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雨堂小说 玄幻魔法 有种你别死 有种你别死第15章

有种你别死第15章

小说:有种你别死| 作者:YY的劣迹| 类别:玄幻魔法

    轻轻捂住赫讽的双眼。

    “……林深?”

    “不要看,不要想,不要问。”

    林深捂住他的眼睛,在赫讽耳边轻声道:“这不是你的错,无论生什么,都不是你的错。”

    “但是我……”

    “我相信你。”林深打断他,“不论别人怎么想,你自己怎么想,我都相信你。”

    林深沉稳有力的声音,似乎格外有安抚人的魔力,赫讽渐渐安静下来,他不再惊慌失措,感受着林深压在自己眼睑上的手,轻声道:“谢谢。”

    谢谢还有人愿意不顾一切地相信自己,愿意站在自己这边。

    “好好休息。”林深松开手,将一杯水递给赫讽。“喝完了躺一会吧,你累了。”

    “恩。”

    赫讽接过水喝了几口,躺会床上,不一会就感觉到一股倦意袭来,他再次沉入了睡中。

    另一边,于越看着赫讽睡着,惊讶。“这么快,他不是失眠吗?”

    “是,所以我刚才在水里放了些安眠药,让他好好睡一觉。”

    “安眠药……”于越呛着,那玩意医生开了以后赫讽碰都没碰一下,没想到这次被林深忽悠着就喝了下去。

    “他需要休息,而且有些事情他醒着的时候我也不方便问。”林深放下杯子。“你见过这个吗?”

    他将石子拿给于越看,于越困惑地摇了摇头。

    “这有什么,一颗石子很重要?”

    “很重要。”林深郑重道:“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利用你手中的能力,能不能查出这石子和赫讽之间的联系?”

    “这怎么——”

    “应该是几年前,生在他身边的特殊事件,我想这样你能缩小一下范围。”

    “好吧,我可以试一下。不过现在查这个有什么用?带有赫讽指纹的匕都搜出来了,虽然时机巧合得让人怀疑,但是这无疑是加大了他的嫌疑。我们不去管匕,去调差这枚石子有意义吗?”

    “有。”林深道:“无论是匕,石子,还是利用这些布置的圈套,都和一个人有关,我要查清他的目的。”

    “什么?”

    林深没有回话,只是握紧石子的手更紧了紧,坚硬的触感刺痛了他的手心,他却浑然不觉。

    这一切都是赫野设计好的陷阱,自己却全然不知,竟就这样踏进去了。结果显而易见,赫野得逞了,他成功设计好每一步骤,甚至连赫讽的精神状态都计算了进去。

    而他们,就这样无法反击,只能被动吗?

    不,绝对不能就这样便宜了那个家伙!赫野有什么弱点,他的漏洞在哪里……

    林深紧握着手中的石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眼前一亮。

    他找到了,赫野留下的破绽!

    71、凶手

    “你是个胆小鬼。”

    “从来不懂得表达出自己的真心,从来不敢表达出自己的感情,你到底在害怕什么?”

    坐在阳台上的女孩从高处俯视着他,眼睛里是不屑的笑意。

    “你在害怕什么呢?”

    画面一转。

    “你不相信爱吗?”

    一个女人看着他,苦苦哀求。

    “我爱你啊,我爱你!”

    “我要让你明白,爱是什么。”

    女人说着,将匕捅进了自己的心口,鲜血溅出,一片血红模糊了视野!

    眼前的画面再次清晰的时候,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一片黑暗之中,没有声响,没有色彩,没有光芒。只有一句一句,一遍又一遍的质问。

    “胆小鬼,胆小鬼。”

    “你在害怕什么,害怕什么?”

    “是你害死了她们,是你杀了她们。”

    他痛苦地将头埋进双手间,想要逃避那一声声严厉的斥责。

    “你的软弱,你的视而不见,你的逃避,害死了她们,你是凶手!”

    ——凶手!

    “我……”避无可避,内心的炙烤,外界的呵斥,让他无可适从,是他的错吗,是他的冷漠与忽视,导致了惨剧的生。如果,如果有什么方法可以补偿的话,就让他……

    “不是你。”

    一句轻却无法忽视的话,响起在他耳边。

    他愣愣地抬起头,感受到在一片黑暗中亮起了淡淡的光芒。一个人影在白光中浮现,不知为何,这道模糊的身影让他觉得莫名的安心。心中的惶然无措,在此时都被抚慰平静下来,他看着那道人影,直到那道白影对自己伸出了手。

    带着令人安心的温度,那只手握住了自己的,陷入迷惘中的他困惑地看着那道影子。然后,注意到那白影中的人轻轻地笑了。

    无论别人怎么看待,我都会相信你。

    一句话,彻底抚平了他心中的沟壑。

    “你……”他看着那影子,却注意到那抹白影开始渐渐黯淡,快要消失。

    他伸出手想要阻拦,焦急之下,情不自禁地喊出对方的名字。“别走,别走!林——”

    “林深!”

