越虚弱,在那年初春,离开了白哉。我曾拉着凛去找白哉,只是凛拒绝了。说什么那是白哉和他妻子的时间,她不想打扰。你只是这么担心着白哉,你有没有为你自己想过呢?笨蛋凛!

    后来她接了个真央助教的任务,这不禁让我想到我以前在真央做助教的日子,想想觉得很开心。

    后来,奇怪的是,在她任期还没满的时候,队长让我把她叫回来,说她的任务提前结束了。我去找她回来,但对于她对自己番队的席官是谁都不知道这件事很崩溃这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啊?

    后来从美亚子哪里得知,是因为她接到了女协任务,才会让她提前回来,而她接到的任务,是六番队队长朽木白哉的详细资料和家居照。

    我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只是,如果这样能让她好好地面对自己的心,能让她抓住自己的幸福,也好。

    结果她来找我帮忙,但是对于女协我是有很深的恐惧和不爽的以前居然偷拍我从浴室出来时的照片,还把它登到女协杂志的头版头条,结果害我好几天没敢出门不行,这个忙死活也不能帮,不然白哉也会发飙的。那家伙发起飙来可不是开玩笑的。

    其实我不是很懂她的这次任务,美亚子笑着跟我说,让我等着看结果。

    几天之后,静灵庭的热门消息是,六番队朽木队长和十三番第九席高杉凛在一起了。刚听到这个消息我愣了很久,然后又有些释然。能给你幸福的,终究不是我啊,凛。

    你会幸福的吧?

    后来几乎每次我和她闹的时候,如果靠得比较近,白哉就会突然冒出来,一把拎起她的衣领,将她带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突然很失落。

    樱花节的时候我去了朽木家,仍旧是我,凛和白哉,但是明明就很不一样了。

    物是人非。

    烟火大会的时候,我和凛拼酒,不过是想放纵一下。最后被放倒,也是意料中的事。只是为什么这样也能看到你和白哉依偎在一起的样子呢?我被美亚子扶了回去,闭上眼,深呼吸,在心里说一句,你要幸福下去。就这么一直幸福下去。

    我也会很幸福。就算事实不是,我也会假装很幸福。

    白哉认了个叫做露琪亚的妹妹,而那个妹妹跟已过世的绯真夫人长得一摸一样,他这样做,是将凛置于何地?静灵庭内流言纷纷,你让凛怎么办?

    只是我不曾想到凛居然那么容易就接受了露琪亚,甚至露琪亚之后还到了十三番队。凛每天拉着露琪亚到处跑,任务也不管。不过,露琪亚倒是懂事得多,因为她,凛的出勤率高了不少。我还能说什么呢?

    那天,美亚子接到先行侦查的任务,回来的时候居然只剩昏迷不醒的她一个人。稍微离开了一会,回来之后,竟然发现美亚子拿刀砍向露琪亚,而她的身边已经有几个倒下的死神尸体。

    “住手!美亚子!”我冲了过去伸出双臂将他们护在身后。美亚子的身体僵住了,然后冲进了内院。随即院内响起一阵惨叫。美亚子!

    我冲了过去,院内一片血迹斑斑,尸体到处都是。

    “队长,它应该没有走远。”

    “等等,海燕!冷静!现在去正中敌人下怀!”

    “那样也要去。它操纵美亚子,把追随她的部下统统杀死,玷污了她的尊严。让我去吧,队长!”

    不管怎么说,她是我的妻子!

    后来队长,朽木和我一同去了。只是,那时,美亚子已经被它吃掉了!看着地上美亚子的死霸装和斩魄刀,我的心里没办法平静。

    “队长,拜托您了,让我一个人解决。”

    但是,怒气迷住了我的双眼,我抓住了它的一只触角,

    “水天逆转,捩花!”但是,斩魄刀却消失了!中计了!!失去了斩魄刀,仅凭鬼道根本不能消灭它!这个虚是个异型吗?它的触角向我伸了出来,我伸出左手挡住,可是它竟然!钻进了我的身体!!那时候,世界变成了黑白色。

    我知道,但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是,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我是志波海燕啊!!

    最终,在我有意的情况下,我的身体撞上了朽木的斩魄刀。解放了…

    “队长,谢谢你,让我战斗到现在。朽木,因为我的任性让你受苦了。抱歉,很辛苦吧?谢谢你,多亏你,我的心才留了下来…”

    然后我听到了凛的声音,她骂我大笨蛋。

    呵呵,最后还能看见你,真的是太好了。

    “对不起,不能一直陪着你了。但是,看到你幸福,我真的,就已经很满足了。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就算到现在,我能给你的也只是伤痛。呐,你是在为我而哭吗?”哭出来吧,哭出来就没事了。但是,你怎么就是我哭出来呢?

