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历史军事 我要做皇帝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节 破裂的联盟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节 破裂的联盟

小说:我要做皇帝| 作者:要离刺荆轲| 类别:历史军事

    当然了,既然法律与刑罚是为了公平,为了维护统治。

    那么,现在地方官们乱用刑罚的事情,自然也是破坏公平和统治秩序。

    所以,刘彻稍稍将语调放轻松一些,说道:“如今,所议者乃是地方官刑罚之限制问题请诸公就此而言”

    这也算是给了董仲舒一个台阶下,不然,就太尴尬了。

    以汉人的个性和社会习俗,若没有这个台阶,恐怕董仲舒回家后不是自杀就是被自杀。

    “陛下圣明,臣愚钝不黯圣意,伏请治罪”得了台阶,董仲舒连忙恭身再拜。

    他还年轻,可还不想死

    而法家则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法家最害怕的就是,在今日的石渠阁最终得出一个要求刑罚少用,死刑慎重的结论。

    那就太糟糕了

    尤其是廷尉官僚们,更是如释重负。

    廷尉上下,可都还没有忘记当年张欧为廷尉带来的灾难

    张欧主政廷尉时期,整个廷尉衙门,几乎都停摆。

    监狱之中,羁押着大量等待处死的罪犯。

    但张欧为了自己的名声,就是死活不批准,不批复。

    结果导致了上百名穷凶恶极的死刑犯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些死刑犯里有一半,在出狱后半年,重新犯罪,而且变本加厉

    甚至有人悍然将一个家族上下七口灭门

    在那个时候,廷尉衙门里的许多法家官员,都是深感愤怒。

    许多人挂冠而去,更有刚烈者,愤然自杀以明志

    对儒家来说,正义就是德政,就是仁政。

    但对法家来说,正义就是法律得到尊重和贯彻

    而张欧为了一己之私名,将整个汉室法律置于度外。他自己倒是得到了朝野称赞,但在廷尉内部,却陷入空前孤立。

    当年,张欧被今上解职时,整个廷尉上下,都是弹冠相庆,庆贺这个可怕的灾难,终于离开了汉室政坛。

    自赵禹为廷尉,至今六年,廷尉上下,努力至今,也只是堪堪将张欧的恶劣影响清除。

    若在此时,再来一个比张欧还可怕的不利结论。

    许多廷尉官员,恐怕会灰心丧气,彻底失去斗志。

    许多人因此将崇拜和敬仰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天子,同时摸了摸自己的头上所戴的法冠。

    獬豸神兽,是公平公正的法律之神兽。

    基本上,所有法家官员,在戴上法冠之前,都会立誓。这是法家的传统,自商君以来,就流行至今。

    而在近年以来,在法家巨头张恢的牵头下,更是完善和补全了整个誓言的程序。

    每一个法家官员,在他戴上自己的法冠,成为一个执法官前,都会在师长父兄的监督下立誓。

    其誓曰:太一在上,八主在列,吾诚以立誓:誓必缘法而治誓必以法为绳誓必按法而行如违请以大罚齑之

    这誓言,其实是法家从墨家那里偷学而来。

    墨家子弟入门,其誓言和程序更严格。而且,墨家内部还有规矩来惩罚那些背誓者。

    法家虽然只是学了立誓,但,效果依然好的惊人。

    使得今天的法家,紧密的团结在一起,上下一致,而且有着共同的抱负与追求

    自然也就导致了,法家在一些问题上格外敏感和骄傲。

    于是,董仲舒,自然就成为了他们的眼中钉了。

    “好你个董仲舒,居然想败坏汉家制度”许多法家官员都在心里愤恨不平,想要找个几乎给董仲舒和他的学生一个好看。

    而被法家盯上的人,无疑是很悲惨的。

    因为,现在的法家,全面控制了汉室的司法体系。

    除了立法权没有之外,他们几乎霸占了其他剩余的权力。

    他们若是想要对付某一个特定人群,简直是太轻松了。

    千万不要以为法家冠了个法字,就不会弄权,就不会曲解法律,就不会罗织罪名了。

    在历史上,张汤就曾经发明腹诽的罪名,干掉政敌颜异。

    至于在之前,法家的先贤们,为了推动变法,什么事情没有做过

    事实上,诸子百家之中,在法律这个体系里。

    假如说黄老派是守序力量,那法家就是混乱力量。

    他们为了达到目的,才不在乎自己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段呢

    当然了,法家也是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的。

    不是随便什么时候,什么事情都会滥用法律、指鹿为马。

    总的来说,法家在很多时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群体。

    为了尽地力之教,富国强兵,他们很多时候,都会践踏法律。

    但是,在其他时候,他们又会拼死维护法律,成为秩序力量的主导者。

    法家并不像黄老派那样,会古板而固执的谨守法律。

    在法家眼里,法律就是一个工具,假如工具不合适,那就换一个,这就是变法

    倘若工具还可以使用,但当时的情况下,需要变动,那,法家也会毫不犹豫的曲解法律,以达到目的。

    所以,一般来说,一个成功的法家大臣,最终都会变成其他人眼里的酷吏。

    他们冷酷无情,不择手段,双手沾满了贵族地主和百姓的鲜血。

    任何被他们盯上的人,都会大难临头

    而现在,他们盯上了董仲舒和他的弟子门徒,只能说,董仲舒只能自求多福了。

    但盯上董仲舒的,却不只是法家。

    黄老派的大臣与贵族们,也拿着异样的眼光看着董仲舒和其他儒生。

    对黄老派来说,无疑,法律是最神圣的。

    在维护法律方面,他们比法家还坚定,因为过于教条和呆板,所以,很多时候,黄老学者,常常是顽固和守旧的代名词。

    然而,你不能因此判断,他们就是社会腐朽堕落的一派。

    事实上,守旧派在任何社会都存在。

    而且,很多时候,守旧派并非是腐朽堕落的一方。

    恰恰相反,所谓的进步文人,可能才是腐朽堕落的一方。

    因为世界和社会是复杂的。

    就拿现在来说吧,儒家为首鼓吹的德政和仁政,从历史长河的角度来看,自然是相对进步的。因为人类迟早会走到这个阶段

    但是,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儒家的这些主张,只会引发灾难

    甚至毁灭如今强大的自耕农和平民阶级

    让他们大量破产,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最终,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历史再次陷入循环。

    做为皇帝,作为穿越者和重生者,刘彻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认知到了一个真理世界是复杂的,历史是螺旋式上升的,最重要的一点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

    有积极的一面,就必然有消极的一面。

    世界不存在尽善尽美的事情,也不存在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

    就像黄老学派主张小政府,政府不要干涉人民的自主行动。

    这有利于民生和社会发展,但却可能导致地方山头坐大。

    汉室建立以来,刨除刘邦和吕后时期的动荡,自太宗至今,已经发生过三次诸侯王大规模叛乱了。

    这是黄老派主张的小政府带来的必然结果。

    想当年,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