    赫讽倏地睁开眼,看到的是惨白的天花板,还有huang色的装饰。

    他眼神恍惚了好久,似乎还无法分清境和现实,在中那最后消失的影子是……赫讽猛地坐起身来,手撑着床沿,大喊:“林深?”

    他环视一圈屋内,没有看见一个人影,淡淡的恐慌浮上了他的心头。

    去哪了,林深那个家伙?现在一秒看不见他,赫讽心里都无法平静下来,情急之下他掀开被子就要从床上下来。

    “哎呦喂,我的大少爷!你能不能安分点!”

    端着早饭的于越刚一进屋,就看见赫讽身子不稳地撑着床沿,连忙放下手中的餐盘跑过去扶住他。

    “你烧还没退下来,怎么能随便下床?”于越扶住赫讽,忍不住开始抱怨。

    “烧?”赫讽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却是感受到一点过高的温度。“我什么时候烧,我怎么不知道?”

    “昨天傍晚,你睡下去没多久就开始说胡话,也开始高热。喊来医生看了会,配了些药,不过你还是神志不清醒,说些话,然后林深就一直陪着你到早上。”

    “林深……”听见于越这么说,赫讽猛地想起来。“那林深人呢,他怎么不在?”

    “他好不容易陪了你一晚上,你还不准人家去休息啊?他现在回另一间房休息了。”于越又道:“你可不要再去打扰他,好不容易人家能睡个好觉。”

    “好吧,等他睡醒了,我去找他。”赫讽坐回床上去了,神色间还带着些微的疲惫。

    “躺好躺好,烧都没退,别想着到处乱跑。”于越顺势在他身边坐下,“还有五天就要出庭了,我可不希望你精神萎靡地上庭,知道吗,这次可是至关重要,你是想要进监狱还是怎么的?”

    赫讽没有回话,似乎对于他提到的事情漠不关心,甚至连自己的安危都没有放进心里。

    于越看着他,心里叹息一声。果然,林深说的是对的,按照赫讽现在的心理状态,别指望他在出庭时能有好的表现,不直接俯认罪就算是好了!

    啧啧,还真是一招狠棋啊。于越心里嘀咕着,又想起了昨晚,赫讽睡着后生的一系列事情。

    当晚,两人在赫讽睡着后,又开始了一番商议。

    “施蕴秀,涂高高,这两个在接近赫讽后,才出了意外。”

    根据一些线索,于越很快找到了情报。“而其中涂高高是07年出的意外,而那时候赫讽还在学校。”

    07年,林深心底默算了一下时间,05年赫野去到绿湖森林然后失踪,那是他失踪两年后生的事情,很有可能,这枚石子就是赫野从绿湖森林中带出来的。

    “关于你说的那枚石子,似乎是在坠落现场现的遗物中的一份,但是当时没有人在意一颗石子,后来不知怎么的丢失了,怎么,这和赫讽有关吗?”

    林深点了点头,“他认得这枚石子,应该是当时事后有人给他看过了。”

    “看过?是谁,警察?涂高高的家人?”

    林深摇了摇头,是赫野,他心里十分肯定。

    “查一查涂高高在出事前,有没有和什么陌生人接触。”

    于越的手在键盘上又是一阵敲打,“接触……当时的学生有证言说,事前几个月涂高高在频繁和外校的一个陌生男子联系,有时候会看到他们在一起说话,但是更多的线索就没有了。”

    “那个陌生男人呢?”

    “不见踪影。”

    狡兔三窟吗,看来是拿涂高高当了实验品后,很快就转移阵地了,哼,不愧是手段高。

    “施蕴秀,也就是在赫讽面前被掏出心脏而死的那个女子,她在出事前似乎也有跟外人接触过,不过因为她工作的特性每天都要与客户见面,不能准确确定那段时间她见面的对象。”于越继续道:“不过在她出事后,她家里人似乎有和某个固定的人物联系,我查一查……查到了,是,哎,竟然是他。”

    林深看和于越屏幕上的那张照片,上面的那个人竟然也是他认识的,正是前不久困在山上的大学生之一——李东。不过他现在,似乎应该待在精神病院。

    涂高高,施蕴秀,李东,这三个本来该毫无关系的人,现在几个线索联系在了一起,赫讽,还有赫野。如果能够证明他们都是受赫野干扰或者是指示才来接近赫讽的话,那么赫讽的嫌疑无疑会减到最轻。

    但是,该怎么证明呢?赫野这么狡猾的一个人,他设计好了圈套,摆好了棋子,让人一步步地掉进陷阱离去,但是他却从来没有亲自出面,即使出面了,也没有留下可以作证的线索。

    要怎么证明这一切都是某人设计好的,针对赫讽的一个圈套,这是一个难点,除非有人能够直接出来作证,证明赫野曾经犯下过的罪行。

    谁能够做到,谁?

