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骑士的血脉 第五章 新的时代

第五章 新的时代

小说:骑士的血脉| 作者:血珊瑚| 类别:玄幻魔法

    战争终于结束了。

    在巴马的无忧宫里面,弗兰萨皇储阿西米亚亲王代表联盟在投降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五分钟之后,消息传遍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同盟这边自然是为胜利而欢呼,当天晚上,各国无一例外都举行了盛大的庆祝仪式。

    本来联合指挥部也有庆祝安排,只不过参加的全都是各国的代表,真正的高层早已经回国了,像安妮莉亚、卡洛斯这样的人,肯定要和本国的国民一起庆祝战争的胜利。

    利奇当然也回国了,他虽然不在乎这些,但是此刻的他,代表的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大家都很清楚,他是蒙斯托克第二共和国的创立者。

    时隔一年半,蒙斯托克已经不再是一片废墟,虽然战争的创伤仍旧没有弥合,中部和南部还随处可见废弃的城市,但是很多新城市已经在建造之中,裴内斯这个首都也开始渐渐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在裴内斯的郊外,多了一片以前没有的区域,那里就是当初规划的行政区。

    这片区域既然是利奇设计的,自然是利奇喜欢的那套风格。

    整个区域就像是一个大型园林,除了几座纪念碑,就只有两座宫殿式的建筑物,一座是国会宫,因为新的共和国是总理负责制,国会的地位在总统府之上,所以这座国会宫的位置最为显眼,位于行政区的中央,而且也最气派,是按照十六世纪后古典主义风格设计的。另外一座宫殿式建筑物是裴内斯博物馆,那里是前一个共和国唯一残留的印记,里面放着前共和国的一些历史遗迹,当然利奇也为新的共和国留下了地方,像博斯罗瓦和布鲁姆的遗物就放在了里面,第一批龙式战甲中的一部也放在了里面,除此之外还有蒙斯托克第二阶段战役时,他搞出来的那种最早的飞翼,也放在了博物馆里面。

    在行政区的外围,是成片的大楼,那是用来安置各个政府部门的地方,之所以放在这里是因为出入比较方便。

    行政区的一角有一幢两层楼的小别墅,那就是总统府,也是利奇暂时的家,至少他的老爸老妈就住在这里。不过大部分时候,这里只有利奇的老爸一个人。利奇的老妈爱热闹,再加上她的虚荣心一直都很强,住在总统府里面毕竟太寂寞了,缺乏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所以她经常不住在这里。

    不过今天,利奇的老爸老妈全都在家里面,因为利奇也在。不只是他,105小队的成员基本上都在,只少了一个翠丝丽。来访的客人还包括海格特和埃尔文。

    这些人聚集在这里,名义上是为了看焰火。

    为了庆祝联盟的投降,裴内斯市政厅拿出来一万多发焰火,等到天色黑了之后,焰火晚会就要开始了。

    那些焰火早在三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反正那个时候就已经看得出,联盟败局已定。

    这么多焰火倒也没花费太多的钱,战争结束之后,剩下了大量的火药,这玩意儿可没有能量结晶那样用途广泛,制作成焰火也算是对賸余军用物资的有效利用。

    放焰火的地点是行政区中央广场上,此刻一排炮兵早已经等候在那里。

    广场的四周围满了人,差不多有十几万人跑过来看热闹。利奇家的四周也围拢着不少人,只是被铁栏杆阻挡着,没有办法过来。

    在后院的空地上,竖着几顶遮阳棚,下面放着桌椅,利奇和老爸老妈占据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的并不是咖啡或者奶茶,而是鲜搾的西瓜汁。

    果汁这类东西,在以往是上不了台面的,不过自从利奇一家登顶之后,这已经成了一种时尚。

    “战争终于结束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嘉利在一旁问道。

    今天这么多人跑到利奇家来,为的就是想知道利奇的打算,只是埃尔文不方便开这个口,海格特则有的是机会问这件事,并不急于一时。

    “接下来的几年,最重要的肯定是接收,原属于联盟的那些骑士。”利奇知道大家为了什么而来,因为蒙斯托克在同盟中的重要程度已经排到了第五位,所以战后的红利之中,蒙斯托克可以分到很大一块。

    对于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飞地,大家都不是很感兴趣,现在的蒙斯托克远没有到往外扩张的时候,那些飞地顶多作为贸易中心来用,大家真正关心的是人。

