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最强机甲制造师 最强机甲制造师第20章

最强机甲制造师第20章

小说:最强机甲制造师| 作者:百夜| 类别:玄幻魔法

    同被陨石砸多了的行星表面一样,千疮百孔的,简直是惨不忍睹。

    池成奕正准备乘胜追击,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现两艘巨大的飞船正停留在比赛场地的上空,甚至还在慢慢朝着地面接近,强大的气流将会场上的观众吹得眼睛都睁不开,离得近的甚至被吹离了地面,那巨大的嘈杂声将观众们的惊呼和主持人的质问声都完全淹没了。

    在都星对于飞船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除了星港范围严禁飞船出现在星球的其他位置,只要现了便直接击毁,这两艘明显是战舰的飞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池成奕心中一动顾不得比赛,操作着霜月就朝场边的楚珏飞去。

    他的心里只剩下一个无法置信的念头,那帮胆大妄为的家伙,居然趁着这样的时候动手了!

    95、

    池成奕的反应不可谓不迅,但是他的动作再快又如何比得上自动反应的智脑!

    他与佐藤让比赛的这个会场虽然位于市郊,但是由于经常承办重要赛事,再加上来比赛的选手通常都是联邦数一数二的高级机师,他们的比赛一旦远程武器全开,可谓杀伤力巨大,为了观众的安全,修建这个场馆的时候是按照军事防御等级来设计的。

    仅仅是在数秒之间一个巨大的透明光幕便笼罩在观众席上,接着从看台连接地面的地方喷出了一层如同水幕的液体,那些液体见风便凝固,形成了一层透明外壳,将所有的观众都牢牢的保护了起来。

    等到池成奕冲到楚珏面前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被那层外壳阻隔在赛场内外,明明是最近的距离,却仿佛相隔百里。

    池成奕知道那层见风凝固的液体是联邦的最近几年的防御凝胶,不但能防雨防风防有害射线,而且硬度也可以抵挡常规实弹,配合着能量防护罩使用,即使被一两艘飞船攻击,短时间内被保护着的观众也不会有危险。

    以他的能力如果要使用机甲暴力破开这层防护并不是不可能,但是那层凝胶可是由智脑控制着哪里受损就会自动填补的,要想破开一个能进出一人大小的洞口不但需要大量的时间,还需要浪费多的能量。

    他的对手哪里会给自己那么多富余的时间!?

    池成奕看了一眼已经从座位上站起身的楚珏,果断的拔高霜月的高度,转身迎向已经朝着自己冲过来的佐藤让,他必须要尽快解决眼前的对手。

    武士在先前的攻击中已经受损不轻,再被池成奕毫不留情的攻击,一时间竟陷入了劣势,两人有来有往的战斗比先前更加激烈,但是看台上的观众有心情观看的却并不多了!

    头顶上的飞船遮挡了阳光,让整个赛场黑压压的如同夜幕降临一般,而且可以隐约看见从飞船上正有密密麻麻的小点往外扩散,显然是出动了机甲部队。

    尽管不清楚那两艘飞船是敌是友,对方也没有丧心病狂的使用舰载武器进行进攻,但是光看他们破坏了联邦宪法的举动,就明显来意不善。

    一旦联邦巡逻队闻风赶来,接下来的时间头上的那片天空必定要弥漫起战火,大部分观众毕竟都是老实本分的人,见此情形都纷纷起身离开座位准备避开这片是非之地,只有少数热血的年轻人还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仗着赛场上的防御措施仰头看热闹。

    看着池成奕已经和佐藤让缠斗在一起,甚至占了一丝上风,楚珏稍微放下了一些对他的担忧,朝着出口跑去。

    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关注场上的战况了,就在他转身扫了一眼身后观众席的时候,他现了好几个可疑的人。

    那是几个穿着类似紧身衣的男人,隔着衣服都能看得到他们身上结实的肌肉,一眼看上去就不是善茬,在正常的观众都在朝着最近出口离开的时候,他们却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来,明显不怀好意!