    “于越。”

    林深停顿了一下,突然抬头看向于越。于越被他毫无预兆的喊声愣住了一下,困惑道:“什么事,你又想到什么了?”

    “我希望你能帮我联系上一个人,我没有他的手机号码,没有他的住址,没有他的其他联系方式,但是我知道这个人在时时刻刻监视着我,如果我想和这样一个人联系上,有什么方法?”

    “这个很简单,只要你在自己的通讯工具上,表露出想要和对方联系的意思就可以,只要他真的是在监视你的话,就会立刻察觉出你的意思。”于越顿住,“你说的这个人是谁?”

    林深站起身,侧头望了望屋内,赫讽还在沉睡的那个房间。

    “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明天早上我出去的事情,不要跟赫讽透露。

    无论他怎么问,都不要告诉他我去见谁,去了哪。

    这关系到他的安危,你明白吗?拜托你了,于越。

    “……越,于越!你什么呆呢?”

    被喊了好几声,于越才回过神来,从昨晚的记忆回到了现实中。

    “啊,啊,你刚才喊我啊,什么事?”他讪笑地看向赫讽。

    “药喝完了。”赫讽把空杯子递给他,同时狐疑地看了于越几眼。“我怎么觉得你有事瞒着我?”

    “哈哈,这当然的了,我对我亲爹妈都有事瞒着呢,即使你是我哥们,也别指望我对你毫无保留啊。”于越说着,露出了一个大家都懂的笑容。“男人嘛,总是有自己的小秘密的。”

    “是吗?”赫讽不太相信地盯着他看。

    “当然是的,好了好了,你别想那么多,赶紧再补觉,趁林深休息的时候你也多休息一会,省的等他醒了又要来照顾你。”

    似乎是这句话起到了作用,总之赫讽算是乖乖躺到了床上,闭眼补眠。

    而此时,本该躺在床上休息的林深,却伴随着清晨暖暖的阳光,坐在一家快餐店的靠窗座位,等着什么人。

    他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看时间,终于,在时钟指向八点的那一刻,约定的人终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叮铃当啷——,挂在门上的铃铛出一声悦耳的声响,早上的又一名客人走近店内。

    林深在听到声音的第一秒就抬起了头,注视着对方。

    来人缓缓走到他桌前,看着正襟危坐的林深,徐徐露出一个笑容。

    “好久不见,林深,你变了很多。”

    这似乎是旧友打招呼的方式,林深却毫不领情。

    “你还是一点没变。”

    他看着对方深色的眸,深色的,还有一如既往的浅昧笑容。

    “还是带着一脸的假笑,赫野。”

    同一时间,在酒店内补眠的赫讽似乎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会生什么?

    将要生什么呢?

    林深——,他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虎视眈眈地看着被他的举动吓一跳的于越。

    “怎、怎么了?”

    赫讽表情可怕,紧盯着于越,压低声音道:“你在骗我,于越。”

    “什——”

    “告诉我,林深究竟去了哪?!”

    72、凶手

    梧桐叶打着旋儿,从高高的树枝间飘落,落在地上后却任人踩踏,完全没有了原本高高在上的风范。

    这一夕间天上地下的处境,似乎总有哪里似曾相识。

    叮——

    勺子碰撞到瓷质的杯沿,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男人一边搅拌着杯中的液体,一边轻笑道:“我都没想过,你竟然会主动找我见面。”

    坐在他对面的人表情却不轻松,皱着眉。

    “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敢来见我。”

    听见他这句话,似乎是感觉到可笑,赫野反问:“为什么不敢?恩,再怎么说,现在处在困境的都是你们,而不是我吧。”

    在他对坐,林深紧绷的神经一刻都没有放下,听见赫野的这句话,更是全身的汗毛都直竖而起,显示着主人此刻的心情。

    “你很有信心。”林深盯着对坐的那个男人,几年没有见面,他还是如记忆里一样,总带着令人看不透的笑容,而此时这捉摸不透的笑容更让人觉得烦躁。“你认为自己已经高枕无忧了,赫野?”