    “听说你放弃了那些战甲制造师,用来换取更多骑士?”海格特溜躂着走了过来,说这话的时候,他多少带了一些抱怨的味道,也就只有他可以这样做,埃尔文虽然同样非常不满,却丝毫不敢表露出来。

    “人才还是自己培养的好,有我在,你们难道还担心蒙斯托克出不了几个大师?”利奇并不是自负,他说这话确实没错,在战甲制造师的世界里面,只要出现一个神工级别的人物,在他的指点之下,周围很快就会出现一大批大师,如果政策没有什么失当的地方,那么这个国家的战甲制造技术很快就会发展起来。完成这一切,前后少则十几年的时间,多则二三十年,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点时间根本不算什么。

    “我想起一件事来,之前我曾经和德雷达瓦人谈妥了一系列援助计划,他们要进行军事改革,以前那套已经不适合眼前的状况了,独立军这边不适合出人,由你们两家出人吧。多派一点人过去,让他们机灵一些,和当地人相处得好一些。”说到这里利奇挤了挤眼睛:“那里重男轻女,女孩子不值钱的,让你们的手下多骗一些女孩子过来。”

    海格特一开始听到让他和埃尔文派人前往德雷达瓦,原本还有些不甘愿,这种事对国家有利,但是对各个军区和那些被派遣的人,就谈不上有好处了。但是现在,他却听出了一些名堂。

    经历了这样漫长的战争,大量男性骑士战死沙场,所以男女比例显得很不平衡,再加上这一次得到了一大批俘虏,其中又以女性为主,所以蒙斯托克的男性骑士根本就不缺女人,就连十三四岁刚刚发育成熟的小骑士,也都已经配上了不止一个女人。

    不过海格特倒是能够理解利奇的想法,女骑士的数量越多,共和国恢复元气的速度也就会越快。

    对于现在的蒙斯托克来说,钱和物资都已经不缺了,唯独缺实力。这么大一个国家,骑士的数量还不到十万,太让人难以想像了。也容易迎来邻国的觊觎。

    “骑士也该改变一下形象了,不能老是高高在上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学一下德雷达瓦人,让他们帮忙进行重建工作。”利奇这一次是对所有的人在说话,不过相对而言,埃尔文那边做起来就困难一些了。

    首先就是北方保留的比较完好,需要重建的地方不过,除此之外,埃尔文的派系成员全都是豪门世家出身,他们现在已经感觉到很憋屈了,再让他们放弃骑士的尊严,充当苦力的角色,他们绝对不会愿意干。

    “这种事最好不要强迫。”海格特知道埃尔文难以开口,他不得不出来打圆场。

    “我不打算强迫,反正接下来军费的数量不会像之前那么多了,平均分配的话,各个军区能够拿到手的钱就那么多,如果拉不下脸来,就饿肚子去吧。”利奇并不在意,他已经给了选择的机会,同样他也不担心埃尔文的人来和他闹。

    只要做到公正和不偏不倚,别人就不能说什么,如果有人想要闹腾,只会自取其辱。现在的蒙斯托克,已经不是当初那样由一小撮人掌控,各个集团各个阶层互相制约,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再加上财政公开,每一笔经费的去向,只要想查,绝对可以查得清清楚楚。

    “你的意思是,把钱用在国家的重建上,如果军方出面的话,这笔钱等于是转了个圈,最终仍旧回到军队的口袋里面?”莉娜比较明白这里面的奥妙,不管是在卡佩奇的时候,还是在西线,她都兼管着后勤保障这一块。

    “塞进军队的口袋里面,总好过被某些人贪污掉。”利奇说这话的时候,语调之中隐约带着一丝杀气,前共和国就贪污严重,新共和国刚刚建立不久,这种风气又开始死灰复燃。他一回到蒙斯托克,马龙就带着一大堆的资料来找他,那些资料看得他只想杀人。

    “对了,现在战争结束了,我也可以退役了。”利奇非常轻松地说道。

    海因茨和埃尔文眨巴着眼睛,他们都被这个消息给惊呆了,但是偏偏他们又没办法反驳。利奇和其他骑士都不一样,这个家伙不但是后天觉醒,而且是战争时期强制征兆入伍的。他最初登记的就是后备役。

    利奇的这个身份就和他见习骑士的等级一样,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改过,偏偏大家都已经忘了这一点。