    场边席使用的出口是与选手的进出通道相连的,如今赛场的防御外壳打开,朝着赛场的那边已经封闭,楚珏只能选择朝着会场外面跑,等到出去之后再与池成奕会和。

    总算这几年的锻炼没有白费,楚珏跑动的度非常快,再加上那些追兵还要跨越座椅与栏杆,等到楚珏跑进通道的时候,早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由于这条通道与观众所用的通道分开,因此没什么人使用,只是偶尔会碰到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楚珏庆幸自己似乎已经甩开追兵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转角有人喊了一声。

    “他在这里!”

    “快追!不能让他跑了。”

    楚珏扭头瞄了一眼,现又有几个人追了上来,这才知道原来想要抓自己的人并不止那几个,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走廊上越是人少越是显得身后的脚步声刺耳,似乎每次回头楚珏都能看到那几个人越来越近,耳边只听得到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不能被他们抓到!无论这帮人是什么目的,但是只看他们的样子就不是好人,楚珏只要想到父亲的惨状就不寒而栗,心中憋着一口气,脚下又快了几分。

    他与那几个人一前一后追逐了近十分钟,沿途虽然遇到一些工作人员,但是一看到那几个人狰狞的面孔,那些人就明哲保身地躲了起来,没有人傻傻的跳出来多管闲事。

    场馆虽大但是这条通道毕竟是最为便捷的选手通道,好不容易楚珏已经能远远看到停车场的指示牌,他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今天与池成奕出门可是开的蓝天一号,如果能顺利上车想要甩开身后的追兵也就不成问题。

    不过显然他高兴得太早,通往停车场的玻璃门旁边还靠着五个男人,身上的穿着与那些追兵类似,一看到他跑过来立刻警惕起来,摆出了攻击的姿势。

    身后九人,前面五个,如果要比肉搏的话,楚珏还没有自大到对自己的战斗力可以那么高估的程度,这时候他也顾不上掩饰,右手搭在左手的手链上,高呼了一声,“小吉!”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在他面前一米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比他略高的人形,楚珏脚步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对着那个人形冲了上去。在他快要撞上那个人形的时候,那个如同人体模型的东西却沿着中缝裂开,将楚珏整个人都罩了进去。

    “这是什么东西?”

    “躲在里面也跑不掉!”

    那十多名追兵表情错愕地将那个人形围了起来,相互询问了起来。

    他们围着的东西说是模型,更像是缩小了的机甲,高约两米五左右,通体呈现乳白色,像是用大理石做的机甲雕塑,总算有个类似领头人的家伙似乎见多识广一些,有些不确定地道,“难道是传说中的微型机甲?”

    进到小吉里面楚珏总算松了口气,这是在制作霜月时用剩余材料做出来的机甲外壳,通体都使用的有机材料,辅助智脑直接用的小吉,他使用机甲的机会不多,这个外壳平时就像是小吉的身体一样,楚珏也懒得起名字,直接叫的小吉。

    由于不像霜月那样有骨架支撑,这台叫做小吉的机甲动能与攻击性自然比不上霜月,但是它同时有着自己独特的优点。

    先最特殊的就是驾驶模式!受体型限制小吉里面是没有操作台的,而是使用的神经感应操纵。神经感应操纵是早就提出来过的一种操作方式,在楚先生那个时代就已经有了初步应用。它可以将机师从提高有效手的折磨中解放出来,直接通过神经感应来进行操作,这样只要机师的身体作出哪种动作,机甲也会将这种动作增强放大后反应出来。

    但是这种操纵模式同时也有着一种巨大的副作用,使得这种操作方式一直无法流行起来。由于它是直接感应的人体神经,当机师长期处于攻击力高于自身能力的情况下,会让人体产生混乱,如果机师的精神承受能力不够,是没办法使用这种驾驶方式的。

