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武侠修真 仙侠魔踪 第五回 芜花仙子

第五回 芜花仙子

小说:仙侠魔踪| 作者:潜龙| 类别:武侠修真

    紫琼走到东边窗前,推开窗户,缓缓跪在地上,双手合十,默默暗诵。

    彤霞为上官婉儿穿上衣衫,说道∶“我和紫琼姐姐正想法子,娘娘请再忍耐一会,相信必定有解决的方法。”

    她口里虽这样说,但经过多次失败后,心中着实全没底儿。

    上官婉儿这时全身发滚,血脉贲张,情慾如潮,意识已是模糊不清,对彤霞的说话却听而不闻,只是张开小嘴,迷迷糊糊道∶“给我……求你给我……我好想要……”

    彤霞听见,望向辛鈃轻叹一声,心想∶“兜儿虽然神勇过人,又岂能不眠不休做这种事,倘若再无解救方法,当真后果堪虞……”

    思念方落,整个房间倏地豁亮起来,一道七彩光芒自东边窗户进来。辛鈃和彤霞同时望去,只见流光徘徊,艳丽耀眼。彤霞连忙扯一扯辛鈃的衣袖,低声说道∶“兜儿,玄女娘娘法驾,快快跪迎。”

    三人一字儿跪到窗前,依礼参谒,同声道∶“参见玄女娘娘。”

    一个轻柔清亮的话声传到众人的耳中∶“兜儿,你去把上官婉儿扶到窗前。”

    辛鈃听见,连忙应了声是。

    只见上官婉儿仍是迷离倘恍,口里不住低声呢喃∶“我还想要,快……给我……”

    辛鈃双手扶着她娇躯,将上官婉儿搀扶到窗前跪下。

    玄女娘娘的声音再度响起∶“上官婉儿乃受魔咒肆虐,便是交梨火枣,金浆玉醴,亦无法彻底根除。”

    接着一道白光自窗外疾射而至,上官婉儿的前额上,忽见她全身猛地一抖,体内冲突不休的慾火立时稍减,白光一闪而过,随即消失无踪,上官婉儿即时清醒过来。

    上官婉儿打愣片刻,发觉与众人跪在地上,又见窗前彩光流晃,心中正感奇怪,自言自语道∶“我……我怎会跪在这儿?”

    辛鈃在旁听见,喜道∶“玄女娘娘,她……她已经没事了吗?”

    上官婉儿听了辛鈃的说话,不由一愣。她刚才在隐约问听见众人的对话,似曾听过什么玄女娘娘,心想∶“莫非真的是……”

    上官婉儿正疑惑间,一个清澈的说话声自远处飘然而来∶“上官婉儿听着,现在只能暂时压制你身上的魔毒,孟冬一至,灵芝难救。若要根除,必须寻得‘灵宝神真秘法’,方能解读破咒。”

    上官婉儿听闻,一股敬畏随心而起,说了一声“是”拜伏于地。

    上官婉儿口里应着,心里却想∶“难道……难道我真的遇见了神仙?”

    眼睛却斜斜望向众人,只见紫琼和彤霞毕恭毕敬的跪着聆听,甚是携志诚。忽听得辛鈃问道∶“敢问玄女娘娘,‘灵宝神真秘法’究是什么宝法经典?要到哪里才能寻获?还请娘娘赐教。”

    玄女娘娘道∶“此秘法出自上清开派祖师‘南岳仙姥紫虚元君’。三百多年前,紫虚元君座下有两名弟子,大弟子名叫霍离,另一个叫尚方修门,两名弟子深得师父真传,精通道学方术,并习得‘灵宝神真秘法’。没想大弟子霍离气傲心高,一心要超越师父紫虚元君,背本趋成,终于渐入魔道,最后弃师而去。而这个霍离,便是天魔罗霍幽的先祖。”

    除了上官婉儿外,三人听后均惑愕然,再听玄女娘娘道∶“紫虚元君知道霍离一去,势必祸及苍生,遂把降魔明珠给予尚方修门,以此宝珠克制霍离。而霍离的天魔邪咒,全出自‘灵宝神真秘法’的宝经内,只要寻得尚方修门的后人,获得宝经内的解咒口诀,并配合降魔明珠,便可将魔毒彻底根除。”

    紫琼道∶“咱们如何才能找到尚方修门的后人,恳请娘娘指点迷津。”

    玄女娘娘道∶“在这三百多年来,尚方一族直来蛰居蒲圻的蒲圻湖畔。而那个地方,曾有‘灵龟观涛’之喻,只要觅得灵龟,便能找到其后人,不但能除去魔毒,其后人还可帮助兜儿一臂之力,灭妖擒魔。”

    辛鈃在心中算一算日子,心想∶“孟冬十月距今不到四个月,这段期问若找不到尚方修门的后人,上官婉儿岂不是要糟糕!”

