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都市言情 艳兽都市 第七章

第七章

小说:艳兽都市| 作者:秦守| 类别:都市言情

    两天后,艳兽兵团的众多美女经过长时间搜索后,终于找到朴永昌领导的警方残余人员总部所在,并将之重重包围起来。

    双方展开最后一次激战,枪声大作、弹片横飞,火花不断闪烁,血肉四处飞溅,硝烟到处弥漫,哀嚎不绝于耳。

    朴永昌负伤多处,但仍在拚命打斗顽抗,眼看着部属一个一个倒下,他知道这次必然在劫难逃,绝望之中很想自我了断,以免被俘受辱,可是心里却还牵挂着一个人,令他迟疑不决。

    只要能再看到这个人一眼,他就算死也没有遗憾了。

    这个念头才刚冒出来,朴永昌就真的看到梦想中的熟悉身影,惊喜激动得无以复加,张嘴喊道:“小薇!”

    但下一秒钟,他却猛然愣住,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短短几天不见,出现在眼前的这个小薇,已经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不再是记忆中的小薇了。

    阳光下看得清楚,白鸟薇披着黑色的披风,带领着不少鹤女战士从天而降,给予警员们沉重打击。每当她挥拳踢腿时,披风就会展开,露出半裸的诱人胴体。

    一套金光闪闪的超金属半罩杯,将她饱满的高高托起,挤压得更加丰满耸立,同时又有一种被束缚的紧迫感;一条同样用超金属打造的三角裤,紧紧箍住她的下半身,令浑圆挺翘的两团臀肉各自暴露大半;前面的禁区位置故意留着空隙,被剃光的若隐若现。

    而那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则是穿着过膝高筒靴,雪白的大腿肌肤被网袜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看起来充满的气息。不过最令人震撼的,还是在她优美的脖子上,居然戴着一个大号狗项圈,而且上面还挂着宠物特有的“铜牌身份证”朴永昌看傻了,难以置信地喊道:“小薇,你这是干什么?”

    白鸟薇没有回答,彷佛被人催眠一般全无表情,迳直奔过来向他发动攻击,下手毫不容情。

    朴永昌一边拚命招架,一边连连呼喊,试图将她唤醒,但却无济于事。

    没过多久,残余的最后几名警员也都倒下。朴永昌孤立无援且精疲力竭,终于被白鸟薇绊倒,然后双臂被反扭到身后,锁上手铐和脚镣。

    “对不起,我别无选择!”

    白鸟薇木然说出这句话后,不再看朴永昌一眼,转身离去。鹤女们涌上来,将朴永昌押送到囚车上。

    朴永昌喘着气,暗中施展异能,希望能将四肢“穿透”手铐、脚镣以恢复自由,再暴起发难逃走。但他尝试了几次后,骇然发现自己的异能失效了,不由得惊怒交集,同时一颗心彻底绝望。

    原来所谓的“穿透术”并非玄之又玄的仙术,其原理相当简单,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由原子组成,而原子之间存在很大的空隙,只要设法善用这个原理,就能令两个物体互相“穿透”而毫发无损。但对于不同的物体,“穿透”的难易程度也不一样。

    密度愈大的物体,原子排列就愈紧密,空隙愈小,想要穿透就愈不容易。

    此时此刻锁住朴永昌的缭铐,居然是地球上密度最大的金属“锇”所打造的,才会令他无所施展异能。这是他的最大弱点,只有白鸟薇等寥寥几人知道内情,其他人都已经离世,因此毫无疑问是白鸟薇出卖了他。

    “白鸟薇!你这个贱人……我看错了你,贱人!你不得好死……”

    朴永昌的怒骂声从车厢里传来,彷佛也具备“穿透术”深深刺入白鸟薇的心脏,令她面色惨白难受至极。

    不过她还是强迫自己忘记这一切,振翅飞回中京警署。

    半小时后,白鸟薇重新回到那张平台旁边,伸手握住母亲的手,用“花之语”向她报告经过。

    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计划,母亲伪装已有苏醒迹象,白鸟薇假装兴奋地大叫大嚷,惊动朱彦雪前来查看,母女俩就可以趁机联手制敌了。

    但当白鸟薇提出准备行动时,母亲却突然变卦,说目前仍然不是行动的最佳时机,要她再忍耐一段时间。

    不,我已经受够了,不能再忍了!我把昌哥捉来,相信已经能取得朱彦雪的信任了!

    小薇,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现在最多只是取得他的初步信任,你必须做得更好,才能让他完全相信你。

    你要我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好?难道还要我继续接受那些该死的调教,直到我真的变成的奴隶吗?