    但是以楚珏这样重新修炼精神力的情况却并不用担心,他的精神力强度远高于同阶的人,而且他所拥有的领域入微,可以让他更好的掌控身体的情况,操作起来简直是得心应手,一些匪夷所思的微操也可以使用得出来。

    其次就是小吉的灵活程度!由于机甲的体型小,里面又设置了一大四小的引擎,全运转起来小吉的度比霜月还快,同时又因为是使用的神经感应操纵,当楚珏配合着自己的精神力以及小吉的校正,进行攻击的时候简直是只要他想得到的攻击方式,就能做得出来,不用局限于手的影响。

    毕竟是要前往联邦的核心区域,面对的情况又太过复杂,楚珏可不想成为池成奕的负累,为了防身他便为自己准备了这套机甲!

    自从知道自己父母的事情之后,他便翻阅了很多资料与传承记忆中的知识,想要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让自己也能强大起来。

    楚珏知道自己的战斗天赋一般,肯定没办法将机甲使用出像池成奕那样的威力,只能另劈捷径,于是他便想到了楚先生当年利用神经感应操纵系统打遍联邦的事情。

    神经感应操纵系统外面的外壳越大越重对身体的负荷就越大,以他现在的能力只能操作比自己身体略大一点的机甲,不过楚珏相信只要自己一直锻炼下去,随着体术与精神力提高,迟早可以驾驭常规体型的机甲。

    穿上小吉之后楚珏便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来追他的这些人显然都是机师,不但身体素质都很好,体术也很高,但是他们得到的命令只是抓一名机甲制造师而已,看到楚珏的样子本身就有些轻敌,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楚珏穿上的是微型机甲之后,已经来不及应对,猝不及防之下连机甲都还没来得及召唤出来,就已经被楚珏击杀在地!

    第一次杀人,心中难免会有一些复杂的情绪。但是楚珏已经来不及整理混乱的心情,场馆外传来了连绵不断的爆炸声,显然池成奕那边的情况越来越危急了,他连忙破开玻璃门,朝着停车的地方狂奔!

    96、

    会选择让楚珏单独离开,这也是池成奕也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不是他舍不得机甲的那一点能量,为了怕自己在战斗的关键时候不会出现能量不足的窘态,楚珏在霜月里放置了两块五级能量棒,能够支持他尽情战斗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一想到佐藤让这个对他来说还十分强大的对手,池成奕就不敢让楚珏跟着自己冒险。在破开会场的防护罩之后,无论是自己进去还是让楚珏出来,都不是好办法!当他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反倒更加危险,要知道佐藤让并不是普通的机师,他征战在机甲战上的时间比自己的年龄还大一倍有余,与他对战的时候自己有霜月的防护还好一点,但是没有强大保护能力的楚珏却会成为对方的必攻之处,反倒给楚珏带去不必要的危险。

    池成奕也不是头一次进行挑战赛,十分清楚比赛场地的规则,为了保证安全,在进场之前一般观众都会经过严格的安检,只有贵宾区的观众与特殊工作人员才能携带机甲进入。会场虽大,但是设置的贵宾区并不多,这样一来能够带机甲进入的人数量也就不多,他是知道楚珏为自己制作微型机甲的事情,还帮着楚珏进行训练过,依靠那台机甲和场地的掩护以楚珏的机警总应该能够安全离开会场。

    这个时候他也不禁有些后悔,虽然带着楚珏来都星的时候就曾经想过对方可能会狗急跳墙,在两人出行的时候带了不少人保护,但是自己却太过遵守规则将那些近身的护卫大部分都留在会场附近的随行人员休息区。既然对方能大手笔的做出这样的攻击行为,那个休息区只怕也派了不少人围上去,等到他们得到消息突围过来只怕也要十多分钟。

    自己果然还是太嫩了一些,经验不够老道,想象不到对方的手段。

    不过这个时候池成奕也没有太多的精神去懊悔了,佐藤让在适应了他的攻击之后开始了反攻,那凌厉攻击已经让他接应不暇,只能专心的应对面前的强敌!

