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重启末世 终章:后记

终章:后记

小说:重启末世| 作者:古羲| 类别:玄幻魔法

    华夏,某个研究所中。壹 看书9?9 9?·1?k Anshu·

    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坐在阳台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籍,书的封面非常老旧,上面写着几个篆体字,名叫:众神黄昏!

    小女孩静静翻阅着,当看完最后一页时,不禁为书中故事所感染,轻叹了口气,小小脸颊上,有几分淡淡惆怅和悲伤。

    “诗雨,怎么样,好看么?”这时,一个温柔地女声响起。

    小女孩看着走进来的母亲,忧思收起,微微一笑,道:“好看,就是有几个问题没看懂。”

    “是么,说来听听。”母亲很温柔地笑着。

    “这故事里的四大恶兽,为什么最后只写了三个,那个【天道】恶兽去哪了,以它的能力,应该能躲避到其他幸存者的意识中活下来吧,只要还有人存在,就能不死。”小女孩虽然年龄很小,但思绪和逻辑非常清晰,道:“如果它活下来了,肯定没另外三只恶兽受伤严重,它又这么有野心,应该会统治人类吧,这样岂不是打破轮回了。”

    母亲微微一笑,道:“里面的所有人和事物,其实在一开始就注定了,就像他们所看见的历史那样,在历史上,【天道】被封印了,虽然里面没写是被谁封印的,但能够推测出来,应该是那三位越壁者。”

    “越壁者?”

    “你记得在天道突破封印的时候,越壁者出现了么,当时故事里描写,它没有丝毫惊讶,说明他早就知道,所以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亲手封印的。”

    “越壁者应该打不过【天道】吧?”

    “后来是打不过,但里面主角繁殖出的三位分身,却没有受到战斗的波及,一直在时间矩阵中,而【天道】虽然躲的快,但还是被创伤了,如果三位已经成长起来的越壁者,要对付一个重伤的【天道】,应该是有可能的。”

    “原来如此。”小女孩懂了。

    “四大恶兽的【守护】,就是那只巨鳄么,它为什么被称作守护?”小女孩又问道。

    “大概是它后来的意识从狂化状态苏醒了吧,看到了身旁的世界树和信仰尸体,所以一直守护在那里,于是被人们称作了【守护】,只是,它终究是受伤太重,恢复了一些,最终还是不敌那些巨人神王的联手攻击。”

    小女孩疑惑道:“这些巨人神王为什么要斩杀它,难道不知道它是众王之王的坐骑么?”

    “这一点,等会儿再回答你,跟另外一个你还没意识到的问题一起回答你。”母亲温柔地笑着道。

    小女孩知道她在考验自己的观察和思考能力,不服气地轻哼一声,道:“没有我没有意识到的问题,你刚说【信仰】尸体?难道它死了?找到它的时候,它不是奄奄一息么,难道恢复不过来?”

    母亲微微一笑,道:“故事里虽然没有明说,但你可以从侧面判断出来,若是能够恢复,众王之王就会动手帮它治疗了,但是没有,说明它受的伤,已经出了众王之王治愈的能力范围,也出了它自愈的极限。”

    小女孩恍悟过来,叹息道:“这信仰挺好的,居然就这么死了,作为一只怪物,却对人类这么忠诚。”

    母亲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头,道:“这就是人生,无法圆满。”

    “妈妈,众王之王为什么会重生到灾难前,是巧合么,还是人为的,他重生的意义何在?”小女孩凝眉思索道。

    “存在即是意义。要?看 ??书 9?9?9?·1书k?A?nshu·”母亲微笑着道:“若是他没有重生到灾难前,他没有那么多的生存知识,就无法快成长,也就无法赶到灾难爆时,成长到能够对抗的程度,这大概就是他重生的意义吧,至于是不是人为的,这个就不知道了,记载不详细。”

    “会不会跟收养他的老人有关系?”

    “不知道,或许有。”

    “那个老人是谁?”

    “你认为呢?”

    小女孩看着母亲逗弄的目光,哼了一声,道:“不说拉倒,那三大恶兽的来历都有,为什么没有交代【天道】的来历,按这故事来说,它被封印了,然后到下一次灾难爆时,又突破封印,然后又被封印了,这样循环下去,那它的起源在哪里?”