    白鸟薇双目含泪,几乎控制不住自己。而母亲却继续“苦口婆心”地劝说,她拗不过母亲,正想答应下来,鼻子中忽然闻到一股微微异样的腥味。

    这是非常熟悉的一种味道!白鸟薇疑惑地嗅了嗅鼻子,目光四处查看,很快就发现这股气味来自母亲的双腿之间。在那水蜜桃般的裂缝里,赫然有少许浊缓缓流出。

    天呐,那是……

    白鸟薇犹如五雷轰顶,身体剧烈晃动。在这一瞬间,她什么都明白了,跳起身来,脱口而出大叫:“你骗我!你跟朱彦雪是一伙的!”

    母亲的双眼蓦地睁开,漆黑的眸子盯着白鸟薇,深沉地叹了一口气,慢慢坐了起来。

    那一刹那,室内的温度彷佛骤然降低到冰点。那双原本应该十分熟悉的眸子,看起来竟是如此陌生、如此邪恶。

    白鸟激一阵天旋地转,双眼发黑地昏了过去。

    当天晚上,透过各大媒体,临时政府发出的公告传遍中京市的每个角落。

    由前市长挢本和前警务处长朴永昌带领的叛乱集团,被负责治安的转基因美女刑警们一举剿灭,两大首犯被生擒,余党大部分被当场击毙。

    消息传开,各界名流纷纷拍手欢庆,他们都向临时政府宣誓效忠,争相表示在以朱彦雪为首的官员们努力下,中京市动荡的局面终于稳定下来,从此以后全市人民将一起步入新的时代,迎接新的美好生活……

    夜晚十二点,中京市政府总部大楼几乎漆黑一片,工作人员已经全都下班,只有市长办公室内还有隐约的灯光透出来。

    朱彦雪大摇大摆地坐在办公桌上,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享受五位霸王花成员的按摩。

    五个美丽的女特警都赤身裸体,海蜜儿正在用胸前的丰满替他做背部“波推”夜莲和施艳鹰都穿着透明丝袜,各自用修长的美腿替他的腿脚按摩;芙蓉也发挥肥硕臀部的优势,坐在他腰上替他“臀推”;红棉则从天花板倒悬下来,见缝插针地替他捶腰捶背或捶腿。

    “嗯嗯……你们做得很好。”

    朱彦雪显得十分舒服:“可惜啊,凯瑟琳到现在还没下班,要不然现在人就齐了,大家可以一起欣赏这幕好戏。”

    前面不远处,一对容貌身材极佳的姐妹花跪在地上,全身都插着各式各样的道具,钳口球、乳夹、钢针、电动、肛珠……一应俱全地震动着、搅动着、拉扯着,令姐妹俩不断发出痛苦的哭叫声。

    姐姐身上穿着一套情趣迷彩服,妹妹身上穿的则是情趣警服,服装都十分紧身,勾勒出性感的魔鬼曲线,但三点部位都被剪开大洞,令关键部位彻底暴露出来,一览无遗。

    朱彦雪欣赏着姐妹俩的美妙胴体,两人都拥有饱满浑圆的大,由于下跪的缘故,臀部被迫高高翘起,雪白的臀肉散发出性感的魅力,彷佛在呼唤。

    仔细比较,姐姐的更加肉感一些,又圆又大,肥腻的臀肉随着肛珠的搅动剧烈颤动着,令人兴起狠狠鞭打的念头。而妹妹的则比较挺翘,虽然丰满,但却完全没有下垂,在东方人里算是相当罕见,有种极其结实而又充满弹性的感觉。

    朱彦雪的目光向上移动,分别逡巡着姐妹俩的胸部、腰部和双腿。在这些方面两人各擅胜肠,胸部当然是姐姐占据压倒性优势,两团丰满到极点的胀鼓鼓地倒垂着,份量十足。但腰肢和双腿都是妹妹显得更加诱人,该纤细的腰肢就极其纤细,该修长的双腿就极其修长,而且还有青春少女的健康气息。

    不过,姐姐是个即将临盆的孕妇,圆滚滚隆起的肚皮为她增色不少,有种性感大肚婆特有的迷人味道。她的胸部和臀部也相对更加饱满鼓胀一些,但却没有妹妹那么青春坚挺。

    “好啦,前戏差不多了,该进入正题了。”

    朱彦雪推开四名女特警,缓步走到姐妹俩身边,双手分别伸出,在两个丰满的上同时拍了一巴掌,发出清脆的响声:“嗯嗯,手感真不错,比你们的芙蓉阿姨强多了!”

    姐妹俩的脸同时红了,白鸟薇瞪着朱彦雪,眼神充满屈辱、伤心、失望和愤怒,颤声说:“我看错你了,一直都看错了……我以前以为你虽然性格古怪一些,但本质还是个善良的人……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变态!”

    “这也叫变态?哈,还有更加变态一百倍的事在等着你呢!”