    对于他的这个问题,赫野笑了笑,反问道:“至少现在看来,麻烦不在我这,那你呢,我亲爱的弟弟正身处险境,随时都要面临牢狱之灾,这时候你找我出来约会,合适吗?”

    不去理睬他那故意显得挑逗的语气,林深道:“他会陷入麻烦,不都是你设计好的陷阱?”

    “恩,看起来似乎是如此。”赫野不以为意地笑,“不过能中我的陷阱,和他自己的性格也有关系吧,我只是推波助澜的了一把。”

    好一个推波助澜,直接将人推进深渊里去了。林深没有心思再和他废话,开门见山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没有必要针对他,究竟要有什么条件你才会放过他?”

    “哦,你这是在向我求情吗?”

    见林深没有回话,赫野轻笑,回道:“事到如今,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一开始,我本来并不打算针对我这个可怜的兄弟,你应该知道的吧,我最初只对人的死亡感兴趣,而家族里的竞争什么的……”他抿了抿唇,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笑容,没有明说。

    “不过后来,一件事让我改变了想法。”

    “什么?”

    “那就是你。”赫野直视着林深,“作为我第一个,不,作为我曾经一同探索死亡秘密的伙伴,你后来却活得好好的,甚至走上了与我截然相反的道路。这不禁让我困惑起来,究竟我是哪里做错了,缺少了什么?这个时候,赫讽闯入我的眼里。”

    “在世人眼中,他衣食富足,无所不有,但是在我眼里,他却像当年的我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傀儡。看着这样苟活着的兄弟,我不由觉得他实在是太可怜了,便想送他一份礼物。”赫野回忆起什么,微笑。“顺便实验一下,他是否会和你一样摆脱我的诱惑。”

    “那他会去绿湖森林……”

    “一点点小小的暗示,再加上一些小布置,让你们相遇其实很容易。”

    林深的手指微微跳动了一下,他没想到就连和赫讽的相遇都是在这个男人的谋算中。

    “之后的事情就如你们所知,我不断地将一个个实验品送到你们面前,尝试着是否能动摇你们,或者是改变什么。结果,稍微有些失望。”赫野说到这,轻轻瞥了林深一眼。“拜某人所赐,他并没有受到那些自杀者的影响。难道我这可怜的兄弟,就一生都无法明白生死的真谛,永远活在虚妄的现实中吗?”

    “作为兄长,我真的不忍心让他堕入这样的绝境。”赫野嘴边的笑容扩大,“所以,我只能出动最后一招,既然别人的生死动摇不了他,那因他而死的无辜的人,是不是能影响他呢?目前看来,似乎卓有成效。”

    “那些人和他无关!”听到这里,林深再也忍耐不住。“要不是你的陷阱与劝诱,她们也不会走向死亡!”

    “是吗,那你的意思是我亲爱的弟弟和那两个可怜姑娘的死亡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他的冷漠,他的无视,没有对她们造成打击?要知道,我当时设计陷阱的时候并没有做绝,但凡只要他愿意停下来,倾听那些姑娘的心声,愿意去真正理解那些女孩,都不会造成最终的结果。”

    “……”

    “所以啊。”赫野愉快地笑,眼睛眯成一条缝。“事实证明人总是自私的,他和你们一样也都是凶手。”

    “凶手……”林深低着头,看着桌面好一会,似乎在低低呢喃着什么。

    “什么?”赫野凑近去听。

    “说是凶手的话,你不也是凶手!”林深猛抬起头,狠狠注视着赫野。“王希的死亡,李东的自投罗网,涂高高,还有许多其他人,如果不是你在背后怂恿,不是你对他们施以诱惑,不是你趁人之危,他们会走向灭亡吗?你才是始作俑者。”

    “不,我只是将灵魂引导向正途,让他们明白死亡才是最大的解脱。”

    “是吗,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死?”

    “我曾经试过。”赫野看向林深,微笑。“但是死神拒绝接受我,那一刻我才明白了自己的使命。上天要求我引渡人们摆脱生的困扰,而作为一个引导者,我不能只顾自己享受死亡的愉悦,而是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它。”

    他说到这里,脸上带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那看起来竟然有几分神圣。

    “如果说耶稣是上帝在世间的行者,那么我就是死神的使者,我们都一样,为了带给人类幸福。”

    林深暗暗心惊,他看着坦然说出这番话的赫野,觉得自己根本不是在和一个正常人对话。在他眼前的这个人,与其说是正常人,不如说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彻底底精神扭曲的疯魔。

    林深不打算和这人辩解什么了,和一个疯子是谈不清楚的。

    “但是你做了这么多,就以为自己没有留下痕迹?”