    幸好除了池成奕自己带来的人之外,还有池正信担心儿子派来的一队人在远远保护着两人,看到从飞船中驶出来的机甲,那些机师毫不犹豫地升空迎了上去,好歹让池成奕免除了腹背受敌被围攻的危险。

    楚珏摆脱追兵驾驶着小吉再次返回赛场的时候,看到的正是一副十分危险的局面,池成奕与佐藤让已经斗得几乎两败俱伤,两人的机甲都出现了严重的损伤,而保护他们的那队机师虽然结成战斗小队迎战,但是毕竟人少虽然且战且退,可已经出现败势。

    联邦的战斗应急反应是十五分钟,八大家虽然权势滔天,可也不能只手遮天,只要最多再支撑十分钟,天上的飞船自然就会有人去料理。

    这个时候已经有几名对方的机师靠近了赛场,但是因为池成奕与佐藤让的度与变位都太快了,他们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分散开来将两人围住,缩小池成奕的战斗范围。

    楚珏知道这段时间正是他们两个最危险的时刻,自然不能看到池成奕被围死,他毫不犹豫地选择开枪辅助池成奕。

    小吉上配置的能量枪是他针对自己的射击习惯特制的,当楚珏开始射击便露出了这把能量枪的威力,可以随心所欲调整的攻击强度以及如同有导航一般的准射击准度,让他在远距离就射爆了一台机甲。

    想要用能量枪毁灭一台机甲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能够如同楚珏这样轻松,与他拥有鹰眼这样的领域,同时对机甲的结构无比了解有关,是任何人都无法复制的。

    楚珏的射击让他暴露了自己,那些人显然也得到了抓捕他的命令,有好几台机甲脱离队形朝着他扑了过来。他一边对着自己引来的那些人进行射击,一边驾驶着小吉朝着休息区的上空驶去,楚珏早已经看到有几名己方的机师脱离了纠缠正在升空准备接应自己。

    尽管楚珏的射击能力不凡,但是对方的机师也不是善茬,早已经习惯了相互配合,有三个擅长远攻的机师在离他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利用远程武器对他射击为自己的队友做掩护。楚珏毕竟只是独自一个人,防守的范围有限,等到有两台近战机甲在那样的掩护下朝他渐渐靠近之后,楚珏难免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应对得有些狼狈。

    看到楚珏的情况险象环生,要不是对方明显想活捉他而有些手下留情没有使用大威力的武器,只怕早就遇到了危险,池成奕不禁急了。越是焦急的时候,池成奕的头脑反倒越清明,就连手也在精神力高度集中的情况下不知不觉的提高了。

    在用左胳膊狠狠吃了一记佐藤让的武士刀之后,池成奕终于找到机会将那柄锋利的刀卡在了自己的机甲中。这个举动让他与佐藤让的距离顿时只有半刀之隔,接着他立刻全力的使出精神攻击,趁着佐藤让昏晕之际,池成奕一剑将自己的佩剑终于刺入了驾驶舱中。

    鲜红的血液沿着长剑的血槽从驾驶舱中流淌出来,池成奕心中一轻,狠狠吐了一口浊气,知道自己终于将这个强大的对手解决了。不过他丝毫不敢大意,又将接近三千能量点传输到能量枪中,一缕能量射线从枪管中射出来,钻入了那个用长剑钻出来的窟窿中,引起了一阵爆炸。

    终于解决了佐藤让,来不及品尝胜利的喜悦,当池成奕看到楚珏差点被擦肩而过的一台机甲抓到的时候,顿时火冒三丈,他人还没有靠近,能量枪已经拿在霜月手里,朝着那个人进行攻击。

    解决了佐藤让之后,场上一时再难有与池成奕对敌的高级机师,再加上有楚珏的远程配合,属于他们这边的三方人终于完成了会和,在池成奕驾驶着霜月为领头尖刀的队形下朝着远离会场的方向后撤。