    朱彦雪放声大笑,眸子里射出邪恶的神采。

    白鸟薇脑袋一晕,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只凭左腿站立,右腿高高举起,摆出一个高难度的姿势,两条修长的美腿几乎成为笔直的一条线,完全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不仅如此,她还身不由己地用手指撑开,将两片完全掰开,活脱脱一副情色杂志女郎的荡姿势。

    朱彦雪笑:“呵呵,你这是干嘛?邀请我吗?”

    白鸟薇咬着牙,拚命抗拒着侵袭脑子的外来意念,可惜却不成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手犹如木偶般,被人纵着开始揉弄自慰。

    没过多久,原本就很潮湿的洞口汩汩流出汁,朱彦雪满意地挺起昂扬,用意念命令她挪开手掌,对准洞口噗嗤一声插了进去。

    白鸟薇发出闷哼,全身都颤抖了一下。两人的身体紧密无间地融合了,几秒钟后,朱彦雪拔出低头审视,只见棒身沾染了一丝血迹。

    他炫耀地甩着说:“瞧,这是你的之血呀!哈哈哈,我又替你开了一次苞!”

    白鸟薇羞愤不语。在霸王花女特警中,除了芙蓉以外,虽然其他人都是以之身加入的,但早就在剧烈训练运动中撕裂,唯有她是个异数,仍保持完整。

    这本来是件足以令人自豪的奇迹,但现在白鸟薇却懊恼极了,愿没有发生过这个奇迹。因为她上次和洪岩后,原本已经不是了,但体内超强的自我愈合能力,却连破损的也修补了,导致她变回状态,结果今日惨遭第二次破处。

    不,还不仅是第二次!

    在得意的笑声中,朱彦雪再次将尽根捅入白鸟薇体内,让才刚修补完毕的再度穿透。他有意将的速度放缓,一进一出之间,留下足够的间隔时间,令不断愈合、又不断被撕裂。

    哈哈哈,这真是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古往今来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人体验过。

    朱彦雪十分兴奋,闭着眼睛,一次次感受着穿透的那一瞬间,所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刺激和快感!

    白鸟薇却气得手足冰冷,虽然的痛楚倒不是非常剧烈,但那种心理上的羞辱却令人难以忍受。

    接下来的几分钟,两人就这样用站立的姿势,身体撞击不断发出声响。一丝嫣红的血迹从彼此结合处流淌出来,沿着白鸟薇雪白的大腿淌下。

    白野玫在一旁看得十分心酸,流泪喊道:“住手!放过小薇吧……你有本事就冲着我来好了……来呀,冲着我来!”

    朱彦雪转头冷笑:“放心,马上就轮到你!不过看你这么急着受虐,我就再让你尝尝一个‘经典花样’!”

    他一挥手,几名女特警立刻心领神会凑上前,拉过一台特制的机器,在白野玫身上摆弄起来。

    这是一台由人工吸乳器和浣肠设备连接而成的机器,一端有两只小型漏斗状玻璃罩。施艳鹰和夜莲分别抓住白野玫的丰满双乳,将玻璃罩扣在上锁死。

    机器另一端则连接着许多条长长的透明导管,芙蓉拎起其中一条,扒开白野玫的双臀,将之塞进紧凑的菊中。

    “你们……这些畜生!想干什么?”

    白野玫惊慌大叫,拚命想要反抗,但大腹便便的她已经失去所有力量,稍一挣扎就痛得全身抽搐,与平凡的柔弱孕妇已经毫无区别。

    “这都不懂吗?想给你洗一洗啦,玫!”

    女特警们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机器吱呀呀开动了。白野玫感觉双乳一阵疼痛,彷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正在隔空吸吮着自己的。

    身为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女少将的胸部本就已经呈现出再度发育的迹象,一对肥硕的比起之前又胀大不少,达到惊人的尺寸。两粒犹如紫色的葡萄,充满成熟孕妇特有的味道。被玻璃罩一吸,更是如粗粗的拇指般凸起。

    嗤嗤两声轻响,玻璃罩一伸一缩,在压力作用下,两股洁白的从绽放的奶孔里喷出,被玻璃罩迅速吸收进去。

    “哇,这是玫的初乳耶。”

    海蜜儿描描笑着说:“主人,你不亲口尝一尝吗?太浪费了!”

    朱彦雪一边继续白鸟薇,一边残酷地说:“反正奶水以后还多的是,永远也挤不完,什么时候尝都一样!”

    说话声中,又有好几股被强行抽取出来,顺着透明的导管向下流去,绕了个圈子后,注入白野玫高翘的中。

    “啊啊……变态!”

    白野玫哭骂起来,怀孕之后,她的精神和意志力都比以前弱了许多,加上这几天一直遭受待,已经快到崩溃边缘,所以再也没有往日的坚毅和镇静。面对这闻所未闻的暴行,她简直要疯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