    “你想像马克斯那样?”莉娜首先猜到了利奇的打算。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差不多,不过更关键的是,我不想给第二共和国留下一个军人干政的传统。”利奇说道。

    “难道你打算从政?”莉娜这一次吃惊不小,这完全不符合利奇平日的表现。

    “这不可能。”四周好几个人都同时叫了起来。

    “我打算设立一个第三处,独立于各个部委之外,也不由总统、内阁和议会的掌控,人员就我一个,经费可有可无。”利奇像是在开玩笑一般。

    众人又一次面面相觑,大家都开始搞不清楚利奇的打算了。

    “你这个部门打算管些什么?”利奇的老爸忍不住问道。

    “不管事,只管人。”利奇笑嘻嘻地说道:“像前总统亚尔诺那样的家伙,从法律上来说,是没有人能够管得了他的,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除此之外,现在有一大堆人占着位置不办事,另外一堆人整天想着捞钱,法律明明有用,却偏偏起不到效果,这帮人就由我的部门来管。”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好半天才听莉娜喃喃自语般地说道:“怪不得要退役,还是退出去比较好。”

    这一次众人终于明白了,这可不是什么军人当政的坏传统,说得难听一些,这根本就是恐怖统治。

    古往今来,绝对没有哪个人像他这样胡来,上位者或是干纲独断,或是玩平衡,却没有像他这样明明放着大道不走,却挑一条幽暗小路的。

    “放心,我也知道这不是一件好事,所以这个部门只有我,等到我干不动了,这个部门也就自动撤销了。至于对外,这个部门名义上管着火灾、车祸之类的意外事故。”利奇早就想好了一切。

    他很清楚自己的底细,他不是玩政治的那块料,并不是说他的脑子不够用,而是因为他没兴趣和别人玩那个脑筋,他看待问题越来越接近一个骑士,让他感觉到不舒服的人,直接用实力解决。在骑士的世界里面,用的是公开决斗的办法。

    普通人当然不可能用这招,而且对于骑士来说,杀死普通人始终是一种禁忌,不过利奇从来没有将自己看作是骑士,同样现在的他越来越不在意那些规矩。

    “你把自己定位为执法者还是裁决者?”埃尔文老头难得正义心暴涨,对于他这样一个传统的人来说,利奇的想法显然太可怕了,骑士不能杀戮普通人是最基本的规矩。

    “我觉得我既然是执法者又是裁决者,可以吗?”利奇一点都没有把埃尔文当回事,现在已经不是一年多前,并不是说,他的地位提升了,而是心态完全不同了。

    一年前,他想着的是让蒙斯托克强盛起来,但是现在他的脑子里面装着的是整个世界,只不过他不是想要拥有整个世界,而是要控制这个世界的走向。

    如果论野心的话,他的这个野心比乔治五世的野心,绝对要大得多。

    这话让埃尔文哑口无言,他这才发现,以利奇现在的实力,他就算想当皇帝,似乎也不是一点可能都没有,更别说执法者或者裁决者了。

    “时间可以证明一切。”嘉利在一旁冷冷地说道,她讲这话显然是站在了利奇这边。

    “我也觉得没什么,既然法律无法执行,就说明体制还不完善,那么在正常的途径之外,再用些额外的手段,也完全可以理解,只要对大多数人来说公正,就可以了。”海格特也比埃尔文老头要洒脱得多。

    说实话,因为前共和国的缘故,他们这些人对于政府官员,多少有些怨气,而新的共和国虽然已经在这方面改变了很多,而且利奇一直在打压那些豪门世家,但是因为惯性的缘故,那些以前的政治豪门,一个接着一个重新冒了出来,而且话语权越来越重。要不是现在政坛上多了以利奇的母亲为首的那帮女人的搅合,恐怕情况会更加恶化。

    “你打算退役的话,难道以后军队的事全都不管了?”埃尔文当然要搞清楚这件事,他并不认为这就对他有利。

    如果能够独揽大权的话,他当然不介意利奇离开,但是现在蒙斯托克分成三块,肯定要有人出来调派资源,这件事也就只有利奇干得了。

    其他人也全都看着利奇,他们也非常关心此事,这一次他们过来,原本是为了确定战后资源怎么分配?军队下一步怎么发展?没有想到利奇突然间来了这么一手,所有的人都给弄得措手不及。

    “军队的事,我不会具体插手,我打算在老家格拉斯洛伐尔搞一个实验室,今后新战甲的设计就在那里进行,核心部件也在那里制造,那些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就由你们自己负责制造,三个战区各设一个大型兵工厂,不算过份吧?”利奇说着自己的想法。