    “没有起源。”母亲嫣然一笑,道:“就跟众王之王一样,自己栽培了自己,自己安排了一切,到了下次灾难爆时,那个他‘自己’,又会把他当成众王之王,其实,这个故事的结构,并非是单纯的轮回和循环,因为没有过去,没有起源,看上去,这个世界是动态的,是不断展的,但如果以更高的视角去看,就会现,这是静态的,是一幅画。”

    “听不懂。”小女孩皱皱眉,精致的小鼻梁轻轻皱起。

    母亲笑了笑,道:“如果非要说起源的话,那就是最终的灾难吧,因为所有的生命,都是它孕育出来的,它是万物之母,如果把它看作是一个人,那么你所看见的这些故事,就是生在这个人身上的一幅画,一幅静止的画,这种静止,跟我们人类定义的静止不同,就像你看自己的身体,是静止的,但你看不到你手上的细菌,在蠕动。”

    小女孩一点就透,“我知道了,其实故事里的这些人,才是真正灾难的本身,也是灾难的制造者,难怪里面有的【罪民】,那些罪民或许察觉到某些东西,知道人类才是祸害,所以才会,其实他们不是罪民,是好人。”

    “不错,不过这些罪民可不是好人,他们不能定义为‘好人’,因为他们没有作为‘人’的基本立场,就像很多自认为有善心的人,目睹了人类的烧杀砍掠,破坏大自然,就恨人类,目睹了人类伤害动物,就认为人类是罪恶的,其实不对。”母亲表情稍微严肃几分,道:“这样的想法,只能说明他们的人格不健全,没有作为人本身的自觉,每种生命都有自己的生命形态,就像食肉的,就会吃肉,不可能去吃草,吃草的,也不可能去吃肉,那些认为吃草的,就是善良动物的人,殊不知,草也是有生命的。”

    “只是,他们对生命的定义不同,破坏了他们认为的生命,就认为是破坏,破坏了他们不认为是生命的,他们毫不自觉。或者说,破坏了他们不喜爱的生命,他们会很开心,破坏了他们喜爱的生命,他们就憎恶了。”

    “但不管是喜爱不喜爱,憎恶人类本身,就是一种罪恶,没有基础的健全人格,不当不配当一个动物,更不配称之为人!”

    “我们所看见的一花一草,都有自己的生命,而生命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分,只有我们喜欢和不喜欢的区分,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本能方式,这些罪民能容忍灾难消灭他们的本能,却无法容忍他们自身生存和繁衍的本能,这就是可悲之处,我们人类最伟大的地方,是在于我们懂得克制本能,知道羞耻和尊严!”

    小女孩彻底明白了过来,重重点头,“我知道了,妈妈。要?看 ??书 9?9?9?·1书k?A?nshu·”

    母亲知道她是个聪明孩子,欣慰地笑着道:“你是不是还想知道,为什么这些罪民意识到人类是病毒的这件事,而那些四大恶兽却不知道?其实很简单,这些恶兽跟人类并无太多交际,最喜欢动心思的【天道】又被封印了,而即便是罪民跟那些神王们说了事实,这些神王们也接受不了,也无法理解。”

    “而罪民之所能够理解,其实罪民是从第二纪元兴起的,第一个罪民,也是最强的罪民,就是吉尔伽美什,他的父亲是【末日】,虽然他没有觉醒出【末日】的维能力,但基因中,终究流着同样的血,或许是在偶然的梦境中,又或许是某个契机的时刻,他的思想维了,看到了灾难的模糊本体,简单地理解了灾难的存在,所以,他成为了罪民,他知道其他人无法理解,所以用自己的方法,来诉说人类的种种罪恶,就像邪教一样传播着病毒一般的扭曲知识。”

    “说到这里,就要回答你前面的问题了,为什么明明是循环的,天道却不记得灾难为何爆,那些巨人神王,包括‘格’这位巨人神王,也没认出众王之王来。其实故事里面说了,众王之王和灾难本身,进入了高维度中,所以,自动地在这些幸存下来的人心中,变成了无法理解的事物,哪怕他们曾经跟众王之王很熟悉,最后也会无法理解他,无法看到他,也无法听到他的声音。”

    “关于他的一切,都会变成无法理解的空白记忆,这就是为什么,天道目睹了灾难,突破封印后,却又不知道灾难,无论灾难爆多少次,都没有人会知道,因为那是高于他们的维度,就算他们经历了,用东西记录下来了,也看不懂,看不明白。”

    “这就像你拿起一只蚂蚁,让它体验到了高空,但你将它丢下去时,它还是只懂爬行,它还是不知道世界有高度的存在,也不知道世界是立体的,无论你将它丢多少次,它感受到了,体验到了,但就是无法理解,也不知道!”

    小女孩怔道:“这么说,众王之王会从所有人的记忆中消失?”

    “消失的只是他的面貌,它的声音而已,所以人们知道有这样一个存在,但去思考时,却无法知道这个存在,是怎样的形态,是人形,还是球形,还是能量形态,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