    虽然是在逃跑,但是池成奕也不是盲目的乱走。他前往的方向正是池氏本家大宅所在的方向。

    在赛场周围一般都会设置信号屏蔽区域,只能使用外扩音器,在离开那片区域之后,池成奕终于收到了来自父亲的通讯,也弄明白了对方选择这个时机攻击的缘由。

    其一今天会是与自由联盟大对决的日子。原本今天是联邦的前线部队定在今天组织舰队对自由联盟的军队进行奇袭的日子,但是在有密谋的四大家有意操纵下,有人将这个消息泄露给了自由联盟,甚至挑动对方对联邦进行报复,在猝不及防之下联邦的舰队肯定要伤亡惨重。一直以来虽然战区喊得热闹,但是因为雷洪的刻意回避,根本没生大的战役。但是如果对方的计策成功,让事情真的按照阴谋展,一旦联邦的舰队受损严重,联邦与自由联盟自然会变成不死不休的局面,再无一丝回旋的余地,那些不属于石家佐藤家等四大家族的联邦部队将完全陷入战争的泥沼,为了守住联邦的防线,即使生内乱也会没办法第一时间抽调兵力赶回来。

    其二是因为在池正信的谋划下今天是池家召开族会的时候,池成奕知道父亲早已经联系好族中的长老,将要对池正行将整个池家拖入泥沼的行为进行清算。也许是这个消息不知道从哪里走漏了,让另外三家急了起来。本来池家虽然倒向他们,但也只是池正行所能掌控的部分,并不是像另外三家那样倾族投入,这样一来只能算成三家半的势力,尽管他们已经谋划了这么多年拥有很大的优势,但是另外四家联合起来的力量再加上联邦其他的力量也不容小觎,将会形成极大的阻力,也许是考虑到与其等到完全失去池家的力量,反倒不如像现在这样提前动。

    其三也许就是因为对楚家的知识还不死心,想要趁着今天楚珏身边防御最薄弱的时候,将他擒获掌握在手里。

    池成奕将自己收到的信息也到楚珏的终端上,在战斗之余飞快地浏览一遍之后,他也得到了差不多的结论,看了一眼时间,族会应该才刚开始不久,也许现在池家大宅比这里还要热闹。

    即使担心着那边的情况,两人也没有办法马上赶过去,他们的危机并没有结束,越来越多的追兵跟在两人的身后,让他们的损伤越来越严重,原本跟在两人身边的两队机师纷纷受创。

    不知不觉中从那两艘飞船出现到现在已经有接近十三分钟,显然对方也急了,其中的一艘飞船动了起来,朝着他们的头领飞行。就在楚珏担心对方会用舰载武器攻击池成奕的时候,远方天空突然出现了四艘飞船。

    看着那几艘飞船熟悉的型号,楚珏第一次觉得联邦巡逻队的标志是那么的亲切,总算不是像以往那样总是在事情结束之后才姗姗来迟!有他们在即使对方再派出更多机师,也没办法伤害自己与池成奕了!

    97、

    联邦巡逻队一共赶来了五艘飞船,恰好是一个编队,他们一到达会场附近就毫不犹豫地开启主炮对那两艘不明飞船进攻。一般来说当战斗生在星球内的时候,都会尽量避免使用大规模杀伤武器,毕竟那样对环境影响太大,也容易误伤民众,但是显然巡逻队的人早已经收到了一些消息,知道若是不先下手为强保存自身实力,那么将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吃大亏。

    双方短兵相接之后便不约而同地飞出大气层,那些机师在追击与护卫母舰之间犹豫了一会,便纷纷升空投入到战斗之中去。

    “呼……看来他们放弃了!”池成奕松了口气,接通与楚珏的联系,感叹道,“联邦只怕要乱一阵子了!”