    “你想要指控我?”赫野微微诧异地张大眼,“呵呵,以什么罪名呢?”

    没错,他的确可以如此坦然,因为无论是王希还是其他人的事情,赫野都甩脱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证据,即使引起怀疑,但是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坦言就是他所为。要想指控他,除非……

    “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一个人?”林深道:“可以足以指控你,可以证明你的不轨企图,可以将你的阴谋揭露的人,可是还存在的。”

    赫野嘴角的弧度不再上扬,他看了林深好一会,好像在打量一个难以置信的事物。

    “……你什么意思?”

    “虽然你足够仔细,但是总还是留下了足够的证据,即使那些证据不足以证明你的图谋。这时候,只要有一个意识清醒,有足够说服力的人来证明,当年正是你蛊惑他自杀,不,或者说是你逼迫他自杀,你以为这样以来,你还能逃脱的了制裁吗?”

    第一次,林深露出了一个笑容。

    “很不巧,那个人现在就坐在你面前。”

    赫野与林深的初次见面,劝诱林深自杀,因为没有事先计划,其实留下了很多破绽。比如他当时在镇子上的入住记录,他的一些行动,最重要的是林深本人的证言,只要有了这些,就足以证明赫野是一个有前科的“自杀怂恿者”,在某种意义上,即使指控他的罪名最终不成立,赫野也会受到有关部门的“格外关注”。

    不过这样一来,林深那尘封的过往,就要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守林人竟然自己也曾有过自杀意图,这就像是法官本身就是个杀人犯一样,无疑会成为污点,他将面临更多的指责与压力。

    “你宁愿戳破自己的伤疤,也要来保护赫讽?!”赫野微讶,“宁可将自己不敢直视的过去公之于众,也要保护他?我真是小看了你……不,小看了我亲爱的弟弟的魅力。”

    “先是两个女人为他而死,现在又是你愿意为他牺牲,他总是能如此轻易得博得人们的爱……”

    “不。”林深直接道:“我一点都不认为那两个女人是爱他,她们只是自私的想要占有他。”

    “你就不想占有我那亲爱的弟弟?”

    “当然想。”林深毫不否认自己的想法:“但是我想要的是自由的、心甘情愿属于我的赫讽,而不是以别的方法去控制他。”

    “呵呵,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

    赫野似乎冷静下来一些。“不过这样做值得吗?为了那个花花公子?”

    “值不值得,我说了算。”

    看着林深义无反顾的模样,赫野的眸中的光芒微微晃动了一下,许久,他轻声道:“是吗?看来你的确愿意为他牺牲。但是他呢,我那个自私的弟弟,他又愿意为你做些什么?”

    “他根本就不爱你,也不爱任何人。”

    “为了这样一个人牺牲自己,你真的不会后悔?”

    林深没有作声,赫野见状,笑了笑,抛下最后一句话。

    “不如我就和你赌一把,最后一个赌局。”

    他道:“就来试试我亲爱的弟弟,他愿意为你做到哪一步。”

    73、凶手

    “该死的!笨蛋,笨蛋,笨蛋!一群笨蛋!”

    赫讽一边拔足狂奔,一边在心底不断咒骂。

    那个故意忽悠自己的于越也好,还是怂恿于越欺骗自己的林深也好,一个两个都是脑抽了吗?竟然会去找赫野谈判!赫野是什么人?可是赫讽他哥,和他继承了同样的基因,拥有越一般人的智商,凌驾常人的谋略的优秀分子!

    这样的人物,是他们可以应付的吗?什么谈判,不要被赫野给一口吞了才好!尤其是林深,几年前被赫野弄得还不够惨吗,现在还送上门去,怎么着,余情未了?

    赫讽越想越不是滋味,在从于越那里拷问到真实情报后,便是一秒也坐不住,立马就向两人的会面地点赶来。一路上,他摆脱了几个跟踪监视的人,换乘了好几辆出租,再从大街小巷里飞奔穿行而过,总算是气喘吁吁地站到那家餐厅门前。

    一家招牌破旧,名不见经传的小餐厅,就是这场理事会唔的地点?赫讽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等,直接破门而入。

    “林深!你这个混、混——”

    迎接他的是,是餐厅内的冷气,还有寥寥几个客人惊讶疑惑的视线。在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后,赫讽才现,这间餐厅内并没有看到林深或者是赫野,连一个可以人士都没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