    “人员的调派呢?”嘉利问道,她同样也是代海格特和埃尔文问这个问题。

    “我以前不是说过吗?每几年进行一场演习,测试一下各个战区的实力,以后新生的安排,就以演习的成绩来定,成绩好的先挑,成绩差的就只能吃剩饭。”利奇看了看海格特和埃尔文,他很清楚嘉利是根本不担心的,只凭105小队就可以稳赢另外两个军区,而另外两个军区,论整体实力,肯定是海格特的军区更强,但是说到中阶武力,却是埃尔文有优势。

    当初还有另外的协议,某个军区一直垫底的话,那个军区就会被撤销,不过这条已经没人再提了,现在原105小队的成员,几乎都已经是辉煌骑士,原独立兵团的成员三分之一成了荣誉骑士。另外两个军区根本就没有可能与之对抗,如果再按照当初的协议执行,就成了刻意谋夺另外两个军区了。

    “军费和其他资源,暂时平均分配,今后肯定也要按照演习的成绩来分配,除非有事必须由我出面调解,要不然我不会插手。”利奇说道。

    正说话间,突然远处传来“砰”的一声轻响,只见一颗焰火飞上了天空,紧接着又是“砰”的一声轻响,焰火在半空中炸裂开来,化作了无数五颜六色的光点,朝着四面八方飞散开去。

    “现在庆祝开始了,我们全都放松一下吧,既然战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容易解决,只要坐到一起好好商量,肯定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

    利奇的这番话,等于是给将来定了一个基调。

    ……

    整个夏季,同盟都在为胜利而忙碌着,各国都在忙着洗劫投降的联盟各国,首先就是瓜分那些骑士,这同样也是为了让联盟不至于再死灰复燃。

    当然也有不愿意离开故土的骑士,他们会放弃骑士的身份从军队里面退役,然后生活在普通人中间。

    一个骑士从有记忆的那天起,学的就是怎么作战,除此之外他们什么都不会,偏偏骑士的食量比普通人大得多,所以对于这些退役的骑士,能够养活自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能够坚持这样做的人,数量并不是很多。

    而对蒙斯托克人来说,这个夏天最令人震撼的,并不是联盟的投降,而是一连串意外事故。

    出事故的人集中在执法部门,首先是最高法庭的五位法官在午间休息的时候喝水呛死,紧接着各级法院也陆续有法官被车撞死,翻车而死,吃东西噎死,甚至走路不小心从楼梯上滚下来摔死。之后就轮到了警察系统,一个月间前后两任警察厅长意外死亡,一个是不小心打翻烛台被火烧死,另外一个是写字的时候不小心戳穿了喉咙。

    在出现了这一连串意外死亡之后,就算傻瓜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至于问题在哪里?只要看一下这些死亡事件最后都被归到哪个部门,就可以明白了。

    一个月里面蒙斯托克全国死了六十几个法官,将近一半的警察局长和警察厅长,如此大规模的意外死亡事件,让这些原本炙手可热的位置,变得就像是火山一半令人畏惧,最后只能从宪兵和军事法庭调人,才把空缺的位子给填满。

    八月初,突然间裴内斯出现了一股流言,说这一连串的意外死亡事件,实际上是谋杀,杀人的是一个外号“午夜侩子手”的家伙。

    正当这个流言越传越厉害,议会里面三分之一的议员“愤然”要求执法部门调查此事的时候,突然议会副议长莫文。喀什葛尔自杀了,在他的尸体边上放着他的忏悔书,那里面交待了他的大量罪行,比如他收受了什么人的贿赂,将政府某个职位授予了某人,又比如,他获取了某家商行的股份,因此充当了那家商行的后台……所有的罪行都记录得异常详细,涉及人员,时间和地点全都交待得一清二楚。

    当天下午,与之有关的十二位议员和二十几个政府官员也自杀了,在他们的尸体边上发现了忏悔书,那些忏悔书同样的详细。

    然后,在意外死亡风潮结束之后,蒙斯托克又刮起了自杀风潮。

    一个星期之后,半数的议员和三分之一的政府官员都自杀了,越是热门的部委,自杀率就越高。到了这个时候流言已经止住了。

    ……

    裴内斯人心惶惶,但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人知道,利奇已经离开了首都,每一个月只有上旬和下旬,利奇才会待在裴内斯,月中的那几天,他必然会前往格拉斯洛伐尔。