    她将我的头抱在怀中,好温暖。

    “呵呵,我是,笨蛋。所以没办法给你幸福,但是现在,我就要死了,死之前能被你抱住,也很幸福啊。真的。我现在不说,以后真的是没有机会了啊。我从来没有认真地跟你说过,但是,现在,我也不预备说那句话了。我不想让你背上这个包袱,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活着,好好地和白哉一起走下去,要很幸福。呵呵,最后还是这么说了啊,我真的很自私啊…”

    凛,你让我不要走吗?呵呵,对不起了,这次我办不到了。我也想一直留在你身边,但是,已经不行了。你说的那些,我也很想去啊。

    “但是,我知道的,白哉不会欺负你的。我看得出来,他很爱你,你也同样爱他。我只是一个外人而已。虽然希望你能幸福,但是一直看着你们幸福的话,我还是会很伤心的额。所以我决定要先走了。抱歉,最后还是这么任性,真的很对不起。”

    “抱歉,我…”

    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永别了,凛。

    海燕番外你给的温暖

    哭不出来。

    躺在朽木家的屋顶上,看着似乎和以前没什么区别的月亮。哭不出来。

    我的心情很平静,但却好像是平静得过了头。说是哭不出来,其实只是不敢哭吧。因为害怕,会不会没有人给我擦眼泪呢?会不会没有人在我背后支持我呢?

    好像,现在只有这里才能稍微给我一点温暖的感觉。没有告诉任何人,但是当我闭上眼在睁开的时候,站在我面前的分明就是白哉。

    我笑了笑,好像不管我怎么藏,你都会知道我在哪呢。为什么呢,白哉?

    他没说话,我也没有说话。他在我身边坐下,盖住我的眼睛,然后将我搂在怀中。我似乎能闻到他怀中清新的樱花气味,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他搂住我,轻声说:“已经够了。你已经够坚强了。稍微依赖我一下也好,接下来,你还有我。我会陪着你,一直。”

    一直…吗?一直是多久呢?

    我拿下他盖在我眼睛上面的手,握在手里。

    沉默……

    “我,以前有一个弟弟,他是十三番队的第九席,月森星。小星跟我关系很好。他说他会照顾我,他说他会陪着我。但是,小星出任务的时候死掉了。然后海燕来到我身边,扮演着一个陪伴者的角色,你结婚的时候,是他在那陪着我,即使不在身边,即使他也结婚了,我也知道他会陪着我,但是现在,他也死了。现在,你说要陪着我,你会陪我多久?为什么我总要看着他们离开?为什么被丢下的总是我?为什么?”说着,泪水竟然就这么淌了下来。我是在害怕吗?我来到这个世界,什么都改变不了。那么,98原著中并没有我,我又会存在多久?会不会明天就被一个莫名其妙的虚给秒了?我不知道。我害怕。这次,会不会是我丢下你呢,白哉?

    他的怀抱更加紧了一些。

    “试着来依赖我吧。”

    依赖…吗?我可以吗?已经不想再想了。因为我不敢,但是如果对象是你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再试一下呢?是你的话,我是不是就不会被丢下了呢?

    没有说话,谁都没有再说话,只是这么紧紧地抱着,不想再管身边的那些变化了。我点了点头,我会的,我会试着去依赖你,你不要也丢下我。

    他抬起我的脸,吻去了我脸上的泪水。

    我会坚强的。我会幸福的。海燕,我会…幸福的…

    十三番死伤惨重,被伤害的死神不少,又同时失去了副队长和三席,实力大幅下降。露琪亚因为这件事休息了好几天,队葬仪式那天也没去。一时间海燕和美亚子的名字在十三番成了禁语,没人再提。

    队葬仪式那天,我去了,白哉站在我身边,支持着我。那场雨下来好几天,天都是灰蒙蒙的,一如人们的心情。海燕的人缘不可思议地好,十三番的队员基本上都来了。神情悲切的,窃窃私语的,小声抽泣的,还有嚎啕大哭的,神色各异。然而人虽然多,却是又显得极度地安静,那么矛盾。

    呐,海燕,你看你人缘多好,我怎么都比不上呢。我自嘲地笑了笑。看了看放在上面的他的刀鞘,海燕,你最爱的十三番队,我会帮你守护的。尽全力,守护。

    回过头看见身边的白哉担心的神情,我笑了笑。我,真的没事。

    露琪亚休息了几天之后,回来番队正常工作。正常吗?只怕是将悲伤都藏在心底了吧。只是,我是真的不太会劝人啊。只是,我们都会好的吧,嗯。

    后来有一天,竹子队长找我过去,问我愿不愿意接下十三番副队长一职,我愣住了。还没开口,竹子队长就先说了,让我回去好好想想。

    后来我去了朽木家…的屋顶,待了很久白哉才回来。他做到我身边,习惯性地将我的头放到他的腿上,任他摆弄我的头发。一时间谁都没开口。

    “呐,白哉。”

    “啊。”

    “你说,我做十三番副队长好不好?”

    “……”又是一阵沉默,“因为海燕吗?”

    “有一部分是吧,但是……”

    “但是?”

    “呵呵,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十三番的啊。”我看向他,却发现他的脸有些黑,难道我看上去真的就那么不像爱队的人吗?唉…

    “你?”

    “呐,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接受吧。”

    “哎?”

    “接受吧。”

    “你不介意?”

    沉默……真是,明明就那么介意我和海燕,还是为了我而同意了吗?呐,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其实也是个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