    思念未落,玄女娘娘的话声再度响起∶“上官婉儿,你乃是奎星托世,仙缘非浅,我现在收你为座下弟子,赐名羌花。”

    辛鈃喜道∶“玄女娘娘收你为徒,岂不是成为紫琼的师妹,变成神仙了吗?一元花仙子,挺不错的名字啊!”

    上官婉儿听后,一时竟反应不过来,不知是惊是喜。

    彤霞道∶“羌花姐姐,还不快点拜谢玄女娘娘。”

    上官婉儿连忙拜跪,玄女娘娘道∶“紫琼,羌花就交由你来照拂点化。天魔罗的女儿霍芊芊出自魔门,必能看懂解咒之法,可带同她一起前去。”

    紫琼拜道∶“紫琼谨遵娘娘法旨。”

    玄女娘娘又道∶“大唐天下不出两载,将有一场大变,羌花你若留在宫中,必有杀身之祸。从今日起,你的身份就由彤霞来代替。”

    羌花应了声“是”便在此时,远处传来一阵法音∶“甘露法雨,还淳返朴……”

    几颗晶莹的水珠自窗外进来,在半空萦绕三匝,幻成点点金芒,浇在羌花的头上,羌花顿感灵台清明,精神为之一振。

    法音渐歇,彩光同时徐徐消失,便知玄女娘娘已经离去。各人站起身来,辛鈃笑道∶“真没想到,玄女娘娘会收上官……不,应该叫你羌花才对。”

    紫琼上前挽着一元花的手,说道∶“自始咱们便是姐妹了,关于我和彤霞的身份,还有兜儿的事,待我一发说与你知道吧。”

    牵着她来到榻缘坐下,慢慢与羌花说了。

    羌花听后,说道∶“这样说,那个妖孽是打算颠覆大唐江山了,无怪现在朝中乱作一团,处处秽气横溢。”

    辛鈃道∶“听刚才玄女娘娘所说,当今皇上之位是保不住的了,前时彤霞也曾转告娘娘的说话,叫咱们肃清朝中魔孽,匡扶新君,就是不知那位新君是谁?对了,羌花你在宫中这么久,应该看出一些端倪吧?”

    羌花道∶“韦皇后、安乐公主、宗楚客等虽有夺位之心,但以我认为,他们都是短见薄识,只求近利之辈,谋夺帝位,还不是气候。况且他们都高估了自己,即使有什么不轨的举动,也必是短命的。现在人心思唐,武周时代和女皇的时代将会永不复返。如我没有猜错,大唐仍然会是李家天下。”

    辛鈃道∶“除了当今皇上,李姓皇亲中只剩安国相王李旦,莫非……”

    羌花只笑不答,辛鉼心想∶“老哥李隆基是相王之子,老头子若做了皇帝,他便是皇子了。对呀,当初紫琼看见他时,曾说他有真龙之相,如此看来,老哥承继父位登极为帝,也并不是没可能的事!”

    这时彤霞道∶“羌花,免得让旁人起疑,只好暂时要委屈一下你。”

    当下施法将她变回原先自己的样子,又说道∶“离开这里,十二个时辰后,便会还原你本来面目。”

    廿兀花点头称谢。

    彤霞又道∶“羌花你身怀魔毒,实不能再拖延耽误,我看还是尽快启程吧。”

    再向辛鈃道∶“这段期间,我会为你向朝廷交代,说你奉我之命要到外面办点事,放心去吧。还有小雀儿,据我所知她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得好好和她说一声,免得她挂心。”

    辛鈃点头道∶“这个当然,还有筠儿这个丫头,她若知道我要去蒲圻,不知会怎样想!紫琼,咱们真要和那妖女一起去吗?”

    紫琼道∶“玄女娘娘的说话,你敢不从吗?其实霍芊芊也不是你所说这么坏,以后你得改改口,不可妖女前妖女后的叫了。”

    辛鈃无奈,只好点头应承∶“但要是她继续和我抬杠,那就很难说了!”

    是日,辛鈃去见小雀儿和筠儿,二女听见,自然百般不舍他离开,扯着他要一同前去。但辛鈃知道,紫琼和自己的身份,目前还不能让她们知道,加上小雀儿身怀六甲,更不宜在外四处走动,只好连哄带骗出言安慰,并且说回来后便立即和小雀儿成亲,这才稍稍让二人开怀。接着又和杨曲亭夫妇交代清楚,还写了一封信,托人送与李隆基,说有事要离开长安数月,无须挂念。

    霍芊芊听了紫琼说要她一同前去江南,高兴得跳了起来,她还道这一切全是紫琼的主意,是有意成全自己和辛鈃,少不了向她千多万谢。

    次日一早,四人便即动身起程。小雀儿、筠儿和杨静绣等人,送出十里方回。此刻卯时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