    格拉斯洛伐尔和施泰因一样,是第一批重建的城市,一年半过去了,这里早已经变了样。

    原有的城区大部分被推倒,只留了利奇以前住的老城区,那里按照卡佩奇老街的做法,变成了一个充满了怀旧味道的地方,虽然外表保留着原来的样子,里面的装修却充满了古典和雍容的感觉,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种下等区域了。

    新城紧挨着老城区,最早建造的几片区域全都已经完工了,在外围还有几片新的区域正在动工之中,格拉斯洛伐尔现在已经超过首府萨瓦,成为了南部最炙手可热的一座城市。

    独立军的总部就设在格拉斯洛伐尔东南部二十公里的一片山岭之中,当初利奇曾经在这里战斗过,几年过去了,曾经战斗过的痕迹早已经消失,现在这里多了一座小城。

    整座城被数米高的铁丝网围拢着,四周全都是了望哨和侦察气球,在这座小城的一角,许多经过改装,专门用于工程建筑的机甲正在忙碌着,那里将会是利奇所说的实验室的所在地。

    这片区域和军营虽然相连,但是中间多少隔开了一些距离。

    军营的正中央有一座小山,那是故意留下的,其他的小山都已经被铲平了。

    这唯一的小山的山顶微微凹陷下去,就仿佛是一座要塞似的。这种风格并不稀奇,很多炮台、要塞和了望台都是这样建造的。

    这片山顶有广场那么大,上面支撑着一张巨大的伪装网,此刻那水泥的地面上全都舖上了一层竹蓆

    一队队女骑士走了上来,到了山顶上之后,她们立刻脱掉了衣服,然后朝着旁边的一排洗浴室而去。

    那些已经将身体里里外外都清理干净了的女骑士,也不穿上衣服,她们就这样赤条条地在广场上,或是三三两两地在那里聊天,或是独自一人四处转悠。

    那些聚拢在一起聊天的女骑士,时不时地会你掐我一把,我拍你一下,那一阵阵泛起的臀波乳浪,绝对会让人血脉贲张。

    利奇就有这样的感觉,好在此刻他的怀里有抱着一个女人,他那硕大的性器就插在那个女人的yin道里面,享受着那强有力的搅动。

    那个女人是薇利亚,此刻的她早已经意乱神迷。

    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薇利亚不肯在公开的场合,和利奇做爱了,但是现在她却一点都不在意。

    和利奇在一起的,并不是只有薇利亚,嘉利、黛娜她们都在,甚至连迪蒂也在。她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能够看到满足的神情,她们的两腿之间则满是白浊的黏液和泡沫。

    “这一次人数稳定下来了吗?”利奇扫了一眼上山的那些女骑士。

    “总共两千一百四十三人,这里面有十二个人是新增加进来的,按照我的估计,接下来不会再有人加入进来了。”嘉利管着这个军区,她对这类事最为清楚。

    这两千多人里面,有四分之三是原来的独立兵团的成员,是最早和利奇发生关系的那群女人,当初她们和利奇做爱也是一种无奈,为的是能够增加一些实力,这样更有把握在这场战争中生存下来。

    利奇并没有一定要她们留在身边的意思,所以战争结束之后,她们之中有家庭的,就回到了各自的家庭。像薇利亚就选择了摩撒赖。

    但是很快问题就出现了,大部分的男人都无法容忍妻子和别的男人发生关系,更何况,和利奇发生过关系的女人,身体上都会发生一些无法掩盖的变化,比如下阴光洁无毛,阴阜变得异常饱满肥厚,yin蒂大如黄豆,就算那些男人对此视而不见,一旦和妻子做爱,他们立刻会发现妻子的yin道已经被撑大了,里面变得非常宽松,而且妻子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感,稍一碰触就有反应,淫液大量分泌,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但是他们想要让妻子达到高氵朝,却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继续检查,还会发现妻子的肛门已经变得非常有弹性,可以轻松地插入进去。如果抽打妻子的屁股的话,她们居然也会有反应,似乎能够从痛苦中得到快感。

    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弄成这样,只有很少一部分特别恩爱的夫妻,能够默认这种状况。

    和原独立兵团的女骑士同样遭遇的,还有那些曾经被俘虏过的女骑士,她们被瓦雷丁人俘虏的那段日子,同样也是饱受蹂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