    楚珏有些忧心地道,“不知道雷洪那边情况怎么样……”

    “你就放心吧,那家伙看起来就很狡猾,会安排好的。”还没等楚珏说完忧心地话,池成奕就有些酸溜溜地道,“到是我的手都快抽筋了。”

    两人说话间将机甲降落在地面,池成奕的度快一些操作着霜月先落地,他站稳了之后将大掌朝着小吉的脚下一伸,楚珏便识趣地操作着机甲落在霜月地手掌上。

    小吉的体型相对于霜月来说可谓娇小玲珑,又是用同种材质制作的,看起来就十分的相配,有种浑然一体的美感。

    楚珏与池成奕在机甲中聊着毫无情趣地话题,却不知道这一幕被进行赛事直播的摄像机抓拍下来,两人之间那温馨的气氛感动了不少人。

    原本对于名声不显却获得了池成奕关爱的楚珏,不少池成奕的粉丝的心中都犯着嘀咕,但是看到了之前两个人之间那种十分默契地配合,也都扭转了一点点观念,在心中默默的祝福他们,不知不觉中那张如同定格的画面居然流传甚广。

    当然此时的池成奕与楚珏根本想不到这些事情,既然对方已经撕破脸,连会场这样的公开场所都毫无顾忌地开始进攻,那池家现在还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情况。

    在往池家大宅赶的时候,池成奕不停地试图联系自家老爹,但是却一直没有收到回信,就连池正信身边的人也都处于联系不上的状态,他的心中不免也有些焦急。会有这样的情况一般只有两种,要不就是他们出事了,要不就是处在通讯被屏蔽的状态——那多半是在战斗中。

    当他们两个以最快地度赶到池家大宅的时候,那里正乱成一团,混乱程度比会场那边有过之而无不及。空中、地面,房顶上……到处都是正在激战的机师,池正行操作着他那台特别定制的机甲飞在半空之中,周围有六台机甲保护着,正与自家老爹遥遥对持着。

    整个池家周围都开启了信号屏蔽,应该是为了防止池正行通知人接应他,引无谓地战斗。

    池成奕急着知道情况,便没有立刻投入战斗,而是爬出霜月让楚珏帮他进行简单修复,自己则随便抓了个池家子弟追问起始末,这才知道池正行已经被八位族老废除了族长资格,但是在宣布之后他便翻脸,双方打了起来。

    俗话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些年下来池正行为了上位做的那些事,虽然没有确凿证据多多少少都露了痕迹,也被族人们看在眼里,不过那些人虽然在背后阳奉阴违,有着几分嘲讽,但是也没有做得太过明显,更不要说是为池正信父子主持公道。

    说得现实一点从古至今能够做得上高位的人,又有几个是手底下干净的,按照优胜劣汰,一个有手段的领头人总比一头羔羊更符合群体的利益。池成奕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虽然对族人的冷漠有着不满,却也能够理解。

    不过对于联邦的那些大家族来说,为了登上族长的位置,你可以心狠手辣,罔顾手足亲情,但是却不能勾结其他的势力,尤其是对于与自己家族实力差不多的那些大家族,更是要唯恐不及,要避开他们对自己家族的影响。这一点就如同古代的皇子争夺皇位一样,自己关上门争得你死我活没关系,可却不能勾结敌国来登上皇位,一旦暴露出来就是身败名裂。

    会有这样的规定,归根结底也是为了利益,一个靠着其他家族上位的族长,终究是受制于人,怎么可能给家族带来最大的利益!?池家的族规中就清清楚楚写着,如果在成为族长的过程中借用了其他家族的力量,可由族老对其进行裁决,重新选择新的族长。

    为了能对付池正行,池成奕在索兰学院读书期间就一直在想办法搜集关于这一方面的证据。不过那时候他的势力终究是太薄弱,池正行那个时候也还十分谨慎,让他没办法找到太多有用的证据。但是等到他进入九幽城失踪了一段时间之后,池正行的行为也就肆意了起来,一些以往看不透的事情也渐渐能看出脉络。

  &nbs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